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20

好运

By xrspook @ 8:52:33 归类于:烂日记

我有时我会觉得那句努力的人运气不会差到哪里去是对的.

还记得我疯狂迷上跑步的那几年,运气真的非常好,比如用支付宝支付,我得了几克黄金,结果那些折算回来等于几千块钱。也比如因为我每天都有2万步以上的步数,所以在家乐福的某个活动里,我抽中了一套1000多块钱的刀具。那是那一期家乐福活动最高的奖项。同样,因为我有足够多的步数,所以我在其它活动里赢过小米手环,也中过汤臣倍健的维生素C片。还记得我刚开始疯狂的投入到跑步的那几年,到处都很多活动,哪里都貌似能得到很多实质性的奖励。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当时我的财运很不错,还是怎么的,反正我觉得那几年我碰上的好事比我之前活的那二十几年还要多。

有些好事是你不知道为什么它就发生的,而有一些则完全可以理解。比如说过去几年过一段时间,广州血液中心就会发短信过来问我要不要参加某些活动。昨天我收到的短信是问我要不要去花城广场的魔幻世界,而之前的好像是去飞鸟乐园。之所以没有去飞鸟乐园,因为那都安排在周六,当时外婆还在,周六我们的固定节目是去外婆家,所以我妈肯定没空。前几天我还在想,如果又收到飞鸟乐园的邀请,我和我妈就可以去了,但没想到昨天收到的短信是去花城广场魔幻世界的。如果我有孩子去魔幻世界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显然,那个只是走走看看用来谋杀快门的地方,对我和我妈都没什么吸引力,我还是等下一次去飞鸟乐园吧。

中午的时候,招行的理财经理打电话过来说下周琶洲有个什么美食活动之类的。他那里有免费的门票,所以就叫我过去拿了。通常来说,美食节这种东西入场是不需要门票的,之所以招行有这种免费票,大概是因为他们是其中一个赞助商,而之所以要门票,也非常有可能那真的是要付费入场的。加入招行这些年里,在我印象之中我经历了三个理财经理。第1个是把我直接好几年都绑在招行的理财产品上的,第2个几乎不鸟我,而第3个,貌似已经知道我是个喜欢吃吃喝喝的人,所以有什么吃喝的小优惠他都会想到我,然后我打个电话,或者给我发个微信。我的第1个理财经理知道我是个经常跑步的人,所以他曾经问过我要不要参加垂直马拉松,因为那是招行赞助的,所以可以直接拿到免费名额,但偏偏那个时候,我的工作实在太忙了而且我从来没有做过针对爬楼梯这种东西的训练,所以那次我把他拒绝掉了。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我肯定要去试一试,虽然想想都知道那实在太痛苦了,估计爬完那一次以后我的腿会废掉好几天甚至一周。对我来说爬楼梯这种事通常就只是从1楼爬到6楼,因为我家就在6楼。但是垂直马拉松那种东西是要爬上百层,而且那些神一般的人还不是走上去,而是一步几个台阶蹦上去,十几分钟就完成全程,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对我来说,完成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没有好的身体,我不可能有那么精明的大脑去留意各种活动。没有好的身体,我就没有稳定的收入,当然也不会让财经理把我放在眼里。所以归根到底,如果你自己不珍惜自己,别人不会把你当回事,好运气变成了奢望。

2017-01
28

穿越时空的费纳大战

By xrspook @ 21:04:3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年大年初二的澳网男单决赛将上演费纳大战!两位最终打进决赛的选手在半决赛都经过了5场大战才淘汰了各自的对手。事隔5年后两人再次在大满贯决赛相遇,这是他们的第35次交锋。如果费德勒赢了,他的大满贯奖杯将是18,如果纳达尔赢了,他的大满贯奖杯将是15。无论是那个数字将成为事实,两人都配得上神一般的记录。在他们巅峰的时候,只要他们参赛各自绝对统治力的大满贯,基本上冠军都不会旁落。2003-2012年的温网,费德勒拿了其中的7次,纳达尔拿了2次,余下的一次是2011年被德约科维奇拿走了。2005-2014的法网,纳达尔拿了其中的9次,费德勒仅在2009尝过冠军的滋味。这样的统治力,你只能用神一般的存在来形容这两个人,在他们两人巅峰期的时候,每到法网和温网决赛我们永远都只能轻轻地叹一句怎么又是这两个人,虽然我们知道他们两个一定会上演绝佳的好戏。还记得当年我们最感兴趣的永远是到底狂野热情的法网费德勒什么时候才能赢,到底温文儒雅的绅士温网纳达尔什么时候才能登顶。后来,年轻的网球运动员逐渐抢了两位大神的光芒,一方面是因为年轻人们真的成熟长进了,但我看过今年澳网两位大神的两场半决赛后我更倾向于觉得是时间这把杀猪刀让两位大神逐渐走下神坛。是年龄,是体能,是伤病,总的来说是他们自己击败了自己。当两位大神都处于状态大好、没有伤病或者伤病不严重的时候,年轻人再强大也难撼动他们的王者地位。

费德勒和同胞瓦林卡的半决赛看得我心惊肉跳,两人都是单反型选手,在某些时候你会觉得这是两个费德勒在打球啊亲!因为两人经常是代表国家参加比赛的队友搭档,所以非常了解对方。费德勒巅峰的时候我简直不需要看比赛就知道瓦林卡会输掉,但显然前天的半决赛两人势均力敌。我无数次纠结费德勒是否真的能撑住。如果说瓦林卡还有什么得必须改进我觉得是他的心理素质,那还不完全过硬,尤其是当对手顺风顺水的时候。王者需要有霸气,但王者不能有过多的脾气。

如果说前天费德勒和瓦林卡的比赛很精彩,昨天纳达尔和迪米特洛夫的比赛得用很很很精彩去形容。在昨天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有个保加利亚的90后网球选手迪米特洛夫,因为现在他的世界排名才15,曾经最高的世界排名才第8。但经过一场和纳达尔的比赛以后我狠狠地记住了这个年轻人!相比于瓦林卡,我更看好迪米特洛夫将在不久的将来称王。如果他昨天对阵纳达尔的表现不是昙花一现,我预言这孩子的成就将超越现在的穆雷和德约科维奇。这孩子已经具备了王者的技术和王者的心理,他缺少的仅仅是他得在未来积累回来在关键分上的神级经验而已。昨天他和纳达尔的比赛有些时候我真的有点不敢看下去了,在号称跑不死的纳天王的比赛里居然这孩子跑得比天王还狠,而且不是疲于奔命瞎跑而是有速度也有质量。纳达尔是左手持拍,迪米特洛夫是右手持拍,这就必然会出现纳达尔不断用正手强攻。可能我说得不对,但我觉得当今男子网坛火力最猛的左手正拍仍然得数纳达尔。纳达尔的强力左手正拍高转速上旋或加压球曾经是天王的唯一法宝,尤其是纳达尔刚成名的时候,他经常用跑不死外加侧身正手来击打明明是反拍位的球,可见纳达尔对他的左手正拍是多么的自信满满。随着年龄渐长,纳达尔的双反水平也渐渐提高,于是他就不需要再用那么多的侧身正手,但毋庸置疑,他的正手仍然是他的绝对杀伤性武器。在这种情况下,年轻的迪米特洛夫居然顶住了纳达尔狂轰滥炸的正手!评述说在昨天之前,迪米特洛夫的比赛里他反手的制胜分只有正手的1/5,但昨天他反手的制胜分我觉得只比正手少一点点而已。在一场神级对决里,我相信迪米特洛夫的反手已经得到了巨大提升,无论是技术上还是心理上,要做到这个唯有在比赛里遇到健康威猛的纳达尔。纳达尔是非受迫性失误非常少的球员,所以他最经典的做法是留在底线和对手不断抽球,神马神奇角度他都能救回来,直到逼迫到对方犯错下网或出界。但昨天的情况居然是如果只停留在底线耐心对抽纳达尔占不到半点便宜!好多不可思议的球迪米特洛夫都居然接回来了,而且还出其不意由守变攻。这是纳达尔和纳达尔+费德勒合体的怪物在打球吗?!我最欣赏的是昨天迪米特洛夫的体能和心理素质。这个年轻的90后据统计打持续3.5小时以上的网球比赛的数量屈指可数,但昨天那场球他们差几分钟就打了5个小时,这孩子体能居然完全没问题,最后时刻还能轰出时速超过200的发球,这根本就是开挂了…… 整场比赛,我完全没有看出迪米特洛夫有明显的心理波动,他一直都保持了高度的专注。昨天纳达尔险胜我觉得有运气的成分,如果再来一场,未必还能赢。所以在看那场比赛的时候我无数次觉得即便纳达尔赢不了,最终进入决赛的是迪米特洛夫他也实至名归。

2017年的澳网决赛,女单是大小威对决,男单是费纳大战。这真的是2017而不是2007吗?!!!

2016-10
31

素食很不简单

By xrspook @ 7:51:24 归类于:烂日记

把《马拉松训练宝典》看到一定程度以后,我颠覆了自己对素食的认识。素食其实真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只是不吃肉,其它照常,比如说如果一顿饭里面有饭有青菜有肉就等于只是把肉给delete掉,不是这么简单的。现在的素食者跟从前不一样了,从前的人之所以成为素食者,是因为家里穷,买不起肉,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好不容易能在餐桌上摆上一点点肉。但现在不一样了,素食者之所以有成为素食者是因为他们在追求健康。吃素也好,吃荤也好,我觉得健康不健康,全部都是一个量的问题,当摄入过度了,自然就会不健康。原来我的观念和现在,绝大多数人的观念都一样,素食者吃得简单。但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的,素食者饮食讲究,比非素食者高难度很多。少了动物肉类的摄入,他们得吃很多种东西才补得回来。因为估计没有东西比得上动物肉类所含的蛋白质。豆类的蛋白质也很丰富,但相比肉类来说,那并不是全价蛋白。如果一个素食者还是蛋奶素的话,那么TA的健康饮食将更加复杂。因为植物类食物,通常都不具备全价营养,所以必须多种类搭配,才能达到摄入目标,也就是健康。在看过《马拉松训练宝典》里提到的那些,素食运动员的饮食以后,我确信我现在绝逼做不到那种事,因为实在太麻烦复杂了。明明非素食者一顿饭就只需包括,碳水肉类加水果或蔬菜,但对他们来说,为了取代肉类,他们得加入,好几种豆类,碳水也必须是几乎原始未经加工的。而且因为某些植物类食物不能保证人体某些元素的足量摄入,所以在必要情况下,他们还得吃营养补充剂。难道对他们来说吃肉类就是guilty?是对我来说,不吃肉类就是depress。但无论素食者还是非素食者,让我体会到最重要的一点是食物摄入必须得做到多样性。只有当东西少量互补了,才能出最好的效果,把不好的因素降到最低。其原因可以想象,如果人是近亲结婚,隐性基因会更容易显现,于是毛病就来了。对非素食者来说一天的食物,大概十五种也就够了,但对素食者来说,为了要补全全部的营养,他们一天要摄入的东西可能得超过二十种。想想都觉得非常麻烦。所以现在我意识到那些选择健康素食的人并不是在对他们的饮食做减法,而是让他们的饮食变得更复杂更讲究。显然现在我远远都没有那个觉悟,所以我不会去干那种事。我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还有心思放在就像画家画画一样,选不同的颜色调配不同的东西出来。对我来说,把正确的东西适量地塞进肚子,也就那样了。东西具体是什么,并不由我去选择,比如说在单位是饭堂师傅说了算,在家里是妈妈买到什么就吃什么。这一切都很随意,但是如果要不随意,要非常认真,你就得投入很多。现在我还没有那个觉悟,认为我非得如此不可。素食真没有坐在寺庙里那些油光满面的老和尚看上去那么禅意。选择素食,我觉得是对生活的一种高质量追求。吃什么食物,知道品种,只是第一步,你还得想用什么烹调方法让那些东西变得好吃。不同的烹调方法最终决定了进入你肚子里食物的营养。最好的方式当然只是水煮,但显然只是那样谁也受不了。让植物变得好吃的一个方法是油炸,但显然那样再健康的食物,吃下去也会变得非常糟糕。

人真的会变,随着阅历的丰富,你会突然对一些你从前完全不感冒的产生的好奇心。对我来说,素食就是其中一种。从前我真的想都不想,因为,每一顿饭如果没有肉,我就会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更加不用说一天三餐都没有肉,我肯定会疯掉。但现在,我会想试一试那到底是什么感觉。人真神奇。

2016-07
2

弱爆了的心率测定推广

By xrspook @ 22:21:14 归类于:烂日记

为什么跑步的时候要实时测定心率?为什么心率数据必须灵敏?有心率数据就可以忽视人的感觉了吗?

我们是为了健康而去跑步的,不是为了要去自杀,所以对我们来说健康地出门再平安地回来是最重要的。我们不能让关心我们的人因为我们不顾一切地跑步而提心吊胆。自不自虐甚至自不自杀由我们自己说了算,但你是否考虑过不应该让关心你的人因为你的不顾一切而担惊受怕!我们不能保证我们跑步时使用的心率测定设备一定就靠谱准确,情况就像开汽车的时候就要戴安全带,安全带能在出事故的时候让你少受伤害,但没有人能确切保证安全带一定能在你出事故的时候没事。跑步和骑车的时候测定心率要比游泳的时候简单,这些铁三项目都对心肺功能有很高的要求,就我个人的感觉来说,在长时间的耐力运动过程中心肺能力的极限要比肌肉酸痛逼你必须停下模糊。肌肉拉伤了甚至断裂了,你会痛得有心无力不得不停下来,但心肺的极限却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在不知不觉的拉爆、触碰红线了都没有感觉到。人的野心是异常强大的,人兴奋起来的肾上腺素也是大海无量的,既然温水能慢慢地把青蛙煮熟,人的渐渐心肺拉爆也非常有可能存在。

上面说的东西就像在卖广告,但显然我这种表达方式太弱爆,不能说服多少人觉得必须剁手购买心率测定设备并在某些运动中使用。

大概1年后,我的Bryton心率带终于又重新靠谱地运行起来了!还记得2年前新入C60的时候心率数据就是这么让人安心信任的,但先是在剧烈运动的时候数据失常,后来更加是即便在不激烈的时候也不靠谱。我居然一直都没有醒悟过来,我默认东西用久了肯定会出毛病,并一直忍耐并视而不见。严格来说,我挺玩命。今天是我新入手心率带的第一次使用,数据完全正常靠谱,这种快乐的感觉大概是1年多以前的事了。从前我几乎每天都对自己的跑步数据进行各种分析思考,但现在大多数时候我只是微微地谈一下而已。无视配速,连心率也在默默无视,这种麻痹大意不好。当然了,就像刚刚开始谈恋爱和结婚几年后的夫妻一样,一开始的时候肯定觉得话题很多,各方面的东西都想知道,但相处时间长了,很多东西都了解了以后话自然会变少。人不可能踏入同一条河两次是经典的哲学观点,所以如果我们觉得话少了很多时候只是我们以为我们知道的已经足够多,没有投入更多的精力去探寻为什么和怎么会这样。如何突破这个瓶颈暂时我还没探寻出来。随着能力和经验的提升,我从完全新手到提升为中等甚至中等偏上水平的速度更快,但如何成为优秀甚至顶尖我还有非常漫长的路去走,那个进程我没有经验没有参考。人生对我来说还有非常多的境界需要达到。

我自己是个心率控,是个推荐运动过程中监测心率的人。没有人要求我这么干,但我觉得自己有义务让身边的人都尽量安全地进行锻炼。为什么明知某些做法有安全隐患仍保持沉默呢!没有法律强迫我们非如此不可,但道德使我然也。

2016-03
19

同学入梦来

By xrspook @ 8:43:39 归类于:烂日记

周末的早上不想起来,但是还是在6点半之前醒。昨晚做了个噩梦,一开始我并不觉得那是一个噩梦,因为我梦见了我的初中同学,而且两个人一起过得挺快活,但后来遇到的同学越来越多,然后一开始遇到的那位女同学还突然消失了。就像一部恐怖悬疑片,我们一起找那位同学到底去哪里了?种种迹象表明,可能,那位同学已经去世。一开始的开心变成了后来的害怕担心,大家都在找证据,证明那个同学已经不在,但是我手上还拿着那位同学较早前给我的很多东西,我感到很茫然。难道是鬼把那些东西给我了吗?她为什么要把那些东西给我呢?她其实可以不给啊或者可以通过其它方式。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梦我自己也很纳闷,但显然同学不是来害我的。同学为什么要突然出现又突然要送给我很多东西,这是后来大家争辩的原因。到底她有什么意图,但其实无论什么意图,只要不是坏的,都无所谓。在推理和寻踪过程中,我们慢慢的忆起了脑海之中,从前我们对那个同学的记忆,再对比刚刚在我们面前出现的那位同学和之前有什么差别。所有的细节都是那么的清晰明了,简直就不像做梦简直就像真的简直就像录像下来可以回播一样,大人跟小孩的经验和记忆力真的完全不一样,当我还小的时候我甚至会,连刚才发生了什么事看到的东西都无法很清晰的描述出来,因为那没有在脑子里留下什么印象,但长大了以后我发现,连做梦里面的东西也可以非常真实,真实得比现实还要真。刚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还有那么一点记忆,突然之间我有点害怕,但实际上又有什么好怕呢?如果像我外婆那样,已经活到了96岁,她那个时代的人都已经去世,就只剩下她一个活在世上,那么她梦见那些老朋友或者兄弟姐妹之类非常正常,没什么好怕的,总有一天你也会跟他们一样去到某个地方。

在双相基础体温的高温期,几乎每个晚上我都会做梦,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有让人很累的也有让人很窝心的,有让我大哭的,到第二天晚早上起来眼睛还是肿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其他人会不会这样?反正在低温期我很少做梦,但是在高温期几乎是百分百的概率。

我也不知道天天用语记写blog会不会某一天我不会敲键盘了,非常有可能。至于退化到什么程度,那得看我持续多长时间都这么干,又或者我不会退化,我敲键盘的速度没有变化因为平时做其他事也要敲键盘,但是有可能我就不再像以前那么纯熟,轻而易举地一边敲键盘一边思考,输出一大篇的东西了。

昨天中午散步的时候同事一直在逼问我现在的体重是多少。我现在的体重大概是110斤,她说,我看上去的样子,大概只有90多斤,我觉得这不可能。其他人只能看到你穿的衣服的样子,穿什么类型的衣服怎么个穿法非常影响别人的感觉,但对我来说,每次洗澡之前脱光了站在镜子前面,什么都暴露出来了,是胖了瘦了,一目了然,尤其是之前我也自拍了不少,所以对比现在的我和之前的我,差别还是非常明显的。但在我体脂最低的时候经常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很容易感冒,很容易口腔溃疡,很容易这个那个,尤其是大姨妈也不喜欢我了。体重的那个数值,只是用来安慰,或者说,可能在穿某些衣服穿某些裤子的时候感觉良好一些,但是人的最适体重是有个定值的,无论太高还是太低都不好,现在我的体脂显然比那个时候长了不少,至于长的那些东西是水肿呢?还是脂肪呢?我就不清楚了,可能都有吧,但总体来说,现在身体的感觉还是还可以的。对我来说100斤左右的体重,不健康的苗头已经开始冒出来了,而超过120斤的体重,那是喝水都会胖,越胖大姨妈越不来、大姨妈不来越胖的节奏。人啊,要一直健康的活着真不容易。

blog写完了,是时候开始早上的散步了,但今天的雾气非常大,跟昨天有得一拼。在雾气之中散步的感觉很神奇,但实际上这样的空气质量并不好。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