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
8

对旅游不敢冒

By xrspook @ 11:06:35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基本可以说没怎么睡好觉,因为感觉一直都很热。无论盖被子还是不盖被子。从开始到结束,我都觉得自己的脖子是潮湿的。这种情况下估计应该开风扇,开一整晚的风扇,但实际上风扇还没拿出来,所以也就只能热一下了。昨晚做的梦也很神奇,我不确定自己的梦是不是断断续续,因为有些时间我的确觉得自己醒过来了。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昨天下午睡得太多。昨天的梦是我跟我妈去某个地方旅游,但实际上我什么都没准备好,无论是带去的一些日常用品还是服装。鬼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仓促出去旅游。

我个人觉得旅游这种东西一点都不好玩。那完全是一个自虐的过程。尤其是去一些自己完全不可控、纯粹跟团的地方。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旅游,都是相当折腾的一件事。在工作之前我没有感觉到搭长途车有多么的痛苦,但工作以后。出过几次差我就对搭车莫名的产生了一些恐惧感。只要搭车的时间超过两个小时,无论坐的是大巴还是商务车,我都会觉得日子不好过。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叫我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我反倒觉得可以忍受。大概是因为公交车颠簸的程度远远不如小车,尤其是那种破烂的小中巴。之所以有这种看法是因为今年三八节去珠海的时候,我们坐的就是量破烂的小中巴,我坐在最后一排,结果单程下来,我的佳明FR235就颠出了4000多步。回程的时候也颠出了相当的步数。这听上去貌似非常匪夷所思,你会觉得那是因为我的手表计步非常不准确,但是同样是坐车,如果我坐的是一部普通的广州公交大巴车,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别说颠出几千步,即便几十步都不会有。与其说是颠簸让我觉得不好受,不如说是长期都困在那个狭小的区域无法活动让我觉得非常郁闷。可想而知,如果要我搭八九个小时的飞机,我一定会疯狂。

当我的同学跟我说他们去欧洲旅游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的期待羡慕。他们回来阐述了他们的经历以后我更加觉得那个东西我挺抗拒的。无论是交通方式还是旅游地的社会环境。从前在我们的心目中,那些发达国家都是很高大上的存在,但实际上他们甚至比不上我们生活的地方。那边的物价水平不高,在那边工作那边生活的人可以过得挺好,但他们的治安让人堪忧,同样让人不可理解的是上个洗手间也得到处收费。公厕这种事在我国是相当普通的一件事,虽然有些地方条件可能差一点,但如果不是到了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公厕是免费的。在大城市你更加不需要非常用力地去找厕所这种东西,因为每一个街区,每一个商业广场都一定配套有洗手间,而且现在经过升级改造的厕所的环境还相当不错。现在却告诉我在欧洲旅游上个厕所需要付1-2欧元,这简直让我觉得他们是靠收这些旅游者的钱混饭吃的。就更加不用说无论去到哪个大城市,到处都是小偷扒手。

我对旅游不敢冒。

2018-05
21

唱歌上身

By xrspook @ 11:29:00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睡觉之前我把《古拉姆》歌曲全集的中文字幕全部替换成印地语字幕,32分钟大概用了1个小时多一点,一共6首歌,大概每首歌用10分钟。替换我使用的是Aegisub和Notepad++配合。首先把中文字幕的ass复制一个作为准备修改的印地语版本,然后用Aegisub打开中文字幕的ass,一句句唱,听着歌词从网站上把相应的印地语歌词找出来,CV印地语歌词和中文歌词到Notepad++的替换界面,用“全部替换”的方式完成转换。歌词最少重复一次,最多貌似重复了5-6次。所以用全部替换的方式是最有效率的。如果用的是很“诚实”地顺序下来一句句改,那么30多分钟的歌曲合集估计我花2个小时都搞不定,而且还会非常容易贴错。替换完毕后我还是得完整校对。贴完印地语歌词以后我觉得居然有些不知道怎的我就会唱了,虽然细节的地方我还得不断重复,因为某些词语不是所见即所得的,但总的来说罗马字母的发音也就那样了。

昨晚睡觉之前我一直在重复Tujhko kya(问题何在)那首歌里面的♪Chit bhi apni pat bhi apni har halat mein jeet hai♪(我们掌管开端 我们控制结束 何时何地 我们都是胜利)这两句。为什么会着迷这两句呢,因为视频的那个画面我喜欢啊,有点嘻哈的味道。这两句节奏上没有难度,难就难在前半句的发音,i和各种辅音夹杂着,其中包括g,b,n,p,t,所以这一句就像在念顺口溜一样。虽然有很多i,但有些地方是弱音,所以读的是ə。调调容易,节奏感很强,歌词绕口,决定了这句话必须得练到脱口而出才能算可以。不断地噼里啪啦练习是少不了的。粤语或者普通话的绕口令我尚且很一般,我还得搞外语的绕口令,我也是醉了。但喜欢这种东西肯定是无条件投入的,搞定以后自然会很有成就感。即便像西班牙语那样所见即所得的发音,明明你会读那个单词,但歌唱起来仍然会各种不对劲,这其中缺少的大概就是语感了。唱粤语或普通话歌曲的时候某些连接词我们根本不用操心,因为那是很自然的事,不过呢,对我们不了解的外语歌曲就很不一样了。我们要考虑旋律、考虑节奏,还要考虑单词发音。

因为睡觉之前搞印地语歌曲,于是做梦的时候就搞笑了。我梦见了米叔,那大概是个见面会?我们在一个好大的室内体育馆里,估计能容纳超过1万人以上,因为观众席是环形的,所以不是电影院之内,是体育馆。米叔开唱Aati kya Khandala(共游肯达拉),他唱第一句,完全没想到全场的中国观众居然接上了他最后一个词,于是下一句他只唱半句,我们把后半句接上了,最终变成了像原曲那样,他和所有观众对唱,气氛实在太好。我会唱很正常,但我万万没想到身边的其他人也会唱。不过呢,唱到一定程度大家就唱不下去了,因为歌词有点复杂,而米叔自己呢,他也是忘词大户,所以我们就不唱了。不唱以后还有些其它互动,具体是什么不记得了。光是歌曲对唱已经很有爱,而且还是20年前的电影插曲哦!

我最终会把《古拉姆》的6首歌都学会吗?

2018-01
28

选择离开

By xrspook @ 19:07:22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真的觉得长命百岁这四个字是一种诅咒。没有经历过这个人,当然想成为这个,但这个真的好吗?经历过这个人,大概觉得,如果他在八九十岁、还没有完全退化之前,就已经离开,反而是一种解脱。当你的身体不能自理,思想也再都无法接受新事物,而只能不停地把旧东西拿出来单曲循环的时候,人生真的是生不如死。为什么大脑已经不能维持正常工作,身体也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但人居然心脏还眺着,呼吸还继续保持正常。在这种情况下,人怎么会没有想死的念头呢?但无奈,想自然死亡没那么容易。当然,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也可以主动寻找结束生命的方法,虽然在传统观念中,这是不对的,无论是自己了结自己,还是别人帮忙了结自己。因为死亡这种东西真的不是想想就能达到。无论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寻求死亡总是不那么光彩的。虽然如果纯粹出于人性考虑,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

上个星期看《寻梦环游记》,里面说道如果阴间的人不再被阳间的人记忆,他们就会在阴间里灰飞烟灭。同样,换个思路,我们可以套用在现实生活。在我们所处的阳间,如果活着的人记忆里只有他阴间的亲人和朋友,而完全记不起阳间正在和他一起生活的人,那将是什么恐怖状态?!他完全就只是活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而且这个世界他控制不了,无论是思想上,还是行为上。对他来说,其他人就像跟他活在两个世界里一样,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就像在做梦。在清醒的时候,身边的人所做的事他很快就忘记了。在睡着的时候,梦里出现的是从前的人,在梦中的世界里,他行动自如、思维活跃,还是从前年轻的模样。如果人真的到了这种程度,你觉得他想活在梦里,还是活在清醒的时候呢?身边的新鲜事物不是他不想记住,是脑细胞在不断萎缩,剩下的那些已经不足以再接收并储存新遇到的东西。这种状态其实挺诡异。如果我们足够长寿,估计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但是,到了我们那种岁数,甚至有这种分不清哪个才是真的梦的时候,我们大概也就没办法把这个告诉身边的人。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见识过一部类似于这种想法的电影。在中国估计就不会有,因为我们的思想没那么开放。这种有点消沉,甚至有点对抗现存伦理观念的东西不容易被大众接受。我们只是以我们的角度去看问题,而不会换位思考老人们是什么感受。

问题抛出来了,对一些年纪已经长到一定程度,思想和行动也已经进入了一个很模糊状态的老人。如果他们真的有这种感受的话,什么对他们才是最好的呢?是让他们继续不受控制地活着,还是让他们彻底的结束这种路人甲一般的可望而不可即。到达这种程度的老人估计已经没办法让他自己去判断。什么才是更好?既然他们不能判断,谁又能为他们做这个决定呢?是家人,还是专业人士?性命是自己的,由自己去决定,应该怎么处理当然是最好。但如果,自己做不到的话,又该由谁去帮助做这个决定呢?如果我们选择活下去,有无数多的方法可以让我们继续存在于这个世上,哪怕我们从物理上来说心跳已经停止,大脑已经死亡。大概某一天我们会得出那么一套准则,如果符合以上条件的话,外人就可以帮我们自己做出结束生命的决定。当然这也有个前提,就是我自己本人在神志清醒的时候,已经自愿签下了某个条款。

我们不能选择自己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降生,但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权利选择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离开。

2016-05
16

杂谈

By xrspook @ 7:31:0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醒来的时候是535,天已经亮了。又倒头睡去,而且还继续做我之前的梦。被叫醒是因为闹钟响了,在闹钟响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困得不行,结果600和610的闹钟响了以后,我又睡了好一阵子。再看时间的时候已经是625,我不能赖床了,我必须起来。但我还是感觉非常的困。膀胱胀得满满的快爆炸了,因为我做梦的时候,已经梦到要上厕所,但只是想,没有真的去,所以程度还不算非常的高。

昨天傍晚下了一场非常狂暴的雨。某些时候,简直人都几乎被风雨给吹歪。但是这种狂暴持续的时间很短,大概就15分钟左右,狂了那么一下以后就开始慢慢温柔地下了。雨停的时候本来的潮湿闷热变成了干爽凉快。那种感觉简直不是初夏,而是到了秋天。所以昨晚睡觉非常舒服。我和床上唯一的一张冷气关系就像蛋卷一样。在床上看手机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蚊帐里有一只蚊子,但我并不想开灯去灭了它,因为钻出去开灯,再钻回去打蚊子,再钻出去关灯,再钻回去的话,这个过程可能会引入更多的蚊子。一只蚊子,并不能把我怎样,除非,那东西真的是冥顽不灵老是在我的耳边转来转去。

本来昨天晚上我可以10点之前就回宿舍睡觉,但是在看完电影以后,我又转了一下淘宝,而且是这个看一下那个也看一下,所以回去的时候已经是1015。外加躺在床上,我又看了一下ACA的各种菜谱。所以真的关掉手机屏幕睡觉的时候已经是1050。我明明可以多睡50分钟,但我却把时间耗在这些都不重要的事情上。人经常这样,如果不抓紧时间的话,时间就会从你身边溜走,不知不觉间,你就浪费了很多。正是因为这样,事情必须要有轻重缓急之分。如果什么都说很急的话实际上就是什么都不急,因为等级都是一样的。在工作上,我已经习惯了领导那种根本分不清轻重缓急。任何时候都会跟你说这很急这非常急,你要赶快做,要紧凑一点,要抓紧时间。这些事天天发生。你直接听到没有任何感觉了。那就像普通的打招呼,问你吃了饭没有那么平常。没有让员工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空间,自己又管理不到位,乱成一团,这种事情还天天遇到,真的让人醉了。

半躺半靠在阴暗的角落里,很多蚊子围着我转虽然还没有到咬我一口状态,但这种事始终会发生,所以还是在那发生之前赶紧转移阵地,到别处继续把blog说完为好。

滑模是一个什么样的鬼状态?据说半个月就能滑起一个浅圆仓。但现在看来,所有浅圆仓都只有1/4的样子。要整个都起来的话估计还得一个月。这也相差太遥远吧,15天跟45天,区别很大。大概这也跟近期经常下雨有关。每天的天气预报都是下雨,看得人的心情很不爽。不过这周会有所好转,因为大部分时间显示的都是多云。看着这些浅圆仓起来,我的心情非常复杂,因为那意味着我会有更多的工作要去完成。从前渴望单位做大做强,但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因为实际上,无论单位怎么样我还是那个样。他们从来不会想能为员工改善些什么。

到点,是时候去走走了。

2016-02
17

晒场

By xrspook @ 13:20:53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晒场?显然我这个不出生在农村的人没有亲身经历过,但现在我正在小晒场中写着blog。这是实验的一部分,但这算哪门子的实验啊啊啊!技术含量何在?!水分降低受温度和处理时间的影响。电视里那些农村大晒场中的镜头总是阳光普照,但在广东的春天,不绵绵细雨和回南天已经相当给力了,还怎么个晒法?!没有那个阳光也就只能制造某个温度了。但实际上连那个温度也制造不了!夏天的时候太阳直射地表温度会烫脚那估计都50多℃了,总不能把一大堆的东西都扔烘箱里,所以最多也就只能用个制暖的空调来调节一下,可调的温度顶多30℃。没有阳光且温度不够,这算哪门子的晒场!当一切都难达到的时候也就只能用时间来试图挽回。本来几个小时就能完成的事或许要持续好几天。这是我工作的第9个年头,之前从未遇到过这种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新常态?

春节过后第一天上班就看到饭堂公布的值班表里我2月27和3月19值班,那是两个周六。马勒戈壁,可恶!我的打算是周六早上跑完步再回去,那样的话即便我早上8点开始,10点回到家,洗完澡出门也起码11点了,从家里到单位得3个多小时。如果我能7点开始跑步那当然好,但显然现在我不会做得到。为什么我那么抗拒在单位跑步呢?如果在单位跑的话,我有周六一整天的时间,想什么时候跑就什么时候跑,但显然我宁愿把自己赶死我也不想那样。值班到底是神马恶心东西,27号值班到下个月19号,刚好20天的样子。不是说去年我们单位多招聘了11个人吗,我们的总人数才40?!应该起码有50+吧!为什么没招这11个人之前我们的值班间距是这样,招了以后还一样呢???到底单位得招聘到多少人了我才不用为这值班烦心呢???如果单位有60人,理论上就可以1个月一次,如果到120人才可以2个月一次,但到120人的时候他们又会告诉你其中的很多不属于管理人员,他们只是劳务派遣的工勤人员,值班的时候必须有管理人员,所以不能把他们算上,所以,最终恶心的事还是没完没了。一天的时间,如果把那当作是度假的话实在太短了,但如果把那当作是阻碍的话尼玛的我周五走不了,周六呆一天,周日上午要打完卡才能走人,一个周末算是废掉了有木有!!!如果这种恶心制度我刚入职的时候就有的话我不会有什么抱怨,但这种事是我工作了起码5年以后才蹦出来的,有这个必要吗?!发钱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是,讲责任的时候任何时候你都逃不了!

昨晚梦见自己参加某个测试,都是化学的题目,但我一个都答不上。当时我脑子里只想掏出手机度娘一下。那个只是测试,并不是考试,所以我那么干并不是不可以的,但还是那句,有那个必要吗???小时候做梦,遇到考试卷子上的东西总是模糊不清的,但现在不一样了,什么都非常清晰明了,只是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做而已,我貌似知道,但实际上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潜意识怎么能制造出这么郁闷的境地给我呢?!所以啊,做梦的时候还是跑跑步好了,做梦的时候跑步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就像武侠小说里那些轻功高手一样,脚步落地就能弹得非常远。

显然,我还没从慵懒的假期中回过神来。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