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
14

Haanikaarak Maa

By xrspook @ 7:43:36 归类于:烂日记

cxc6lsjuuaaabea-jpg-large

今天是印度的儿童节,为了响应Dangal的号召,今天的主题是吐槽家长的虐待军事化管理,要求孩子完全按照他们的意愿去行事。一方面,我觉得其实那样并不太糟糕,因为孩子还太小,还不会为自己着想,不会想到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要怎么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但另一方面,无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还是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回看当初,父母的逼迫,还是会让我觉得非常痛苦。只要父母是关心你的,想为你好,估计那种事肯定会发生,只是深刻与否在的问题而已,但多多少少,都会有那么一点。

Dangal发布的第一首歌Haanikaarak Bapu(坏蛋爸爸),不一样。我的父母没有逼迫过我必须得去从事什么运动锻炼。所以对我来说,整个童年运动对我来说都是快乐的,都是开心自由的。是我自己想去玩,如果累趴,也是我自找的。但记忆之中,从前玩各种游戏时并不会觉得累,也没有很渴很饿。大概因为玩是孩子的天性。动物如此,人也如此。现在和从前不一样了,现在的孩子玩的大多是电子游戏,而从前的人没有什么玩具,也就只能在大街上跑跑跳跳。一个毽子足以让我乐此不疲一整个下午。

对我来说,父母的强迫性军事化管理,主要用在我的文化课学习上面。还记得小学低年级的时候,老师布置作文,那对我来说是一门相当痛苦的作业,尤其当作业布置在周末。每到写作文,我就非常头痛,因为除了上学校的课以外,我从前基本不看书,课外书也好,杂志也好,报纸也好。所以到要写作文的时候,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脑子里没有思考过什么,而因为接收到的信息也少,所以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于是每篇作文就像如临大敌一般。每篇作文都要经过妈妈的严格把关。好不容易,才把那几百字呕吐出来。妈妈看了以后,非常不满意,把这些删了,填补那些进去。所以,我得把那篇被她改得面目全非的东西抄正。完以后再给她看,她又会继续改掉很多。反反复复,起码得抄三四遍才成型,才能最终能抄进我的作业本拿去交。可以这么说,那已经不是我的东西,那是我妈的作文。正是因为每次都这么痛苦,所以我非常害怕作文这玩意。但越是害怕,这种事就越会发生。还记得有一次,反反复复折腾作文,电视上正在播《人鬼情未了》。到时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在哭,抄写的纸上都是我的眼泪(大概是因为我妈非常不满意我写的东西要我重写?),小腿也在抽筋,各种不好的事都叠加在一起。到后来三年级以后,老师觉得把作文布置回家写不好,必须得写完作文才能放学走人,我才终于得救了。终于可以完全用我的思路我的表达写我的作文,而不用在乎我妈觉得那好不好。

小学的时候,我妈对我的学习成绩非常重视。我不知道她的心理底线是什么,反正肯定不是要求我必须得那班上第一名,但如果我跌出了前五名甚至全班前十,问题就大了。但实际上我妈也不完全看重排名,而是看重分数本身。比如说,语文不能八十分以下,数学不可能九十分以下。还记得三年级有段时间学习各种图形周长面积的计算。某次数学测验,全班的成绩都很糟糕,平均分大概只有六七十分。这次数学我考了八十分不到。我知道我死定了。平时所有的测验卷考试卷,我都是找我妈签名的,但那一次,我甚至不敢拿给我爸签,那是第一次我冒签家长的名字,也是唯一一次。但因为我的姨妈是小学老师,所以我妈非常清楚一个学期要进行多少次测验,所以,她会到一定时间就会主动问我成绩如何。那一次我妈非常生气,直接就翻出裁衣服的长木尺揍我。我不躲闪也不反抗,只是木头一般树在那里边挨揍变哭,我妈还不让我大声哭出来。那次造成的淤血足足一周多才散去。期间我妈同事的孩子来我家,我妈还故意把伤秀给那孩子看。当时,我没觉得不好意思或生气,只是觉得那样不好。那一役以后我妈给我特训恶补周长面积什么的,结果测验重考的时候我拿到了满分100。拿到100分我从没有什么奖励,我妈觉得那是理所应当的。测验考试对我来说只有不怎么挨骂和被狠狠地骂和打两个选项。如果没达到我妈的成绩目标,我等着暴风雨般的巴掌袭来吧。但通常,我妈打我不用道具,数学七十多分的那次是唯一的例外,那件凶器第二天就被我偷偷地折断扔大街上的垃圾桶了。在小学里我是好学生的典范,我是正义的班长,成绩也一直处在班里的前列,谁会想到我经常性习惯性地被迫接受着这种“特殊教育”。

现在回想起来,我仍觉得那很残忍,我妈怎么就打得出手呢?!不就是测验考试成绩嘛,但那就是评判我的全部。小时候我总觉得我不是我妈亲生的!尽管如此,我妈的狠显然那很有效,没有那些虐就没有现在的xrspook。

cxc8pj7ucaa-cog-jpg-large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