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
30

我们

By xrspook @ 12:02:55 归类于: 烂日记

和猫猫狗狗相遇的时候,尤其是我近距离逗他们的时候,我总会直挺挺地盯着他们的眼睛。我不知道他们看着我的时候有什么反应,但起码在那一刻我是很平静的,也大概是因为这种平静,也让他们不那么紧张。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感受得出来,反正我是有这个感觉的,我发现有些怕狗的人路过狗狗旁边的时候,狗会很不冷静,但是通常来说我路过的时候完全没有这种状况,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气场。我并不怕他们,他们也知道我没有恶意,所以那就像一个路人甲路过而已,不过那是一个活物。我不知道猫猫狗狗到底是如何感受出这种气场的,是味道有区别吗?还是说通过其他的一些感觉能得知。还记得之前看过一个训狗的节目,客户会把自己有坏习惯的狗交给训狗员。训狗员首先会找出狗狗之所以有这种坏习惯的原因,如果可以的话,他会通过某些训练加以纠正。有时候问题不在狗,而在于主人,比如说主人一些错误的认识和错误的习惯,把狗狗带偏了,所以需要纠正的不是狗,是人。在那个节目里,训狗员多次强调,狗狗有某些坏毛病,主人很害怕,但越是害怕狗狗就越容易那样,所以首先要做到的是纠正主人的心理,让狗狗觉得人不害怕,又或者让狗狗理解到主人不希望他那么干。什么时候应该紧,什么时候应该松,主人的认知和实际上跟狗狗所理解的不一致,这就形成了主人觉得那是狗狗的坏习惯,但狗狗觉得那没有一点问题。

以前每天又或者每过几天我就会跟单位的狗玩上一阵子,但现在频率降低了很多,几乎每天我都会跟他们打招呼,但实际上跟他们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可能每周只有一两次甚至几周才有一两次。所以总的来说,当我远远的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他们是比较冷漠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已经被养了很多年,处在老油条的状态。但是当他们看到我即将跟他们互动的时候,他们依然是一副很兴奋的感觉。其中一条黑白的狗我很喜欢,我喜欢走进他身旁,然后把脸凑过去,近距离看着他的眼睛。他也会近距离的看着我,有时会做出一些想舔我的趋势,但实际上他不会,,即便如果他要做,他是可以做到的。我的脸跟他的脸就只有大概一个拳头的位置。从他的呼吸声,我能感觉到他很兴奋,但是他控制住了他的兴奋,因为他没有再凑过来,也没有做一些很激动的肢体语言。我俩的相遇无论是对狗狗来说还是对我来说都是很兴奋的,因为我喜欢,我才会过去跟他玩,他喜欢人类跟他玩。在我的心目中,他是我们单位的老伙计了,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这只两脚兽也已经和他共同生活了好多年,而且这个两脚兽还总喜欢用这种近距离的方式和他见面。当两个互相喜欢的在一起,那种感觉真好。单位的狗狗不是一开始的时候就全部都喜欢跟两脚兽接触交往,但随着时间的延长,他们知道两脚兽没有恶意,而且还会给他们带来好处,之后他们会渐渐主动向两脚兽示好。虽然实际上他们并没有把我们当作是主人,而我则一直把他们当做是朋友,他们是可以让我感觉到快乐的存在。

我家从来没养过狗,但我喜欢狗。

2019-07
8

RUN NOTE

By xrspook @ 22:45:12 归类于: RUN NOTE

星期一 2019-07-08 20:55
平均心率111,最高心率131,平均配速548,原地跳。我明明可以早点开始的,但心里牵挂着要把库存汇总的方式以数组的方式表达出来,于是就先去做那个了。我明明知道那个东西不是十几分钟就能折腾出来,但我还是毅然开始,结果呢,投进去了1个多小时。按照正常人的思路,我应该白天有空的时候去折腾,但显然我这个急性子没办法控制住强烈欲望的冲动。#xrspook未行够#

2019-03
24

病态生活方式

By xrspook @ 13:21:29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真的觉得自己的性格真的很有问题。因为我仿佛就是一个极端宅的存在,别说同学聚会,哪怕是QQ群或者微信群里以前的同学朋友或者同事群闪个不停我都会觉得很烦,所以过不了几分钟我就会把那个东西屏蔽掉。不断的闪烁会让我无比不安心,所以到最终能闪烁的只能是那些几乎不会让我烦的人(我可以忽略他们存在的人,通常极少找我)或者是工作上的需要。各种聚会不会让我兴奋,只会让我非常紧张,一直以来都这样。虽然他们是些曾经和我生活学习工作过很长时间的人,但对待他们的方式,我仿佛一直都只是活在记忆里。当这些记忆更新以后我会觉得有点不知所措。最简单的聚会方式会让我觉得莫名的不自在,比如吃饭唱K打牌或者一起去某个地方旅游。除了这些,我们通常没有更加多的选择方式,又或是不是真的没有,而是通常普通人都干这些所以就不会再去考虑其它节目,对普通人来说这些已经很可以了。我心底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抗拒,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抗拒那些聚会的方式还是我害羞或者自卑。貌似我不能很坦然的接受他们从前和现在不一样的定位。

如果他们从前和我很亲近,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呢?又或者更深层次的考虑,难道过去他们根本谈不上是我的密友。闺蜜也好,关系非常密切的亲戚也好,对我来说到达了一定程度,比如说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见面交流以后,代沟就形成了。我更习惯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因为我自己是这样的人,所以那些一谈到聚会就非常兴奋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态我无法想象。

我不知道这种怪异甚至说病态的生活方式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还有就是这样对我到底有多大的伤害。同样我也说不准这对我来说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从坏的一方面考虑,我仿佛就是一个孤立在世界上的人。跟我有交流的只有当下我必须接触的人,对我来说从前的就像黑板上的字,已经用粉笔擦抹去了。但那种抹去又不是真的彻底消失,我把他们另存为并归档到一个地方,不铺在我的桌面上,也不随便拿出来。正是因为这种处理方式,所以我的桌面能留给当下很多空间处理我正在忙碌或者即将产生兴趣的东西。这样的处理方式可以让我有无限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当下。但与此同时,我主动牺牲了和从前一切的新连接。现在我觉得这样过日子并不痛苦,而且自感还过得也不错,但或许几年后,十几年后,甚至几十年后我就会后悔了。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一直抱住从前的所有同时又收入很多新东西。

那些我尊敬崇拜的人通常都可以做到高度专注,当他们在技术领域爆发小宇宙的时候我不觉得他们的脑子里会同时对过去的人和种种产生思念。电影《中国蓝盔》里有一个镜头,一个维和战士正在高点放哨,但他脑子里却在想着他的亲人。从感情上来说这无可口非,但他正在工作,他正在执行任务,所有人的命都悬在他手里,而他却在那个时候分心,这显然相当不靠谱。我们身边的很多人也经常干这种事,所以无论是做作业还是工作,他们都要拖很长时间,仍然完成不了。我很烦那些人,因为我不会犯这种错误。当然我也明白,工作的时候开小差与和从前的同学朋友保持联系完全是两码事。

大概能拯救我这种病态生活方式的也就只有经常参加他们的聚会,把那些东西习以为常。

2018-08
29

篮球计划

By xrspook @ 9:15:1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洗完澡以后,我犯了一个低级的错误,平时这种傻事我从来不会干,但因为事情才发生了几个小时,我完全没有预料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所以我显然疏忽大意了。如果在那几个小时里,我没有进行剧烈运动,大概情况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但问题是在我洗澡之前我刚完成了个大概45分钟的HIIT,所以情况可能有点出乎我意料。当问题发生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惨了,搞卫生搞死人了。我是不是应该重新洗一次澡呢?但这样我又要把地全部都拖一遍,把墙全部都刮一遍,这很麻烦。所以我用了些很懒的方式稍微替代了一下。住进这个宿舍半年多以来,之前没犯过这种错误,但昨天我真的是有点短路了。

理论上昨天是星期二,应该进行篮球训练,但下午队长在嚷嚷说昨晚要跟深粮打一场,但鬼都知道一定会下雨。所以,要在哪里跟深粮打呢?当队长说打球时间是晚上6点半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地点一定是深粮工地的那个室外球场。即便晚上6点半的时候不下雨,我们一整个下午都在下雨,场地也是湿的,根本没法打。所以一开始就说晚上要跟深粮打球,而且默认还是在他们的场地,这是个默认不打球的套路。我实在搞不懂这群小年轻为什么总是抱着偷懒的念头。他们偷懒,他们的领导默许他们偷懒。领导只会在打比赛前的一个星期告诉你,这几天你们要连续练三个晚上。这种东西为什么要进行临急抱佛脚呢?我实在搞不懂。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想法,他们觉得自己还可以怎么改进,反正要怎么提升自己,我真心是想过了。不过首先我得把手指搞好。

距离我的手指第一次戳到球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手指还是无法完全伸直或者完全弯曲,到达一定角度就会痛,用力拍在平面上也会痛,当然,大力鼓掌的时候也不例外。据说打球的人,因为关节经常受伤,所以指关节会特别大,而且有可能,不再那么灵活,不能伸直和弯曲,我真心不想自己变成那样。如果这个星期等各种方法都未见好转,大概下周我就得去一趟麻涌医院了。别人大概无法理解为什么这种小问题可以拖那么久,我也不明白。除了那个手指以外,其他手指我也曾经中招过,但是远远没有那个手指那么严重。这事情大概没办法凭经验。理论上这种事一两个星期就好了。但有些人会直接脱臼、骨折或者韧带撕裂。我说不准自己到底是什么情况,反正各种药我都试过了。

手指搞好了以后,我会提升自己的控球感。至于怎么提升球感,教学视频我已经看过了。成为神射手什么的,显然不可能,因为我们单位连个正确放置的篮球架都没有。的确,我们单位里有两个篮球架,但那两个东西现在正躺在角落的草丛里,跟垃圾没什么区别。篮球架都没有,更不用说篮球场,没有日积月累的练习,神射简直就是幻想,但是球感是可以去磨练的。起码我可以做到左右手顺畅运球,可以进行各种变速,可以进行身前身后胯下穿插,在我冲刺跑的时候可以让球紧跟着我,就像那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其它东西必须得有篮球场和人的配合才能做到。但要做到这些,只需一个篮球。篮球我已经买了,打气筒也已经到位。接下来要做的是在手指康复后,投入时间和精力练起来。我的训练并不是为了在什么比赛里有什么好成绩。因为大半个月过后,单位系统内的男女混合篮球比赛结束后,大概我就永远不会再跟他们一起打篮球了。之所以我还得去练,是因为我希望掌握这门技术,当我还年轻的时候我没有掌握,但现在我有时间和精力了,我觉得学会这些很有用。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上。单位里那帮男的拿到篮球以后就只管往里冲,往篮底冲,眼睛里就只有篮筐,一心只想亲自把球扔进去。我喜欢球空心入网的美妙的声音,但是我知道基本功比入球重要很多。我是个很愿意花时间在基本功上面的成年人。脚踏实地是我的核心竞争力,从前我没有察觉到,但现在已经越发明显。

战胜对手只是暂时的,但战胜自己是一辈子的。

2017-08
19

带劲

By xrspook @ 21:18:31 归类于: 烂日记

因为今天要跑18K,所以昨晚回到家之前,我都在考虑要在晚上9点,最迟9点半就睡觉,因为我的计划是早上4点半起来吃早餐,然后6点到6点半之间开跑。实际上,昨晚我11点多才睡觉,今天早上的开跑时间是7点多。睡觉的时候,我有纳闷过这么晚才睡觉,明天起不起得来去跑步,但实际上,很奇怪,今早莫名的精神,起床没有任何困难。对上一次跑18K已经是一个半月前的事,也就是7月的第一个周六。这么长时间没有跑过18K,是过去几年里从未发生过的,不只是没有跑18K,15K以上也一次都没有,仅仅跑了一次13K。今天感觉状态不错。主要反映为心率不会很快就飙升到155甚至160。跑过12K的斜坡,我的心率才终于达到了155以上。160以上的心率发生在最后2K。这已经很好了,也正是因为心率比较缓和,所以我才能完成18K,否则像上两次那样,5K不到心率已经在158以上,7K过后甚至已经超过了165,我怎么可能坚持跑完18K,所以那两次我10K就收工了。太阳很猛烈,没有风,自感脱水很厉害,每一步都很痛苦。不是呼吸的问题,也不是肌肉酸痛,但人的整体感觉很不好。今天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最终让我顺利安全完成任务的,除了我的主观原因以外,还有残酷的环境因素。

昨晚本打算早点睡觉,但实际上又拖到了11点,是因为昨晚从8点多开始,我就在折腾孔明锁。那玩具是我买回来打算送给我表哥儿子的。一共十个孔明锁,卖家外送一个整理箱,刚好能把那些东西都装在里面。昨天之前我就只玩过一次孔明锁,两个类型的。所以我有点明白那是怎么回事,但显然孔明锁这种东西的技巧,我远远没有掌握好。十个孔明锁,昨天我拆装了七个。如果完全只凭借我个人的力量,可能一两个都很有难度,有一些说明书我从第一步开始就要完全按照,有一些我只偷看了一眼就知道该怎么做。如果每个零件都不一样,那些锁会非常麻烦。同一类型的零件越多,不看说明书就组装起来的几率越大。比如十个孔明锁里有一个叫球锁,另外一个是跟球锁类似的多边形,它们都由6块形状相同的零件组成。那也是仅有的两个我只偷看了一下说明书,就整能拼起来的锁。因为技巧只有一个,装拆的时候抓住其中的三块零件,就像把橙子掰开两半一样把它们分离。如果把这个操作玩熟练了,在不懂的人眼中,就会像变魔术一样,因为球锁结合起来以后丝丝入扣,非常完美。因为这个塑料的孔明锁,六块部件不同颜色,但可以从一个磨具里做出来,如果这是一个木制的孔明锁,估计,就不会结合得这么完美了。还记得,一开始要把球锁打开的时候,我简直用上了暴力。但我渐渐发现,你只能对整个锁同时用力,才能慢慢松开,你光掰其中的一块根本没用,只会越掰越死。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正如我上面所说。这个东西非常巧妙,在过去的30多年里,我都没有意识到。中国的建筑博大精深,从前的那些亭台楼阁,要把东西结合起来,不需要用一滴胶水和一根钉子,但依然可以做得很坚固耐用,靠的就是这种巧妙的结合。这对工匠的手艺有非常高的要求,毕竟从前打磨木头没有模具,所有东西都是靠人手一件件提炼出来。如果完全不看说明书,要把孔明锁拼装起来,那简直是顶级的烧脑玩意。即便给你看说明书,你要一个一个零件对应说明书上的东西,也对操作者也有非常高的辨认识别要求。因为你要从一大堆不同的零件里找到你想要的那根。这就需要你有发现零件各自特点的能力,同一个零件,从不同角度看有不同的形态,这相当考验人的眼力。而且这些是立体的,不像拼图一样,只是平面。孔明锁这么好玩,但我小时候,却从来没有玩过,真的有点可惜。这种东西,简直可以当做是我们的国粹,但实际上,玩这些的小朋友比玩外国进口乐高的小朋友少得多。在推广孔明锁这个问题上,我们真的应该好好考虑为什么我们在渐渐地荒废这个好东西。如果玩好了这个东西以后,搞什么机械制图,无论是平面的还是立体的,都会觉得相当简单。当然中学的时候学习几何会觉得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昨晚没有解决掉的三个孔明锁看上去是最复杂的。不知道要征服它们又要花费多少时间。我觉得我绝对是不看说明书就肯定会死星人。

空间逻辑神马是孔明锁的精髓。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