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
16

逃亡梦

By xrspook @ 8:56:42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的梦惊险刺激,与其说带着我逃命的那个人身手不凡很会打架,不如说我们都只是很努力地为了活命而已,因为如果不逃,我们就死定了。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去挑衅别人,反而是别人挑衅我们,而且还主动的要开片。为什么会这样?我完全不知情,大概是因为带我逃命的那个男的,本来就是某个帮派的头目。认识他完全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然后,他约了我和另外一些人去某个地方吃饭,但是那个地方又比较特别,在某座山上。那座山的结构有点像云南丽江古城,必须通过狭窄熙攘的街道一直往上才能到达。到了以后我才发现,吃饭的地方那更像是两个帮派在对峙谈判的场地。显然我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路人甲是无辜的。但貌似我也成为了他们的攻击对象。于是接下来的事就是不断地逃命,逃出这个帮派,逃离那个山顶餐厅。要躲开攻击,也要穿梭在各种奇特的结构之中。好不容易,当我们逃到山脚的时候。我们发现另一个帮派的人也过来了,而那个帮派的人喜欢穿一身白,额头上有红色的印记(就像印度人在额头上按的朱砂),他们一帮人缓缓过来,集市的人全部都乱成了一片,各种惊恐、各种逃命。人们见了他们与其说是见了的杀手,不如说是见了鬼,因为,实际上我没有看到那帮人,施行任何的暴力,他们只是过来,人们就已经四散逃亡了。好不容易,我和我的同性伙伴终于穿过了那些人,也和男性朋友会合。在路过一个工匠人的铺面的时候,他突然把我的男性朋友拉了进去,然后要了他的手表。接下来的事,简直就是神奇。工匠用飞一般的速度把手表拆了,然后加入各种其它零件,组合出一个新的不能说是手表的东西。然后貌似,从那时开始,我们的真正冒险旅程才算刚刚开始,刚才的一大堆混乱只是个开场白而已,至于后续会发生什么,不能说我完全不知道,因为实际上开场白是以一个倒叙方式描述的,其实一开始,我就已经在故事发生的后期并看到结局了。但是那是什么我实在无力记起,毕竟那只是梦。为什么会有一女一男的两个伙伴,我不知道,具体她们的身材样貌怎样,我也不知道。女性伙伴对我来说不如说是个带路人,让我好找到我的男性伙伴,至于男性伙伴,他打架厉不厉害不知道,反正,他总有方法可以逃脱。从山顶跑到山脚的时候,其实只有我和我的女性朋友,因为我的男性朋友说,他得在上面扛住一下,好让我们有逃走的时间。逃走的过程斗智斗勇,到一个地下室的时候,需要攀爬楼梯,才能回到地面,但是里面,有一堆的妇女把手,但显然她们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接收到上头说不让我们走。所以当我们跟她们说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一开始她们很帮助,但后来她们发现我们是不允许离开的客人。所以她们也加入阻拦我们的行列。我觉得那一段最有挑战性,接下来的不过是逆着人流往下冲而已。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我不知道,但显然,肯定是因为我印度电影看多了。印度电影里面讲述的各种帮派种族斗争都相当恐怖。他们要把你干掉不需要任何理由,只需要上级的一个命令。于是你只能逃命,如果你不是绝对的主角,你根本没挂可开,所以除了逃还是逃,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保护自己,离开那个恐怖的地方。我觉得这个梦里的人物设计以及各种场景布置都设想得相当好,故事情节凑合着,特效之类的还行。所以基本可以说,如果理清思路甚至可以拍成一部电影。不能说这是爱情片,但肯定可以说这是一部动作冒险片。我的脑子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呢?我为什么要逃亡呢?

因为昨晚做了这么一个惊险刺激的梦,所以今天醒来的时候感觉好累。

2017-02
23

抚心自问

By xrspook @ 8:42:52 归类于:烂日记

工作以后,会出现违章指挥这种事情,你明明知道那是不对的,但他却叫你去做。又或者你明明知道那么干只有死路一条,但是他居然还要你去做。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个问题,叫你去做那件事的人是不是故意让你去送死呢?这种想法,在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在完成某项任务的过程中,一直都在我脑海里盘旋。幸好那一次没有出什么乱子,可以说是运气。但人不可能,一直运气都那么好。如果那一次没有搞好,我们所有人都会中招,但为什么这么巨大的责任会落在我身上呢?为什么要把我塞在前面,让我去送死?为什么不让其他人去干这种事?一方面,他们口头上说是因为信任我的能力,另一方面,我觉得纯粹是处于某些保护吧!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我不会接受那份工作,因为那样做是不对的。在国企这种单位,即便我不去干,他们也没有很好的理由可以轻易地把我炒掉。要死就大伙一起死。至今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当年发生过什么。如果这种铤而走险的事是发生在私企,估计我就会因为一次事件而在公司里得到重用。这种事不会在国企里发生,因为如果你没有任何后台,光靠能力,你永远是应急的时候顶一下数的存在。工作十年来,我已经看透了这个,所以,要让人去送死,你们去送吧!我只对我自己的工资负责,多余的部分我不考虑。毕竟现在有很多人的工作和他们的工资是远远不匹配的,他们所担的责任只是他们工资的几分之一而已。我承认这样的看法十分幼稚,而这种情况在天朝甚至在世界都非常普遍,基本上可以说是大家众所周知的秘密。于是,工作这些年来我就得出结论,我会做我应该做的,但是如果你让我做一些违反真理的东西,我拒绝接受,你可以找别人去做,但那个别人不是我。我没有必要为了那些所谓的道义而担惊受怕。当幕后的英雄一点都不好玩,而且乱七八糟的人最终还会挡在你前面把功劳全部拿去。我宁愿不把这个功劳创造出来,也不愿意让别人随便拿走我的东西。如果某些东西是出于自愿的,我会出钱出力。但如果,那是你强迫我那么做的,现在我已经有底气,宁死不屈。

大家会说,如果我做得这么绝,前途的发展会不怎么好。难道说每天就把工作重心花在卑躬屈膝、各种阿谀奉承上面,人生就一定会好吗?其实这是一个人生选择的问题,你要选择你眼中的好?还是要成为别人心目中的好?有钱有地位就一定好了吗?你怎么不想想,那些东西是靠什么换来的?想想那些交换的过程,我就觉得很恶心。情况就好像一部电影,票房高就一定好了吗?为什么你就不问一下观众们的感觉?电影票房和观众口碑双丰收的电影最后一定会成为经典的杰作,但显然那些优秀作品的数量不会很多。有钱有地位就像是电影票房,而观众的口碑是真正自身的能力。很多时候,人们都只顾用地位和金钱去衡量一个人,在跨行业跨国界的前提下,貌似那是最公平的。但当一个人抚心自问的时候,那些东西真的能代表些什么吗?观众口碑的这条线不好把握也不好测量,就像个人的能力。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十个手指长短各不同,你很难用一个标准去评判所有。而当你并不了解别人所专长的东西的时候,你经常会做出一些很荒谬的瞎掰。

随他们去吧,反正,我决心要守住底线。

归档:2017-02-23 Dangal – 大叔

2016-05
18

大难不死

By xrspook @ 7:46:5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了个冒险的梦,我有两次差点就挂了,都跟电梯有关。第一次是进到电梯里,然后电梯就开始上升,上升到某个程度,连桥箱都被压小了,我从站着变成不得不蹲着卷着,然后电梯开始下降,不停的降,没完没了,过了很久还在降,我看到外面光线变化,应该是不同楼层所以我在某一时刻就滚了出去。终于得救了。我第一次逃过了鬼门关。但是我又很八卦,又把头伸过去看电梯井,其中一条绳索把我的脖子缠住。因为电梯在不断的下降,所以我就被拉去了,在最后一刻,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桥箱很轻,我没费多大周折就把缠在脖子上的绳索解开了,电梯摇摇晃晃继续下降,我第二次得救。

之所以发生这些事,我觉得是某些人在谋害我,所以,逃出鬼门关以后,我就去找人帮忙。这番次折腾后我去找人,大家都吃完饭准备一起到某个地方狂欢。我去的那个地方有很多卖吃的,但大家都在打烊在打包,没什么卖了。然后我遇到我的同事,我跟他说了我遇到的事情,然后说,现在首先我要找点吃的。终于看到某处在卖西瓜。西瓜虽大,但那是不顶饱,又过了一阵有人扛了一大堆大饼以及其它食物过来,说是免费送到某地的,我毫不犹豫的就拿了其中一个,我的同事也在那堆免费的食物里挑了一些吃的。接着呢,梦就结束了。

可想而知,昨天我的压力有多大才做起了这种类型的梦。还有一个就是到快起床的时候我一定很饿,否则不会在梦里那么饥渴的想找东西吃。或许最终我会跟我的同事一起去寻某些正义,但或许那最终都无果。因为谁知道在故意陷害我的人是哪些有权有势的呢!他们甚至可能连我的同事也一起谋害了。这个世界怎么可以这么黑,但起码像梦里最后时刻我还找到一个可靠的人求助,而不是最终只是我一个人在忙命逃跑。我什么坏事都没做,凭什么我就是那个得想尽一切方法保命的人!

因为做了这个梦,动作类的,虽然逻辑和科学真实感缺乏,但估计也让我昨晚一直翻滚个不停。小米手环说我昨晚虽然睡了7个多小时,但深睡时间不超过1小时。这大概跟我昨晚游泳有点过了有关,因为从古梅游泳馆回单位的路上我都感觉我有点饿到发慌了。在回宿舍吃了些面且来了半勺花生酱以后感觉才好些。别人觉得游完泳然后再去桑拿蒸一蒸很舒服,但我觉得这反而容易让我着凉。从泳池出来的时候身体是发烫的,到高温桑拿房里毛孔全部张开了,在那种情况下我又折腾半天找衣服再去洗澡非常容易着凉。昨晚一直感到很燥热,今天早上起来喷嚏不断。桑拿别人觉得爽,但显然在现在的气温下先常温水中游泳然后桑拿接着凉了好一阵再洗温水澡并穿衣服走人这个步骤非常容易让我中招。下次我一定会在下水游泳之前就把游泳结束后的洗发水沐浴露和干净的衣服一律都准备好,起水后就直接把那堆东西从储物箱里拿出来然后直奔冲凉房。上一次在广州下雪后第三天游泳我也是完了以后去桑拿,结果我生了一场大病,持续了足足一个月。希望这次没什么大碍,很快能彻底好起来。我对自己的复原能力有信心,但有时我真的不确定自己到底病情有多严重。

放下无谓的负担,我应该向着梦想奔去而不是浪费时间在猜测别人到底对我有没有不轨上面。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