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
12

冷冷的,暖暖的

By xrspook @ 10:39:35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早上我是被冷醒的,昨天晚上1点多起来上了个厕所,因为昨晚接近10点的时候我还喝了300mL水,但之后却没什么消耗,之前也没什么支出。明明知道要上厕所,但外面冷冷的让人根本就不想出去,连上个厕所都是挣扎。早上5点多的时候我居然冷醒了,感觉无论是躯干还是脚都冷,昨晚睡觉之前我已经料想到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所以睡觉之前我带了件抓绒衣服到床上。冷的时候就马上在被窝里把衣服穿上,但说是说马上,实际上我感觉折腾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终于把衣服穿上。漆黑之中一切都是靠用手摸索。明明只是很简单的穿衣服,袖子在哪里?套头的洞洞在哪里?躺着穿衣服跟立着穿衣服的感觉彻底不一样。不过是穿了一件衣服而已,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我感觉莫名的累。衣服穿上以后躯干貌似终于不冷了,但下半身还是冷。平时晚上睡觉我都是只穿内裤,尤其是大冬天的时候,所以晚上为了可以不加被子也不被冻醒,所以今晚我得穿条厚点的裤子睡觉。

为什么我会被冻醒?上周,我宿舍的室温一直保持在17℃以上,那样的温度下,一张冬被外加一张折叠双层的冷气被刚刚好。过了个周末,回来后发现宿舍的温度只有14℃,到晚上更加是掉到了13℃,这样的温度还盖同样多的东西当然会觉得冷。温度是怎么降下去的我也不知道,因为离开的时候门窗都被我关得死死的,大概因为窗、墙之内的东西已经冻到心了去了,所以固体导冷。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觉得被子以外的地方都好冷,睡觉的时候只把脸露在外面,我感觉脸能感受到阵阵凉风。之前的好多个早上我都是叠完被子再穿衣服,难怪那个时候我会觉得不知道为什么就感冒了。今天我是在被窝里穿衣服的,虽然这样的确很困难,穿个bra都要做个桥式,就更不用说穿个秋裤得分前后和穿到哪个裤腿里很折腾了。

上周买了双超级厚的地板袜,袜子的外面是普通的毛线袜子,里面是厚厚的毛,感觉就像踩在棉花堆里。袜子有半小腿那么高,如果秋裤不是宽松款的话可以把袜子套在外面。袜子摸上很厚,穿上去也很厚,一开始穿的时候不觉得暖,但渐渐地我就觉得自己的脚比膝盖还要暖,看来踝关节的保暖非常重要。晚上洗完澡,穿着厚厚的秋裤和厚厚的袜子坐在那里等头发干,我居然觉得袜子比秋裤还要暖。这双神一般的袜子真的颠覆了我对袜子保暖的认知。与其说这是一双袜子,不如说这是一双比较贴脚的雪地靴,袜子底部有防滑颗粒,所以这双袜子设计出来就不是为了穿了袜子再穿鞋子那么使用的。这是一双鞋子和袜子的合体。因为效果惊人,所以昨天收到货以后我赶紧又下单买了一双,单位一双家里一双。

如果冷冷的冬天有暖暖的被窝,一切都是美好的,但如果冷冷的冬天无论如何都造不出暖暖的环境,这样的冬天就是个地狱。

2021-01
11

有病没病

By xrspook @ 19:57:04 归类于: 烂日记

为什么我会觉得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呢?感觉从前我不用穿那么多衣服,跟之前很不一样的是现在穿得多,只要一动起来就很容易出汗,而且会出一身汗,出汗了自然要散气把衣服打开,但这样一来等我觉得冷的时候已经着凉。自从最低温度开始下降到10℃以下,感冒这种东西就像从来没离开过我,不过是有时严重一些,有时没那么严重。在冷暖交替的场合非常容易流鼻涕,也容易咳嗽,是鼻子的分泌物流到喉咙导致咳嗽吗?反正就是喉咙发痒然后就咳嗽了。如果是从前,流鼻涕就流鼻涕,咳嗽就咳嗽,都正常得很,但在新冠疫情如火如荼的现在,任何这种反应都会让身边的人觉得很不安。如果是从前,当跟别人咳嗽的时候我会仔细辨别一下那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咳嗽,是喉咙的问题,是气管或肺部的问题,是急性的问题,还是慢性的老毛病,但现在,只要有咳嗽的,尤其是那些不戴口罩就咳嗽的,又或者是戴着口罩但咳嗽得很厉害的都一律让我觉得有点不安。我自己咳嗽,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病,同时也会担心身边的人会不会因为我而不安。越是小心翼翼越会犯错,越是不希望自己有病就越容易有这样那样的小问题。于是有时我都搞不清自己是真的发烧还是自己心理上“发烧”了。即便实际上真没病,但心理总有个疙瘩,心理上有病,生理上也会有那种感觉。

刚上公交车,车里很暖,车外很冷,车里人很多,而我们又被堵在路上,过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觉得喉咙发痒想咳嗽,但那种场合咳嗽一定会被严重歧视,所以我会尽全力忍住。明明知道小咳一下不能解决问题,大咳才可以抑制住那种痒,但我不能大咳。在那种时候我会调用主观意识克制自己,告诉自己我很舒服,喉咙不痒。这听上去好像很玄乎,完全是自欺欺人,但实际上这是有效的,当我给自己那种心理暗示的时候,非咳嗽不可的感觉会立马减轻甚至消失。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我能彻底转移注意力,咳嗽的念头就彻底没了,当然了,我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我的控制力还没强大到那种地步。明明某个地方不痒,我却要想像那个地方痒,结果就真痒了,这种事情没在我身上发生过,但为什么咳嗽这种事却可以偶尔主观控制住了,这个我就完全不懂了。

这个冬天我貌似一直在即将感冒、正在感冒以及感冒貌似快好了之间不断循环。有时我甚至会怀疑是不是冬天就离不开纸巾,即便没有感冒也没有鼻炎也会有清鼻水以及会咳嗽的呢?我妈有慢性鼻炎和慢性支气管炎,所以她不咳嗽是不正常的,她或许会有不鼻炎的时候,但因为有那两种慢性病,所以她对各种刺激性的东西特别敏感,有可能是温度,有可能是花粉,也可能是灰尘。我也说不准我现在神经质一样的体质是不是跟单位这边糟糕的空气质量有关。散粮装卸扬起的灰尘,各个工地扬起的灰尘,外加几公里外的海昌码头搭着北风的顺风车送来黑色的礼物……

日子在轮转着,我知道那正在从我手里溜走,但有时我却觉得自己活在凝固的时空中,一切还是老样子。

2019-12
9

不想起来

By xrspook @ 16:11:59 归类于: 烂日记

冬天温暖的感觉就是睡在温暖的被窝里,你觉得可以在那里呆整整一天一动不动。但实际上,这是从前我的感觉,现在要我睡太久,我会觉得腰酸背痛。昨天早上,我折腾到了10点多才起来,虽然实际上我9点多我就已经醒了。星期五的晚上,我觉得可能是被子不够暖,所以一整晚我都在辗转,所以早上很早就起来了,因为窝在里面也是各种缩。星期六的早上,被窝的下半部分居然还是冷的。所以我真的不确定自己的脚睡到早上的时候是不是仍然是冰凉。于是星期六的晚上我就加了一张被子,两张棉被的星期天早上我直接睡到不想起来。通常让我不得不起来的是我要尿尿了,但昨天我之所以起来不是因为我要尿尿,又或者手机快没电了,而是因为我感觉到饿了。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是规矩的早上七八点的时候吃早餐,如果早上10点多还没吃肯定会觉得饿。所以人真的是个很神奇的存在,为什么小时候我能直接睡到中午12点呢?不只是我能睡到中午12点,还记得小时候的春节,爸妈也能睡到很晚,甚至睡得比我还晚。他们比我早睡,但比我晚起,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之所以我还记得这个,是因为某次过年某个亲戚来拜年,他来敲门,但我们一家人都在睡觉,没人知道,真的是匪夷所思的存在。我爸现在早上八九点钟才起来,而我妈她仍然是早上6点多,顶多7点多的时候起来。要她睡到早上9点,10点或者12点,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她要起来量血压,吃早餐,吃药,然后去做一些她觉得要做的事情。人有任务执行的时候才会让自己规律。如果我要上班,我也会准时起来,顶多拖一下,但是拖延的那个时间不会让我最终迟到。之所以我还有拖拉的余地,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把时间弄得很宽松。我不喜欢把自己逼得死死的。准时上班是我的底线。在可控的范围之内,我不会让自己触碰到那个东西,但有的时候,事情是不由我去控制的,比如说星期一的早上,我要搭同事的车回单位上班。虽然我很早就到达了等车点,但是他们的车迟迟不来,我也没办法。搭便车很方便,但是如果公共交通顺畅的话,我宁愿信任公共交通。虽然那折腾很多,路费也贵很多,但是起码我能控制一切,起码我不会因为他们的不规律而导致我迟到。

夏天是你不想起来也必须起来的,虽然不起来不关空调也很舒服,起来以后就热半死了,但夏天永远没有冬天的那种窝在床上的舒服感。暖暖地入睡,再舒服地醒来,不用担心蚊子,不用担心不盖被子会着凉,盖了被子又很热(或许这个在有钱人的家里不会发生,因为他们总把夏天的空调温度调得很低)。

我还记得外公外婆仍然健在身体很好的时候。他们冬天被子的味道。

2019-12
2

变冷了

By xrspook @ 11:32:27 归类于: 烂日记

一夜之间气温就下降了,昨天白天我还穿着一件速干的长袖。虽然有些时候会觉得冷,但是绝大多数时候还是会出汗的。当然,这也和我昨天做的事有关,因为昨天绝大多数时间我都跟我妈在走路。昨天感觉走的路比前天还要多一点,但实际出来的步数前天更多。2天都2万多步以后我发现如果要走路,而且我还很胖,穿着一条紧绷的裤子,我就应该挑一条比较靠谱的内裤。昨天我就穿了一条比较破烂且有窟窿的内裤。所以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个窟窿在磨我自己。虽然最后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非常恶劣的影响,但显然即便这样人也会觉得不爽。

对我来说,好像从来都没有一个适合穿着卫衣的时候。理论上,20℃左右的时候应该穿卫衣,但实际上,那个时候我还在穿短袖。当气温在15℃左右的时候,单穿一件短袖跟卫衣已经不足够,所以那个时候我会选择穿抓绒。自从认识了迪卡侬以后,我柜子里就逐渐囤积了大把大把的抓绒衣服。厚的薄的,有袖的没袖的,有帽子的没有帽子的,套头的对胸拉链的全部都有。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说,迪卡侬的抓绒衣服可以让我穿一个需要穿长袖的季节。我觉得当气温还在10℃以上的时候,抓绒就能解决问题,但如果低于10摄氏度的话。那些什么羽绒夹棉之类的就要出场了。理论上还有一个短袖套羽绒的节奏,但实际上通常但我不得不祭出羽绒的时候,通常已经到达了得穿羽绒加抓绒了。现在,在我的穿衣字典里,没有毛衣这种东西。抓绒从来都是在我穿一件短袖,或者里面穿一件速干长袖的时候穿着的,也正是因为我的这种穿着方式,所以抓绒能给我温暖,而且有柔软的感觉。当然我有也有一些摸上去不是很厚,但材质特殊,防风性很好的抓绒。这种抓绒你不能说那很软,又或者说,就表面来说的确很柔软,但是要折叠的话,还是得费一些力气。如果我没有穿衣过度的话,抓绒外面基本上不会形成什么温暖,当然如果外面又套了一件夹棉或羽绒,显然抓绒外面还是暖的。在广东这种地方,只要不出外顶着风。基本上抓绒已经可以解决绝大部分的问题。但我们还得考虑一个阴冷下雨的时节。那个时候比晴热大风更难对付。到那个时候,我就是里面穿抓绒,外面再套一件防风防雨的风衣之类的东西。之所以要这样穿。是因为如果我直接一件厚的羽绒夹棉之类的,洗衣服的时候很麻烦。相比于那些,洗一件薄薄的风衣还有一件甩干之后就很轻且很快干的抓绒简单很多。我已经不记得在我认识抓绒之前我是怎么过冬天的了。当然我也不会记得从前的毛衣我多久才会洗一次。因为在我印象之中,根本没有太多可替换的毛衣。

随着全球气温升高,衣柜里占最多地方的冬天衣服可穿的机会越来越少……

2018-01
8

懒入膏肓

By xrspook @ 19:20:19 归类于: 烂日记

人越懒越不想跑步,越不跑步人会变得越懒。以昨天为例,我本打算做一个小时的运动,但实际上我一分钟都没有做。昨天我一整天都没踏出家门一步,在家里就只是在半躺客厅和房间被窝之间不断循环。所以昨天我一共看了1.5部印度电影,加起来起码用了四个小时,因为印度电影要看两个半小时太正常了。哪怕我只是拿出其中一个小时去做运动,效果就很明显,但我宁愿什么都不做,我在那里一动不动另外一个很恐怖的地方在于,我自然而然就会想去吃东西,不是喝水,而是吃东西。喝白开水怎么喝都是没有卡路里,但吃东西,即便吃的是水果,吃多了也会中招。因为没有出汗,所以不渴,当我想吃东西的时候,我也说不准到底是因为,我想吃东西,我真的饿了,还是因为我渴了。越不运动,人越是冷,越想躺在被窝里一动不动,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但是外面又刮风又下雨,气温又低,光是想到出去跑步,会把自己弄湿,回来的时候很冷,已经足以让我不想动身。其实我觉得,大冷天里跑步,最难做到的是迈出家门,离开那个舒服的安乐窝,只要开始了,其他都好说,尤其是越跑越high的时候,温度什么,湿度什么,甚至全身湿透都不是问题。我觉得之所以要在恶劣天气里运动是因为这样能提高我们的自身调节能力。我们生活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好,所以我们与生俱来的调节能力在逐步地被削弱。而只有当我们发狠把自己扔回那个我们本该不得不面对的环境,我们的身体才会重新打起精神来,做它应该做的事。亚健康什么,其实就是一些本来我们应该做的事却被其他东西替代了,所以我们越做越少,但在这前提下,我们却不减少摄入,于是问题就来了。对我来说更严重的是只要我不动,我想吃的欲望会比我更动的时候还要强烈,这是很恐怖的。我非常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还记得从前,即便每顿吃饭的我几乎不吃,但到下一顿的时候,我还是不会感觉到饥饿,这是很恐怖的。有些人会说什么基础代谢之类的,你一天运动很多,或者你一天完全不动,其实没差多少。但以我个人的经验看来,基础体温不会说谎,当我不运动的时候。只是一天两天没问题,但只要超过三天,基础体温就会发生明显的下降。对女人来说,基础体温不能上升到一定程度就意味着大姨妈可能不光顾了。因为医生说,要看大姨妈来不来就得看基础体温的差值,如果一个月之内基础体温都很平缓,最高和最低没有超过0.5℃,大姨妈是不会来的。以我的经验看来,只要我的基础体温不超过,36.5℃,我的大姨妈就不会来。当我几乎没有运动的时候,我的基础体温即便不是在最低温的排卵期,也会徘徊在35.7℃左右。最高的温度不够高,最高和最低温度的差值不够大,于是大姨妈就自然不会来。我也不知道体内的那些雌性激素是不是跟基础体温有关。如果温度太低,就不怎么分泌。但我觉得影响这个的可能还有别的因素,但暂时来说,那些因素我很难把握。除了有一点,当我经常扎在女人里,她们大姨妈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会影响到我,所以我也能沾边来大姨妈了。但不知为什么,我不喜欢扎在女人堆里。

运动是我唯一的救赎。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