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
5

我回来了

By xrspook @ 21:53:39 归类于:烂日记

搭上深航的飞机,这次很特殊,坐的是机翼两侧紧急出口的靠窗位置。这还是我第一次坐这样的位置呢。乘务员一再强调我们不能按那个紧急出口的按钮,嘿嘿,紧急出口的这个位置因为是为紧急情况而设定的,为方便行走,特宽,有普通位置1.5倍那么宽,简直是VIP的待遇。一开飞机就打瞌睡,直到空姐推着车子过来问我们要喝点什么。觉得深航的饭比南航的好,主食是米饭或者面条,还有一个餐包,一个蛋糕,一包红枣干,一包榨菜。为什么说比南航好呢?饭做的比南航的好,里面的肉也比南航的实在,是大块牛肉粒,微辣的。还深刻记得飞云南那次,南航那些不知什么味道的肉丸。

回到了广州,终于回到了广州!流汗,不停地在流汗,感觉到背上的汗在一滴一滴往下滚。

好不容易等到了机场大巴,迷迷糊糊中就到达了目的地。再经一番辗转终于到家。感觉我根本就没怎么离开过,但又觉得我真的很久都没有来了。公交车改道我不知道,但小区里的很多通知公告我又已经看过。

回到家里,迫不及待地去喝水。甜的!家里的水是甜的!即便偶尔有漂白粉味,但那也是甜的!从前觉得这许多都是理所当然,但现在,感慨良多、无比恩惠啊!!!!

在鬼地方,感觉老睡不好,但回到家,无论什么地方,即便是颠簸的公交车上也能打盹。

或许,我真该歇口气,好好休息一下了。

2010-06
4

别了,鬼地方

By xrspook @ 23:59:32 归类于:烂日记

猪肉荣,果然是猪肉荣,最后这门检验课连课件都不让拷,连题目都不出,同学们连东西都不用抄,直接由老师随便打个分。天啊!忽悠学校的超级忽悠老师。实在让人叹为观止!没有一个觉得这个猪肉荣上课过得去的,人啊,做得这么“完美”真是少见。

一大早起来,觉得不舒服,到中午睡觉的时候更是不舒服到了极点。一整个下午感觉喝醉酒,头大,脚软。浑身发热却不出汗,忽冷忽热。莫名其妙的不妥突如其来,为这次不愉快的培训画上难堪的句号。酒不醉人人自醉,如果再喝两杯的话或许就要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了。而且,药上写得明白,不能喝酒。也不管人家怎么看,不喝,不能喝。觉得自己在发烧,身体里的酶在抗议,什么都不想吃。满桌子的肉,而且很多还是辣的,于是,蜻蜓点水般根本没有碰过。人生最大的无奈莫过于如此,当人家在到处敬酒的时候我却在脚软,哎~~~

一切都结束后,男同学才告诉我他们经过仔细考察后的见解——学校澡堂的水是循环利用的!很不可思议却又十分可能的事,若不是那样的话我就不会洗澡后很痒了,结果最后一星期天天洗衣服都得加消毒水,不痒了。这个鬼地方,水硬得很,洗衣粉的加量是我平时的3倍,衣服洗着洗着却依然会没泡。近些日子下雨了,好一点,热水房里打的水在静止后底部没有一层东西,那个奇怪的味道也少了。记得一开始来的时候,第一次去打水,第一次发现那些东西的时候把我大大地吓了一跳。他们喝的是黄河水,但,我还是喜欢我的珠江,我的母亲河。

法国梧桐的絮还在飘着,梳子上依旧会残留厚厚的灰尘棉絮混合物,真是个鬼地方。还好这是最后一晚了。

再见了,恐怖的公共厕所,再见了,鬼地方,希望永远都不要见了。

2010-06
3

被一再忽悠

By xrspook @ 21:23:19 归类于:烂日记

随着培训结束日的来临,心情越发矛盾。在开始的时候,我们吃饭都是各吃各的,但现在,我们群聚了,原因就是靠我们单个人的力量已经无法支付起那区区的一顿饭钱(不是因为现金没了,而是饭卡上的钱干涸了,而且卡上的钱多出来不方便退,所以……)。今天晚上我体验到多一个人就等于多一双筷子的道理。菜就那么几盘,如果多个人的话,无非没人都夹少一点。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吃得那么抠,但我们仿佛乐于这般。指定动作的吃饭变得好玩。

还有一个好玩的就是男同学们给老师起“花名”,比如说:

猪肉荣——**荣老师
百爷公(意思是老头子)——白**老师
离晒谱(意思是非常过分)——**普老师

我差点笑喷饭,这些老顽童真可爱,可以想象,他们还是小子的时候一定更好玩。

下午去参观河南省粮油质检站,感觉被忽悠了,大大地忽悠了。去他们那里不如去中储新沙港粮库,起码那里的人会给我们介绍,这是干嘛的,今天呢?告诉你这个是什么房间(门上不是写得清楚么?!),然后告诉你这是什么仪器(仪器旁边有操作说明的啊!),其它的什么都没说了,嘿,莫大的忽悠!!!!结果走马观花很快就结束了所谓参观。我们不满意这个讲检验的老师,更不满意她安排的所谓参观。

质检站参观结束后去了工大的新校区——莲花校区,过上一段时间,郑州其它校区的所有师生都会迁到那里。那可是一个新校区啊!门口和我们现在正在住的这个老校区的门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个是放大版。门口进去是一个偌大的广场,广场两边就开始教学楼,没有什么特色,就一个豆腐块。进到他们的新教学楼后把我惊呆了,一些比较隐蔽部位的的砖头居然是裸露的,没有坯灰,而那个会议室的简陋程度更是让我叹为观止!首先是吊灯,N多的吊光管,然后是N多的吊扇,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啊!!!!!密密麻麻的那些东西,同志们,这可是会议室,不是一般的教室,是用来开会和接待的啊!不得不说,看到了工大新校区的沙盘图让我很担心,1000多亩的新校区,只有一个貌似在西面的洗浴部,难道人人都要躲在宿舍里洗冷水???还有一个就是体育场分布极不均衡,体育场都集中在未来校园的东侧,西侧的同学们,你们只好多谈情说爱散布打酱油了。看来南北差异真是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所见让我彻底崩溃。

明天,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剩下最后一门课没考试,努力吧,各位同学们!

2010-06
2

双刃剑

By xrspook @ 21:15:3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的第二天,昨天还很庆幸到六月了无线网卡还能使用,今天早上还很兴奋地把网卡借给别人,结果,惨了,今天我们的网卡全线崩溃。大茶几啊!

今天下午是和工大设计院老师篮球比赛的日子,结果在对方非常放水的前提下,我们2分惜败,不过啊,我们可是有粮院老师支援的啊。晚上又是杜康,我基本上可以把河南省和杜康画上等号了。又是轻巧地闪避过,特别的是接到两个来自广东地区的电话,一个是库里的某位同志结婚了,但他的婚宴我赶不上,第二个是妈说她这周只能勉强地见我一面,因为还有别的事干。

来这里接近一个月,但夜幕降临,吃过晚饭,往宿舍里去的时候,有时我会觉得挂念着某些东西。这里的饭堂到处是炒菜的档口,但我真有点怀念广州街头那些飘香的家庭饭菜香。那些小孩的吵闹,那些长辈们的拿手好菜,那些好朋友的玩笑和热情拥抱。在这里,早上起来就去吃早餐然后往教室里赶,上完课吃午饭,接着睡觉,睡醒又要上课,下午的课完成后就往饭堂、澡堂里赶,一堆指定动作完成后天黑了,好不容易坐到电脑前,一晃又到晚上11点宿舍拉电的时候……

一方面,我渴望着回家,另一方面,我有点担心回去后,见不到这帮大龄男同学的寂寞。

双刃剑,生活就是把不折不扣的双刃剑。

2010-06
1

洗澡问题

By xrspook @ 18:28:02 归类于:烂日记

惊讶地发现,以为不能上网的无线网卡还能上网,难道算的不是自然月?喜出望外。

日复一日,让人打哈欠的课还在继续着,我呢,则在倒数着回家的日子。不只是我们的问题,下午上课,教检验的老师也是哈欠连连,非常累困的样子,试想一下,这样的老师讲课,你能不想睡觉么。这不是一个顶尖老师的表现,因为,老师通常是站着上课的,极少数是坐着上,坐着上课还一副很累的样子更是少之又少。上课是老师的激情带动学生的过程,但显然,老师感染我们的不是激情,是哈欠因子。

每天都在为洗澡烦恼着。星期一设备检修,没有是必然的。如果某晚出去吃饭或某下午出去参观,回来也是没有的,因为晚上8:30就没水,至于旅游归来,超过那个时间也不行。于是,诡异地,每天都在为赶在那个时间段里发愁。所以,听到一次又一次的饭局就感觉非常头痛。我的男同学不存在这等问题,因为他们的宿舍有独立卫生间,所以,最坏的也就是冷水,但我没有,女生宿舍这边厕所是公用的,那单单是厕所而已。所以,无论你多么不把我放在心上,但4周了,难道还不知道这等规矩。我们压根就不是在一条起跑线上,所以我无需理会他们任何奇怪的要求。最简单的就是交换,那样的话,他们就会明白我为什么有如此作息了。也罢,就剩下那么一点日子了,不过,依旧得掰着手指算到底接下来几天我还能洗多少次。

虽然来了近一个月,但还是没搞懂这里的人为什么能好几天不洗澡。

文化上的差异,咱们还能理解,但生活上的差异呢?脑子发号的司令是继续理解,但身体未必能执行啊。

Page 1 of 71234567»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