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
23

冬至日偷鸡提前跑步

By xrspook @ 21:41:2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冬至,下午3-4点很多人已经走了,4点多我去张望的时候所有领导都已经走人,于是我就下午5点不到就开始跑步。难得的晴天,难得的领导都滚蛋了,难得的还有太阳(虽然太阳在我跑了一半的时候就再也照不到我了,尽管天没完全黑)。平均153的心率,我仅跑出了601的配速,圈长是369米,好吧,这个数是有点低,但也不算非常低。为什么会601的配速呢?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用一种比较舒服的方式去跑,最后几K遇到烧垃圾的,尼玛的在东边烧,正在吹着东北风,一开始我快被呛死了,但随着微风的扩散,烟雾没那么浓,却变成了我整个“操场”都是那个味道。直到我跑步完毕,完成拉伸,双侧髂胫束泡沫柱放松各50下,腹肌九部曲+超人飞所有这些都做完我躺在防滑垫上休息时,我仍能感觉到鼻腔里那股烧垃圾的味道。在那种情况下,我不应该还继续跑,但都跑了一大半了,不继续下去很亏啊,我就是这种神经病的人。如果没有烧垃圾,我可以跑出比601快的配速吗?太难说了,如果身体要跑快自然就会快,烧垃圾刚好成了我昨天的借口罢了。我已经半个月没试过跑出600开外的配速了,对上一次是2014-12-09,虽然这段时间期间在单位绕圈我就不过跑个55*的配速而已,10秒以内的差距我不必放在心上,但神经病的执拗总让我觉得5**变成了6**不一样。如果我希望自己的跑步都是5**就应该自己去争取,比如说做更充分的热身,做到微微出汗才去开始跑步,而不是换上衣服就直接开始。

提早了大半个小时开始跑步就让我晚上有了2个小时的空余时间做ADR shoot interview的翻译,2个小时完成大概12-13分钟,速度还凑合着,但我感觉我已经没有怎么思考在行云流水般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12分钟的音频需要听译敲打出3000多接近4000的字。敲字很费时间!即便是看着文字做翻译,一小时2000字也已经几乎是极限了。要知道,我平时写blog,每次大概半小时,大概就1000字的样子。我的敲键盘不算光速,但也不算慢。听译的话,除了不停地在视频播放器按暂停,还得Alt+Tab快速切换到记事本敲写。我有个执拗的要求,除了写下谈话内容外我还得记录下每个问题的起始和终了时间,输入00:00:00的格式也需要时间,要需要准确获取这个时间需要把结尾部分每次都用“←”回放听清楚。不是每句话我都需要用“←”去回放听清楚,但结尾都需要做这种事。非结尾的谈话一次OK不回放就完成的几率有多大呢?应该有60%以上,对其他人我的反应会明显迟钝,尤其对RF SHOOT INTERVIEW里的那个不知道谁提问者,但对ADR,我的辨认度会挺高,首先是因为我熟悉那个声音和调调,也不管有没有口音了,有口音我也已经习惯了,其次是因为他说英语很慢,很多时候还会说完一遍又说一遍,在不是做shoot这种超长interview听译的时候,做那些5分钟不到的interview翻译里,我甚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主持人的问题,虽然做不到一字不差,但大概是绝对能估出来的。多年以来,几乎可以说是他的专职中文翻译训练已经让我熟悉那个人的常规思路和“标准答案”。翻译不就是要这样么,不能把自己融入角色,怎么能翻译出那种调调出来。我会用比较通俗的词汇去做ADR的翻译,因为虽然很多时候他面对媒体说话的时候已经很克制斯文了,但有时你还会暗暗感知到他的粗话就到嘴边了。说话的是个粗人,看我翻译的摔迷估计也细不到哪里去,而我自己也不是什么文绉绉的什么大家。针对读者,用我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去翻译是我的风格。

今天最好在上班时间内能完成这周橡皮章的雕刻。

2014-12
22

转移

By xrspook @ 16:03:5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把Dropbox里平时用得最多的小文件大头移到了坚果云,今年上半年的某个时间开始Dropbox的同步真心越来越困难了。在XP下,host已经没用,只能设置代理服务器,但代理服务器不是一直速度都会很好,而且要记得每次开机就得开翻墙软件,因为只有那样Dropbox才能动起来。Dropbox从蓝色底色的2版本自动升级到了现在白色底色的3版本,让我惊讶的是启动速度反倒越来越慢,而且还偶会崩溃,右键按下去,没反应,等了好几秒菜单才弹出来,跟软件死了的感觉没什么两样,不同的电脑不同的系统均如此。不过最烦人的应该是手机同步不了,从前下载的手机app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再也没有升级版本了,因为Dropbox在天朝已经被封杀。我今年才入手的小米平板无论如何装不上Dropbox的app,即便我已经从Google那里下载回来了。同步软件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同步,同步软件存在的意义何在?!逐步地,我要把Dropbox上的东西都慢慢转移到坚果云了。因为坚果云免费账号每月的上传流量只有1G,下载流量只有3G,所以得蚂蚁搬家。之前,我所有ADR的照片类就是那么搬过去的。已经不记得我塞了多少东西在坚果云上了。我怕不怕坚果云会倒?当然怕!但国内的这种类型同步软件就稳定性来说坚果云已经很不错了。同步软件,其实倒了也没什么问题,大不了以后恢复苦逼的U盘传数据罢了,但同步软件有bug,有些同步了有些没有,最终导致你在不知不觉中文件丢失那才是最恐怖的!在网络高速发展的现在,如果带宽足够大,所有东西都扔在云端,就像把硬盘放在一个遥远的地方,需要的时候再读取就好,但现在还做不到,所以替代方法是起码让我们在各地使用编辑的时候能用同一个文件。在遥远的云端时代,应该根本就没有脱机这个概念。

昨晚梦见了相当诡异的东西,尼玛,内容又是一个dark & twist的。上次梦见这种中西陪伴我的是初中同学,昨晚则是高中同学。我们走在一些我本该很熟悉的路上,但路上的建筑我却很陌生。那种是哥德式一类的,很高很旧的样子,最让我心寒的是一条路看过去又黑又高没有尽头的样子,但实际上,那不是路,是某个建筑的内部。我们貌似是走在河北那边的路上,有种我知道那是什么实际上我又真的说不上的感觉。最后,我们沿着江边(沿江路?)一直走到黄沙那边吃饭?我记忆之中的那些地方到底是怎样的呢?为什么会这么的高冷???????还记得小时候家人带我去大德路的省中医院,从海珠广场下车要走很多路,这么兜那么兜最后才到达,对小时候的我来说骑楼街的确是有点高大阴暗,但也不至于我梦里的那么高层次啊!一直都想去一德路的石室教堂走走,但我从来都没进去过,至今,我都不知道教堂里面到底是怎样的,虽然在电影电视照片里我见过很多很多教堂了。梦见高冷建筑的point何在?

据说这周四全体人员要去黄埔的龙头山森林公园爬山搞活动。全库人分成6组,比拼哪一队最快。这不是扯淡么!查过数据,龙头山最高的峰海拔200米不到,如果有柏油路上山而不是必须全部楼梯,我可以一直跑上去再跑下来,但这有意义么。最终,我还不是要慢慢悠悠地上去再下来。把不是比赛当作比赛,很容易着凉的你们知道吗!就更不用说没经过精心的策划准备,补水点神马根本不复存在。不知道他们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今天冬至,一些人已经提前走人了,我可以提前跑步吗?

2012-12
21

为什么总是我

By xrspook @ 22:43:18 归类于:烂日记

我思考了很久,今天要不要在blog上骂街。骂街不好,但昨天到今天我一直很压抑,装一直都很乐观麻醉自己不靠谱。所以,还是爆发吧。

昨天是我的生日,科室却说要出去吃饭。于是我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喝酒,但居然最大的领导也来了。分两桌,我的座位一直背对着他。就像激将法一样,貌似他从来漠视我的存在。昨天那个座位我是随机选的,但居然就可以这么准,一直背对着他。当他一直在说别人怎样怎样的时候,我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他没有直接接触过我,他对我不了解,他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给我下结论。好吧,你吹你的,我吃我的。反正我是绝对不可能敬你们酒的。但即便我不去敬,他还是会过来。当我拿起红酒杯的时候,他说不行,太少了,必须加,他主动伸手去拿红酒瓶,这时我啪的放下红酒杯,端起了白酒杯,那是满的,并且用凌厉的眼神看着他,估计他是第一次见识到我这种杀气,仿佛突然被我的犯难镇住了,他也说不出什么,喝完就走了。昨晚他基本把全场的人都点名要去敬他酒,唯独没有触碰我。一个回合下来,比他小的点的那个领导过来给我做思想工作,耳语说服我去敬他的酒,但我的态度非常坚决。某个时刻,我直接掏出了身份证,但过来做思想工作的领导没看懂。无计可施之下,他投降撤退了。又过了一些时候,那帮人继续互相敬酒,我直接独自溜到了门口。里面和外面的温度截然不同,在里面,我是穿短袖吃饭的,但到了外面,我得把连帽卫衣彻底利用起来。独自站/靠坐在河边大排档的门口,头顶是红色的灯笼,四周漆黑一片,一个路人也没有。这就是我27岁的生日?坐在里面的那帮人没有一个知道,知道的人,我无法跟他们嘻嘻哈哈。我不结婚,我不打算建立家庭,但不意味我就是孤独的,但在这种日子被他们这般弄,我完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心情去应对。我有我的事,我有我的安排,你们这叫做强奸我的时间!

生日过后的今天是玛雅预言里的世界末日,也是冬至。直到中午吃饭前我还是被告知,下午2点就撤退。但就在吃午饭的时候,我被告知下午有6个稻谷样品要做脂肪酸值。但实际上,下午要做脂肪酸值的样品是7个!最终,我是下午接近6点离开单位,回到家已经快9点了!冬至对我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但当身边的人都说“冬大过年”他们都走光光,而我原本已经告诉父母我会很早回家结果却在快睡觉的时候才真的回到家,这是一种什么滋味!他们还在等我吃饭!路上在盖掉妈几个电话以后,我直接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起码,安静会让我好过点,会让我暂时忘记这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我凭什么要做伟人!我为什么都得被动?!

半句话都不值得我对他们说。

2010-12
22

Coming Home

By xrspook @ 20:01:57 归类于:烂日记

看过星期天WWE出的那个短板2010 Tribute To The Troops后,我迷上了那个主题曲Coming Home。一开始的时候我本打算把唱歌部分都跳掉,但那首歌开始唱的时候我马上被move到,用的是说唱,那些女生的和唱让我特有感觉。这是一场劳军节目啊,的确就是这个感觉,WWE的一帮人去给军人们献演,感谢他们,为了保卫国家而***,看完那段后我不自觉地鼓掌了,镜头划过一些女兵被感动得哭了。正常的,我也被感动了嘛。

Tribute To The Troops的比赛必须是face赢,而且还要赢得很轻松,输要输得很搞笑。代表人物是Dolph Ziggler,被Big Show抛得摔得很娱乐,而Del Rio被tag in的时候全场50000多观众都在高呼“U-S-A”,实在摊手。最后的6人TAG TEAM大战结束处是很酷英雄主义的Wade Barrett被Randy Orton RKO与此同时Del Rio被John Cena AA,呵呵,任何普通的TV Show、PPV、houseshow都不会有如此结局。感觉是在满足大家心底里的正义必胜,呵呵。

其实,长版(足版)的WWE 2010 Tribute To The Troop明天才在NBC播呢,我已经在剧透了,哈哈哈。

今天是冬至,我应该回家的,因为这边的习俗说“冬至大过年”,但我却没有回家,因为回去只会加重爸妈的负担,今天的晚饭,明天的早餐……

今天很幸运地快速把20101221SD下载完毕,从来没有试过如此迅速过,无论是在线U2浏览版、XWT的avi版还是大爱的rudos mp4版。我从来就没试过如此顺畅快速!都是冬至的恩典,大家都回家了,或者出去了,我可以独占带宽。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打开97的版主群,我算回家了。

2008-12
21

走着瞧,逛着拍

By xrspook @ 23:14:36 归类于:烂日记

响应陈sir的号召,2008年的冬至日拿起尘封多时的相机出门口。这次,选择了个老路线(从我家到外婆家),跨越海珠区的东西部,14路公交车刚好全部途径(小巷除外),共10站,分别是:卷烟一厂→赤岗路→珠影厂→客村→康乐村→中山大学→荣校→怡乐村→云桂村→基立村。平时都是坐车,约半小时车程,今天我坐的是“11路”。中午接近1点出发,到达目的地时刚好下午4点,历时约3小时。

天气很好,心情更好,走在路上特精神。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拿起相机到处对焦,乱按快门。照了一些相片,但绝大部分都被fengyjq批得一无是处。这样想吧,如果没有我这些菜鸟,怎么会显出专业人的厉害呢!分享几张,讲讲故事:

走在新港路上,车可不是一般的少啊,看看那一侧机动车道,基本上没汽车,反而单车唱主角了。

橱窗里正是我心爱的NG,曾几何时,我连续几个月都在追,都在买。

书海面前,你只是匆匆的过客么?

大只佬,从小见到大,应该超过10年了吧,他真厉害,这么多年身材都保持得这么好,不过,也是时候洗个澡了。

盯着栏杆那边的游乐场,偷瞄着草丛后面的电动火车。大人回首童年就是这样,隐隐约约,可望而不可及。

南园酒家,装修后金碧辉煌,嘿嘿,不过,咨客哪去了呢?

向左走,向右走,左边是从前的,右边是现在的,时代不同口号不同,做口号的材质也不同。

我俩也照一个。

冬至,怎么可以少了拜神!老社区,怎么可以少了万国旗!

奋斗,奋斗吧!不过请不要用力过大了,嘻嘻。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