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
20

在自己的梦里挂掉

By xrspook @ 13:47:16 归类于:烂日记

前两天的梦我不过是亡命天涯而已,但昨天的梦我是感受着自己逐渐僵硬,慢慢地死掉。因为我被一条蛇咬到了,一开始如果爸爸在蛇咬中我之前做点什么我应该没事,但他没有做。在蛇咬我之前和咬我之后都没有做。我感觉到了痛,然后是蔓延开来的僵硬麻痹,一开始我还能动,我还试图用手把蛇的口掰开,但那东西纹丝不动,我觉得自己越发使不上劲,最后,我感觉自己的躯体、口腔等都麻木了,但我还能听到妈妈跟姨妈说我已经没救了,只能这般慢慢地僵硬等死。到我醒来的时候在梦里我还能呼吸,但动不了。睡醒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在流泪。昨晚睡觉的时候明明穿着Domyos的紧身纯棉长裤,但醒来的时候发现那裤子不知道为什么脱下来了,我、被子和裤子搅在一起纠缠不清。早上醒来的时候上身我还穿着昨晚睡觉穿的TEE,但下半身就只剩下小under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梦自己永远是主角,永远都是自己说了算,但没想到在自己的梦里也会挂掉!我最后僵硬成了活死人而没有真的离世估计是因为我没有经历过死亡,大脑里不知道如何脑补出那个感觉,所以才没有继续发生下去。连续3晚都做噩梦不是什么好兆头,虽然清醒的时候我没感觉自己有多么的不舒服,但夜里潜意识说了算的时候有这种反应显然我应该提高警惕。

昨晚继续用经络按摩仪来做穴位脉冲刺激。对双脚小腿承山穴刺激的时候我感觉到电流从贴片的那个地方放射性传递,我清晰地感觉到电流一直通到了小脚趾。这说明我取穴肯定取对了!因为承山穴所在的足太阳膀胱经的末端就是脚掌的小脚趾。我能感觉到电流从脚肚的承山穴沿着外侧经过昆仑最后到达小脚趾。随着脉冲电流我感觉自己腿部沿线都为之一震,那是自发不能控制的。一开始只有左腿有这个感觉,于是我赶紧停掉机器,把右腿的贴片重新调整位置,然后左右腿都有同样感觉了!看健康100分的时候医生们说到穴位刺激就会说应该感觉到从穴位开始放射状经络都有感觉,戳足三里的时候我曾经那么感觉到过,但那种确凿无疑感远远比不上我昨晚对承山穴进行电脉冲刺激的那么明显。难道长时间以来,我就这么一次真的完全取穴成功?关于感觉如此到位我觉得原因有二:第一,我取穴正确了,对没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我来说,这有很大的运气成分;第二,可能那个穴位不算太深,附近分布有浅层的血管和主要的神经,因此电脉冲刺激才能这么轻易有效地传递出去。按照这个推论,如果我三阴交取穴正确了是不是意味着我用这种电脉冲刺激能很好地改善冬天我的脚部冰凉?看来我有必要学习并死记硬背一下人体的经络穴位。每次想到这,段誉和《天龙八部》就会涌上心头,我最终要成为个王语嫣么?

今天已经是我连续第6天上班,今晚终于可以回家了啊啊啊~~~

2016-05
19

尝试新玩意

By xrspook @ 7:04:3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的梦超级奇怪,整个场景都是昏暗脏兮兮的,老旧的感觉,但不能确切说清是中式还是西式,大概各有把。主要场景的房子是空荡荡的(整个梦都发生在那个屋子里),我到处去找我要的东西,但找半天没找到,即便找到了也不是完全合我心意,破破烂烂不堪入目。梦的尾声我又想上厕所了,厕所的门无法锁上,当我正准备蹲下的时候才发现偌大的洗手间里还有一个正在整茅坑、手里还拿着水泥的男性,他看到我的举动呆了。那个屋子很奇怪,什么地方都有说明,连厕所的粪坑也有说明那是用来方便的,当时我心想德国人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很细很到位。那个梦好像是我不知怎的穿越到过去的某个能人聚会,不是复仇者联盟的那种超能力神经病,而是各行各业的非常有能力却又没有被看好的人。最后就没有最后了,因为最后我又是因为嘘嘘醒了。跟前晚类似,梦很折腾,所以小米手环说我的深睡时间依旧没有超过1小时。

前几天手贱买了个数码经络按摩仪,其实一开始我想买的不过是个三脚振动按摩器而已。现在呢,按摩仪已经到手了,但之后我又买了三脚按摩器。一个用电脉冲,针对穴位,一个用物理振动,随便乱按。之前我没用过经络按摩仪那种鬼东西,虽然满大街都有那种坐满老人的骗钱体验。所以我为什么会花二十来块钱买这么个东西是个很神奇的事。在没收到货之前,我还在期待那些针灸、捶打、按摩、火罐等功能到底有什么不同如何实现呢。收到东西以后,尝试过以后我就彻底明白了,那不过是不同的脉冲频率组合而已,有些是一阵一阵的,有些是相对而言比较连续的,有些是短而明显的大电流,有些是绵延的小电流,简而言之就是脉冲电流作用效果,你可能觉得到酥麻也可能觉得刺痛,不同人有不同的感受,但总的来说在可忍受的范围。在使用过以后我就略嫌弃了,因为随着电流的一下一下我感觉我的呼吸都随着那东西的节奏了,也可能因为一开始太紧张,所以我觉得心脏都紧绷了好吗。第一次使用觉得那不是我期待的东西,但我居然会继续给那东西另一个机会真少有。第一次用的时候我随便贴,把两个贴片贴在了小腿的腓肠肌和比目鱼肌上,完全没理会什么穴位,因为我很傻很天真的只是寻求肌肉按摩而已。贴在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地方感觉很敏感,1档足以让我有感觉了。然后我又把那东西贴到了后腰,后腰的那个位置有没有穴位我说不准,但显然后腰能承受的档位要比小腿高。昨天我研究了一番穴位以后把东西贴在足三里、阳陵泉、承山、昆仑、仆参、申脉、太溪,神经病一般我得把仪器开到最高的5档才有到位的感觉。理论上穴位不是应该比什么都不是更敏感的吗?但实际却是相反了!不过呢,穴位通常都在某些交叉点某些坑里,要刺激那些穴位有些时候靠揉有些时候要狠狠地戳,不难理解为什么刺激穴位反而需要更高的电流刺激。之所以要这般折腾是因为我觉得时候要用点心去解决我那慢性的跟膜炎了,只要我一直跑步,一直用这个跑量那东西大概会一直挥之不去。中医说“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穴位刺激就是为了让血流更顺畅靠谱。至于那个二十几块钱的小玩意刺激能不能起到应该有的效果,那就不知道了。反正坐着的时候就脉冲一下,我只负责把贴片贴上去而已,何乐而不为。跟腱炎神马几乎可以这么说,有了以后就会一辈子了,只有好一些和糟糕一些的区别而已,我为什么不去做些各种各样的尝试呢。昨天,我重新开始做提踵练习,也开始了用60磅的弹力绳绑在脚踝上俯卧做腿部后侧集群的肌肉训练。很多动作能锻炼到大腿前面的肌肉群,但股二头肌的相对来说不多。这种弹力绳的练习很简单,就是绑住弹力绳的一头,另外一头绑在脚踝上,人俯卧,然后弯曲膝盖,你可能会利用到腓肠肌和比目鱼肌,但如果把脚踝固定为90度,那么起作用的就大多只是大腿后侧肌群,那正是我训练的目的。理论上这个动作是弹力绳最基本的用途之一,但我之前却没见过。上周在看《真理访谈》第三季第一集的时候说到中国的体育事业,我大概是在某田径训练里看到那些未来的苗子这般干,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也这样!单脚单条60磅的弹力绳我觉得还可以,有点勉强,如果有40磅的我应该能把动作的幅度做得更大更全,现在我只能把小腿后提到与大腿呈90度,如果40磅的话我应该能做到60度甚至更低。

不主动出击没人会帮你一把。

归档:2016-05-19 啊呜。

2016-05-19_stamp01

2016-05-19_stamp02

2016-05-19_stamp03

2016-05-19_stamp04aaa

2016-05
4

刺激

By xrspook @ 7:25:52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是哪个脑洞发作,今天早上起来,我居然想坐到四楼走廊的窗台上,那是挺危险的事,虽然看上去应该能坐得稳,但我为什么要干这么危险的事呢?我也不知道!不危险就不过瘾,但为什么,为了寻求某些刺激,要把自己的命给赌上,这是非常不值得的。之所以想这么干,大概是因为外面的空气很好很凉爽,但里面却很热,而且蚊子很多,所以我就想直接坐到窗台上了,而且,4楼往外看视野开阔,风景好。但话说回来,其实坐在窗台上不危险,但怎么才能做到窗台上,才那才是危险所在,因为一旦用力过度的话,我可能就直接,跳到4楼外了。我曾经努力的想过几分钟怎么才能安全的坐到窗台上,单靠我自己,无论用什么方式这都是很难办到的,但如果我搬一个凳子来踩在凳子上再坐到窗台上,这显然就很安全,但我又很懒不想去搬凳子。很想坐到窗台上,要不就得冒生命危险,要不就得搬个凳子。最终,我坐到了窗台上,选择的是搬凳子的方式。这只需要一脚踩在凳子上就可以登上去了。既然能这么轻松的安全做到,为什么人生还要冒那么多没有必要的风险呢?

大概是因为一开始我就是个喜欢冒险的人。前天,跟家人聚会的时候,说起游泳,他们说我小时候,大概只4、5岁时还不会游泳,但已经很狂,看到游泳池就砰的一下跳进去。完全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虽然那池水我应该无法到地,但是我却知道自己不会被淹死,所以很兴奋的就跳进去了。他们说我跳进去以后就马上把腿缩起来,浮冬瓜,浮起来以后我再把头昂起来唤气。如果是现在,跳到我不到底的游泳池里,我肯定不会用,浮冬瓜的方式上浮。如果水不深,我能碰到地面的话,我就会蹬地,然后再弹跳向上。如果不到地,那就是手脚一起踩水,让自己上浮。回想起来,小孩的那种天生的直觉其实挺合理,又或者那不是直觉,而是大人教我的。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已经说不清了,因为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曾经做过那鲁莽事。在我记忆之中,幼儿园有个游泳池,当时我是带着游泳圈进去的,所以说理论上应该我不怎么会游泳。学游泳已经是我大概小学3年级的事了,但那时我还是学不会换气,到最终我真的可以换气连续游下去,已经是小学5年级的事了。有些人很怕死,我想他们怕的大概不是他们会遇到什么不测。显然,我没想那么多,我那脑袋瓜,只觉得那很好玩。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大多时候在做之前我都会先想想,但头脑发热的时候,总是想不到位,那是一个问题。但我不会因为想让自己放弃享受未知的刺激。

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很想睡觉,而且还好像怎么睡都不够,昨晚已经睡了8个多小时,但还是觉得我没睡醒我还想继续睡。赖床十几分钟是可以的,但更长的时间就不行。所以如果我想多睡点的话今天晚上我应该早点回去睡觉。为什么会睡不够?我也说不准。昨天我感觉很热,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的错觉还是天气的确就那样,昨晚半夜室友上厕所,我顺便叫她把风扇开了,我睡出了一身汗。大概现在我应该煲一些北芪薏米水,来衡气祛湿。衡气是为了可以少出汗,祛湿可以让水分我体内不做过久的停留。

今天没什么风估计又会是一个闷热天。

2015-07
31

新尝试

By xrspook @ 13:24:56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下午汗湿的Vibram Bikila五指鞋昨天一直放在能吹到空调和晒到太阳的窗边,但到现在还没干。同期被搞残的身体到今天起床的时候还是觉得到处酸。不作死就不会死!下次再那么整,我是不是要把空调开大一点呢?还是说,我不能再懒得洗毛巾了,我应该带上一条,而且是不小的在身边?又或者,我得把非常能吸汗的中裤或者长裤穿上←_←神经病!这种破事我还是会继续做的,因为我坚信的是只要我做多了,所有东西都可以被克服过来。新的挑战是刺激好玩且一定风险的,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超乎你想象。如果一切都在掌控之内,那有什么好玩。有些可控,有些未知,那才是我最爱的,虽然呢,绝大多数时候我都在千篇一律地做类似的事,别人觉得这人实在是无聊死了。

他们无法理解这人怎么就老是在傍晚下班后只穿个运动bra和紧身裤跑步,而且还永远都是那一套,虽然鞋子几乎每天都不同。他们无法理解这人怎么就老是做同样的工作好像不怎么觉得闷,那工作还是一个人的,连交流的空间都没有。他们无法理解这人怎么明明是个female但却完全不像个female,30岁的人了不谈恋爱,更加别说结婚生孩子。他们无法理解这人怎么人人都学车了,她还是不去。他们无法理解这人为什么人人都买车买房买股票搞理财,这人却完全不沾。无法理解,无法理解,无法理解,嘿嘿嘿,xrspook是xrspook,如果你们理解,那当然最好,但如果你们不试图去理解,it’s fine。因为我就是我,根本没必要给你们解释些什么。我觉得我已经是个记叙文了,为什么还要硬给记叙文来个说明书,这不是太搞笑了吗?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这太难判定,需要考虑的很多。不要老把自己觉得的好强加在别人身上。自虐是可以的,往好的一方面或坏的一方面整都没有问题,只要保证遭罪的只是你自己不会影响到别人就OK。

近期我打算尝试做两件事:一、吃槟榔。这种东西在广州很好找,几乎每个士多小店都有,至于超市有没有我不知道,因为我就从未找过。有人说那玩意很难吃,有人说那东西会吃上瘾,我妈妈好就挺抗拒别人吃那个东西,她好像说过潮汕那边的人喜欢吃。无它,我只是想尝尝,就像多年以前我尝试吃榴莲和大学的时候尝试喝红星二锅头一样,觉得好玩。槟榔是可以吃的,但抽烟和毒品那是绝对不能碰。二、穿人字拖。好吧,都30岁的人了,而且一直都生活在热带亚热带地区,我说我从来就没穿过人字拖你信吗?就像吃槟榔一样,我还真没试过!记得大学的某室友她的拖鞋除了是冬天穿的那种毛茸茸保温的其余一律是人字拖,其中的原因我不记得了,好像是她觉得那个穿着舒服?我是那种夏天都喜欢/习惯穿厚袜子和户外鞋的人,我不敢想象自己穿着个人字拖逛街是一道神马风景。北方的人觉得南方的人都会游泳,南方的人觉得北方的人都会爬树,但是呢,谁说那一定是理所当然的呢?我就是没吃过槟榔也没穿过人字拖怎么着。为什么我会突发奇想要干这种事呢?OF COURSE因为AK啊!为什么人家做得那么自然的事我不能HAVE A TRY呢?!同样我想尝尝的还有姜黄的味道,上周六已经在家乐福的国内国外调料区看了个遍,我知道如果真的要买我要买哪个了!姜黄的味道很难顶吗?对我来说几乎没什么食物是可以得让我放到口里再吐出来的,前提当然那个是安全无害的东西。生姜、南姜、姜黄,都是姜,都是调料的一种,有何区别?国内的调味粉里用的是生姜,泰国调料用的是南姜,印度调料用的是姜黄(有的进口调料中文标签写的是黄姜,但看看英文turmeric就知道,就是那么回事)。亚洲的很多国家,调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但对我来说,如果是我自己煮,我肯定会先烧白开水,然后什么都往里面放,什么调料都不加,吃我做的东西任何人都会崩溃死 XDDD

理论上说,我的双DVD+CD一区版《地球上的星星》在美国亚马逊的物流上飘泊一个月后今天该到家了,真的可以做到吗?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