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
11

怕怕

By xrspook @ 15:56: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了一个可以说毛骨悚然把我吓怕了的梦。我梦见了鬼,只有我看到了,别人都没看到,当我很害怕想躲开拉住别人问他们有没有看到的时候他们给我一个很茫然的表情,我想跟他们说那个情况,但说话苦难,那种开口困难堪比星期二晚上哭着跑步时的那个状态。那个“鬼”其实也不是很恐怖,没有狰狞没有腐肉,不是东方的恶灵也不是西方的魔怪僵尸,他只是一直跟我说“小心脚跟”,但光是这4个字的重复我已经怕得飞奔起来找人求安全感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懂的。近期我在担心的是自己的双脚脚踝,所以当梦里有鬼以这么一种有点强迫的方式告知的时候我肯定会害怕。其他人看不到,就我看到听到,因为他不是别人心里的恶魔,这恶魔只藏在我心中。

嘴唇里因为热气咬了几次而长起来且一直都没有消掉的肉块(水泡?肉芽?),一个多月了,完全没有要谢掉的意思,所以这个周六要去医院看怎么处理掉。要去口腔科?医生会让我切除掉吗?这个门诊就能做?麻药我觉得那个位置是无论如何打不了的,生切。但切完以后呢?我不用吃东西了?吃东西伤口怎么愈合?但或许是我想太多了,因为拔牙也是口腔里硬生生多了一个洞,还不是照样的吃饭生活。不知道怎么就咬出了这个大麻烦,而这个麻烦居然可能要用动刀子去解决,郁闷。

前几天迪卡侬发来短信说明天(2014-09-12)是他们东圃店的会员日,有大量的优惠,我心动了,非常想去。但实际上我没什么需要买的,去了等于无端端地额外花钱。

昨天运动水瓶到,今天冰袋到。运动水壶感觉比我想象中的大,号称650mL,实际上我乐扣700mL一满瓶的水倒进去还没有装满,无论是直径还是高度显然都要比700mL的乐扣运动水瓶大。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水瓶还要买水瓶?因为我需要一个开口是挤压或吸的,口子太大一边跑步一边喝经常弄得我一身一手都是水。星期二晚上本打算全程都把500mL的水瓶塞在水袋包的胸前口袋,但3K过后,我已经能感觉到左腹部被磨破皮了,不得不把水瓶放在路边,每3.4K路过的时候喝上几口再放下。现在这个新的这么大,更加不可能塞在胸前跑,于是,水瓶仍是放在某个地方等待被捡起的命运。至于冰袋,人家是敷头降温用的,我没想到居然是这么窄的一条,没有买要加冰加水的常规冰袋是因为我觉得麻烦,与其这么弄我不如把冰放在自封袋里加水然后毛巾包住,用完一整袋扔掉,还不用晾干怕发霉什么的。这种敷头的小冰袋里面就有不知名液体,放在冷藏室要用的时候拿出来,方便简单。

下雨了,从天色看来我觉得这雨下不狠下不长,下不长的雨会导致雨后更闷热。今晚我本打算1200+4*(1200+400)间歇,完了以后再看情况进行个2-3K的慢跑,慢跑过程中每2圈进行个100米冲刺,但现在我连不跑步的心都有了,我真是个烂人!

我害怕工作日里跑步时间的到来,我害怕周末跑步外时间飞快地溜走。

各种害怕,我到底肿么了?!

归档:2014-09-11 出发。

2014-09-11_stamp01

2014-09-11_stamp02

2014-09-11_stamp03

2014-09-11_stamp04

2014-09-11_stamp05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