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2

关注美国首例新冠

By xrspook @ 14:38:45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中午开始,我看到了那个美国还在进行2期临床试验的埃博拉新药的消息。因为那边的人马上用了这个新药救治了美国的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估计那个人是一个美国公民,但是近期去过武汉探亲,回去以后就出现了症状。论文详细的描述了病患的发展过程,尤其是用数据的方式清晰的阐述了病患的各种身体变化。到写这篇blog之前,我大概已经把那个案例看了起码三遍,昨天看的版本比较简单,今天有人直接把那篇论文全文翻译成了中文。我不知道如果让我直接看英文的话,我会不会看得那么顺畅。虽然某些专业术语我仍然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起码总体而言,我知道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我们这边的人员收治那些肺炎患者的时候有没有也像他们那样做全套的检查,而之所以他们还来得及这样这样的检查,可能是因为他们接诊的病患仍很少,所以所有人就只是围着他一个人转。

那个病人是要到不得不上呼吸机以后才开始停用最厉害的抗生素,转为试用这种新药。从他们的治疗过程看来,他们一直只是在对症下药,患者出现了什么症状,他们就用相应的药物缓解那些症状,让病人舒服一些。没进展到肺炎之前,他们还未能在患者的咽拭子里检查出核酸阳性。当病人开始腹泻,并且肺炎进一步加重,需要上呼吸机以后,就能从患者的咽拭子以及粪便样品中检测出核酸阳性。这样一个事实挺让人无语。的确,检测出核酸阳性就能确诊病人已经中招,但问题是要发展到相对严重的程度才能确诊的话,肯定太迟。有没有一些其它方法当患者的症状还比较初期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其它检验方式确诊患者呢?显然血清检验是不可能的了,如果我没看漏,病人全程血清都显示核酸阴性。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检测的结果是否正确,而在于抽样的部位到底是不是病毒进入人体的原发部位。病毒刚刚进入人体,但是没有繁殖到一定数量,没造成那个地方有比较明显的炎症,仍然不会被人类感知。

因为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现在是热门话题,所以我又顺便看了一些介绍冠状病毒的东西。今天又看了一篇消息,同济大学研究发现亚裔的男性是这个病毒的高危人群。这主要是因为ACE2受体刚好跟冠状病毒的S蛋白结合得很好,而亚裔男性的体内的ACE2受体要比其他人种的男性,又或者是亚裔女性多。所以这就等于是冠状病毒拿着一串钥匙,刚好亚裔男性又有很多门,而那些门又刚好可以被钥匙开启,所以那个东西就进去了。相对而言,亚裔女性这个储藏室门比较少,所以虽然冠状病毒的钥匙能开进去,但是进去的病毒数量还是没有亚裔男性多。

过去这么多年,中国在军事上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经过这一次以后,我觉得我们应该在医学上凶狠地投入了。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