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
11

怕怕

By xrspook @ 15:56: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了一个可以说毛骨悚然把我吓怕了的梦。我梦见了鬼,只有我看到了,别人都没看到,当我很害怕想躲开拉住别人问他们有没有看到的时候他们给我一个很茫然的表情,我想跟他们说那个情况,但说话苦难,那种开口困难堪比星期二晚上哭着跑步时的那个状态。那个“鬼”其实也不是很恐怖,没有狰狞没有腐肉,不是东方的恶灵也不是西方的魔怪僵尸,他只是一直跟我说“小心脚跟”,但光是这4个字的重复我已经怕得飞奔起来找人求安全感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懂的。近期我在担心的是自己的双脚脚踝,所以当梦里有鬼以这么一种有点强迫的方式告知的时候我肯定会害怕。其他人看不到,就我看到听到,因为他不是别人心里的恶魔,这恶魔只藏在我心中。

嘴唇里因为热气咬了几次而长起来且一直都没有消掉的肉块(水泡?肉芽?),一个多月了,完全没有要谢掉的意思,所以这个周六要去医院看怎么处理掉。要去口腔科?医生会让我切除掉吗?这个门诊就能做?麻药我觉得那个位置是无论如何打不了的,生切。但切完以后呢?我不用吃东西了?吃东西伤口怎么愈合?但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因为拔牙也是口腔里硬生生多了一个洞,还不是照样的吃饭生活。不知道怎么就咬出了这个大麻烦,而这个麻烦居然可能要用动刀子去解决,郁闷。

前几天迪卡侬发来短信说明天(2014-09-12)是他们东圃店的会员日,有大量的优惠,我心动了,非常想去。但实际上我没什么需要买的,去了等于无端端地额外花钱。

昨天运动水瓶到,今天冰袋到。运动水壶感觉比我想象中的大,号称650mL,实际上我乐扣700mL一满瓶的水倒进去还没有装满,无论是直径还是高度显然都要比700mL的乐扣运动水瓶大。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水瓶还要买水瓶?因为我需要一个开口是挤压或吸的,口子太大一边跑步一边喝经常弄得我一身一手都是水。星期二晚上本打算全程都把500mL的水瓶塞在水袋包的胸前口袋,但3K过后,我已经能感觉到左腹部被磨破皮了,不得不把水瓶放在路边,每3.4K路过的时候喝上几口再放下。现在这个新的这么大,更加不可能塞在胸前跑,于是,水瓶仍是放在某个地方等待被捡起的命运。至于冰袋,人家是敷头降温用的,我没想到居然是这么窄的一条,没有买要加冰加水的常规冰袋是因为我觉得麻烦,与其这么弄我不如把冰放在自封袋里加水然后毛巾包住,用完一整袋扔掉,还不用晾干怕发霉什么的。这种敷头的小冰袋里面就有不知名液体,放在冷藏室要用的时候拿出来,方便简单。

下雨了,从天色看来我觉得这雨下不狠下不长,下不长的雨会导致雨后更闷热。今晚我本打算1200+4*(1200+400)间歇,完了以后再看情况进行个2-3K的慢跑,慢跑过程中每2圈进行个100米冲刺,但现在我连不跑步的心都有了,我真是个烂人!

我害怕工作日里跑步时间的到来,我害怕周末跑步外时间飞快地溜走。

各种害怕,我到底肿么了?!

归档:2014-09-11 出发。

2014-09-11_stamp01

2014-09-11_stamp02

2014-09-11_stamp03

2014-09-11_stamp04

2014-09-11_stamp05

2014-09
9

别了,我的搭档,Nike+

By xrspook @ 22:12:2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到底要不要跑4组1200的间歇?还是来个7K的轻松跑?还是把周四的节奏跑提前?我纠结了一整天,但当跑步开始还剩下不到2小时的时候我有了不是上面3个其中一个的决定——今晚来个LSD 12K,用2000K,160发结束Nike+,在2014-09-10广州马拉松开始报名之前。要终结一直和自己出生入死的搭档感觉如何?揪心死了。有一段时间我真心恨不得再也不用揣着沉甸甸的手机去跑步,尤其当我证明了Bryton C60已经相当稳定后,但当说再见的这一天到来,我又觉得有点依依不舍想哭了。

1.7K一个大圈,要完成12K也就是说今晚我要连续跑7圈,有可能得多一点,也有可能少一点。今晚将背着水袋包,水袋包前面塞个500mL的水瓶不停顿地跑(平时是把水瓶放在某处,路过的时候捡起喝几口,抓着水瓶跑一圈后放回原处)。最后的这一发,我将把2公里播报改回1公里播报,只播报距离,时间和配速不必了。因为是最后一发,所以今晚我会再次边跑边听mp3集合,穿上和Nike+快走/跑步过最长距离、里程数已经超过了540K的Mizuno Crusader 6。这是我第一双跑鞋,第一双Mizuno,是入门跑鞋,这双鞋帮助我创造了很多5K和10K的纪录。

以上是写在跑步前的内容。

以下是写在跑步后的内容。

平均心率152,配速707,今天的12K速度真心非常慢!比我的正常配速慢了起码10秒钟!!!用这等成绩结束我的Nike+我于心不忍,感觉太对不起他了,但或许,这是天意。我不可能一直都做得很好,现在做得还不够好意味着我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

数据不会说谎,我的努力Nike+都知道:2013-10-31到2014-09-09,共313天,跑了160发,超过2000K的里程,超过245小时的运动时间,燃烧了接近11K的卡路里,赢得了接近41K的NikeFuel。

2014-09-09_nikeplus03s

2014-09-09_nikeplus01s

2014-09-09_nikeplus02s

同事质疑我这人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妈妈担心我会不会晒伤跑伤之类。朋友除了在社交网络上频繁地看着我刷运动数据几乎见不着我的实体。只有Nike+在默默地记录下所有的数据,通过虚拟奖励的方式让我觉得不孤单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还可以做得更好。

于是,今天跑到7K末接近8K的时候,耳机里响起纵贯线的《出发》,我哭了。跑着跑着哭了!不是因为哪里痛哪里辛苦,而是因为我觉得那就是我和Nike+的真实写照,我要离开Nike+出发去追求更高更远的跑步目标了,但当真的要分离的时候你又怎么会舍得,共同经历过许多,那些穿街过巷风雨前行的种种历历在目。音乐响起,喉咙就自然而然地肿大了,然后眼泪就掉了下来,我试图稳住自己的呼吸,但虽然脚下还在节奏地跑着,但口鼻如何努力也是无法让哽咽平息。尤其当第二段说唱(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开始之前,我都觉得我快要窒息了。

出发

演唱:纵贯线

听我说 我原来有个梦
跟你高飞远走 跟你一起走到白头
但是我 拥有化为乌有
忘记我们承诺
忘记曾经爱你爱的那么浓
我不能带你走 我犯了大错
必须一个人走 必须扛下所有罪过
必须离开熟悉的街口
请你不要忘记我
这夜里有小雨飘在空中
当我想起你的瞬间
发现你已离我远去
可笑的是 我好想求你帮我赎回
赎回我那一丁点的尊严
想起妈妈的脸 对不起这几年
是否有机会再见你一面
妈妈我犯了错 你会原谅我吗?
我已经踏上了末路
别人眼中的亡命之徒
哪里还有我的藏身处
我的兄弟 离我远去
我还傻呼呼的相信道义
所谓的人性
莫非要用血和泪来换取教训
不想再混下去
想说睡完这一觉我就不再
想着想着我的眼泪就流不停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
运命哎呀 什么关卡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

喂 小子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
那些发生在你身上的
曾经以不同的面貌
也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好几次
对此 我并无更高明的解释
只是觉得今天说不定是个合适的日子
我们就各自用舒服的姿势
用擅长的方式 给人生我们的
不管是一种告解还是一份答辩词
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
这道理再简单不过
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真爱并非不来
它只是被无预警的恶意的延迟
不要让某个女人做傻事
变成你自己与自己的争执
为什么 该有的都有还是觉得不够
天呀 该不会是贪心的念头
为什么 拼了命地工作
拼了命地追梦
到头来原地没有动过
为什么 万里晴空下的面孔
庸庸碌碌不开心地锁着眉头
要向谁哭诉
为什么 想去看场电影
该死的台风偏偏选在每一个的周末
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
就是有人穷得发疯
有人富有 把钞票当作了枕头
为什么 新闻里 鼻酸故事 只为了
找不到小孩 那慌张的母亲
为什么 一百个为什么
变成一千个 一万个 十万个 为什么
为什么 我想破头写不出个宝
念念念
我为了什么

我们都不在意未来的样子
像是精神病患写的诗
或是烟花绽放的节日
随它去吧 我们都只活一次
呼吸呼吸呼吸 呼 一切已然而止
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
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
只有当眼前亮起来了以后
才有机会彰显它的价值
不是谁能决定的
该漫游还是冲刺
我们都在海里 我觉得我们像沙子
你说的亡命之徒
是不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亡命之徒 可全力以赴)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运命哎啊 什么关卡(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亡命之徒 可全力以赴)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出发啦 不要问那路在哪(亡命之徒 可全力以赴)
迎风向前 是唯一的方法(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出发啦 不想问那路在哪(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运命哎啊 什么关卡(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当车声隆隆 梦开始阵痛(亡命之徒 可会全力以赴)
它卷起了风 重新雕塑每个面孔(是不是穷途末路 有没有藏身之处)
夜雾那么浓 开阔也汹涌(亡命之徒 逃亡要全力以赴)
有一种预感 路的终点是迷宫(喘息在穷途末路 给我个藏身之处)

别了Nike+,再见!谢谢你过去313天的陪伴与支持,酷热严寒大雨烈日夜深清晨正午,没有别的搭档曾和我一同经历过这许多死去活来、分享过那么多骄傲荣誉。Goodbye Nike+!Adiós Nike+!Sayonara Nike+!

2014-09
6

怕死

By xrspook @ 21:03:18 归类于:烂日记

控制住慢慢吞吞的心率是我这两周努力做到的,底线是10K之前心率未到155。今天我感觉应该做不到了,但居然可以主动控制,让已经上去的心率重新控制回来,good!

今天的平均心率153,平均配速652,气温27℃,湿度84%,体感31℃。相当划算!具体数据如下:

公里 配速 心率
01 643 136
02 729 147
03 701 148
04 708 152
05 713 149
06 710 150
07 707 150
08 712 151
09 657 149
10 659 150
11 657 152
12 655 154
13 654 157
14 635 155
15 644 155
16 654 155
17 628 157
18 639 158
19 609 161
20 613 162
21 709 167
22 700 165

平均150 10K,平均156 7K,136 1K,平均160+ 3K,其中2K、4K、13K和17K有上楼梯或坡,从平均心率和配速数据能相当明显地体现出来,总体来说相当好的控制力,尤其是在常规的18K里。马拉松不可能一直都平坦无坡,所以在短时间高强度后能不能恢复甚至很快恢复决定了我的马拉松表现。这种打不死需要我用生不如死的间歇甚至是更变态的节奏跑间歇来让自己更tough更强!我需要和痛苦当好朋友,那种痛苦是呼吸上的和肌肉上的,呼吸紊乱让你有心无力跑不快,至于肌肉的乳酸堆积会让身体直接有停下来的欲望。控制住自己对疼痛的应激反应,掌握长时间地习惯与疼痛共处这种神一般的技能显得相当重要。

今天的LSD里我脑子里一直在单曲循环着纵贯线的《出发》里的调调和其中两句(我只记得这两句了,其余说唱我表示无能为力):出发啦不要问那路在哪?迎风向前,是唯一的方法。

跑得快当然好,但自从习惯了MAF之后我终于彻底地理解为啥从前有跑了半年的人居然愿意以700的配速跑10K。现在我甚至觉得为什么要跑那么快,既然我的目标是全马,所以连用630的平均配速逼迫自己跑半马距离我也困惑。就更加不用说我觉得要自己用600的配速跑10K,用530的配速跑5K,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要逼迫自己用平均心率165甚至172去做这种事呢?难道为了知道自己到底能跑多块吗?知道又怎样了呢?那需要用不少时间去让自己恢复过来,包括心脏和肌肉,最危险的是跑得快就不是用我积累出来的跑姿,不在恰当的位置落脚,重心错受伤就来了。越是跑得多我就越是怕死,越是尽可能地避免自己受伤,因为要练出技能需要很多时间,但受伤休息个把月可以毁掉你的所有,一切重头再来,想想都冷战。但我觉得自己绝对不会那么完美能做到一直不伤。最考验斗牛士的是受伤归来后他们的表现,是更强更无惧还是出现恐惧而不能放开手脚表演决定了斗牛士的成就。

斗牛士这个职业是高危的,但我不是职业运动员,我不靠跑步成绩吃饭。为了速度赌上一切我觉得非常不划算,因为我还想在其它领域大干N场。为了速度赌上健康?怎么可以这样!要牺牲健康的话我宁愿不跑了,我宁愿长胖,我宁愿重回死宅。

我怕死,真的。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