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
23

动力是…

By xrspook @ 10:10:08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我翻译的动力?我觉得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就像问什么是我运动的动力,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想减肥,我想控制体重,但是那个大概是用来糊弄别人,说说而已。实际上当你沉迷进去以后。运动就只是一个你很想去做的事。那会让你很兴奋,让你肾上腺素飙升,让你感觉良好。那些什么控制体重,那些什么减肥,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虽然很累很辛苦的时候,你会想停下来,但是只要不是真的超过了某个限度,我是不会停下来的。我觉得自己真的不行的时候,我会降低强度,放慢速度,但不会停下来,坐一边站一边或者直接不干了,所以,在篮球训练的时候,但我看到这样的队友,我会对他非常不屑。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为什么绝大部分人都可以但你就不行,既然你知道自己不行,你不是应该暗暗去加码练习让自己行吗?但是,越是那样的人,越是不会干这种事。我很想过去骂他一顿,甚至揍他一顿,但这只是想想而已,别人要怎么干那是别人的事,我无法控制。我能控制的只有做好我自己,拼尽全力。所以,当我在运动场上的时候,没人会责怪我为什么不尽力,因为他们看得出来,我已经拼尽全力了,甚至已经超过我自己的极限了。有时,我妈担心的只是我会不会拼得太过了。既然我能100%甚至120%的发挥,为什么我就只放出五六成的功力呢?!显然那个不符合我的性格。

回到一开始说翻译的那个话题,我为什么要翻译呢?一开始的时候我希望我能把我身边的人不太懂的语言翻译为他们可接受的,于是他们也可以和我一起去享受某些东西的快乐。但实际上,当我曾沉迷进去以后,我会发现我为的根本就不是他们,而是为我自己。我想知道得更多,我想把某些句子翻译得更合情理,更通顺,甚至更高雅。如果我是以读者为导向,估计我就不会这么努力了,我不会因为某些理解斤斤计较。不理解的东西就直接跳过,跳得越来越多,甚至会让你打消去翻译的念头。但我为什么会抓住一些句子不放,为了一两个句子搞不清意思要找各种方法要找各种人去帮忙呢?之所以这么拼命,归根到底是因为我想知道。但当我去找方法找别人的时候,我可能会带着我要翻译我要帮助别人理解的帽子,我是为他们打听知道的。所以当我完成一个作品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又提升了一个层次。自己在表述方面或者在错别字控制方面又得到了提升。对读者来说,他们只是知道了更多,但对我来说,我又学到了更多。我不知道专业的翻译是什么心态,但对我这个超业余的低手来说,每一次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因为我总要把自己沉迷进去,才能以原文人物的心态去感受理解,因为有些东西对我这种外语太渣来说是谜语。我没看懂,瞎蒙的。怎么才能瞎蒙的靠谱?唯有代入角色。这么多年下来,我觉得最难的句子是那些每个单词你都会,但串起来就不是那个意思的东西。那比一个非常长非常麻烦的单词难整多了。俚语那个东西你不能靠查一个单词就在词典里找出它的意思。俚语的掌握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积累过程。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学会的,显然我在这方面非常糟糕。所以到最后校对的时候,我会重新思考自己有些逻辑说不过去或者感觉怪怪的的地方,是不是那里用了俚语,而我又很暴力地直译了。

生活中有太多需要我们努力、需要我们学习的东西了,也正是因为这样,生活才充满乐趣。在运动场上,我可以咆哮,在大脑运用方面,我也可以。

2017-06
16

推卸责任

By xrspook @ 9:00:33 归类于:烂日记

我经常会鄙视那些电脑很糟糕的人,但实际上他们又不是真的糟糕,而是他们对很多细节一律都视而不见,比如说用电脑超过20年的人居然不知道小键盘的数字键输入不了,是因为没有打开小键盘。最明显的标志是小键盘的数据灯没有亮起。一个用电脑超过20年的人居然不知道键盘上的三盏灯是干嘛的,甚至不知道那里有三盏灯。我真不知道他的英文大写都怎么敲出来的,难道全部都是用Shift吗?而最让我恼怒的是每当发生什么状况,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那是别人的问题,那不是他的问题。比如说小键盘无法输入,他就会自动觉得是那个文件有什么魔法,导致你没办法在某个单元格里输入些什么。发生这种事不是不可能,因为如果文件进行了单元格保护,发生这种事是很正常的,如果数据输入了,但却无法在同一个文件保存,需要你另存为,那非常有可能是因为文档打开的时候处于只读状态。如果文档并没有处在单元格保护状态,文档也没有进行任何的额外保护措施,你仍无法输入,肯定是操作上有什么问题。要不就是电脑太慢,软件傻逼,要不就是一开始说到的那种小键盘的操作灯没有亮起。不把这些因素归咎为是自己造成的,而把这说成是文档下了什么魔法。这是一个研究生应该说出来的话吗?那就像一个小学生到测验考试的时候不去复习,而去求神拜佛,希望佛祖能保佑他测验考试合格。这种事如果发生在一个无知老人家那里也就算了,但居然会发生在一个研究生一个高级工程师一个40岁不到的人身上,这是我无法接受的。发生问题你可以告诉我你有困难呢,但不要把那些原因归咎为一些非你主观原因,把包袱丢给一些客观根本不存在的因素,比如说那是一些神鬼的原因。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遇到问题的时候,他们考虑的首先不是自己的操作有什么不对,而是总喜欢把责任推卸给别人,甚至推卸给运气。这根本就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态度。首先,第一步他们得正视问题,承认问题的存在,然后才会有一个正确的心态去面对那堆东西。我总觉得现在的人遇到问题总喜欢逃避,他们的做法是首先跟他遇到的问题撇清关系,这不是我整出来的,跟我主观没有关系,其实是把责任推卸给别人,那可能是他造成的。接下来,因为前两步他都没有承认问题,觉得与自己有关,所以第三步就是去找路人甲乙丙丁解决问题。但路人甲乙丙丁真的能解决你的问题吗?如果你自己都说不清问题在哪里,神仙也救不了你。那种遇事就求助别人的做法,我非常不喜欢,而通常这种人问出来的问题都是非常弱智的。弱智到我简直不想回答。从前有些时候我会生气的,但仍会继续回答,但现在我选择的做法是视而不见。有些东西,只要走远那么一步就能解决了,但是你却半步都不愿意迈出。你只会张口吃,但我绝对不做那个把食物喂到你嘴里的人。

生活中有太多让人生气的事,所以要让自己的心理平衡一些直接左耳进右耳出那些事情也就可以了。我们不能摆平生活中所有的事,所以让自己好过一点的方式就是直接不去看,或者阅后即焚。我不回答他们的弱智问题还是有人会去回答的。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肯花时间去回答,我不知道,虽然曾经我也做过那种事,但是人的忍耐是有一定程度的。我是个很懒惰且很自私的人,所以我不会让别人因为他们想懒惰而过分依赖我。

懒惰是我个人的事,但起码我不会让这个骚扰到别人。

2017-06
8

官官相卫

By xrspook @ 8:43:30 归类于:烂日记

在想今天的开篇要不要先吐槽骂人,我想了很久。因为这事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能压抑的话还是压抑住比较好,但是最后我还是决定必须把这些都吐槽出来,然后才不用让我一整天都憋在那个气里。通常睡一觉就会好,但是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还是满脑子都那个,所以我决定要先发泄一下。

6月1号起,我们单位实行了一个安全生产奖惩制度。里面有多个条款,我觉得是模糊不清的,我个人理解没办法透彻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昨天去问了制定这个制度的人,他一副说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的样子。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当问他到底这些条款具体要怎么执行的时候,他把很多强制性的东西都掏出来了,但是当我把矛头直接针对到某些中层干部的时候,他就话锋一转、N多的借口马上出来。明明应该开始罚钱了,他会跟你说二期的工程还没验收,所以那一段还不算。在我没有跟他挑明什么叫做无关作业车辆,是用两个轮子还是用四个轮子来区分的时候,他一脸茫然,完全没有解释出个所以然。但当我把矛头直接指向某个中层用电动车的时候,他就继续说那个不算无关作业车辆。四个轮子的私家车才叫无关作业车辆,两个轮子的私家车就不算无关作业车辆。你不如直接在条款后面,括号中层以上开的所有车辆都不算无关作业车辆算了。因为那一部电动车是私家车,而不是单位统一购置的单车。如果你要确定有关作业车辆,你就得把这些你认为有关的车全部给我编号。要不发证,要不编号。除此以外,除了外来的装卸粮油车,其它一律都是无关作业车辆。最后一条更搞笑。我昨天已经问清楚作业区域是从哪里开始。显然如果真的这么算,往后我的跑步就不能跑那一片,但是还是有人在那里散步,还是会有人每天晚上去那里整理他的菜园。而这些又算什么呢?的确,这些行为都是禁止的,但是那是在下班以后,负责安全管理的同志只有两个人,只管得了上班的八个小时,美其名曰这个安全制度作业区域内必须戴安全帽和防护鞋才能进入这条规定是7天24小时不间断的,因为制定规则的人说那里有很高的浅圆仓,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掉个什么水泥块下来,属于高空作业,有安全隐患。但是散步的人跑步的人整理菜园的人是在下班时间再去的,而那个时候安全管理人员已经下班了。那个时候你已经走了,是不是意味着所有人就可以免于受惩罚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你那条款就不应该是24小时,而应该是上班时间。在下班的时候你根本无力去执行,这条规则制定出来还有什么屁意义?!水泥块掉下来是不挑时间的,可能是上午9点,也可能是下午8点。你之所以要制定这条规定为24小时,而不是作业期间,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一提到这个和某些中层菜有关的时候,他又开始在那里推搪。一个执法的人,在制定规则的时候毫不留情,但在执行一个时候就像狗屁一样,这样的存在,我无论如何也不能信服。如果怕会得罪人,你就不应该去担起管安全这个担子。而这些事,比如说24小时执法些事并不是不能实现。比如你可以让保安去执行,如果你说保安不愿意执行,那你就应该换一批保安。那本来就是他们职责范围,如果他们不执行,你直接扣他的钱,他敢不那么做吗?又或者说执法权在你们手上,但是群众有举报权。我举报了某个人某个时段去做的某些事,你可以调取库区内的任何一个监控,如果真的发现那个事,你也可以继续开罚单。现在交警也正是这么做的,因为不可能在每个路口都安排警察24小时驻点,所以有了监控拍照这种事,那是可以用来作为证据开罚单的。但是他们敢那么做吗?又或者当他们不得不那么做的时候,就会又一条不好意思刚好那片区域的监控都有点毛病。执法的人跟被执法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在同一条船上。而且只有执法的人跟他们划清界限,才能真正公平公正。

摆在我面前的是一滩浑水,如果说不淌过那趟浑水就上不去的话,我宁愿不上去。当然,那趟浑水也不会让我加入稀释改变他们。

归档:2017-06-08 Dil Chahta Hai

2015-08
11

人人人人

By xrspook @ 13:43:19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不想当神马领导,至今我都不喜欢当领导,但我更讨厌某些人明明是自己的事都不做,等停靠地让别人帮TA完成。我相当的讨厌这种作风!这种人其实自己并不是做不了/不会做,只是他们不想做,但他们当然不会直接了当地告诉你他们不想做,而是给你N多借口推三推四的。我讨厌这种人,所以如果我不想做(我根本安排不出那个时间/我觉得那根本就是错的/我对那个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会直接推掉,别浪费大家的时间。如果只是我没时间的问题,找别人吧,别耗在这里死皮赖脸了。怎么世界上会有明明是自己的事却自己拒绝承担那个责任的怪卡存在呢!他们想做的到底是什么?只会逃避,只会寻找所谓的更好,说白了就是不脚踏实地。

另外一个小年轻们的惯用模式:我要某某资源,而且必须是什么质量的,一定得可以通过神马方式下载。尼玛的,不如写下地址包邮到你家,然后快递员还必须送上到门口好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种狗屁不知道是谁惯出来的,反正我很讨厌。这种人属于不经大脑,很傻很天真的类型,你丫的你谁啊,你又没给我报酬我为啥要给你干活?!这就是现在很流行的“任性”!屁那么大的小孩想要什么东西,如果不能得到就哇哇大哭,大人们心痛于是就让步了。有哪个父母是够狠心让孩子碰壁摔跤的呢?不知道很多东西获得的不容易,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这样的恶果是什么呢?如果得不到就会发脾气,因为从来都缺少磨炼的过程,所以不会享受到其中艰辛的乐趣。简而言之,得到了,那是正常的,得不到那就得怨念,那么,什么才会让他们感到幸福高兴呢?更大更多的贪欲吗?他们完全不懂得感恩。这种人的诞生,我觉得我也有一定的责任,如果我不是那么尽善尽美,如果我弄出来的东西丢三落四有各种大大小小的瑕疵,他们也就没那么容易觉得获得了东西以后就万事大吉或者说只要东西拿到手就可以100%信任用起来了。我的认真有错吗?为什么居然可以把我的追求完美变成懒人们存在的借口呢?我不喜欢他们,所以我已经习惯性屏蔽过滤掉这些人,想都不想,直接当作不存在,否则,难道我还要为考虑照顾他们而故意让自己掉价出毛病?!

我简直就是个愤世嫉俗的破烂货!

但实际上,我也有不高冷的时候,当我完全专注于做事的时候我就完全只是个勤劳热心的小蜜蜂。我知道我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像我这样。幼儿园高年级的时候老师总说如果每个小盆友都像xrspook那样,那么她们的工作就太轻松了。为什么要给别人制造麻烦呢?!世界上有太多事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了,为什么可以把乐子放在让别人忙得不可开交上呢?这啥思路啊?!

独生子女这种特定时代的产物让我们要不学会拥抱孤独习惯思考,要不选择经常嘻哈地和外人聚一起。哪一种更快乐?哪一种都可以很快乐或不快乐。

管好自己,这个要求很过分?!!!

2012-02
2

继续RS必须是西语

By xrspook @ 17:22:26 归类于:烂日记

记得春节的时候,有一天,妈要等着和我一起出门,但家里那内存512MB的电脑非常不给力,到了点一下鼠标得等上1分钟的程度。妈又过来催我了,我埋怨了一句(通常我会二话不说保持沉默的)“都因为这该死的电脑太慢!”,妈冷冷地回了一句“你就赖吧!”我不说话了。拖了我俩的出门这的确是我的问题,但为什么这问题会出现了,还不是因为那该死的电脑!我最讨厌别人找借口了,所以当别人说我找借口的时候,我不爽,但我接受。

今天花了好大的劲才完成了RS的第二级第二单元第二课核心课程。“jueves”和“fui”把我搞得很惨,还有那个经常把我搞得很惨的“gracias”,必须得说得我自己觉得很“造作”才能通过。虽然RS是个反复反复再反复的软件,但我的悟性太低了,RS自身的反复还不足以让我掌握。所以,必须的加码!傻瓜似的一边走路一边高声说,不停地重复某些句子,不停地重复某些单词,直到我真的产生了条件反射。“restaurante”、“aeropuerto”这些单词曾经把我拖下水N次,但经过反复的练习,毫不费劲地读对它们是可以做到的。不是说单词越长就越难读,起码西班牙语不是这么回事。西班牙语不需要音标,每个字母的读法比英语还要少,但要把所有细节都注意到位,这需要用心。学英语我没有如此细致过。特别当你用的是RS,这个会轻而易举抠出你有没有爆破,你有没有卷舌,有没有把嘴巴竖起来的软件的时候。如果读不对,我会进入语音练习界面找原因,但如果该注意的都注意了但仍没进展的话,我会先放下,因为纠结也没用,继续后面的,总有一天,我会醒悟过来。就像看视频,花屏是偶有发生的,好的播放器可以跳过忽略那点瑕疵,但不好的播放器就会卡死播不下去。

我从来就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是西班牙语。小学开始学英语那是课程的安排,就像语文、数学一样,必须的。但我为什么选择西班牙语作为第二外语呢?我能说那是DESTINO么?偷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那会不会是日语、韩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阿拉伯语…… 我的生活轨迹中除了英语就只有西班牙语!对英语说不上爱,那只是个人家塞给我的工具,但对西班牙语我是非常渴望地想学会,我非常希望能把这个工具用好!

就像我不会轻易地信任一个人,所以我不会有很多知心朋友,但一旦信任上了,我会不可思议地容忍下很多东西。所以,对我来说,要不0容忍,要不95%容忍。我的心太狭小,容不下太多。

当被虐和轻易接受被虐常态化后,就需要带入点新的东西来刺激自己了。(别误会,我特指RS的语音门槛)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