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
13

爱上孔明锁

By xrspook @ 17:27:33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的梦比较神奇。我和我高中的一个同学都到一个企业,那个企业的雇员有我初中的老师。这两个都是从前我非常信任的人。他们有智商,也很勤奋,跟我的关系不错。终于,我们都到了一个干事的企业,为的是把事情做好,而不是为了其它目的。那个地方的待遇怎么样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地方的环境很好。但至于那是一家什么企业,我至今没想明白。之所以有这样的梦,大概是因为理想和现实相差太远。过去十年我的遭遇让我对好的企业心存向往。只要我不肯放弃现在的安逸,我就永远都实现不了那些愿望。如果我不肯放手,我就根本没有资格在那里评头论足,而只能默默地忍受现状。于是,这些东西的实现方式大概就只能在我的梦里。

上个周日中午去海底捞的时候,服务员送每桌小朋友一个小礼物。我们那一桌要的是孔明锁。我第一次玩那种东西,觉得很神奇。但实际上你说我完全没碰过,那又不是。因为我记得很早以前,就有一种钥匙扣,由五颜六色的塑料块组成。如果拆开,那只是普通的塑料块,但如果拼起来,那就是一个圆球。把那东西拼起来,靠的是每一个塑料块之间的巧妙结合,各种搭接锁死,就像中国古代的那些建筑物,不需要用钉子或者胶水,就能建得很稳当,所以孔明锁又叫做鲁班锁。第一次见那种钥匙扣的时候,可能我只是在读幼儿园或者小学。与这个类似的,还有一个叫七巧板的东西。这些小东西,虽然看上去都很简单,但实际上要靠自己的力量,不看说明书玩起来,非常地烧脑。上个星期在海底捞玩的是塑料的孔明锁。只有两个,一个是笼中取宝,一个是三通锁。我们那一桌五个人,其中四个大人一个小孩。能按照说明书,拆散了再重新装上回去的人只有我。有些人看着说明书折腾过,却没有组装成功,有些人直接没碰过玩具和说明书。其实,小孩从服务员那里接过玩具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很心动。直到大人们都没有真的把东西拼回去,我才主动把说明书和所有塑料块要了过来。最终,三通锁和笼中取宝都被我复原了。觉得这个很神奇的就只有小孩。大人们大概觉得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也一定可以做到。而我这般专心致志在吃饭的时候折腾那个东西显然有点奇怪。我觉得,这不只是小孩的玩具,对大人来说,也很有挑战性。如果大人不是亲自动过手,整个世界对他们来说都很简单。我是看着说明书才最终把那东西还原的,但那套玩具的说明书很简陋。虽然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看说明书的能力还不错。但我成功地把实物和说明书对上号却花了不少时间。玩过那一个以后,我对这孔明锁很感兴趣。所以昨天,我突发奇想要给我表哥的儿子买一套。但搜索过才知道,原来孔明锁博大精深,有各种类型。一开始我默认要买的是塑料的。但显然网上木头的要比塑料的品种多很多,但问题是木头的都不是模具定做出来。所以每块木头都存在一定的误差,这种东西只要有误差,就会有松动。所以非常有可能,即便你拼凑出来了,也是颤颤巍巍要散架的样子。实物没看到,光看图片就有那种感觉。所以最终,我还是买了一套十个塑料的。并不是因为那个价格最便宜,而是因为用作入门,还是用比较紧凑的塑料比较好。我已经很久都没给表哥的孩子们买玩具了。显然这一次,我送出的是一套烧脑货。玩这个过程是一种非常规的逻辑学习。

人如果不思考,跟咸鱼有什么差别?

2015-08
10

我的门槛

By xrspook @ 13:35:28 归类于:烂日记

上星期五的晚上没睡好,每一个小时就醒一次的节奏,原因是星期五晚上一整晚都在弄AK资源印坛导航的东西,我已经潜心好几天了。但星期五晚上是最后的组装,基础性、可交得出来的数据在那个时候都已就绪,只等星期六早上把开场白写好我就可以把资源在论坛发布了。那是一个伟大历史性的时刻!几周之前我就已经打算这么干,从有打算到真的干成了是个不可思议的过程。其中有技术含量的东西,也有纯粹拼耐性拼条件反射的东西。如果足够聪明就不需要做很多机械工作。结果证明我不算太笨,但无论如何也谈不上聪明。有些地方我用了一点点的小聪明简化了步骤,但更多的是我埋头猛干。耐心和细心是我近几年培养出来的新技能,没啥值得骄傲的,纯粹考验敢不敢开始,有没有那个信心和毅力干下去。

没有人会质疑我的东西好不好,如果不好我就不会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如果我能过得了自己那关,自然是有一定质量保证的。但我对自己的要求到底有多高呢?我的门槛真的会被大家认可吗?这根本不是我要去考虑的,根本没办法考虑,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口味,众口难调。我只需做出我觉得最满意的也就可以了。我得百分百信任自己的选择。这种做事风格注定了我在大杂烩用一个模式教育所有学生的学校不会有什么作为,一个从来不去考虑老师到底有什么意图的学生怎么可能在测验考试中取得好成绩?没有成绩自然就无法让他们注意你,但这不代表我就不能做一个优秀的人。要做一个问心无愧的好人其实真的无需顾虑太多。毕竟到头来,我们应该为自己而活而不是为别人而活。

在知道地球上有AK这个人之前我已经是这么干的了,具体是什么时候领会到的?不知道,但貌似主要是在大学毕业后慢慢显现出来的念头。当我知道AK选片也是这么个德性的时候,我仿佛遇到了同道中人,another me!FU*K那些什么头衔,文凭也好,头衔也好那都不代表真正的能力。要认识AK,想见AK你就应该去刨他的电影或其它作品,至于xrspook,你甚至不需要认识我,某天你觉得我做出来的东西有用、好用、有道理也就可以了。xrspook是男是女,多大年龄,身材样貌如何这一切都不重要。如果真的要刨根xrspook也很简单,因为这个名字太奇葩,我也只用这么一个名字纵横江湖,所以,搜索一下,你见到的就是你想知道的。我存在的意义不是有多少人知道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在世界上逗留过,臭皮囊几十年来去匆匆,我所做过的对别人有帮助,有人因此受益高兴就是对我最大的褒奖。那些反应或许会非常延迟,甚至在我有生之年都没有热烈起来,OK,我能理解也能接受,毕竟还是那句,尽力了也就无愧了。

星期五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单曲循环着某段印地语的歌,节奏和歌词都是那么多清晰。醒来以后坐在坐厕上我的脑子里还在播着那个。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懂,但实际上我根本就不懂,为什么可以那么清晰呢?我脑子里单曲循环的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歌词的意思,也没想到那是我从哪里听回来的(肯定不是我自己瞎编出来的)。那首歌威力那么巨大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入脑了呢?这种事之前从未发生过,居然会清晰地梦见字词节奏清晰的外语东西,神了!

有没有真的用心,大家都知道。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