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
29

爱上Rosetta

By xrspook @ 18:10:42 归类于:烂日记

可以一边群聊一边做读招,但结果,我本该在4小时内完成的东西最终耗费了5-6小时。

可以一边吹水一边进行Rosetta Stone核心课程,我一边在跟我吹水的人说这样的话我可能会不合格的,但结果,我还是拿到了93分(141题里93%的答对率),这不是因为我有多牛,而是因为对那些本是新课程的东西我之前已经接触过,是从前的沉淀让我看上去还不错。深刻地记得那个“verde”的发音,怎么发怎么不对,为啥呢?!因为那个“v”的发音程序识别是必须你闭口然后冲开发出那若若的“M”音,而长期的烂音,“v”我从来没有这般发过。还有就是经常把“amarillo”发成了“amigito”,汗啊,我受WWE Smackdown里某人影响实在是深,谁叫他每次骂人的时候都会用到这个词呢,对我自己的条件反射表示很无语。

身上一股乙醇、乙醚、乙酸、异辛烷等等溶剂味道。终于明白化学实验室为什么老是有那股怪怪的味道了,因为分析化学里那些鬼东西必不可少。所以,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喜欢做微生物多过做化学。虽然,那些东西培养出来样子怪吓人的,但起码,不会让人长期接触后早死。什么东西,灭菌后就啥都不是了,但那些化学的东西呢,还有洗不干净的说法。

之前下BT一直用的是流氓雷,但现在,我改用小巧轻便强大型的uTorret了。从前,我都是下完就转移,没有上传的概念,但现在,我在上传时间结束前,不会把文件移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经典的比赛已经看完,ADR从WWE debut(2010-08-20)到上周的所有TV show及PPV比赛招式记录也已经完毕,我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迎接任何形式的兴奋和失落。

发觉,我真的爱上Rosetta课程了,虽然,每到发音部分我就很囧。

2011-03
24

重逢

By xrspook @ 17:56:46 归类于:烂日记

第一次记住“重铬酸钾”这个名字是我读大二的时候,开始上专业课了,非常偶然且必然地跟着小胖做微生物实验,重铬酸钾是小胖独门抑霉剂的主要成分之一,很漂亮的颜色,但通常很难溶解,虽然用的量只是很少一点。还清楚记得那个看上去黄橙色,但实际上却剧毒无比的东西。

第二次记住“重铬酸钾”是2009年的夏末,那次,我正在参加培训,第二天就要实操考试了,考的内容是硫代硫酸钠的标定,重铬酸钾是标定实验的标准物质。那次实操简直让我心寒啊,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标定,却那么好彩遇到了被凡士林塞了的棕色酸式滴定管,本来紧张的事变得更紧张。不知道滴定终点是个什么状态,只是从书上听说那是从蓝色变成亮绿色,到底什么叫做亮绿色呢?摊手。通常用50mL滴定的话,用量大概只会去到20-30mL,但那次都超过30mL了,仍没什么现象,我那个急啊。最后时间到了,不知道什么是终点,但出现那个颜色后无论怎么滴都是那个颜色了,所以,假定那个就是终点吧。很糊涂的一个实操考试。那次,我觉得自己死定了,但结果呢?其实没有我想象中的糟糕。

今天,我又遇到重铬酸钾了!

又是硫代硫酸钠,测定动植物油脂过氧化值需要用到硫代硫酸钠,而硫代硫酸钠是用重铬酸钾来标定的。而且,这个硫代硫酸钠还非常可恶,需要现用现标。标定一个单试验,需要20分钟(其中10分钟是把东西放在暗处等待的)。但标定前呢?还得考虑把基准试剂重铬酸钾烘干至恒重以及用减量法称量,标定操作是起码需要一人四平行双人八平行的。所以,如果要做的过氧化值样品不多的话,标定的工作量比测定过氧化值本身繁琐多了。以后这个将变成一个常规检验,所以,无论我意愿如何,再也不能像那次实操考试那么不淡定了。不过,今天,我的确很淡定。没什么令人freak out的部分,其实那个终点非常好判断的说,深蓝色褪去,亮绿色出来,不过我就是有点纠结当深蓝色褪去,在蓝色和亮绿色过渡的时候还要不要加一滴呢?加一滴就能变成以后怎么加都不会再变色的亮绿色,不加的话,那个蓝色却也已经和之前的深蓝色有明显区别,但同时也与后面透明的亮绿色有色差,一个让我纠结的过渡色啊~~~ 看来得找专业人士来咨询一下to be or not to be这个问题了。

有些事情,无论你愿意不愿意始终会发生的,所以,笑着面对就好。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