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
27

日省

By xrspook @ 11:11:56 归类于:烂日记

人生是一个神奇的过程,但我不知道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选择一个我可以专注进去并竭尽全力的东西。我努力地想了几十秒钟,结果发现可能那是以我开始上网、开始每天都写自己的blog为起点的。之前我都只是一直在做一些别人让我去做的事,但那件事是我自己想去做的,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我都得自己想办法去解决。如果那件事一开始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甚至对其他人来说也是从未有过的,那么觉得这件事可以实施并很好的坚持下去就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因为鬼知道那是不是天马行空的、瞎掰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呢。幸好一直以来我定的方向绝大多数都是正确的,只有少数事情是根本不会有结果、是浪费时间精力。

如何做出这种正确的决定呢?我觉得这需要经验的积累,但那又不完全是一个完全理性的过程,因为不凭一些直觉的话,如果理性就能做到,大概那个东西对我来说就没什么开创性。对别人来说某一件事可能是理所当然、习以为常的,但对我来说每一次新事物的接触都是一次未知的探索。有些东西你能预知到前路一定不好走,但即便这样我还是会愿意亲身去体验一下,哪怕那只是一次性的。更多时候我觉得一开始我决定做那件事是因为我觉得那可以做出一个结果,即便那个结果并不是我期待的那种。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近些年我决定要做的事基本上结果都能符合我的预期目标,有时甚至会超乎我的想象。之所以能这样,我觉得原因有好几方面,首先是因为在我决定要去做之前已经做了一些前期的准备工作,虽然我并没有列举出具体哪些东西集合起来可以保证我成功,但显然我是有一定底气的。其次是因为在我做的过程中我的专注力更好了,而且我保持专注的持续时间也更长了。以前对我来说,如果某件事不是一次就能做成,或者一天之内就能完成我会觉得莫名压抑,心里会有个疙瘩放不下,但现在在遇到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的时候,我可以安心地把工作持续推进下去。有可能是十几个小时,也有可能是持续几个月。从前对我来说一件事情要连续好几个月才完工,那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我实在不能保证自己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依然能保持热度,但事实告诉我,我不得不有这样的进化,因为有些事情的确很复杂,而有些时候我们每天或者每周能抽出来的时间的确不多。

有些东西我的确可以交给别人做,但很多时候我还是会主动选择自己去试一下。之所以这样,纯粹是因为我觉得这很好玩。虽然可能做出来的东西只是一个试验品,最终要被抛弃掉,但这些东西积累回来的各种思路却会在无意之中帮助我。在研究一件事上面,深度和广度都很重要,深度是必备的,广度是让你有更宽的视野,有些时候甚至会因此得到一些出奇制胜的法宝。运气到底是不是一些无意之中的必然积累呢?

在过去的15年里,我每天都有写blog,每天都会花起码30分钟去记录或思考自己的人生。如果你也能做到这一点,我确信你的人生也注定不平凡。

2019-02
14

妈不过来了

By xrspook @ 9:09:0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傍晚的时候我就问了我妈,这周五要不要过来我单位睡一晚?她的回复很简短,只有五个字“不要,太远了”。收到这条回复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可惜,但同时也觉得如释重负。因为她不过来,我就不用张罗准备些什么。

首先是吃饭问题要解决。如果她过来,星期五晚上我就要去饭堂打包。我还得考虑洗澡的问题以及睡觉的问题。因为现在我只有一个枕头,我要去哪里找第二个呢?要不从我的压缩袋里把枕头拿出来,要不把现在我睡午觉的那个的枕套洗干净。还有被子的问题,现在我的床上有三床被,一个是棉被,一个是拉舍尔,一个是空调被,显然太占位置了。如果我妈过来也不需要盖那么多被子,所以我今天就要把拉舍晒好,然后收起来。但如果今天或明天是阴天呢?我该如何操作呢?显然这是个问题。从天气预报看来,近段时间是阴天或者下雨。虽然近段时间温度很高,不需要拉舍尔,一个棉被就足够了,但谁知道往后会怎样呢?毕竟这个春节北方大部分地区都下了场大雪,虽然远在广东的我们根本感觉不出来。但无论怎么说,估计还是会有点余威的。回到吃饭的问题上,除了要考虑星期五的晚餐,还得考虑星期六的早餐,那也得打包。除了吃饭睡觉的问题以外,还有就是我妈过来了以后她要干嘛呢?之所以这个周五晚上我不回家,是因为晚上10点之后还有一个值班打卡。通常来说,遇到周末我会跟别人换掉,但既然这只是一个周五,也就算了。如果要跟别人更换,也是可以的,但既然我力所能及,我又不那么迫切,周五晚上回去跟周六搭好多个小时的车回去区别不大。从距离上算,从单位到家其实不远,大概不到50公里,但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实在太绕了,尤其是麻涌的公交,特别是我搭的那台611。有句流行语叫“明明可以靠颜值,但是却要凭能力”,对611来说是“明明20分钟能走完的路程,却要走上接近一个小时”。几乎可以这么说,麻涌没有一台车是不绕的,其实我也说不准,广州的公交车是不是也绕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都是公交出行,不知道如果自己开车会走什么路线靠谱些。在广州,公交车除了逃避不了的红绿灯问题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塞车,但在麻涌,红绿灯很少,塞车几乎没有。在麻涌塞车,必须肯定是发生事故了,否则那是不会有的,但如果一旦发生事故,那种塞车肯定不一般。

我妈说来我单位很远,其实也不是太远。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我自己来回的时候是不得不这么干,而她可以选择。对我来说,其实从家里去海鸥岛,跟从家里到我单位折磨程度差不多。但可以肯定的是,从家里去海鸥岛很大程度你是没有位置可坐的,但是从家里到单位,你总能找到一条让你全程都呼呼大睡的路线。现在回想起来,原来我妈从来没试过一个人来我单位,第一次她跟我爸一起来,第二次她跟我一起坐同事的车过来。对我来说,一个人上班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时间有点长而已,但是对她来说,她为什么要受这个罪呢?难道以后她就不会再来我的单位了吗?这倒不一定,但估计那要等到莞佛轻轨开通了以后。要等到那条路线开通,又得等两年。我是个急性子,不想预测两年之后人会发生些什么变故。

这已经是我工作的第11个年头,从理论上说,买房买车我都是可以做到,但我都没做,我同样没做的还有没有结婚生孩子。按照一般人的生活轨迹看来,我绝对是个逆天的存在,但也正是因为有逆天的时间和经济自由,所以我能做出些他们做不到的东西。

2018-05
30

学外语

By xrspook @ 9:02:37 归类于:烂日记

几乎每天都有关于米叔从演经验的消息,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消息总是一天有一点,就像挤牙膏一样。比如说昨天说的是他记台词很慢,所以在电影正式开拍之前,他要用3到4个月的时间跟导演对台词。而那些有天赋的演员,他们可能看一眼台词就记住了,即便是要学习一种方言,一个星期就可以搞定,他要用四个月。我觉得用三四个月对台词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的电影里用的是其它语言,或者是印地语的方言,或者根本就是另一种语言。虽然那些不完全是非常正统的方言,因为过于正统,可能说印地语的人会听不懂。但学习一种方言基本等于是要学习一种外语。学习一门外语用三四个月的时间很正常,那些用一个星期就掌握的是神人。对演员来说,尤其是对米叔那种对自己要求非常高的演员来说,他不仅仅要学会一种方言的发音使用,他还要把感情融入到那种语言里,所以他花的时间比别人多也就很正常了。通常来说,演员不会故意为难自己去学方言。对那些方言就是母语的人来说,其他人说出来的语言总会觉得怪怪的,即便那些人已经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不错了。还记得在电影《失孤》里面,刘德华饰演的是一个农民。他的演技的确已经很不错了,但最大的问题是他一开口就严重暴露了。他的普通话里面有强烈的香港味道,完全感觉不出那是一个农民的口音。如果这样,角色就算失败了。米叔的很多电影里他都必须要面对这样的考验,比如说Lagaan,PK以及Dangal。他为什么要这般折磨自己呢?他完全可以让导演编剧把那些台词都改为印地语,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是米叔。因为他会为每个角色改变,而不是让所有角色都打上米叔的特色烙印。学习外语的那几个月,他失败过多少次?真的,只有跟他一起的人才会知道。对我们这些外国人来说,他说什么语言对我们来说都是鸟语,反正都是听不懂的,最多只能大概觉得那些跟其他人其它电影里说的印地语有一点点区别。

到底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不遗余力地为了各种需要学习外语呢?其实除了他,我也是一个。粤语是我的母语,普通话是我的国家官方语言,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们逼迫着得学英语,因为那是考试科目之一。能选择自己兴趣爱好的时候,我迷上了西班牙语,因为我需要的很多都是西班牙语表达的。直白地说是因为我要看的肥皂剧是西班牙语的。我关心的那个演员或那个摔角手的消息很多都是西班牙语的。西班牙语转英语,再用中文去理解,这不是不行,但如果能直接理解那个意思,何必靠那么多中转呢?再到后来,我迷上了印度电影,但一定程度上,我暂时还不能接某些区域的电影,比如说泰米尔语,泰卢固语的又或者孟加拉语,所以我基本上选来看的电影都是印地语的。印地语相比于西班牙语来说,要学会实在太难了,西班牙语怎么说都是联合国通用的几大语言之一。印地语比起来真心是个非常小的小语种。虽然在印度,印地语和英语是他们的官方语言,但是各个地方还是继续使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感激秦始皇统一了中国的文字和语言。虽然我也有方言,但起码我们的文字是一样的,只是发音不同,意思上都是相通的。我也很感谢汉语拼音的存在,让中国的文盲大幅度地降低。虽然在推广普通话的过程之中很多方言被逐渐吞噬失,这的确让人觉得很惋惜,但是有统一的语言,真的让我们很方便。一定程度上我也是个为了各种需要不遗余力学外语的人,而之所以这样,纯粹是因为我喜欢,我觉得很有必要。但显然我学的没有米叔那么多、那么系统,因为一路以来我都是自学,而他每一次肯定都有语言老师专业指点,所以他学习那门语言过后,他可以用那个跟别人交流,可以在电影里很流畅的表达出来,而我仍然是继续在半蒙半猜之中过日子。如果他算一百分的话,大概我也有40分吧。跟他比起来,我貌似总是一个半桶水的人。但这也真的不能完全怪我,我也希望把这桶水打满,但是兴趣太多每个都满分,几乎不可能。

趁着还年轻,主动多接受些挑战是好事。

2016-11
19

两年后跑个半马

By xrspook @ 21:13:06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离广马还有22天,就在几天前我收到赛会的短信,说要合理备战,还有就是得准备好领物的时候带的东西。身份证是肯定要带的,确认函也是要带的,还有就是半马以上距离的完赛证书,如果是运动app的还得提前打印好。完赛证书需要原件和复印件。翻看我的资料,无论是完赛证书还是app的运动记录,要半马以上距离的,我都是2014年的东西。但我又认真地看过广马的报名须知,那只是说要提供半马以上距离的完赛证明,并没有说一定要多少时间以内的,但如果因为这个问题而被卡住,那真的是得抱头痛哭。之前我就一直有担心,虽然实际上这根本就不是问题。为了解决这个没必要去担心的坎,所以两天前我就计划今天要跑一个半马。但两天前看天气预报,才发现原来这个周末开始就要下雨。据说周五就要下,周六周日都会下雨,而且周六还会中到大雨。但实际上,周五还是延续之前几天的阴天,昨晚也一直没有下雨。

今天出门之前,天色阴沉沉的,所以我就不带太阳镜了。彩云天气说今天下午13点过后开始小雨,然后是中雨和大雨。出门的时候,我没戴空顶帽。等下到楼下,发现当时虽然只是七点多,已经在飘毛毛雨,那个阴沉不见底的天色,谁知道会不会越下越大?虽然肯定下不到大雨暴雨的程度,但下个中雨也会很麻烦。所以就叫我妈扔空顶帽下来给我。今天除了用GPS心率表以外,我也用手机app的Nike+来记录,双保险比较稳妥,因为天知道S430会不会吃掉我的距离,那种事经常发生。我并不担心下雨跑步,无论是跑18K还是半马。我担心的是手机我得放在裤子的口袋,如果下雨,那就有进水的危险,即便我外面再包一个自封袋。包一个自封袋,显然控制会很麻烦。除了手机,我浑身上下所有东西都可以完全湿透。今天算是比较给力。出门的时候飘毛毛雨,到广州塔脚下的时候雨开始有点变大,但还只是小雨的程度。一开始我的手机没有套自封袋,但下雨下到那个程度,我也就只好一边跑一边套袋子了。跑着跑着,雨就停了,那大概是2K开外的事,天色也明朗起来,再也不是深不见低,而是看到云之间的蓝天。我觉得应该不会再下雨,我就把自封袋拿掉,那时大概是9K,到10K的地方,我看到路边有个垃圾桶,就直接把自封袋丢了。

今天的温度不高,大概只有25℃左右,但湿度很大,超过了85%,所以人体的实际感觉那已经是在30℃左右。平时我跑步是很快就会瀑布汗,但今天就有种好像汗很难发出来的感觉。直到最后跑到海珠桥折返我才终于感觉到江边迎面的东北风,之前一路上我都没感觉到有风。

总体来说,今天算比较顺利,尤其是18K以后,我已经两年都没跑过那最后3K多的距离,比我想象中好很多。今天的半马距离甚至比我之前一两周跑的18K还要轻松。今天的半马距离我没有什么目标,也不打算可以跑到两个小时以内,我之前的估计是我应该能用600左右的配速完成。结果21.75K的距离我的配速是557,折算为半马距离的话是206。这完全符合我的预测。今天有个意外好玩的地方是从广州塔脚下开始跑江边,我前面就有一个穿着荧光黄TEE的叔叔。他的配速几乎和我一样,顶多比我快几秒。从广州塔脚下到琶洲大桥脚,他都在我前面跑。虽然距离有拉大过,因为经过珠江琶醍的时候,他走的是直线,而我比他绕多了一些距离。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距离大概是十米,珠江琶醍以后,我们的距离大概变成了三十米,到最终,他可能要跑琶洲大桥,而我在琶洲大桥脚折返的时候,我们的距离也不超过五十米。无形之中,他成了我的私人兔子。我曾经有考虑过,要不要冲一段,继续跑在他身后十几二十米呢?我肯定可以这么干,但我为什么要这么干呢?要故意给他压力吗?他的配速和我神同步,广州塔脚下到琶洲大桥大概是5K的距离,他跑在我前面,一直很稳妥,如果他跑在我后面,可能对我他也会有这种评价。如果我俩并排跑,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谁也不会额外给谁太多压力。我很习惯一个人跑,一个人跑的时候脑子会一路胡思乱想,但当有个人跑在你前面的时候,自然而然脑子就不会那么天马行空。我得习惯有人在我前面旁边跑,因为马拉松比赛的时候肯定会这样。我得习惯不被别人影响我自己的配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今天才特意不追上那个叔叔。

今天最后的1K多距离,我用的是数三呼吸,但用的是温和的数三呼吸,并不是我平时间歇跑用的那种拼命。所以,别说1K,我可以用那种方式维持3K以上。今天我有打算过,到海珠桥折返,我就开始用数三,但实际上,我是过了纺织码头才开始数三的,所以今天我跑得有点保守。这不是比赛,我没必要拼命啊!

今天最糟糕的莫过于,S430吃了我很多距离。这条半马的路线,之前我已经跑过两次。到海珠桥折返,应该在快到海印桥脚前红绿灯就已经足够半马了,但为了满足S430的半马距离,今天海珠桥折返以后,我又继续跑到海印桥底,折返,再跑到过了红绿灯的那个公交站才够数。这些折腾的距离有多少呢?六百米!我那个去,那简直就是坑爹中的战斗机啊!幸好一开始我就没有完全信任S430,而是同时开着手机app!今天有段路S430是丢星的,无GPS信号这种事,吃掉你的距离根本没办法估算。

今天我用了2小时9分35秒,跑了21.75K,平均心率159,最高心率167,但我估计应该不止167,最高心率应该会达到173左右。平均配速557。这只是我自己的训练,到比赛的时候配速会提升20到30秒,所以只要在广马之前我没有受伤,也没有发生其它非常严重的突发事情,在两小时以内完赛是妥妥的。

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2016-10
29

测试Zante 15K

By xrspook @ 7:36:56 归类于:烂日记

星期六的早上没有18K,因为今天加班,所以周末的LSD换成了今天傍晚的15K。想想都觉得累,因为平时,18K就是周六主要的节目,但现在15K只能是一天工作后的一个配角。我完全可以不15K,而设定为10K,但我的野心,却要我必须得这么干。将是我这个月跑的最后一发,也是半马比赛之前最后一个长距离,我准备拿来测试参加半马的跑鞋。这次我准备穿NB的Zante。那是一双去年五一假期买的跑鞋,已经跑了超过500K。理论上我应该选选一双,跑量大概在两三百公里的前去参加比赛。但在我的跑鞋列表里,除了一双白绿的Mizuno Wave Enigma 4,其它都不在那个范围。比赛是用来拼速度的,所以如果我能承受得了,鞋子越轻负担越小。Zante我从来没有用来跑过长距离,一直都放在单位里跑10K或以下。之所以选择Zante是因为我觉得那鞋子的过渡比较均匀柔和,相对于Mizuno的其它跑鞋来说,它前脚掌缓冲比较柔和。就鞋子的重量来说,她完胜Mizuno的很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但自从某次因为穿了双不恰当的袜子导致前脚掌中央被磨出了一个小血泡后,那个地方就不停地生茧。短距离没什么感觉,但只要距离一长,那个部位就会感到痛。至今我都没想明白该怎么避免那个问题。那种感觉在我穿Mizuno的跑鞋的时候尤为明显,因为他们的跑鞋大底花纹复杂,但Zante的到鞋底就是一大片,而且穿了这么久以后,前脚掌的某个部位大体的纹路已基本被我磨平。于是,除非路面上有非常明显的凹凸不平或小石子,否则,我每一脚下去都应该很平稳自然。但谁知道一双已经穿过了500K的跑鞋,还能不能承受的住长距离的虐呢。如果今晚发现真的不能胜任,我也就只能开始用我的Mizuno Wave Sayonara 2,那是一双全新的跑鞋,所以,要用在11月6号的半马几乎不可能,但用在12月11号的广马半马还是可以的。在没有11月6号的女子半马之前,我的计划是这个双11剁手一双NB的鞋。NB的鞋用来速度训练和比赛,Mizuno的鞋则用在其它训练。

我的跑鞋数据显示,我已经有不少跑鞋跑量达到了六七百公里,最高的还差18公里就会到达八百公里。跑量在400到500公里的,也有三双。只有两双是跑了200多公里的,但我觉得那两双都不合适用来比赛。一双跑鞋从全新到参加比赛,我觉得起码要用半个月去磨合。使用的次数应该在四次以上,距离最好达到100K或以上。我的全盘计划都是为广马半马准备的,所以现在突然杀出来一个女子半马,我有点手足无措。从现在的天气看来,11月6号估计会比较热。如果温度预计超过25℃,我会穿短裤和绑腿,如果温度在20℃以下,我会穿七分裤和绑腿。现在还没有试过,估计七分裤加绑腿的效果会非常奇葩。别人会觉得明明就是一条长裤的样子,为什么不直接穿长裤呢!而且七分裤和绑腿,有一部分重叠结合,那将会成为奇葩中的战斗机。

如果今晚真的通过了长距离的考验,今晚或者明天我就把Zante洗了,往后就不再穿,直到半马比赛。

希望这次我的计划不会被变化打乱。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