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
29

瑜伽的痛

By xrspook @ 13:36:41 归类于:烂日记

瑜伽远远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我有个同事说过,上一堂瑜伽课比打一场篮球还要辛苦。如果你认真对待,瑜伽是件挺痛苦的事,完全不是它表面看上去的那么优雅自然舒服。瑜伽课上老师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瑜伽是件很矛盾的事,明明肌肉韧带已经很紧张,但是你还是要让自己放松再放松,只有那样,你才可以把肌肉和韧带拉伸到另外一个层次。”虽然现在我还不能完全把握到什么类型的动作该配合什么类型的呼吸,但某些扭转某些折叠和某些拉伸的动作等要配合把气呼出去。呼出去不是重点,重点是之后你还得慢慢地吸,然后再呼,在呼的过程中把身体推向另外一个极限。呼吸是与生俱来的事,但我觉得拉筋不是与生俱来的是,起码在我前30年里。拉筋只是一种运动过后的配菜,从来都不是主角。但在瑜伽里,呼吸以及各种,强迫自己做很痛苦,但是又要显得很平静的动作是主角。这是非常矛盾的存在。因为在各种其它运动之中,如果你累了痛了是因为产生了乳酸或正在进行剧烈的无氧呼吸,但是那种痛是动态的,你只要停下来就不痛,但瑜伽不是那回事,瑜伽的很多动作都非常缓慢,甚至是静止的。比如说各种打坐。打坐这种事看上去非常的简单,但实际上超过5分钟10分钟以上,必然你会感觉到发麻。如果那是一个你很努力才做到的姿势,实际上你在进行肌肉控制,于是一段时间以后,连肌肉也开始颤抖。高强度运动产生的痛在运动停止的瞬间痛也会立马消失,即便不是马上全部消失,但其衰减的速度非常快,但瑜伽不一样,如果你打坐坐久了,那种发麻不是一两分钟之内就能恢复过来。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这么做到底是不是对的,因为发麻就意味着血液不流畅,长时间某个部位的血液不流畅,那真的好吗?

从初中军训开始,我就知道自己的PP无论如何都不能坐在我的脚后跟上。初中高中大学,虽然军训时每个教官都在教我该怎么去做,但是我无论如何就是做不到,所以当其他同学轻松地觉得那个跪姿是轻易就能做到的动作的时候,我觉得那对我来说是个莫大的折磨。同样做不到的是以盘腿姿势轻松地站起来。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的问题。是大腿太粗小腿太粗脚踝关节不灵活还是身体太重脚部支撑不起来。又或者,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只是因为,我从来都没做过系统的拉筋,所以我的韧带比较紧绷,于是无法做出那些动作。同理,所以当我坐在瑜伽垫上进行各种打坐,很快,我的脚踝处就会开始发麻。虽然短时间的打坐发麻只是在脚踝,但谁知道随着时间的延长,会不会继续扩大发麻的范围。如果打坐的姿势是这么容易就会让人发麻血液不流畅的话,那么那些大师不可能一整天都以那个姿势坐在那里而安然无恙。所以我觉得这其中的问题应该可以得到解决,所有人都应该可以做到。正是因为这样,我需要寻找为什么我做不到的原因,然后进行改正。

今天我的室友跟我说,因为她大姨妈来了,所以昨天的瑜伽她就不去了,上一次瑜伽课,她也没去,因为他们要外出吃饭。我跟她说她那是经典的一天打鱼两天晒网(上了一次瑜伽课,然后连续两次不去)。我说她对自己不够狠,她也承认了这一点,那是她的弱点。其实她也不是不能认真专注起来,在打游戏放面,她非常的执著的,但在生活的其它方面,显然她就不能发挥那种坚强的意志。我跟她不一样,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我都对自己非常的狠,狠到别人有时候也觉得看不过眼。和痛苦交朋友是人生必须经常面对的事。在变得更好的路上,你无法逃避。

这个星期,我觉得自己热得有点发疯了,不适应这种高温且高湿。非常渴望上周那种高温低湿再次回来。

2015-08
16

小军包的第二春

By xrspook @ 17:31:16 归类于:烂日记

每个星期六我都挺期待早上跑完18K,回到外婆家洗完澡吃完早餐写完blog,然后就背起小军包出门到处逛。对!是小!军!包!大学军训的附属品,在我的衣柜角落里丢荒N年,我不知抽起了哪条筋,重新拿出来用。

为了表明我不是穷到那个程度而是有点装文艺,所以我特意在上面别了一个银白色的NB圆形饰物,也扣了个橙色的的小米绕线器。但实际上我最想干的是在上面用红色纺织涂料写上“如果血液不沸腾 血管里流的就是水”,要用“方正藏体简体”字体,当然如果我太懒不想先刻个胶版再印上去,直接手指写上就可以了。这么一来,我的绿色小军包就是独一无二的,那就完全不是穷而是完全的装文艺神器了。为什么会抽风成这样?估计跟我在《地球上的星星》里看到美术老师背着个白色的“为人民服务”(文字上方当然有毛爷爷,但被红色的X咔嚓掉了,笑晕我了好吗!)包有关。古老当流行是经常有的事,就结实程度而言,小军包是杠杠的,整体麻布,扣子全部都是铁的。提到“铁”这问题,有可能是“年事已高”也可能是我比较大汗(但如果油漆没掉即便泡海水也不容易锈出来的好吗),反正上上周我发现胸口调节长度的口子生锈了,那天我穿的是Nike Women’s 15K Guangzhou 2015的嫩橙色背心,刚好锈迹就落在白色的烫印字体上。幸好是在烫印上,而且不是很严重,才洗得掉,如果是在布料上,估计我就得哭了。什么能洗铁锈?草酸?高中化学老师绝对说过,但我已经…… 但我居然还记得跟我说铁锈用什么洗的那个老师是个高考化学满分的怪咖,是在一次周一下午的化学趣味选修课上说的,那只是他的即兴,实际上他主要教我们的是如何做好化学式的配平。

地球上的星星.Taare.Zameen.Par.2007.双语字幕.HR-HDTV.AC3.1024X576.x264-人人影视制作.mkv_20150816_164424.361

回到周六,回到小军包哈。为什么是那个不是别的?!其实在小军包之前我背的是Nike Women’s 15K Guangzhou 2015的黑色麻布束口袋(这东西是个存包袋。是我跑步比赛里得到过最好的存包袋,木有之一!),Nike Running的翅膀图案是深灰色的,不认真看挺难看出来,虽然用的是发光烫印,绳子是荧光绿的,整体结实,挺好。但夏天啊,背着个吸热的黑色,还完全贴在背上,热死了!包包看上去不大,但能装东西不少,我是那种不塞满不罢休的人,所以细细的绳子挺勒的说。夏天还是用斜挎的包靠谱啊~ 不知道哪天,我脑洞大开,把衣柜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了压在角落里被遗忘多年的小军包。

从前我总是不遗余力地买包包,各种包,大的小的双肩单肩。我妈经常投诉我买N多的包,全部都丢在家里,尤其经常丢在客厅某张单人木沙发上,那里完全不能坐人,我的包还经常“踩过界”到其它木沙发上,于是,妈妈就发飙了……

我最爱的始终是斜挎包,只用右肩到左胯的方式,包包主体刚好顶在PP上,无论大的小的都那样。妈妈那辈人,左右两个肩膀总有一边是有个肉块的,那是当年他们用扁担挑各种东西的后遗症。初中3年,我背的都是硬朗且厚重的斜挎包书包,我早就练就神一般的斜挎力矩模式了,幸运的是,我至今都没“挑”出妈妈肩膀上的“肉垫”。斜挎方式想把我背得很痛苦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穿的是背心,如果包包的带子刚好压在皮肤上而包里的重量又较大,可能会勒出些红色印痕,但那跟累不累痛不痛没关系。斜挎重物对我来说,那是一个肩膀、前胸、胯部三点一线的受力体系(OMG!物理出来了!我最讨厌的力学!)。但无论怎么说,斜挎始终不是背重物的最佳方式(单侧单肩背重物更加是糟透了!),所以我的双肩包通常是为了要用来装载运输匪夷所思重量的东西。

周六的闲逛我必须带上薄长袖(因为夏天我通常穿的是各种类型的背心,一上空调公交车或者进入空调商区我就穿上),750mL的水,6寸kindle阅读器,纸巾,面包片,可能还有个苹果(因为早上10点多吃完早餐下一顿正餐就是晚上6点的晚饭了。我完全没有在外面随便吃的习惯,但可能会买水、豆浆或牛奶),遇到可能会下雨的天,还得带上雨伞。我的新配置还有一顶红色的cap。这些东西,小军包游刃有余~ 从前我带着一桶软键盘出门,到某个合适的地方用OTG连接手机写blog,这样会让包包略显臃肿,但如果我写完blog再出门就没有这个烦恼了。唯一的问题只是如果我要在路上买些什么,小军包很多时候都是装不下的,所以如果我打算买些什么大型的,我就得考虑额外带上购物袋。

潮流神马关我屁事,能满足自己需要的就是最好的配置。

2014-12
17

忆屁孩时的优越感

By xrspook @ 20:19:50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小的时候去拜年,去到表伯家爸妈就会说我的梦想是成为警察,然后大人们都乐成了一团。表伯是警察,而且还是刑警,当然了,早已退休,去年已经过世。小时候,觉得自己要成为警察是因为觉得那很帅,我会无数次地拿着玩具枪装逼啾啾啾。我玩具枪的种类有很多,有是个乐器的,比如说把手是个哨子,上面是个口风琴,枪管能吹响,是啥不知道。有用指环子弹的“左轮”。也有放电池会播曲子的,但是那个枪死得最早,因为爱不释手,所以没多久洗澡的时候也没我带去了,玩具枪没在了我洗澡的大盆子里(为了不被大人发现藏起来),呵呵呵,就这么玩完了。当年,除了帅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其实,我小时候的电视剧警匪片其实不多。后来,当我上了初中,经历过军训以后就彻底明白到当警察、军人、消防员之类的一点都不好玩,那需要神一般的体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尤其当初中军训某个下午教官罚我们全班无论男女一律都做100个俯卧撑分解动作的时候。小时候觉得拿枪很帅,小学的时候觉得那些神马越野障碍跑貌似很好玩,但当初中军训被狠狠地虐以后,我觉得那些神马职业离我无限远。为什么初中军训的时候教官那么喜欢罚我们做俯卧撑呢?我至今没搞懂,因为高中和大学的军训都不是那样的,在大学军训里我们甚至和教官成为朋友。还记得初中军训回来后,香港翡翠台貌似在播《烈火雄心》,那些女的痛苦万分地做俯卧撑的时候我无比心凉←_←这到底是什么心态!现在回想起来,幸好从前被教官逼迫做的俯卧撑全部都是不标准货,腰是绷直了,PP也没有顶起来,就是手臂只是弯曲那么一点点就完事。如果要做标准俯卧撑,别说100个分解动作,10个标准都很难。说起俯卧撑,我又想起还读幼儿园/小学的时候,几乎每到亲戚家大聚会,他们就会叫我去表演俯卧撑,连续30个,当然是那种手臂弯一弯就了事的类型,他们觉得很厉害,我自己不明白有什么了不起,很轻松嘛。正如小时候我总喜欢撑着家里沙发的两个扶手做直角支撑。没人要求过我那么做,我也不记得我是从什么地方学回来的(体操动作变体?),大人们觉得太神了,因为他们也试过,但做不来。还记得大概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某小学和不认识的五六年级学生比谁能在双杠上支撑的时间长,我赢得毫无悬念。小时候,我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可以轻松地那么做,但貌似我就是可以做到,我的生活和同龄人没有区别,完全没进行过什么额外的训练,那是天生的?

渐渐长大,童年时的那些“牛逼”已经被弱化到无。我从来都不是那种瘦到皮包骨的人,即便从出生到小学三年级之前我都一直大病小病接连不断。小时候根本没有肌肉的概念,什么胸肌腹肌背肌股四头肌腘绳肌等等一律不懂,唯一懂的只有上臂的“小老鼠”,也就是肱二头肌,但实际上呢,是又过了好多好多年,我才知道了那个位置肌肉的官方名字。从前的人,哪有炫腹肌的,一律都只是弯臂炫小老鼠的好吗!以前保守,年轻男女不会那么神经病,光膀子的人不少,但绝大多数是大叔,你看到的要不是瘦成排骨或者硕大的啤酒肚,什么胸肌腹肌,没门的事,那种事情只会极少数时候在电视剧或电影里有(好吧,当时的脱衣镜头得用毫秒算你懂吗!),动画片也有,打打杀杀的动画片里尤其多,但小时候,家人都尽量不让我去看。所以,我当时觉得,动画是动画,玩具是玩具,跟真人根本不是一回事。

现在,我的办公室角落地面上放着2对哑铃,一对是浸塑的每个6磅,一对是钢杆和铃片组合的每个14公斤。小时候去亲戚家拜年我就看到他们把不知道多重满是锈迹的一个哑铃用作防止门吹上,那时我就很想拿来玩,但始终不敢。我相当纳闷,为什么别人家有哑铃我家没有。难道说亲戚们会在家里做运动唯独我爸爸不这么干?当时我完全不知道拿着哑铃能做什么运动,但我觉得那会很帅,男人们都应该这么干,但我活了接近30年,我从未见我爸做过。小时候我也从未听说女人会拿着哑铃做什么运动,但现在我就是这么干的。所以,今天下午当我的同事从现场回来,看到我穿着一身短袖短裤还一头汗拿着单个14公斤的哑铃做双臂肱二头肌弯举的时候,他是什么感觉?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估计他们会感到压力。首先是重量上的压力,那不是一个小数目,对专业人士来说这太轻松了,但对一个没接触过的普通人来说,光是那对哑铃的体积就已经够吓人;其次是一个女的居然在做这种事,自己是男的却从来不去做,不会怪怪的?好吧,你们不做这是你们的选择,我做只是我变态而已。不是所有人都是筋肉控,不是所有人都会有想找回小时候天生优越感的那种念头。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减肥是健身的入门,而如果要hold住减肥的效果,必须有氧+健身。

2014-07
10

跑步的味道

By xrspook @ 13:52:20 归类于:烂日记

看到标题以后你或许会第一反应就是,跑步有个毛线味道!你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还有啥心情细细品味神马味道。而且说到味道就是要吃咯,难道说的是马拉松,一边跑一边还得啃下灌下吞下各种补充能量的专业食品?非也,跑步是有味道的,但那种味道若有若无,甚至过了这村就没有了这店,问题只在于你有没有细细体味,不是得到大老干妈或榴莲那种强烈才会让你意识到味道的存在,在城市中跑步的bonus就在于,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捕捉到一些你意想不到的气味←_←你是人,不是狗!

今天晨跑我捕捉到的味道就很多种多样:在单位的主干道上,我闻到了停满一大片汽车(足有2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地方飘来阵阵的新车味道,那些不是好东西,据说是甲醛之类的玩意,新车都有,但车在这里放久了天天暴晒估计味道会轻很多,之所以放那么多新车在这个“晒场”上晾估计也是为了晒走新车的不良气味。在经过第四排粮仓仓底的时候,我闻到了粮食的味道,说不准到底是什么,可能是小麦可能是稻壳可能是和粮食一起出没的各种杂质。在过路转接塔转弯的时候,今天我闻不到河水的味道,因为今早一点风都没有,早上通常会这样,尤其是太阳没出来之前,一点风都不会有,但太阳出来后就有风了,具体为啥我不懂。在饭堂门口附近,我闻到了椰子味防晒的味道,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有那个味道我至今搞不懂,理论上才早上5点多,不可能有人经过的,而且还涂防晒,肯定是女人,早上5点多,太阳还没出来呢,涂防晒干嘛。椰子味防晒的味道让我想起了高中军训,那时女生宿舍铺天盖地都是那个味道,训练场上也经常洋溢着那个味道,因为估计你前后左右总有一个人在用那些东西(快30岁的人了,我没用过防晒)。在单位办公楼门口附近,我闻到了鸡蛋花的味道。还有一些味道我在单位的跑步中会经常遇到——赤湾港飘来有点弱弱椰子味的饲料味道,某个该死的抽烟男路过的烟味,粮车喷出糟糕的废气,不知道哪里飘过来的烧垃圾味道,篮球场被晒热了散发出来的塑胶味道,晚饭前厨房饭堂飘来的饭菜味道……

而在我最喜欢的广州LSD 18K路线里,最常有的味道是珠江河水的味道,因为我一直在沿江跑嘛。沿途你经常会闻到桂花的味道,虽然你看不到。路过珠江琶醍时你必须一定会闻到啤酒和木头的味道。在琶洲大桥那边的阅江路中间的绿化带有姜花的味道。现在正在建万胜围到广州塔的有轨电车,你会闻到各种机械设备柴油燃烧的味道。琶洲公园在被围蔽之前经常有人钓鱼,甚至说电鱼,但有些他们搞上来了却不要,仍在路边草丛里,于是就有了腐烂的腥味。交易会或大型展览会期间阅江路单车径沿线会摆放一些临时厕所,你不得不忍受臭味和尿味了,不过幸好那只是偶尔。

有人跑步喜欢听音乐,但我劝那些路跑的还是能不听就不要塞耳机了。出于安全考虑,这很有必要,音乐无非是为了分散你的注意力,但即便你在你觉得最安全的人行道上跑,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四类车也足以把你毁掉,本来50米开外的那种车轮声或者发动机声音你应该已经警觉,但你却塞着耳塞,里面还爆破着震耳欲聋的鸡血音乐,你这是自寻短见么?出于跑步本身的考虑,你需要聆听你自己的声音,呼吸也好,心跳也好,脚步声也好,钥匙撞击声也好,身上某些东西晃荡的声音也好,跑步是一个静思的过程,如果你一直有音乐的“指引”你能集中精神么?或者你真的那么牛逼,播着音乐也能集中精神,那么为什么要播音乐呢?为啥要戴上烦恼其缠线的耳塞,戴上不沉重但也会晃荡的MP3,或者消耗手机里的电量?以上说的是路跑,在踏踏实实的路上跑:马路也好、单车径也好、人行道也好、操场也好、山路也好,但如果你是在跑步机上跑,为了让你过得踏实一点,保证你不会半途而废,你还是来点鸡血音乐吧。

你不需要用眼睛去辨别你到底跑到了哪里,你的鼻子自然会告诉你你跑到了什么地方。对一条跑步线路的认识首先当然是通过眼睛去看,通过每一步踏地去感受,还需要鼻子去感知特殊性,最后需要耳朵让你一直处于安全状态。

个把月前,我非常讨厌喝盐水。食盐兑凉白开水,那个味道是吞到口你就想吐的。妈妈说不在水里直接加盐,而是把盐加到水里煮沸,出来的盐水浓度可以一样,但口感不同,的确,好喝了一点,你觉得你家加了盐的汤很难喝么?估计你会觉得不加盐更难喝吧。但我是一个非常懒的人,既然直接食盐+凉白开水喝我不死,我为何还要那么费劲地自己煮沸腾过的盐水呢?当你不需要那些东西的时候你可以觉得那难喝,你可以抗拒,但当你知道你不喝那些难喝的东西你会出毛病的时候,你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喝了。米国进口的salkstick盐丸里有神马钠啊、钾啊,镁啊,钙啊,柠檬酸根啊,加强版里还有咖啡因,胶囊产品,剂量是每次一粒,每30-60分钟一次,多省事啊!多不用烦啊,一个胶囊下去,一口水解决盐水难喝的问题,但问题是,一粒就要2元毛爷爷了(整瓶100粒买会便宜点),那得吃多少,一粒的价格都够你买400克普通食盐了,以0.2%浓度计算,500mL水里加1克食盐,你得喝多少水才能吃完一包盐?200L,谢谢。每次跑20公里,之前之间之后需要500mL的盐水,1包普通食盐够你喝400次了!呃~ 一年跑200回已经很牛叉,一包盐还得吃2年!貌似xrspook陷入了数字的深渊,扯远了。如果能选择,我真心希望我不用喝自己兑的那个便宜货食盐+白开水,但穷逼没办法,如果每次都有人给我赞助宝矿力水特的话,我秒不喝那难喝的盐水。

好端端的一个话题,被我杂七杂八的吐槽全部打乱了,罪过……

说过这周不刻古典字母的,这周的橡皮章我是昨晚的心血来潮之作。

2014-07-10_stamp01

2014-07-10_stamp02

2014-07-10_stamp03

2014-07-10_stamp04

2014-07-10_stamp05

归档:2014-07-10 谢谢Vickie。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