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
15

身边的种种

By xrspook @ 11:31:48 归类于:烂日记

在生与死的问题面前,其它问题都变得那么的微不足道。昨天我已经谈过生与死了,所以今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那么快就完成超越。

昨天下午到外婆家,本打算收拾回家的时候一拨拜年的客人到了。我抄起kindle阅读器赶紧走人。到达楼梯口的时候我看到不久前被大汪吓到赶紧跳上车顶的喵,于是我朝它喵了几声。它很怕狗,但很亲人。看到是人,应声它喵回了几下,然后钻出草丛跳下来,在我脚边来回蹭,并不时喵两下。这猫多亲人啊!虽然我只是个陌生人。对上一次有这种待遇是单位有粮船靠岸,我们奉命去扦样,但到了码头才被告知暂时不能动,因为船舶靠岸的某些手续还没完成。人不能过去,但他们的喵过来了。我们的码头没有喵,我去到码头的时候已经看到有只喵端坐在码头边上晒太阳。朝它喵几下,它就赶紧过来蹭你了。什么人都蹭,谁都表现得很亲近。伸手挠挠它,它更加会摆出一副享受得要死的模样。这个时候,无论船上的船员怎么叫唤,那喵都不理睬。船员只能叹,这喵亲人妩媚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如果你吓唬它,它会赶紧三两步通过跳板回到船上,但看看情况,没什么事了,它又会回到岸上,继续和陌生人亲近。人有外向内向之分,动物也是,偶遇的那两个喵星人是我遇到过最外向的,而我们单位的汪星人阿包着属于最内向(高傲)的,不只是内向,阿包是那种你非常难以和他亲近的那种!他不馋,吃饱了你用食物引诱他绝对徒劳,他不怎么受乐于被抚摸,他不喜欢的时候你摸着摸着他就开始挠痒痒了,他拒绝你的方式不是走开或躲避,而是开干他自己的事,你觉得没趣自然会离开他。不能说阿包很笨低智商,不过是他很难和人亲近,他喜欢由他自己主导一切而不是人类喜欢什么他就顺从什么。所以到吃饭的时候他经常不去开饭的地点,你摸摸他小脑袋的时候他会自己挠痒痒, 你叫他要跟他玩的时候他装没听到或着听到了只是蹲坐在某个地方不到你身边。都说汪星人和人很亲近友好也很忠诚,但遇到阿包后我的三观算是都毁掉了,世界上居然会有这种性格的汪!

当事情不以我们料想的方式发生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总是:肯定有什么问题!但可能那是我们的问题啊,阿包那样的汪星人到底是他自己的毛病还是我们见识太少孤陋寡闻?承认自己有问题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上面在说到喵喵之前的故事其实还没说完。喵喵跟我亲近又自行离开后我径直走向马路对面的健身径。在两个上肢推拉机后各慢速40下以后开始挖出裤兜里的kindle阅读器看了起来。原谅我把那两个东西称呼为“推拉机”,对我来说那两个东西就是用来锻炼手臂、后背和前胸的,调用得最多的估计是肩部的三角肌和手臂的肱三头肌,只有在外婆家被驱逐出境(有客人到)的时候我才很偶然地去玩一玩。今天早上起床感觉酸痛的时候我才记起原来可能是那个原因。对上一次“沦落”到那里自娱自乐大概是去年的春节了。看完王小波后我开始看日本那个谁的《解忧杂货店》,我是前天晚上从被窝里开看的,大半夜的看那个开头,我后背凉飕飕的,这是鬼故事么?但越是看下去越是让我欲罢不能。坐在健身径的其中一个器械上看,我甚至看出眼泪了。旁边有一大堆抽烟下棋的老人家,街上行人也络绎不绝,天色阴沉,冷空气杀到,我独自坐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老街,倍感唏嘘。那种氛围感是家里的被窝绝对营造不出来的!越坐越冷,越看越想哭(实际上已经弱弱地哭过了),最后我只好动身去走走,否则就真太冷了。

阴沉沉的天色让人略感落寞,时间不早,我该去刷街了。

2014-07
6

泳场踩点

By xrspook @ 20:51:53 归类于:烂日记

妈妈今天晚饭的时候跟我说,不要去上海了,那很浪费钱,去上海不如去深圳跑步。的确,我没想过去上海WWE了,起码今年不会,你肯支付我全额费用我也不去。妈妈同时也问我“你现在不看摔角了吗?从前你一天到晚都坐在电脑前看啊折腾啊什么的,但现在没有了。”跑步和其它辅助性的运动已经取代了摔角,我关注的人也从Alberto Del Rio变成了xrspook自己。这是我近30年来的头一回,为自己而狂。人无完人,我肯定会有做错,因为我的太认真经常会有适得其反,但很多时候那并不是因为我没有考虑过而导致的失误而是我故意为之。如果问我上海-WWE-东方体育中心还有什么让我觉得遗憾没做到的就是:我们一帮摔迷没有cosplay摔角手得很奇葩,一边手机甚至功放里播着各种WWE的相关音乐一边围绕着那个路况绝佳的体育中心跑上30分钟。2011年我们绕着东方体育中心来过一圈,但当时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体育中心的某个出入口在哪里,转了大半个圈才找到,我们一众人穿着划一的自制TEE,手举各种海报旗帜横幅灯牌标语神马的,跟其他粉丝一样,我们希望在摔角手们大巴入场的门口有那么一下下的接触。酷日、落日、兴奋各种叠加,而当时我和那帮人纯粹只是很亲近的陌生。现在,我已经没有像当年疯狂的任何动力了,因为我生活的重心已经不在WWE上。

没有当过粉丝的人生是不完满的!因为那代表了你从未有过莫名其妙的极端疯狂~ 人生大多数时候应该很克制,但放荡不羁不顾一切才是人生的精华所在,越是奇葩往后回味起来才会感觉越是绵延。

今天我去踩点游泳场。先去的是海印桥脚的“越秀区全民健身活动中心”但我绕着东湖的西南侧无论如何找不到,越秀区运动场有了,但足球场旁边的就只有网球场,从占地看来根本就不可能容得下一个有室内外泳池的游泳场,难道因为建地铁拆了?在写这篇blog的时候我又特意去搜索,才发现,我的算盘完全敲错了!那个活动中心在东湖公园的西北侧!!!!!!!是某栋不可能被忽略的建筑物,而我偏偏却没有向东湖公园正门更北的地方走,失败,泪奔~ 我是上午11点多出门的,正午12点多的时候在那个地方晃悠,没晃悠到我要找的东西,真TMD的沮丧。唯一让人安慰的是在东湖公园里转的时候我看到有条健身径,健身径怎么可以没有天梯,我一直想测试一下自己“爬”天梯的能力,结果我自己都感觉神了,我居然毫不费劲地就从天梯的这边晃到了天梯的那边,我都甚至没想好应该用身体的哪个部分发力我已经完成了,实在不可思议!这是我这辈子最轻松的天梯经历,估计健身径上的人估计都被这个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路人甲给吓O了,因为今天我穿的是非运动bra,所以辨别性别应该没啥难度。

东湖公园出来,我步行过海印桥去看海珠那边的珠江泳场。还记得当我还用周六快走慢跑间歇23K的时候,过海印桥意味着我离终点不到2K距离了,但那个时候,饥饿+疲惫已经让我不成人样,我从来都觉得海印桥那个坡度估计有45度的单车斜坡是故意设计出来然我猝死的!今天休闲短袖短裤外加凡客的中帮板鞋和Kalenji的空顶帽,手腕缠着在坐公交车时穿过的皮肤式风衣,在正午12点多,我很轻松地冲上了海印桥,今天的感觉是,原来那个斜坡也不是很陡嘛,大腿和臀部肌肉群完全没有经历任何考验爬坡已经完成,唯一证明着我爬过坡的唯有那上桥后走出百余米也略微没有完全平伏的呼吸。

珠江泳场今天人不多,起码没有我想像中的多。我对玩水项目完全没兴趣,但现在的珠江泳场设计出来就主要是给人玩水作乐的,但跟长隆比起来那规模尼玛的太小了。然后我坐了几个站公交车去了下渡路,看看那个六中的游泳场。游泳场在六中内,但并不从六中的正门进入,而是在下渡路进入,门口准确来说是下渡路某屈臣氏的后面那条街里。有2个泳池,一个深水一个浅水,尼玛的深水我太爱了。适合我的时间是早上7:00-9:30。7点前我会准时到位的,换衣服热身神马半小时应该差不多了吧,然后泳上一个1小时,在9点左右离开,回家刚好赶上看10:00翡翠台的《钢之炼金术士FA》。

下周日要值班,但我并不想一大早就往单位赶,我想吃过午饭中午才慢悠悠地回去,但这也要看我的搭档他到底如何安排。值班,而且是没有任何补偿(金钱或补休),真的很让人感到极度厌恶!!!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