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
14

站着中两枪

By xrspook @ 18:46:41 归类于:烂日记

周四篮球训练的时候,左手戳了个鱼蛋。戳的时候我肯定不只是一个手指,但后来一直困扰我的就只剩下左手无名指,食指其实也有点问题,但相对于无名指来说,可以忽略不计。我已经不记得戳到鱼蛋的时候我有没有接到球。是我没接到球,还是说我接到了球,而且出手投篮了?我实在已经记不清。我只记得之后的来回跑动过程中,我一直在甩我的左手。甩了一阵以后,我开始用右手不断地按摩左手的指关节。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以后,我终于觉得手指不再猛烈发抖。但直到那天晚上训练结束,离开的时候,当我把手掌竖起来,还是看到无名指在发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依然可以投篮,精准度几乎不受影响。我觉得投篮的时候我几乎感觉不到痛,但显然之后无论是弯曲还是伸直无名指都是不可能的。那天晚上回到宿舍,我从冰箱的冷冻室里面拿出了一瓶已经冻成了冰块的水(我也不知道为啥在冰箱里放这个东西,反正冰箱买回来开机了以后我就一直这么干,冷冻室永远只有那瓶东西),然后拿个毛巾包在外面,确保手掌和水瓶接触的就只有我的无名指。理论上24小时以内我应该用冰敷,不要用热敷或者其它活血化瘀的药,但实际上我就只冰敷了大概15分钟,接着涂上花红消肿止痛酊就去睡觉了。那个药的味道非常霸道,只要我在宿舍里打开,整个房间就都是那个味道。即便我把瓶子拧好,放在抽屉里,打开抽屉的时候还是会闻到那个东西的味道。冰敷以后,我的确觉得好多,因为手指貌似可以比较顺畅地伸直了,但那是因为被冻得有点麻木了?第二天起来,发现手指进入了一个半弯曲的状态,如果要做其它的姿势,显然余下事你懂的。所以,24小时以内还是应该只是冰敷而不应该用药。24小时以后回到家,我用的就不是花红消肿止痛酊,而是云南白药。家里有三瓶云南白药,一瓶的盖子已经没了,第二瓶昨晚一看,有效期至2008年。所以我又打开了,最后一瓶,有效期至2020年的。很明显,睡了一觉,到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几乎已经感觉不到手指的异样,但前提是在我不弯曲或伸直的情况下,但起码能做到只要保持那个半弯曲,做其它事情的时候我不会有什么感觉。我还记得昨天早上敲键盘真折磨,不是每一个键盘按键都会让我痛苦,但只要敲中某几个,那是作死的感觉。不知道到我的手指可以伸直和弯曲还得多长时间,但我觉得,在星期一下午之前,是做不到的。星期四晚上练完球回到单位,我就马上淘宝了一些护指。发货地是江苏,理论上星期一之前能送到,但是快递这种事真的很难说。如果送不到怎么办呢?其实我已经想好了,我可以在手指上捆几圈弹性绷带。我有不少弹性绷带的微型存货,那些都是每次献血完以后捆在手臂上我没有丢掉的。只是捆弹性绷带可能会松掉,所以我应该在外面再绕两圈胶布。如果不想这样,实际上我也可以直接捆一两圈肌内贴,但那个东西比较难撕掉,不到关键时刻,我不会用。

一个细微的犯错,就需要我要用很多东西去弥补。

上周四晚上除了戳了个鱼蛋以外,我还被个中锋撞到了。跟上一次被小前锋撞到的位置几乎一样,中锋撞到我的第一个反应也是他没看到我在那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回防的速度非常快,在对方的中锋跑到位之前,我已经卡在罚球线的顶角。对方的中锋跑位过了半场就开始倒着跑,显然这是不靠谱的。被撞到的那一刹那,我觉得我半条腿都麻了。这一次比上一次好一点,因为被撞的那一刻,我没有跳起,而且我的马步已经扎好,但是被一个后退运动中的中锋撞到,那种力度可想而知。被撞以后我随着比赛跑了两三个来回,那两三个来回与其说我是跑,不如说我是跳。但幸好过的那几下以后,血液又重新流畅起来。后来的几次,我也是快速回到我的防守阵地。那时我已经观察到中锋就是从那个位置过来的,我看到他要往我的站位接近时候我就有意识地闪一边,因为我实在不想再被撞到。后来我问教练,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教练也很无奈,他说就只能主动闪开了。难道在其它篮球比赛里,我那个位置的防守向来都不是那么快就到位的吗?还是说,我必须得闪开的那个中锋真的太慢了。

正因为有痛的存在才让我觉得,做某些事有点意思。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