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11

我的选择

By xrspook @ 11:23:12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高兴,什么是不高兴,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以前我从来都不会去主动判断,即便有时候别人要我去选择,我也会觉得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因为一直以来的教育,无论好还是不好,都不会让我们去做评判。准确来说,所有判定早有一套规矩,而且那个判定人不是我,所以当你叫我去选择的时候,我会不知道该怎么办。例如一个随便的点餐,我也会很彷徨,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些什么。无论你给我吃什么,我都会把那些东西吃完,过后你问我好不好吃,对我来说都无所谓,那些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些吃进肚子里的东西而已。

但慢慢地,我觉得自己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即便别人没让我去判断,我也会主动去感受,然后发表我的意见。这东西是好的,但是如果我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别人都说对,但我说错,我就很容易被别人当作一个怪物般歧视。有些时候并不是他们心里觉得那真的是对的,而是大多数人都觉得那是对,如果举手说那是错的,可能要承受很大的风险,比如会被追问为什么觉得那是错的。有些时候,对与错的判定只是一个感觉,实在说不出理由。对于摇摆不定的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随大流,又或者他们想都没想过要去判断,对与错,就像从前的我一样,大家怎样就怎样就可以。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小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但我并不会随大流。大多数时候,是家长帮我选择好了,但到我自己做决定的时候,我还是会思考好段时间,然后给出个答案。现在对我来说,给出答案不再需要痛苦的思考,尤其是在别人问我以后才急着找答案是不存在的。通常,他们说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有了自己的理由。如果你问我的时候我没有意见,大概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在那件事情用过心,我觉得那是不重要的,当然就不会思考,当然也就没有答案。但我敢大声宣布我的答案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认真思考过了,又或者那根本无需思考,因为那就是我做人的准则之一,是我一直以来信奉的真理,不容得半点动摇。我做决定的时候,我不会在乎别人怎么想,所以有些人会觉得我过于偏激,过于愤世嫉俗,因为我把他们放在心里不敢说的话都喷出来了。他们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他们觉得说了也没用,而且说了出来会暴露自己跟主流不一致,但对我来说,在那个时候,我总是无所畏惧的。主流这种东西总得要有个人去引导,谁说现在的主流就一定是对的呢?!或者某一天我会成为引导主流的人呢?!真正能评判我的,不是现在的人,而是以后的人,是那些在历史上读到我故事的人。我现在做的主要是为了对得起良心。我可以安心睡觉吃好饭过日子,哪怕我拿到手的钱没别人多,过的日子没别人奢华,但是我过得实在,问心无愧。

昨天我把稻谷的那篇东西写完了,接下来我要开始策划全年所有数据的大综合。那才是我最期待的作业。

2016-05
1

再见,畏缩

By xrspook @ 10:39:05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每当父母问我要什么,要我做选择(无论是什么选择,买吃的也好,买穿的或买玩的也好)我都觉得很窘迫,难以作出决定。所以经常挂在我嘴边的词是“随便”,接着,家人就会给我选一个。我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因为没有对比过,也不清楚实际情况,单纯地问心我喜欢的到底是什么嘛,我其实有些一点都没兴趣,至于我有兴趣的,他们不可能都给我买下,我都喜欢我无法挑出一个我最喜欢的,于是就出现了上面的状况。后来,当我到亲戚家住,亲戚按照他们的习惯也要我做决定时,我会觉得很为难,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时候我也就只能随便来一发。归根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我并没有作深入的思考和了解,准确来说我根本连想都没想过,选不选我觉得没什么区别,反正最终父母都会做选择。我担心的是我的决定会跟他们的不一致,只有我和他们的想法是相同的时候喜欢才有意义,否则那就只是发表了一下意见而没有下文。单纯从价格判断行不通,因为我心里非常明白价格最高的他们不会埋单。他们要我选的东西我无感,我非常想要的东西我没办法当面跟他们说,难道我要跟他们说我要玩具店里的全部吗?小学非常流行百宝盒的时候我做梦都想要,但我只能在同学把那东西带回学校的时候不遗余力地加入一起玩。每次路过玩具店看到那东西的时候我只有眼馋的份儿,我说不出口我非常想要,因为我知道爸妈肯定会说那东西没用。小学过后我已经不能再肆无忌惮地开口要买玩具或者因此而在商场之类的地方纠缠不清不肯走了。因为我知道那样做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但话说回来,如果我真的那么干了未必一定就一无所获。

不敢走出第一步说我想要是问题存在的根本。

有些时候我很想要的东西妈妈刚好买了给我我会兴奋很久很久,比如说30多年前她在南丰商场给我买了一支斑马牌安全笔。那是一支正在大卖广告的圆珠笔,小学同学已经有不少人在用了,不知怎的有一天妈妈就带我去买了那支传说中的圆珠笔,价格是普通随便任意牌子的几倍。对图新鲜的孩子来说那是很高大上有面子的事,才不管那到底有没有广告里说的那么舒适好用。接下来的好多回我们又在南丰商场买了好多次安全笔的替换笔芯,但多次以后在另一个售货员接待我们时才发现原来我们好长时间买的都是“马牌”的替芯而不是“斑马牌”的。我作为用笔的人我只能感受到笔芯写不写得出,写出来的东西会不会漏墨多一点东西的区别而已。至于笔芯具体是哪个牌子,出来的颜色和顺滑度是否有区别我完全不知情。现在,我家里的笔袋里仍有一支斑马牌安全笔。笔杆已经略有发霉,因为长期搁置不用。那支笔显然不是我当年在南丰商场买的那支,但到底这是怎么得来的我已经彻底没印象了。从笔芯上的信息看来,这是一支原装斑马牌的笔,但已经写不出。如果不出意外大概再过30年那支笔还会在那里。笔的意义在于书写,但显然这支笔留下已经不是为了书写了。

我是那种我想要但我不说的人,如果你刚好懂我实现了我的愿望,我会非常兴奋。我妈会做这种事!

工作后,开始自己赚钱并在网购大行其道以后我的愿望终于不停流在期盼阶段,幸福就像毛毛雨,想什么时候下就什么时候来。那些不会做决定的状况终于成为了历史。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