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
12

特别的你们

By xrspook @ 10:16:19 归类于: 烂日记

遇到问题后该如何处理?有时我也会蒙圈,而之所以会那样是因为我莫名地感到有点愤怒。有时我会感到无助,完全没有思路,通常是在我觉得可能可以做到,但我却清楚知道我没有掌握解决问题的办法,又或者我对那个办法的控制力完全没有信心。有时我立马就能给出解决方案,通常情况下我都可以做到。至于方案可不可行,是不是一定可以解决问题,这个我不能保证,但我确信既然我可以有方案一,就可以有方案二和方案三。不一定一个方案比另一个方案好,但起码不会一直都只是耗在那里原地踏步等待被拯救。

还记得初一上学期的思想政治期末考试,我在满分100的卷子里考出了超过100分。并不是因为我的答案全部都做对了,而是因为我回答某道题目的时候给出了好几个方法。回答那道题的时候我只是把我想到的东西都写上去,我根本不知道老师会因为解答方法多而给我加分,虽然那道题目的确有说可以有加分,但具体加多少没有明确。那一次考试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神话!还记得那个学期的期中考试,思想政治的老师说不用背书,结果我真的没背,破天荒地期中考试我的思想政治只拿到了70多分,而那些高分的同学显然都背书了,而且不只是背黑体的标题。所以那个学期的期末考试的思想政治的书我往死里背,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在南边路那个家备考,那次考试以后我就搬家了。也正是那一次考试,让我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考试全年级第一到底是什么滋味。那只是一个开始,考试全年级总分第一这种事自从那次考试后我整个初中生涯里就从未被夺走过。就像神话一般!不是因为我很厉害,而是因为那所学校的成绩太糟糕,学生都是推荐生以外随即派位进去的,生源不好。至于老师好不好,我不说不准,对我来说他们其中的一些我还是很喜欢的。他们的执着、他们的认真、他们不是一切都朝分看,教会学生做人比教会他们把试考好拿高分读重点重要多了!数学老师、语文老师、政治老师、化学老师、美术老师、教导主任等等,这些人特色鲜明,跟我之前和之后所遇到的老师比起来,他们至今仍然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给你顶尖的生源,他们考出优秀成绩,那很正常。但当你上课的时候下面的学生都心不在焉、各种打闹、功课乱来、考试成绩糟糕的时候,你如何hold住,一如既往地做好你的工作呢?他们太不容易了!心态若是不够好,估计都会被学生逼得去看心理医生。他们在乎我们,他们更多是把我们当人看,而不是普通的学生、普通的服务对象。我不知道他们实际上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真的觉得他们喜欢他们所教的那门课,虽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是那些东西。

广州市第一〇八中学里遇到的美术老师和化学老师,我确信这辈子我再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人。曾经遇到你们,是我的福气。

2020-05
22

写blog与做人

By xrspook @ 8:41:02 归类于: 烂日记

2004年开始写blog,很快就要到我的周年日。不知不觉间,已经快16年了。一个习惯坚持16年,是个比较神奇的存在。貌似我的其它习惯从来都没有坚持这么长时间,通常5年是一个坎。每天都写日志,写16年,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在我慢吞吞的时候,一篇日志一个小时搞不定,但现在我越来越有效率了,尤其当我的初稿变成用语记语音输入,然后用PC做后期的校对以后。语音输入大概需要15分钟,校对也需要大概15分钟。外加杂七杂八的东西,大概一天下来,理论上35分钟就可以了。某些时候某些话题可能我得想很久很久,修改很多遍,那另当别论了。还记得从前我还在乎过自己写了多少篇日志,别人写了多少个评论,又或者去搜索引擎看一下自己的点击率和浏览量到底是多少,但现在,我已经彻底无欲无求了。

天天都写,我会不会遇到没有话题呢?这种事情经常会发生,尤其是周末在家里,什么都没去,一天到晚就只是在那里吃饭看电视睡觉的时候。但话题这种东西,挤挤总会有的。看电视,看一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东西,也会可能引发一些让你喋喋不休的话题。所以有没有话题不在于你真的接触了多少东西,而在于当你接触到那些东西的时候你有没有用心去想。一些跟自己非常遥远的东西,当然无法想象,比如说你要我谈谈宇宙恒星又或者物理定律之/类的东西,我只能把那个定理抄下来给你,或者甚至我抄下来的东西也是不对的。你叫我谈感受,我只能说你不要逼迫我做那些我完全没兴趣且不懂的东西。

同样的话题,在不同的时候,可能我会有不同的感受。今天我觉得没必要谈这个,但明天我会突然想起,我在这个问题上有点看法。

写blog和做人我觉得有点类似。没人可以逼迫你一辈子都去做你不愿意去做的事。如果有件事你一直都不愿意,但你一直都得去做,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为什么被逼迫了这么长时间,你居然会对那件事依然没感觉,你应该痛恨它或者对它有点喜欢。要不改变那件事,要不改变你自己。光是吐槽没有用,尤其是当你吐槽的对象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路人甲。

在工作的时候,我经常会不知不觉地不得不帮我的猪队友擦屁股。的确,那个屁股我是可以想想办法,看怎么擦会好一点。但实际上,我非常讨厌擦屁股这种事,但是我却非常有兴趣研究那些人屁股为什么脏了,为什么他们不会自己擦。或许你会觉得我这是多管闲事,毕竟别人是在迫不得已的某些时候才找你擦屁股,你为什么要费心思全盘考虑别人的屁股用什么方法可以尽量不脏呢?教会别人不把屁股弄脏,如果弄脏是不可避免的话,教会别人擦屁股,就意味着我不需要再帮他们做这种事。让别人解脱,也是一个解脱自己的方法。多管闲事其实是为了让自己不被麻烦缠身。为别人想一大通,别人会不会感激你呢?有时他们会憎恨你!我无所谓,他们不在我脑洞大开的时候过来打搅我,我觉得就是最大的奖赏。如果人人都只是盯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甚至自己的事情都不做好,要让别人去帮你做,这个世界将充满麻烦。

我是个很懒惰的人,所以我要在我稍微勤快的时候多做一些,那么接下来我就可以懒惰了。

2017-03
21

道德缺失

By xrspook @ 11:18:04 归类于: 烂日记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但在无意之中,我们总自然地把别人的缺点无限放大,有些时候,我们甚至会把那些缺点一直都放在一个很显眼的位置,时刻提醒着我们那个人有多可恶。当你已经默认某个人你很讨厌的时候,每次见到他,那种恶心自然会上涌。无论他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你都觉得那里有刺你必须得挑。有闲情的时候你会跟他们吵一下,没心情的时候直接对他们置之不理。但其实,人生在世几十年,我们哪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仇恨上面。冷静的时候我的确觉得那在浪费生命。如果有些事我可以选择,我直接就不去理会,看都不看一眼,比如说既然我觉得小萨不会演戏,我直接不看他的电影就好了,他的电影全部跳过。但有些人你避无可避。于是我心中就有个疑问,为什么他们就要故意跟我们纠缠不休。

我的搭档某天,发出了这么一个感叹:为什么我有些人不把重心放在工作上,而放在拍马屁上,而且这种拍马屁还不是直接把自己吹成神,而是故意要把别人踩下去,通过这个方法来提升自己。我跟他说,做这种事的人是因为他们小的时候,家长和老师没教育好。这完全是道德的问题。一个人没有能力没关系,因为能力可以慢慢培养,但如果一个人没道德,他的能力越大,对社会造成的伤害也越大,即便他完全没有能力,他也会严重阻碍有能力的人的发展,也就是阻碍这个社会的进步。所以归根到底,在人之初的时候,最需要培养的其实是道德啊!虽然这东西有点飘渺。但某些做人的基本准则,如果你不是在年轻的时候就奠定基础,后患无穷。如果某些人是有道德的话,他会在虾里灌胶吗?他会用孔雀石绿去养鱼吗?如果那个人没有能力,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往虾里灌胶,也不会知道用孔雀石绿养鱼,鱼的品相会好一点而且也不那么容易生病。没有能力的人,我们可以培养能力,但没有道德的人,我们该怎么拯救他们呢?最根本的一个原因是他们觉得自己没有道德上的问题。他们觉得要生存在这个世上,就必须得不择手段。只要把自己提升上去了,其他人是死是活,跟他们无关。之所以有这样狭隘的看法,是因为他们只把目光放在一小撮上面。从大局考虑,别人的日子过不好了,你有再多的钱,你有再多的财,你有再多的势力,你能统治什么?出去买个米做个饭你会担心别人会不会也在里面加点什么东西,或者种稻谷的那块田地会不会有被污染的可能性。因果循环,到最终,他们就会落入自己的圈套。既然他自己那么的聪明,能想出那些诡计去赚钱,为什么别人就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又或者是我想太多了,他们做某些坏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结果,也根本不知道做那些事以后伤害有多巨大。他们只是纯粹停留在他们有利可图的层面上。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如果想大家都好就不能通过用踩低别人来提升自己的方式。还记得某次初中的期中考试,数学老师正在改卷,在改完的一份卷子里面,我们偶然发现了别的班的某个成绩不错的同学有个地方错了。然后我们屁颠屁颠地告诉老师,结果我们遭到的是一顿臭骂:为什么你们要把时间放在找别人的缺点上面,如果要比别人更优秀,你就给我考试的时候好好发挥,自己少犯错或不犯错,在某些可以加分的项目上施展所能!在我们的老师看来,我们这些小心眼的作为非常可耻。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把心思纠结在别人的卷子上,管好自己的就好。

不是人人都会碰到这样的老师。我的运气很好。

2016-04
27

坚决不改

By xrspook @ 7:26:5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下午大领导找我讲耶稣,之所以说那是讲耶稣因为他说的话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他的观点、他要求我做的,对我来说根本没办法做到。因为那关系到我原则的问题。我宁愿自己去磕碰,也不能随随便便地忍耐、接受一些不符合真理的东西。吵架就吵架,吵架就是爆发一场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如果违心地去做某些东西,那是要每天都纠结24小时,清醒的时候烦恼、睡觉的时候不踏实的节奏。领导归领导,当你说一些已经是职务以外的东西,看上去像是为你好,实际上,他已经踩过界了,尤其当他说起,这些话其实不应该我跟你说,应该你爸妈跟你说,我爸妈尚且不这么教我,你有什么资格做这些事,而且你这般说法是对我父母的侮辱。我不喜欢他们那代人的处事方式,很窝囊的感觉,为了日子过得好一点,就说这不说话,在那里视若无睹。因为在他们的那个那个年代,奉行的是枪打出头鸟。现在已经不一样了,现在要让团队的能力发挥到最大,就得让每个人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所长。而管理者要做好协调工作,让一切都顺当起来。如果领导说出来的话是让你觉得没有意义无法执行的话,那么这个团队必将是一盘散沙。管理者,应该是一瓶万能的胶水,但如果他们做不到,他们甚至说的话都让你觉得没有道理,你觉得不顺你无法接受,那么这个管理者是失败的。对他们那一代人来说,管理者就是你的上一级,你必须听从他的要求,而且是没有任何余地的,这种观点我无法接受。所有选择都是双向的,你可以选择怎么管理我,我也可以向你反映你这么做不行,如果大家都觉得没办法下去的话,离开这个单位是必须的!为什么一定要听从错误的指挥呢?为什么你叫我去死我就必须去死呢,我又不是军人,我也不是警察,我更不是消防员,没有必要冒这种风险,而且最终得益的人不是我,但是要追究起责任起来,总是从最基层的人开始抓起。这根本就不公平。那既然这么恐怖,一开始,我就干脆不去承担趟那混水。这是很正常的自我保护,因为上面的人不担责任,不护着你,你当然就要自己想好如何自保了。现在,如果你觉得那是对的,我会去做,但是我如果我觉得你那是扯淡的东西,好,你可以找别人来做,我不干。从前已经埋下太多的地雷,拆不了,撂在那里,没办法,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许那会自动报废掉,但从这一刻开始,就不应该再在人生里埋下更多的伏笔了,不能那么一直的蠢下去,尤其当你知道那根本就是不正确的时候。

昨天,领导说我不成熟,情商低。情商低,那又怎样呢?情商为什么会低呢?是对某些人而言的!当我来了一句,你觉得,我和某人不合适我情商低的话,那你怎么解释我跟其他人工作的时候没有一点问题呢?他不说话了。因为其他人没有那么闲跑去他那里,跟着说跟他说三道四,而他一直所听取的只是某些人的话。而我,恰恰是跟某些人非常的不好,这合理吗?只是在别人背后说三道四的,难道这些人的情商就很高,首先是因为他们智商不高,所以管理不好,其次,因为他们的情商不高,不能协调好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关系,最后他们把这种智商不高而情商也不高的责任都推给别人。这种人,不是什么商高不高的问题,那是心肠本来就非常坏。

我当然要为我的所作所为而负责,但是我不后悔曾经做过某些事。

2016-04
9

就义

By xrspook @ 7:20:03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做了一件非常叛逆的事,关心我的人都觉得我这么做太鲁莽了,但是我觉得,那种事我非做不可,之前没有做,现在才做那只是时间的问题,因为我已经忍无可忍。我觉得逆来顺受是中国人的劣根性之一,这一点不改变,中国的很多问题就没办法根除。因为等级的关系,因为辈分的关系,因为身份的关系,不敢说。说出去是第一步,让别人知道这非常重要,否则的话。所有东西就都只是藏在你个人的心里即便你觉得那是不对的,也没人会知道。投诉无门是由来已久的问题,但现在投诉有门了,但投诉有用吗?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但起码,作为最底层的人,必须得先说出去。说出去当然不是跟朋友吐槽那么简单,如果跟一个人说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要跟更多人说跟更高级别的人说,说到有反应为止。中国人连为自己维权都懒得去做觉得那很麻烦,更加不用说要为集体维权。而我昨天做的事,是我牺牲我自己,为集体维权。这种事在中国只有神经病才会做,即便在外国也是有神经病才会有这种举动。为什么我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呢?因为我心中的正义感从未泯灭,虽然身边的人都那样,但我觉得那是不对的我就不能跟他们一样,我应该为真理而争取,而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舒服而苟活在世上。别人理解当然好,别人不理解,那就不理解呗,我不会做过多的解释,因为我的意图非常明显,你们不理解,不过是因为,你们放不下所谓的面子,如果你们也曾经为集体着想的话,就不会做那种决定,就不会无视我们曾经做过的各种建议和申诉。所以说我昨天做的那种事,其间觉得不爽的人,难道他们不应该反省?!他们总觉得他们不理会不采纳,就没有问题,因为他是我的上级,但我并不这么觉得。在正义这个问题上,即便你是上级,即便你是国家主席,只要你被发现有问题你还是会被拉下马的,就像台湾的陈水扁。我并不是说我的领导就像陈水扁一样,我的意思只是,无论你的职位多高,如果你做了错的决定做了错误的事,你也要为你所做的负责任。

我的朋友跟我说,我昨天做的事,太鲁莽,显示出我太不会做人。那又怎样,会做人就是和所有人都相处得好,但有些事你不撕破脸皮,是没办法的。一直都活在舒适的小屋子里,不是我所追求的。在某些人的眼里我已经够臭了,我不在乎再臭一点,反正结果都一样,我已经无所谓了。跟钱过不去跟自己过不去,那又怎么样?最终,你把我炒了呗!即便那样,也无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我总会找到工作,而且一定会比现在更好。朋友跟我说你这样说领导会不喜欢我,喜欢我又怎么样,他们什么时候喜欢过我?喜欢我难道会给我加工资吗?我爸不是李刚,所以他们从来不把我列入关照范围。不喜欢我直接在我那里挑毛病扣我工资好了,但最终我也不会可怜到要到街上乞讨。我的目标不是成为大家喜欢的那个,我没有那种人见人爱的吸引力,我要做的是捍卫我一直都坚持的东西。无论为此我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在最热血的时候都不做这种事,难道到七老八十的时候才去做吗?我不是那种会去游行示威的人,但是在我这些领域在我的自己的工作中我应该为那些事负责。我不屑于成为别人喜欢的。所以现在,别人跟我说,如果你这么做,别人会不喜欢你或者因此你会拿不到高分,或者甚至及格都拿不到,无所谓,因为,我给自己的评价,并不在他们的那个所谓评价系统里。

我所做的只不过是让我自己,每天都过得舒坦,睡觉的时候心安理得。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