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
28

变味的骄傲

By xrspook @ 15:12:26 归类于:烂日记

如果一份工作,它的属性默认是让让你去奉献,我觉得那一定是不正经的。从共产主义或者社会主义的观点来说,那叫做奉献,但从资本主义的观点来说,那是赤裸裸的剥削。他们把明明是贬义的东西通过某些不一样的表达方式,变成了褒义。奉献也好,剥削也好,基本都是不进行等价交换,想在你身上捞便宜。有些事情,如果是你心甘情愿的,那也就算了。但很多时候,你都是被迫无奈被拉下水。在工作了十年后,我算是有点看透了这种恶心。私企也好,国企也好,外企也好,其根本属性都是一致的。只不过有一些是明目张胆的告诉你我不正经,而有一些则是冠冕堂皇、偷偷摸摸做不法勾当。

在国企干了十年,这其间看到的东西让我非常不喜欢。但其实,在进入这个单位之前,我已经对国企完全没有好感。因为我妈一辈子都在国企工作。在那些地方,根本不是以你的能力去评价你。那是些拼爹的地方。我爹谁都不是,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路人甲。我能有什么发展呢!人不能发展也就算了,看着那些能力完全不对头的凌驾在你头上,用错误的方法指挥你,这才是最让人觉得恶心的。同样让我觉得很恶心的是他们永远都用一些根本毫无实际意义的排比句之类的来说所谓的大道理,但实际上,那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国企恶心的还包括那些一棍子打下去基本全部都倒下的党员。党员到底有什么用呢?还记得某次读书活动里,某个同事介绍了央视的公益广告,其中有一个就是说党员的。那个广告的意思是党员在社会的各个行业都起着先锋模范作用。那个同事说,他看完以后,学得自己身为党员的一份子感到很骄傲。当时我就觉得反胃了。真正让人值得骄傲的,是广告里面的那些案例,而你的实际行动,跟那些相差十万八千里,甚至是背道而驰的,你有什么骄傲的本钱?广告里那些各行各业的党员,体现出来的是工作的时候去得最早走得最晚,群众有需要的时候反应最快、冲最前面等等。但再看看我们单位那些感觉良好的党员到底做了什么呢?单位有指纹打卡,打卡机放在一楼大堂电梯旁,一楼大堂和二楼属于连通的复式结构,我的办公室在二楼的电梯旁。所以只要有人打卡,我又在办公室,会听得清清楚楚。那么是哪些人提前打卡或者迟到打卡呢?群众之所以是群众,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不想干一些没必要的事。所以,在打卡这个问题上遵章守法按时去做也就可以了。但某些人,为什么敢那么干呢?因为,他们是干部,因为他们是党员,所以你不敢拿他们怎样。打卡的人不自觉,考勤打卡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作为。于是打卡就变成了纯粹是浪费电以及声音的污染。经常迟到早退的党员,有什么让人值得骄傲的?好吧,大概是因为我境界太低,其实,人家都比你迟到比你早退,这已经足够让人骄傲了!在准时上下班这个问题上,尚且在占便宜,就更不用说在其它利益上会发生什么事了。就像印度电影里赤裸裸暴露出来的各种社会问题一样,在天朝这个地方,实际上,默认的奉献并不是党员为群众,而是群众为党员。我奢望可以占你的便宜,但起码,我不会轻易地让你占我的便宜。

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等价交换就像是共产主义一样,美好,但遥不可及。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