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29

生日蛋糕

By xrspook @ 22:37:07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对派对那种东西很冷漠是不是因为在我成长过程中,几乎就没有那些东西。今天晚上回家之前在路过珠影沃尔玛的时候,我们下车了,本打算只去那里买两根一块五的油条,但既然丽影广场那里有一家美心,不如就去看一下有什么好买的。因为我发现猎德的美心跟万国广场的有点区别。不知道珠影这家怎样。我们买了一个最普通的原味瑞士卷,二十一块钱。我用了一张20块钱的蛋糕券,支付宝有个一毛钱的红包,所以实际支付九毛钱。在走进美心之前,我妈说她农历生日没吃蛋糕,新历新生日也没有,今天算是补上。蛋糕券是单位今年的新福利,以前都只是发现金,今年开始发蛋糕券,但是蛋糕券的数额会比现金多,至于其中原因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买蛋糕券的时候,他们会满多少送多少。反正那些东西不是我买的,我签收就行。一年380块钱的蛋糕券,如果要买一个大的,根本不够,即便是买一个一磅的蛋糕,也需要花掉一半那么多的钱,但如果只是买一些零碎的东西,380块钱却可以用很久。我已经买过四次,用掉了120块钱。那个蛋糕券是放在一个类似于利是封之类的东西里面的,现在摸上去仍然是挺厚的一叠。如果300块钱直接打到你卡上,那些东西不过是马上被转到理财账号,或者出去搓一顿而已,但是,以蛋糕券的形式,对我来说却可以用好长一段时间。平时我们不怎么在那个地方消费,因为感觉太贵了。吐司的话我们会去家乐福。其它小蛋糕或面包之类的,可能是利口福。偶尔路过江南新地,会去一下雪贝尔。在拿到蛋糕券之前,我还在抱怨可惜我的生日月份太迟了,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美心出冰皮月饼的时候,否则那些蛋糕券可以去提冰皮月饼。但实际上,蛋糕券上说得明白,不能用来兑换年糕、月饼,以及店内的饮料。所以即便我的生日不在12月,而在八九月,我也不可能实现我一开始的愿望。

随便今年的生日之前,我已经拿到了蛋糕券,但实际上我生日的那天没有吃蛋糕。那天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一个普通的星期四,我身边的同事没有一个面对面地表示过什么。那天我本打算去跑个步,然后来个动感单车,但实际上,那天晚上我全部用来加班做统计分析了。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说,今年的生日,我悄悄地度过了。虽然过去32年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因为在我记忆之中,只有一次生日的时候家里买了蛋糕,外公外婆来了我家,我还叫上了几个同学。在我的生日记忆中那一次最多人最盛大。为什么那次生日外公外婆会过来,除了那次以后却从来没有过,这个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或许其中原因,我得问一下爸妈。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幼儿园。小时候我希望自己的生日都能像那次那样,但实际上,如果你让我叫上好多同学,我真的做不出来,因为我好像跟他们都不是很熟,虽然在学校的时候,他们都很信任我。而现在,每到生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习惯了低调。我知道那一天的存在,但每到那一天,我总是让自己忘记那一天到底什么日子。在这方面我是好毫无情趣的人。

大概多年以后,当我父母都已经离开。我生日等那一天,回忆起的可能不再是那个记忆之中唯一的生日派对,而是想念那些曾经出现在生日派对上的人。

2015-05
1

爸爸,我,红米2A

By xrspook @ 22:54:52 归类于:烂日记

我觉得自己天生不是当老师的料,我很烦很烦很烦很烦那些需要我一次又一次教导的笨蛋。别说一次又一次,如果第三次都不会我就已经觉得我受不了要杀人了。我觉得我天生如此。我有很强的自学能力,但我却很烦教导别人。其实我的自学能力也不能说很强,我是个笨蛋,我学得很慢,别人很快上手的东西我并非完全不会,但从知道该怎么做到我真的上手熟练做到位需要很长的时间,我需要很多很多很多的练习。所以通常来说我会告诉你我懂了,但那时可能我还只是做得很憋足。给我些时间一天,几天,一周,几周或者一个月后,你会明显地发现我的升华蜕变。如果某样东西我说我懂了,我就真的是懂了,你只需给我点时间去练习。

昨天高兴地把红米2A带回家,果然我就遭到了爸爸那99.9%概率的沉默拒绝。今天我开始看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我爸就是那种当作看不到听不到你的沉默代言人。我不惊讶不惋惜,我觉得这很正常,因为那0.1%的买彩票一般的兴奋概率怎么会那么容易被我轻易得到。我是那种向来RP非常差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红米2A之前我给我爸买了蓝色的诺基亚1050,那是款一百来块,待机时间超长的轻飘飘玩具,我爸显然对其无爱,极少数时候会带在身边,他从未完全搞懂过那个电话该怎么用,他只会在别人来电的时候接听,他甚至在独自情况下没有拨号成功过。1050用的是大SIM卡,红米2A用的是小SIM卡,所以今天我和我妈得去沟通100把电话卡换了。

爸爸对新手机的冷漠在我的预料之中,妈妈也非常明白这种事发生的概率极高,但她还是弱弱地表现出弱弱地为我抱不平。还记得一年多前,我把红米1当作生日礼物送给我妈的时候她有多高兴,那天晚上,那几天里她无端端地就对着我笑。几乎同样是作为生日礼物,爸爸不会给我这般反馈,我懂的,我太懂了。什么是冷漠?什么是沉默?今年年底我就30岁了,从我懂事以来从来没收过爸爸特意为我准备/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从!来!没!有!他就是那样的人,他知道,他明白,但他的表达方式是沉默。都说父爱如山,但沉静得如此的山是不是有点过了呢?很多人,尤其是和我不怎么熟的人觉得我很冷酷无情,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类型,究其原因,估计是爸爸多年来实际行动给予的“教导”吧。

妈妈从来不说她自己很聪明,但有些时候她会不自觉地展露出她觉得自己很聪明的优越感,我也是;爸爸是个专心致志的木头,一言不发的沉默佼佼者,我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的我在沾沾自喜方面在社交网络上表露无遗,在石头般漠不关心一言不发方面经常会被我身边的人误解。我更活泼,我也更专注,我是个相当极端的混合体。

今晚,我以神一般的耐性(我居然这样!!!!!!!!)教我爸如何最基础地使用红米2A,内容包括:按键拨号打电话,添加新建联系人,查找联系人并拨号,照相,手写输入,充电。爸爸总喜欢趁着我和我妈不在的时候偷偷琢磨东西,但那些琢磨经常让人提心吊胆。在智能手机这个问题上,可以说他是零基础,我不指导,他不会琢磨得出来。拖放和点击这些简单的东西并不是理所当然就能掌握的,尤其是对一个70岁+的老人来说。智能手机从来没有一本相当完备的说明书,因为那玩意日新月异。那种触感,那种最基本的拖动和点击只能靠他自己慢慢地用时间去领会。感觉是教不会的。数年前,当我第一次接触智能手机的时候我跟他现在的笨手笨脚不相上下。

不知道今晚睡一觉后明天爸爸还记不记得今天他学到的东西,大不了,我明天重新教。我是个很不耐烦的老师,但我从来都不会埋怨他们笨或者骂他们为什么这些玩意都不会,当我超级不爽的时候,我会沉默,什么都不说。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