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
16

为什么是我

By xrspook @ 20:21:37 归类于:烂日记

每晚都是很困的时候才回宿舍睡觉,但躺在宿舍的床上后我又开始睡不着,在那里辗转。这种感觉很痛苦。同样痛苦还有每个早晨怀着希望,希望基础体温能降下去,每次都是36.6℃,太让人沮丧,已经连续超过一周了。大姨妈来之前,我多么希望能保持这样的高温区,但偏偏这种高温区却出现在我大姨妈期间,这意味着大姨妈挥之不去。粘液囊肿切除已经第三天,抗生素的消炎药已经吃完,嘴唇也趋于正常,但那3.0粗粗的缝线还是会有明显的异物感。吃东西的时候口可以张大那么一点点了,喝水的时候下唇也可以贴合瓶口几乎不漏水了,但问题是,今天吃完早餐我觉得自己的下唇左侧貌似也出现了这么个东西,还不大,远远没有几天前切掉的右边那么大,但这也足够让人沮丧了,难道搞完右边又要搞左边!这是噩梦经历啊啊啊!更可悲的是上网搜索后发现这一旦出现会经常复发,现在最常规的医疗手段是切掉,如果切得好,连囊肿旁边的也切干净了,复发几率不会太高,但有过这种的人,50%还是会继续有,尼玛敢更加悲情吗?!如果数天前我知道切除是这么的痛苦,我一定会问医生有没有不切的方法。药物消肿是一条,据说还有一个注射碘酊的方法,那个不用开刀,不用麻药,如果处理得当成功率与切除术相当,操作就只是插针把囊液抽出,注射生理盐水,抽出,然后注射碘酊,抽出。这显然要比需要躺在那里切1个小时,完了以后还要缝针,还要吃喝困难七天最后拆线简单方便很多。即便操作的医生手脚再慢,这几个注射过程应该能在半小时内完成吧。

活了接近30年,为什么之前我就从未遇到过这种事,而现在却接踵而来呢?!

口腔粘液膜囊肿这种事为什么会有那么高的复发率?!与其在发生了以后才纠结该怎么处理,研究解决方法不如尽可能比避免导致这种不痛不痒却让人烦的毛病的发生。其实最根本的是外伤,绝大多数是小型的咬伤,我个人觉得,咬伤这很常见,尤其是当人上火的时候特别容易口腔咬伤。但为什么咬伤这么多年了一直没出现这种毛病现在却有了呢?热气上火口里长黄色的小点谁都会遇到过,但那个清热解毒降火去燥后也就好了,那个纯粹是发炎,会痛,但不是粘液囊肿不会越变越大。帮我手术的医生觉得这跟我牙齿不整齐有关,因为牙齿不规则,所以容易挤压或摩擦到嘴唇,就容易这么背了。但我的牙齿,尤其是门牙附近的在12岁之前就已经基本长全了啊,一直都这样,为什么从前不会现在却会呢?唯一能解释的只是我的生活习惯发生改变,我的饮食习惯发生改变,从中医角度说我的体质发生变化了。这个鬼东西最早出现大概在一个多月前。当时我正用尽浑身解数让自己热气,因为我要让大姨妈到来。在减肥以前我是那种无论吃多少大补东西我都不会热气的阳虚体质,但减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我挺容易就会上火,即便我不怎么吃上火的东西且一直都吃得很清淡。工作之前我几乎很少吃辣的东西,虽然我喜欢吃,但来这个单位以后,尤其是这个湖南厨师开始在这个单位工作以后我几乎天天吃辣。我实在喜欢辣椒炒肉片还有辣的黄瓜丝,那是我每顿饭必备的。近几个月来,尤其是近一两个月,我都在努力地增肥,让自己的体重达到54-55公斤,体脂含量达到20%左右,又外加体检发现贫血。所以神马圆肉、花生酱、盐焗腰果我都在吃,这些东西都容易引起上火,尤其是我每天都吃15个圆肉干。上火就容易咬舌头咬口腔什么的,造成机械损伤。因为近期很忙,所以每天的蔬菜鸡肉/里脊都是赶紧塞到肚子里,急了自然就咬得狠了快了,外加必须快点,在食物还很热的时候就吃下去。辛辣、很热的食物都容易让机械损伤的部位粘液囊肿恶化,就这样,我就挂了……

以后应该怎么办?我不知道,真心不知道。东西吃慢一点咬得温柔点就能降低机械损伤的机会,尽量不让自己热气上火也是一条,至于很热的食物,如果时间真的来不及,我也就只能把做好的东西放冰箱里,等我有空再回头吃了。

如果做到以上我都仍然无法逃脱得多次开刀的命运,我也只得认命了。

2014-09
13

切粘液囊肿

By xrspook @ 20:23:4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没去跑步去了医院。

跑步是会痛,但只要控制得当那程度可以降低,而且如果是有氧且时间足够长可以自动产生内吗啡的止痛剂。躺在医院的手术椅上不一样,一切都是被动的,麻药能让你疼痛暂缓但麻药过去那是要生要死。

今天去口腔科,医生说我嘴唇因为咬了几次而长出像黄豆大小的泡是粘液囊肿,有些人会自己吸收有些人不会。问我要等等还是切掉?是不是今天切?这是个门诊的小手术。一个实习生负责翻开我的嘴唇固定并止血,医生则各种切各种剪。这东西不能切破,而且切的过程中发现除了主要囊肿还有一些小病灶,所以呢,我感觉折腾了很久。躺在口腔科的椅子上主要过程中最不舒服的是头被椅子某处的硬物顶住,长期hold住一个姿势让我好痛。

关于麻药,插针进去的时候就是针头插到肉里的一点点痛,推送开始另一种痛就来了,这是注射过程不能避免的。打麻药的时候医生还没有在我脸上铺有洞的白布,所以我能清楚地看到那根很粗很大的针,我那个去,要打这么多吗?!但实际上只推进去了一点,之所以这么粗这么吓人是不是因为只有这么粗对应的针头才能满足口腔科经常要扎牙龈的需要?麻药分别打在了两处。第二点推送到后来我已经不痛没感觉了。手术过程我能感觉到剪切和拉扯,但只是感觉没有痛觉。疼痛出现在最后的缝合上。要缝4针,最后一针已经弱弱感觉到痛了。(手术已经进行约一个小时,麻药效力差不多快完了)完了以后另一个医生过来看看,说另外的缝合方式更好,于是就拆掉一针重来。最后这一发简直就是几乎完全裸来的,全程我都在痛,从几次扎针后才确定最后的位置到扯线和打结我都能清楚地感觉到痛。说很痛要大叫又不至于,但那种持续的痛让你整个人都紧绷了。十指紧扣,一条腿不自觉地就搭到了另一条腿上。在那时我想起了ADR在WWE最后的一次眉骨缝七针时双臂撑住床,双腿翘二郎腿,当时我觉得他动作好笑,但当我自己也经历了一次几乎无麻药的缝针我就理解明白他这种自然条件反射了。

面对疼痛该有什么反应就有什么反应吧,没必要强行装逼充英雄很无畏什么的。痛是人的应激反应,像个小孩那般拔一碰就会掉牙得讲半小时道理当然没必要。但痛就是痛,稍微嚷嚷很正常嘛。

IMG_20140913_100407s

←_←表情太丰富了吧!夸张得很到位嘛~

300块钱不到做了个耗时一个多小时的门诊手术,还外加几天的消炎药神马,我感觉够划算了。一周后要回去拆线。这种价格当然不能跟大二的时候在华农五山公寓小诊室做的缝合比。当时头顶划了个口子,需要缝3针。医疗费外加换药费(三次)和拆线费加起来5元,太牛逼!!!高校里的医疗补助真的很给力,有木有!

饿了,也困了。口一直处于半张开状态,超级干。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