2018-05
25

屈腕肌挂了

By xrspook @ 9:13:08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才突然发现影响我投篮质量的肌肉是屈腕肌,之前没有这个感觉,大概是因为之前投得比较少,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之前投篮的时候我手臂的其它肌肉没有做过相应的训练,所以其它部位没有比屈腕肌强很多,累的时候是全部一起,但显然,过去几年我进行的力量训练的时候从来没有锻炼过的屈腕肌。用从来没有训练过有点过,因为的确有,一套上肢力量训练的其中一个动作是锻炼屈腕肌的。但那套动作我只玩过一次,因为觉得那套动作不够野蛮,所以做完一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做下去了。

屈腕肌这个地方通常来说各种健身秀身材的人都不会展示那个部位,我印象之中没有一个健身动作需要把那个部位展现出来。所以那些肌肉到底什么叫强大,什么叫不强大我完全没有概念。之前打羽毛球的时候,偶尔会觉这些肌肉酸痛,但总的来说伸腕肌受考验比较多。屈腕肌和伸腕肌就像肱三头肌和肱二头肌那样。在某些哑铃动作里,我的确训练过伸腕肌,在篮球运球的时候,我个人觉得用的也主要是伸腕肌。什么运动才会比较多地使用屈腕肌呢?篮球肯定是其中一个,尤其是双手投篮的时候。排球可能也很需要,棒球的投手估计也需要。按照动作的规律,理论上铅球和实心球也需要那块肌肉的支持,但为什么从前我练那些的时候从来没感觉过我的屈腕肌酸痛呢?大概因为当时我还太小,新陈代谢很强大。前几天我刚刚看过那本关于拉伸的书,其中有些部分是针对每项运动的。在排球里面就有一个反向手掌拉伸手臂内侧的动作,当时我觉得很奇葩,为什么会这样。但现在我明白了。我觉得,篮球也很需要。

昨天的篮球训练,我大概下午6点半就去到了球场,然后开始投篮。投篮到了一定程度,我的准确率开始变得很不错的时候,我慢慢觉得左前臂有问题,之前只是有点酸,但到了后来,是每投一个都会感觉到痛。当时我很纳闷,我实在没有做一些什么很奇怪的动作,为什么会这样呢?到达一定程度以后,我觉得我的右前臂也有症状了。而之所以右前臂支撑的时间比左前臂长,大概是因为我是个右撇子,从前打网球、打羽毛球的时候用的都是右手,所以相对于左手来说,右手的屈腕肌锻炼的机会会比较多一点。屈腕肌开始酸痛投球基本就没戏了,所以我停止了投球练习,开始运球。投球不行,运球行不行,其实我也只是抱着一个试一下的心理,但原来这两套动用到的主要的肌肉是不一样的。虽然两个动作都有手臂屈伸的动作,但是投篮的时候手腕要进行一个反向上弯曲的动作,但运球的时候前臂和手掌是成一直线或者手掌是向手心弯曲的,所以一个用的是屈腕肌,一个用的是伸腕肌。还记得大学体育选修网球的时候老师跟我们说不要弯曲手腕,因为网球拍较重,拍球的力度也较大,女生本来力量就不怎么强大,用手腕打球很容易伤到。但到大学选修羽毛球的时候老师就狠狠地跟我们说打羽毛球的时候要灵活运用手腕,不要直挺挺地用手臂或肩膀去打球。真心不知道那个老师既教羽毛球也教网球他是怎么顺溜准换的……

虽然我以前做的力量训练里,几乎没有锻炼屈腕肌的,但我知道肯定会有一套力量训练专门针对那个区域的肌肉。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而且要变得更强。

2016-09
19

间歇跑进步神速

By xrspook @ 12:27:37 归类于:烂日记

想想都醉了,前天小米1S青春70多的电量,昨天早上居然只剩下9%.今天早上把手机拿出来一看,吓了我一跳,昨天早上刚充满的百分之百电量,现在只剩下22%,前提是昨天早上充电完成,我一天都没有使用过,再看电量的使用,图标直接是一个非常大的斜率,一直往下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光是安卓系统和手机待机居然这么耗电,这不是神了吗?这种情况,如果重启没办法改善的话也就只能把电池拆出来,擦一擦,估计是电池氧化的问题。要知道这台手机连电话卡都没有放,而且一直是飞行模式,所以连移动信号都无需获取。平时这台机就只是用来做每天的语记。因为手机的屏幕小,所以我左手拇指按着屏幕右侧的小麦克风不会触碰到其它按键。如果这事要在小米4c上操作,通常我会不小心碰到别的。

昨天几乎纠结了一整天,晚上我到底是要跑间歇还是要跑变速。之前我的计划是一周跑间歇一周跑变速,但问题是这个星期有三个工作日跑10K,比平时多了一个,所以多出来的那个我应该怎么安排呢?难道把它变成随便的轻松跑?但最终我还是选择了间歇,至于间歇的次数,初定五次,但后来因为状态实在太好了,所以我又加了一次。六次间歇刚刚好。开始先跑3K多一点热身,然后再跑六次八百米加四百米的间歇后整好十公里。让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的是这周的六次八百米间歇的平均用时居然比上周快了八秒。770米,这周的平均时是336,比计划的343快了一大截。六次770米最慢的一次也跑了339,最快那一次是329。也就是说,我全部都达标了。跑的速度比上周快了,但平均心率和最大心率都比上周低1-2点。这周和上周间歇跑的最大区别是步频,上周的平均步频只有93,但这周的平均步频有96,前提是我的布局仍保持得很好。上周跑间歇的时候跑到一定程度,我觉得自己腿软了,于是不得不,降低步距,增大步频,但这周,完全没有感受到这种事。没有明显感觉到这个不是说我可以无限制地跑。随着间歇跑的一组一组进行,越往后我的步距会越小。因为到后来有点累了,所以蹬地就没有之前那么有力。第六组是我临时加上去的,我跟自己说,如果第五组我也能跑到进343,我就开跑第六组。知道那是最后一组,虽然我已经非常努力地冲,但最终第六组是最慢的。或许我还能跑个第七组第八组,且把用时控制在343内,但显然那对我来说,有点过了。现在的节奏跑训练我是采取的亚索800模式。通常这种间歇跑训练是从四组八百米开始,然后,一次比上一次增加一个八百米,最后到达十组。我不觉得最终我会跑十组的八百米。因为那对我来说就意味着,光是间歇跑训练不算之前的热身就要跑十二公里。之前之所以设定要跑五组八百米是因为我觉得那是我能力范围,但就整体十公里的安排来说,跑六组是最恰当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周自己会突然间如此突飞猛进。大概身体自己悟出了一些呼吸和身体运动配合的窍门了吧!上周的间歇跑出现腿软了以后,我的确也进行了某些针对性的肌肉力量训练,比如说靠墙静蹲以及大跨步和小跨步的剪蹲。大跨步的剪蹲锻炼的主要是臀部肌肉,小跨步的剪蹲锻炼的主要是股四头肌。我两种肌肉都需要增强,所以工作的时候有空我就神经病一样在屋子里以两种模式跨步练习。如果负重训练效果会更好,但既然我是利用上班的空余几分钟,徒手显然更实际。

间歇跑,那个从前我非常害怕的魔鬼现在反而给我带来了不少的自信。

2016-09
8

新状况

By xrspook @ 7:47:26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梦见我回到了华农,也不知道是英叔叫我回去,还是我要回去找英叔。反正我们见面的时候还有一大堆老师在场,具体是谁说不上,因为大概那都是我臆造出来的,至于为什么他们会在现场,我也就搞不懂了。理论上我主动回华农,应该是我有事情找英叔,但醒来以后,我记忆之中就唯有记得英叔说他想找个什么什么样的学生,然后我跟他说,招这个学生最重要的不是TA已经具备哪种能力,而是TA有没有心去那么干?能力可以培养,但是目标、胸怀和毅力,很难在很短很短时间内形成。他同意我的说法,然后我们也就没什么要继续深入进去了,其他老师,也都各自散伙。与其说梦里的那个地方是华农,不如说那是一个曾经在我的某个梦里创造出来的某个地方,说不准那到底是哪里。反正总觉得那个地方似曾相识。和英叔告别以后。接到妈妈的电话,她说不知道时间够不够,她想去某个地方做个心电图,但是,我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她说的那个地方到底在哪里。我问她那个地方在哪里,她没有回复我。她为什么要去那里做心电图呢?接下来我就是从一个地方用11路车走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再搭很多很多的公交车,转来转去。梦里的那座城市说不准到底是7月哪里?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梦都这样,梦里的世界,跟现实世界有关系,但却根本不一样,梦里的主要人物是我生活中的人,但梦里的环境却完全是我想象出来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我梦中的世界越来越具体越来越复杂。有天马行空的,有实实在在的,有人性思考的,也有暴力打架的。

昨晚是我第四周的法特莱克跑,这四周里我一共跑了七次,之所以有一次没干,是因为那一次大姨妈了,休息。法特莱克跑,让我重新体会到了速度的快感以及喘不过气的紧迫。这些跑步训练,每次都会有五段冲刺,不包括最后1K的大半冲刺小半慢跑。五段冲刺,最长距离260米,最短距离大概150米,所以用时在31秒到66秒之间。最经常的时长是50秒左右,这个时间我通常可以跑,两百米多一点点。冲刺跑通常跑100米到300米,我选择的距离是200米,因为100米对我来说,喘不过气的那种感觉几乎还没来,大概140米之后,我开始会感到吃力,但是我还得强迫自己,以最快速度稳定有力地继续完成余下的部分。最让我受益的大概是140米到200米之间的距离,那是与魔鬼斗争的部分,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这是因为生理上的不舒适,于是心理上就有了纠结和斗争。四周的法特莱克跑下来,明显的让我在周末的18K跑上坡路段轻松很多。因为我已经有点习惯,强迫自己把心率升上去,然后又用慢跑把心率降回来。只上去不回来是很危险的。上去了,要用很多时间才回来,这个很不划算。反正我觉得,自己在那五十秒的冲刺跑里面已经受益了。好处是有的,但坏处也已经在昨晚的最后一次训练里体现,我感觉到右膝盖有点酸软。在慢跑的时候不会,但如果我要快跑,我要冲刺跑,感觉会比较明显。慢跑和快跑,调用的肌群不一样,显然,长期的慢跑,让我的那些快跑需要调用到的肌肉处在弱鸡鸡的状态。要不跑伤我就得在跑步以外的时间,对那些肌肉进行强化训练。我感觉我最需要进化的肌肉是大腿前侧的股四头肌以及后侧的股二头肌。肌肉均衡发展,才能让我在保证步频的情况下,每一下蹬地都有力,快跑不像慢跑,慢跑只是把脚踢起来,但快跑,不蹬地无论如何不可能快。慢跑需要时间和耐性,快跑需要强大的肌肉力量支持。

新的问题已经出现,我已准备好迎接新挑战,加油!

2016-09-08_stamp01

2016-09-08_stamp02

2016-09-08_stamp03

2016-09-08_stamp04

2015-11
18

四感

By xrspook @ 21:37:10 归类于:烂日记

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些什么?活在这个世界,我们却没有好好地感受这个世界。

你知道最低温度不到20℃,最高温度超过30℃,每天的湿度在50-90%的东莞一大早放在室外的汽车玻璃和上盖都会结一层露水吗?这是很微不足道的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个在单位起床的早上,我都会在早餐前绕着办公楼前的花坛走三圈,我每天都看到这种事。我看到了,你也看到过了吗?如果你没见过,是因为起床太晚露水已经蒸发了?还是说那些明摆在眼前的东西已经被你选择性忽略掉?

前天早上我忘记设置闹钟,醒来的时候觉得不对头,因为天色很亮,小鸟们在叫个不停,直觉告诉我,我睡过头了,但那个时间并不比我平时起床的时间晚超过半小时。我的室友很惊讶,她觉得我没有闹钟也能这般醒来很奇迹,我醒来是因为我的生物钟啊!从天色从小鸟的鸣叫我就知道大概时间,对我来说那等于是古老大钟的整点报时。自从用上小米4c,每次闹钟之前都会先振动,振动就已经把我整醒了,所以如果不是偶尔我的手没准确地按在手机的按钮上,我可以在音乐响起之前终止闹钟。是因为振动太大声?还是因为振动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处在即将醒来的预备状态?

每次跑步我都闻到盆架子开花的臭味,那个味道就像夜来香,但盆架子的花可不只是晚上才发臭!那是24小时不间断折磨你的节奏啊啊啊~~~ 虽然温度一降低我跑步的时候就会一边跑一边流鼻水一边拧鼻子,但我还是无法逃过盆架子的折磨(肯定啦,你又不是鼻塞!)。单位的道路两旁栽了超多的盆架子,可以这么说,单位道路两旁的主要绿化树除了凤凰木就是盆架子了,因为今年偏暖(都11月中旬了,最高气温还能突破30℃这到底是肿么了!),所以盆架子的花开得特别茂盛,花期也特别长。印象中,单位的盆架子花从来没像今年这般茂盛过(还是说有过,但从前没有跑步习惯的我没有像现在这般频繁地在单位的道路上转悠?)!桂花是香的,虽然下雨过后湿了未干的桂花会有点臭,但盆架子花的味道我觉得根本就跟夜来香无区别,是折磨人的臭。

做各种运动的时候,到达某个点,我会感觉到痛,深呼吸可以缓解,但正是因为痛的存在才会让你明白到原来自己练的是那里的相关肌肉。力量训练和平衡训练非常注重慢、稳和标准。同样的幅度但不同的持续时间效果完全不同,是慢延长了我们痛苦熬命的时间,但正是因为那个才让人懂得控制,对肌肉的控制,还有对内心抗议的控制。当身体在说不的时候调动主观能动性还能让自己挺一段时间。一直都让自己呆在安逸之中我觉得真的很无聊。没有创新和挑战的人生无论如何称不上有趣。

视觉、听觉、嗅觉、触觉。这些都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但你真的好好利用上了吗?还是说每天的大多数时间你就只是花费在和手机交流?

我是一个大多数时候都很安静的人,但我会用我的方式去感受这个世界,真实的世界!

2015-04
27

跑步碎碎念

By xrspook @ 13:06:18 归类于:烂日记

有些人跑步是1K 1K慢慢累积上去的,但我的不完全是,我把10K的快走慢慢逐渐地转为10K的跑步,对我来说,那就是1个多小时的事,从来如此。所以呢,在我完全以跑步方式完成10K之前我从未试过以完全跑步的方式完成过10K以下的任何距离。对其他人貌似很重要的5K分水岭对我来说一直都不存在。至今我仍未试过很努力地通过跑5K得到一个PB,每个5K对我来说都只是更长距离的一部分而已。就像很多人跑过马拉松、越野马拉松甚至超马的人或许从未参加过1.6K或3000米的比赛。跑到一半撞墙或严重掉速什么的,幸运的我还没有真的尝试过,起码当我开始全程跑步以来没有过,从前快走和慢跑结合的时候发生过那种事,原因是我吃完早餐后2个多小时才开始动,开动的时候已经是正午,当时我的目标大概是23K,以当时的速度,我需要大概3小时,2小时不到我就饿了。饿了的时候没有吃的,光有水,那种感觉是跑两步都会觉得眩晕。其实现在我也不会在18K之前吃很多,只吃一点点,但我开始得早,等太阳猛烈起来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结束战斗了,身体学会了慢慢消耗。和当年比起来,完成相同距离的消耗现在显然低很多,消耗少了,而且我还多吃了。尤其星期六早上18K之前星期五的那个晚上我通常会吃很多。

我还清楚记得去年323李宁10K,那个我第一次参加的正式跑步比赛后,我的两个膝盖外侧那个痛啊,陪同一起痛的还有右脚。但今年412李宁10K,418 Nike 15K后痛不存在,412的那个晚上我感到大腿在酸,但418比赛过后,我就完全没感觉到过什么不适。

积累!积累!积累!这是很重要的,从一开始,我们的长辈/老师之类一直给我们强调这个,但真正让我领会到非如此不可的是跑步!去年323参加比赛,从快走开始算我已经持续锻炼接近半年,但就纯粹跑步而言,我只跑了2个月!无论你信不信,即便是从快走,快走慢跑间歇,慢跑慢慢过渡,你的身体还是没有那么快接受得了完全跑步的冲击。即便你觉得在快走慢跑的时候跑步的比例已经超过60%了,把余下的40%也一股脑转了有什么问题,但这是有问题的!一次半次无所谓,但如果一周跑3次,周跑量为40K,40%就是16K的量了你知道吗?

如果还有那么一次,我会这么安排自己。快走和慢跑间歇,20%,40%,60%,80%,100%,用这样的比例,每周跑3-4次,每2周提升一个档次。到达100%以后,周跑量维持2周,2周后再以10%的比例递增周跑量,直到周跑量达到目标(40-60K)。在开始快走和慢跑间歇的时候同时开始其它强化腿部力量和臀部力量的训练,那些训练不能停,甚至得随着跑量的增加而增加训练次数或训练强度。说是这么说,但估计那时候我不会用快走了,直接慢跑5K开始,5K维持一周,每周4次,然后下一周6K,再下一周7K,直到增长到我的目标周跑量。

据说女性比男性跑步的时候更能控制住速度,以匀速前进,所以女性的撞墙也没有男性强烈。我不完全同意这个说法。年轻的女性也经常狠狠地撞墙,因为她们的跑步方式和男性的一开始自由奔放无异,觉得很舒服,觉得自己可以飞起来。同理,有经验的男性估计不会狠狠撞墙,因为他们知道墙在哪里,他们知道怎么做才不会自寻短见。当你把心放下来,把傲气和急冲冲放下,不要一开始就想超越目标刷PB什么的,一切都好。长跑得讲究策略,无论你信不信,因为那可不是一下子跑得肺都飞出来就能解决问题的事。昨天和我的同事谈起应对今天的检查我们该有什么安排的时候,他有点惊讶我怎么想得那么周密。好吧,其实我不是天生如此的,是长跑让我不得必须具备那样的特性。

我真的很讨厌单位以蒸包子为早餐!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