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21

生来平等

By xrspook @ 8:41:43 归类于:烂日记

人生出来无论男女,都是平等的,但在后期逐渐成长过程中,二者在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上开始分化。但这种分化我觉得并不是自然造成的,而是受很多人为因素的影响,比如说传统,比如说宗教,又比如说社会上很多的既定约束。必须承认,男人跟女人的身体构成虽然还是那些材料,但材料的比例不一样。但这不代表男人就可以从事某些行业,而女人就一定不行。如果女人不能在某些行业里工作,大都是因为她们默认了不允许那么干,所以她们没经历过跟男人一样的培养训练。

这个潜规则在体育界被用得尤其多,比如说,即将上映的电影Dangal,里面就说到在印度,从前没有女性从事摔跤这项运动,因为他们觉得,这是男人的专利,但直到有一天,一个老摔跤手发现自己的女儿们非常有天分,并把她们培养成为世界冠军级别的摔跤运动员。在这其中,他们不只要克服训练上的辛苦,还有就是必须得跟社会的那些反对目光抗衡。女人就只能早早地嫁掉、在家里相夫教子吗?女人就不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吗?尤其是在那些从前大家都认为只属于男人的领域!另一个实例是大名鼎鼎的波士顿马拉松。这项马拉松创立之初是不允许女性参加的,而改变这个历史的是有一次,一位女性在没有号码牌,没有正式被批准参与的情况下,蹭跑完成了42.195公里。多年以后,另外一位女性,以巧妙的方式,成功报名波士顿马拉松并完赛。当时绝大部分男性和各方机构都认为,女性在生理上并不能应对如此长的距离,根据全美业余体育联合会的规定,妇女路跑比赛的最长距离不得超过1.5英里。但实际上呢,这两位女性都证明了那些所谓的假设都是错误的。那位第一次拿号码牌跑完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在过程中差点就完成不了,倒并不是因为她的跑步能力不足,而是因为路上有其他男人要阻止她正常比赛。

在这里,我不想谈什么女权男权的问题,我只是想表达,即使我们生来都是平等的,为什么就必须得划定界限谁可以做什么谁不可以。但我也知道,公平这种事从来就不存在。比如说,别人生来就在一个亿万富豪的家庭,但是你却生在一个每个月都得为温饱而挣扎的家庭。从起点开始,这已经不公平了。

看到现在的小孩都那么聪明以后,我妈感叹,从前她觉得她小时候穷人家的孩子读书比富人家的差,现在她知道为什么了。这有主观的因素,也有客观的因素。客观的因素是富人家的孩子营养比较到位,但穷人家的孩子能填饱肚子已经很了不起了。营养到位自然智力和身体发育得就比较好,但现在这种差异即便存在,也没有从前那么明显了,因为无论在大城市还是小农村,中国的贫困人口正在快速地减少。温饱基本已经不成问题,至于营养摄入方面,即便还是有差异,但相比过去已经缩小非常多。如果说从前客观上的因素影响比较大的话,大概现在主观上的因素反而比较突出。如果没有找到学习的目标和理由,即便你是富人的孩子也不能怎样。

科学家在制造机器人的时候,会特别地给它们设定一个性别吗?这完全没有必要啊!所以机器人完成的工作,也是不分性别的。为什么当人成为造物主的时候可以这样,但是人自己本身却不这样呢?这是当局者迷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之前不知道怎么就定下的规定实际上是不合理的,我们可以选择继续忍受,遵循那个传统,也可以用事实证明那是谬论,打破那个所谓法则。

2017-01
10

要的是什么

By xrspook @ 10:35:44 归类于:烂日记

纠结了半天,今天要不要把床上用品都洗了,昨天晚上我就已经开始在思考,今天醒来以后继续纠结。因为显然今天不会是一个大晴天,天气预报说今天是多云,按照我对多云和阴的理解,多云的天气还是可以洗东西的,但到现在为止,天色给我的感觉完全是阴。厚厚的云层把所有都截留住了,所以阳关射下来产生影子的时间,到现在为止还不超过五分钟。因为现在早上7点多才天亮,但是我六点多就得开始洗东西了,否则就会赶不上八点钟去吃早餐。所以该不该洗东西?在我起床以后,看天上看手机最终还是非常难做出决定。最后我还是洗了,因为无论如何,起码今天不会下雨,如果有风且干燥,即便没有太阳,东西也能干。从起床开始把床上用品全部拆下来,扔到洗衣机里洗,搞一下床附近的卫生,然后再等洗衣机工作完成,最后到顶楼把东西晾起来,一共花费了大概一个小时。其中洗衣机工作的时间是39分钟。老一辈的人会跟我们说,冬至过后就不太适合晾晒了,因为天气会不太好。或许是阴天,或许是下雨。今年有点反常,是个暖冬,所以这个猴年冬天大晴天的概率比阴天下雨的多得多。但无论晴天有多少,如果你没有把握好,洗东西的时候不是个晴天,那么对你来说晴天再多也是白费。

昨天下午进行了一年下来我最讨厌的程序——绩效考核批斗大会。自己的工作要被一大堆根本不了解你工作的人去评判,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他们都一窍不通。这样的评分有意义吗?这么多年下来,我得出一个经验:我是流氓,我怕谁?反正你们都不拿我当人看,我也不需要把你们当作是人。这些假惺惺的民主其实一点都不公平。至于其中的吐槽,以前我已经做了太多,今天已经不想再多说。我的目标不是成为你们希望我成为的那个。你们根本就没有在我身上投入过任何的精力和思考,你们只为你们自己着想,甚至不惜以牺牲别人的利益为代价。我一点都不觉得你们的价值观是正确的。我要成为我想成为的那个,而不是别人都那么干,我也那么干。

某天有个米叔的粉丝问我,要不要买某本别人为米叔写的传记。那本书我有电子版,也有纸质版,因为电子版看完以后觉得非常好,所以入手了纸质版。那本书绝大部分都是文字,只有少数几页有插图,但问我问题的人英语水平很一般,让TA看懂那本书几乎是不可能的。买那本100多块钱的书有什么用呢?就为了那几张图?TA给我的回答是有人说当米叔来华的时候就可以拿着那本书给他签名了。可签名的介质非常多。你可以让他直接在你的衣服上签、在你的包包上签、在你任何一个笔记本上签,甚至在你的手机上签。在得到偶像签名之前,我觉得那东西很神圣很重要,但是当我得到了以后,我就明白到那东西,不过就是一个东西,得到了以后不过是认认真真的把它收在某个地方。你甚至不会过一段时间就拿出来看一下。纯粹是收藏。除非,你有其他目的,比如说你收集签名是为了能拿去卖钱。签名也好,合影也好,单独的交流见面也好。即便做到了,那又怎样呢?!他继续还是完美的米叔,你继续还是不完美的你。我们要为之努力的是成为那完美的人,而不是单纯的为了崇拜而模仿。当别人的第二永远不会真正成功。我买米叔的那本传记,在美国亚马逊上买《地球上的星星》DVD的时候是因为我喜欢。我喜欢那本书,我喜欢那部电影。所以那东西我会一看再看,甚至推荐给别人看。当一个粉丝,并没有什么必须遵循的套路,没有必要别人做什么,你也去做什么。

模仿,貌似可以省很多脑筋,缺少了切身处地的思考,那实际上阻挡了你的进步。

2014-08
28

栽赃陷害

By xrspook @ 11:27:40 归类于:烂日记

以德报怨我没那么高尚,以怨报德我没那么恶心。xrspook懂的只是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奉还。我不欠你什么,你也别欠我什么。我不为你做点什么,你也别自作多情了。即便某天我为你做了点什么,绝大多数时候是因为我心情好,别想多。

今年开始,双数月份都要进行优质稻谷的扦样和检验。6月他们是2014-06-27把样品扦回来的。8月,他们是今天(2014-08-28)把样品扦回来的。627是一个星期五,828是一个星期四(下午集体活动别想可以干活)。领导知道的只是双数月份要扦样,就要找你要检验结果。当单数月份的月头到来时,领导见了你就会问,“这期优质稻谷检验结果什么时候好啊?”你丫的!这跟12月31日23点59分后两分钟,即1月1日0点1分说自己长大了一岁有啥区别!理论上说,跨年了,实际上说,那才过去了2分钟!领导的这种傻逼提问无疑跟这个傻逼长大一岁的概念如出一辙。如果你是双数月份的月头把样品扦回来的,我到单数月份一个优质稻谷的指标都没做出来你可以拿我开涮,但现在的情况就像我们彻底被那些负责扦样的报关员栽赃陷害。开会的时候你们可以说你们很忙没时间做这个优质稻谷的扦样,所以拖到了月尾,但对检验的人来说,省级储备粮入库期间的检验样品你们送多少个我们就得做多少个,还有一些不是你们在现场拿回来的而是客户事先拿过来看看质量的我们都要照顾。你们没空扦样难道我们就很有空检验?更糟糕的是检验结果这回事不只是直管领导挂在嘴边,上级也不时催促,他们更懒,要的不只是数据本身,而是经过分析整理的报告文件。没有样品无法检验,有了样品检验也需要很长时间,60个样品如果不受干扰工作日天天只做那个,需要整整1个月的工作日,如果还要乱七八糟的其它,需要1.5-2个月太正常。但别人不在乎这些,别人只要结果。本来这种探索研究性试验是很愉快激越的,但遇上那些不配合的,遇上那些只要结果的人你什么好心情都会被打乱。反正我的叛逆心理是直接形成,我不想给你们做!因为地球人都知道即便这最终形成了一个课题也不会加上我的名字。为什么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公平与正义在此刻变成了神马的浮云。所有的付出都只会石沉大海,给你打鸡血开会的时候总是强调这个那个很重要,当事情需要实际开展的时候不会有任何人稍微开绿灯,事后当报告上去以后更加是跟你无关。

你喜欢把我当作nobody,我就有能耐让你得到nothing。不能一直都占别人便宜的好吗!

昨晚看了接近3小时名叫Boyhood的电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不是因为其中有什么大道理,是因为里面描述的东西是那么的真实细腻,以至于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开心与无奈,无论你愿不愿意,生活还是要继续。电影里那对离婚了的父母教育孩子的方式是在令人太羡慕了。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好的爸爸吗?其实爸爸一点都不坏,如果年轻时的妈妈能给爸爸更多的容忍和机会这家人也就会少了很多往后的经常搬家经常换父亲的颠沛流离了。儿子的生日是件大事,儿子的高中毕业是件大事,这些如此平常的事情却被他们看作如此重要,真的让我口水直流,那些被他们当作里程碑式的大事,在我的人生里一个都未曾被重点圈出。当我们的孩子为了各种补习班和业余爱好班各种奔波的时候别人的孩子正在慢慢成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知道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知道如何做家务,知道要为自己和家人负起责任。相比之下,天朝的种种实在太幼稚无能,除了能让孩子考个高一点的分数,上好一点的学校,还有什么用?除了考试机器,什么都不是。

归档:2014-08-28 小C。

2014-08-28_stamp01

2014-08-28_stamp02

2014-08-28_stamp03

2014-08-28_stamp04

2010-04
19

压根就不公平

By xrspook @ 23:23:53 归类于:烂日记

公平,该怎么看待公平。

今天晚上被抓去打球,篮球场的一半有灯光照到,一半虽然不能说伸手不见五指,但显然当人影加球影晃动起来后,连看清球到在哪里都是个问题,尤其当人迎光站的时候。很背,我被分的那组进攻的是暗那片的场地。如果可以的话,接到在我范围内的球应该不成问题,但偏偏,我接不到,因为已经超出我预料的区域了,什么叫做看不清?那就叫看不清。如果说公平的话,可以打一段时间交换场地,但没有,一直都没有。为啥?不是没有说,因为人家喜欢继续占那么点便宜。人家为何要放弃优势跟你平等?很天荒夜谈吧,但若根本不在一个相同的平台上较量的话,一开始这个较量就是没有意义的。

微不足道,有跟没有无任何区别。没区别就没区别吧,反正一开始沾沾自喜的不是我们这些小女生,我们是被逼着来的。

一天某场地不装足够的灯,一天那里就是个折磨人的杯具。

为什么要自己在哪里瞎蒙?我到现在都不理解。没人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因为他们也不大知道应该怎么做,很诡异。又想起从前某物理老师兼班主任说的一句话“放低无谓的自尊”。看来只有等他们见到棺材才会流眼泪了。

今天顺利通过某检查的账务部分,这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经过那么多轮的检查磨练,相比之下,这个是比较宽松的,起码,不会因为发现你某个地方有粒老鼠屎就扣你的分,说怎样怎样。人应该在一次又一次磨练中成长起来,逐渐变得无惧。

窒息过后的缓息,让人感觉空虚无聊。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