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15

不知道怕

By xrspook @ 13:52:20 归类于:烂日记

我觉得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怕,因为除了每天上学的时候都要提交一份家长签名了的体温报告以外,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没有多洗手,没有戴口罩,没有停课。回家的时候,公交车稍微松动了一些,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唯一的区别大概是那个时候即便是冬天,大家仍然把窗打得很大。大概我们唯一跟平时不一样的就公交车上的窗开大了。学校的每个课室每天的某段时间都会煮白醋,而且都会要求我们喝凉茶,仅此而已。凉茶有什么用我不知道,反正他们就是强制要你带碗回去,然后到一定的时间就会提一大桶回来,接着老师开始分餐。我对那个凉茶没有什么印象,反正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也不苦。到底是在课室里煮白醋,以及喝凉茶有没有起到了作用,我不知道,反正我身边的人都没听说过谁或者谁的家人中招。电视上说这个东西很恐怖。香港那边甚至到了人心惶惶的地步,但是我觉得好像我们没经历过些什么就过去了。不害怕其中一个原因或者是当时的信息没现在发达。智能设备的应用让各种信息简直以光速传播。当时我们只是觉得我没去那些很危险的地方,没接触那些人,我们就不会有事。在我印象之中,非典的时候,医务人员很多都中招了。也正是因为专业的医护人员也中招了。打仗的战士倒下,连救人的人都感到害怕,根本没法跟病毒去较量,非典的恐怖之处其中之一或许是就在这里。跟现在的新冠比起来,非典当年的传播力很一般。虽然当年的非典来势汹汹,很容易就会把人命夺走,但是当年大家该干嘛还是继续干嘛,对一般人来说没啥事。当年作为一个高中生的我,想都没想过学校会因此而停课。学校停课只有在刮台风的时候。因为刮台风而停课,我小学初中和高中各试过一次。

当年我只知道广州是非典的重灾区,香港也很惨烈,但是我中国其它地方情况如何,我根本没有一点印象。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北京有个小汤山医院,也不知道全国各地有很多医生都去过那里支援。非典来了,我知道,非典正在进行的时候,我也知道,但是非典是什么时候结束的,貌似我却没有什么印象。为什么会这样?大概当时我的心思完全只在学习上面吧。即便要操心,我也实在做不了些什么。不知道当年有没有红外测温种东西,反正每个学生的体温都是在家里自己用水银体温计测好填上然后让家长签名的。到底有没有错,只有问心了。不过,我还清楚记得,如果发热,是不让上学的,因为非典的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是会高热。据说是越年轻的人症状越强烈。之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免疫细胞引起了炎症风暴吧。当年的非典,要不就没事,有事就是大事,不像现在的新冠这么鸡贼。

因为新冠,各地都要各种等级。因为下雨降温外加潮湿,我只好拼好两年多都没用过的烘干机,窝在宿舍里。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