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
4

生活在“AR”之中

By xrspook @ 15:17:0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生活在“AR”级别之中。“AR”啥意思?我在实验室里用到的试剂绝大多数都是分析纯的,偶尔有2种是必须基准级的,因为那时标定用的基准物。因为我们没有高精尖的神马色谱质谱原子分光光度计之类,检验的方法除了物理就是基础化学,所以用的试剂当然大多是“AR”。哈哈哈,这种缩写的巧合真过瘾。可能在实验室一辈子的人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级别的试剂去做事却没有意识到每个瓶子上面印有的“AR”分析纯标识,同时更难找到一个是Alberto Rodríguez的粉丝是刚好是个做检验的,日对夜对那些鬼东西。缩写神马,在一定范围内那是一个很重要的标识,是一个唯一的标识,但就全世界全宇宙的所有信息来看,别说缩写,即便是全称都未必能确定指代唯一的东西。

今天穿了个背心,天气预报说明天开始转冷,而且是阴冷,但实际上今天已经那个啥了。我高估了今天的状况,如果按照前两天的趋势发展,今天穿背心是没问题的,但今天显然节奏变了。同样变节奏的还有这周五的值班。本来我是这周五值班的,但和别人调了,所以我是下周五才值班。这就使得这周五晚上我不需要跑步,周六正常。但下周二显然要进行单位聚餐,所以周二晚上肯定没得跑。于是下周的节奏是一四五跑步,下下周日跑步。到底下周六(周五值班的打卡最后一次是周六早上)回去以后还有没有必要再回来呢?这就很难说了,毕竟,下周六已经是廿六了,下下周三是法定节假日的除夕。从理论上说下下周日是要上班的,但谁知道呢?已经不记得前几年的假到底是怎么放的了,反正放与不放对我来说就只是跑步到底在哪里进行以及在什么时候进行的区别而已。在广州,我会在实体店消费,在东莞我会在网购上豪爽。我有很多东西想买,但那些都不是非如此不可的,现在我没有很强的购买欲望,所以,随缘吧。

大姨妈按时离去,我松了一口气。之前怕她老人家不来,之后怕她老人家赖死不肯走。准时光临准时离去对我来说是个莫大的恩惠。也终于挤掉了额头上的两个暗疮,尼玛的那个地方被抓破过无数次,但暗疮未熟挤不出来,于是就没办法愈合,是个问题。现在好了,一切都解决了。

今天中午吃饭前我和我的搭档又讨论起了我们那个恶心领导的问题,他让我小心点不让那个鬼人有挑刺说事的空间。我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我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但别人却喜欢在我身上找麻烦,这对我来说是种严重的挑衅,尤其当那个人是你的领导。为什么非得逼我非常讨厌你呢!为什么非得逼我非常认真地跟你较劲呢!我的能力不应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人生真搞笑~ 工作6年多后,我才意识到Yo soy Betty, la fea是一种多么神级的理想状态,别说和领导乱搞了,天天都相对不觉得那个领导神烦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有新鲜感没有进步,女人不是外貌党俱乐部的不是么?怎么可能因为脸蛋而容忍掉所有的不是?不知道如果现在重新翻出BLF来看会是什么滋味,这么多年来,我就从未看全过,到20周年的时候我再看吧,过几年就是了。说来挺可爱,直到认识BLF之后我才知道了阉割版这个概念,才知道了CCAV真应该被称呼为CCAV,那些审剧和做剪切的人多么的伟大啊!为了大家的纯洁而天天英勇就义。

今天的workout轮到做上肢力量训练。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