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
31

信任

By xrspook @ 9:24:02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也觉得自己很奇怪,到底有什么事是我不会认真去做的呢?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认真地去做事,但是到了现在,完全反过来了。问题是,学生的年代,老师和家长的要求跟现在成年人的要求完全相反。这到底是我有问题,还是他们有问题?一直以来的教育都让我们要认真,但实际上到了工作,别人却想你不要那么认真。因为你努力,就会显得他们不努力了,他们躺着也会中枪,为了让他们可以闲一点,所以你也不能太高效。

我就像个万金油一样,在任何场合,只要有需要,我都可以顶一顶。表格有问题,叫我去调教一下;文章有问题,让我去写一下或者修改一下;计划有问题,可能让我直接给个方案;篮球比赛缺人,让我上去跑。基本可以确定这么一个事实:这些事情,都不是以我为核心的,我都是那个奇招,突然被叫过去,解决他们不能解决的问题。既然我具有那么神奇的能力,为什么我不是某个事务的主持人呢?从前的确有过这演的机会,但是我不怎么喜欢那个项目。

在工作上,我的确没当过什么核心角色,所以,在自己的生活里,有时我会把那个揽着来做。比如说,做字幕的时候,我永远都是把杂七杂八我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高难度的丢给有能力的人。换位思考一下,其实,这不就是我工作时反转过来的情况吗?别人或许会觉得,让我在关键时刻插一脚是因为觉得我厉害,所以他们把下手工作都搞定了,把最关键的留给我。当然这只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实际情况肯定不是这样。我喜欢去了解工作的整个流程,包括所有细枝末节,哪怕是很低级的东西,我也想去了解。就像做字幕一样,基本上我把做那个的整个流程都弄得非常熟悉,大概有些关键技术类的技巧我还没能掌握,因为一直以来都只是我自己去摸索,没有高手指点。也正是因为我是一个人战斗,所以全套的东西我都必须得知道、必须得懂,即便不能算是精通。当我不想一个人把所有事都干的时候,其实我完全可以把工作分拆出去,让其他人去做,但这样又会存在一个问题,那些被我分派工作的人我能不能去信任呢?几乎可以这么说,暂时来讲我还没有真的信任过一个新人。从认识到信任需要一个过程,你得证明给我看,你值得让我信任,否则我不会把手头上的工作交出去。一定程度上,我把这个看成了是非常严格的传承。如果他们搞砸了,我觉得我有责任。但我又是一个很懒、不想去翻工、不想去帮别人擦屁股的人,所以有些时候我宁愿自己干,也不把工作交给一些我不确定可以信任的人。到底谁才是我可以信任的人呢?我觉得在不同场合,这个人是不一样的。在生活上,我最信任的人是我妈,所以如果我妈不在了,生活上我就真不知道该去信任谁了。大概到那个时候,遇到任何问题我就只能去网上搜索一下。至于工作的烦恼,运动的烦恼,电脑的烦恼,又或者是编程的烦恼,我会去找不同的人。说来也奇怪,那些我非常信任的人,通常都是在他们各自的领域经验丰富的。我认识他们的时候,在我眼中他们都已经是大师级的了。所以一定程度上,我的信任是不是建立在一定的崇拜上了呢?可能真有点这个意思。我是怎么取得别人的信任呢?显然,我不是靠口吹的,我是用我的实际行动去证明的,但是这样可能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如果对方没有在我身上放精力,大概他们永远都不会察觉到我的闪光。

优秀不优秀,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要面对自己良心的。

2017-06
21

加工跑偏

By xrspook @ 8:34:10 归类于:烂日记

都说现在已经是自媒体的时代,一个人就可以成为一个信息的发布点,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是这样,只不过那个时候发布点不一定位于浏览量很高的论坛或者门户网站之类。每一个blog都是一个自媒体,尤其是那些原创的。必须承认,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很多东西都是抄来抄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起码当我自己写blog的时候,我不用想我写出来的东西有没有依据,我是不是纯粹在吸引眼球编故事。起码对我来说如果东西写出来了,我是自己心理那一关不可能过不去。很多的blog并不是自己在默默地耕耘,而是在东拼西凑的把各路东西拉过来。如果那只是图片或视频也就算了,算是一个聚合吧,但如果那发布的是文字,而且还有点新闻意味的非常容易就会误导人。从前我会发布一些教程,非常详细,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所有那些都是经过我自己亲身去试验的,起码在我写文章的那一刻那套方法是可行的。至于在过了几年或者十几年以后还能不能用。当然就得另当别论。即便可能教程最原始核心的理念不是我自己创造的,但起码那套东西我自己用过,我自己觉得可行很好。现在我越来越少发那些东西了,因为那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做支撑,而我现在越来越懒了。学生时代真好!

除了自媒体,还有全媒体的说法,一个新闻发布出来,通过网络的共享,刹那间就可以传遍全世界,可以通过文字途径,可以通过图片的途径,也可以通过视频的途径。同一条新闻,可以在这个电视台那个电视台同时播放。从理论上说,这的确节约了非常多的人力成本,但这样真的好吗?全世界都一个模样,为什么还得分电视台A和电视台B呢?如果ABC电视台都是一样的,那不如纳入一个旗下算了,但再往深处想,如果电视台都是一个爹妈的,那岂不是全世界就只有一个电视台,那不是形成垄断了吗?没有市场竞争就没有进步,这是显然的,而且他们只会遵循一个价值观,非常有可能会越走越偏。

什么信息是可信的?从前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通常来说都可以。但现在我必须得考虑这个问题了。报纸上的东西就一定对了吗?主流杂志上面的东西就一定对了吗?电视上说的东西就一定是对了吗?再深一层,教科书上的东西是不是一定就没问题?如果这些都只能回答都必须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尽信,那么就更加不用说社交网络或者各大网站上发布的种种了。为什么会这样?几年前因为ADR要来中国,所以某个体育杂志的编辑找我说要用我曾经翻译过的各种消息组合出一篇介绍的文章,我答应了。如果信息源是我,我当然很自信,因为不确定的东西我不会写出来,我不懂的东西我也不会乱写,而且我必须确信我收到的消息是正确的。如果只是在我的材料上加工,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就发生了问题。那个编辑完稿以后发给了我一份,我看完以后几乎跳起来了。因为她居然把职业摔角的冠军说成是拿奖杯或者奖牌的,知情人士都知道这是扯淡,因为职业摔角的冠军拿的都是冠军腰带。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反馈给她,她说她已经把文章提交给上面,可能已经拿去印了。这种错误我当然不会犯。她为什么会犯这种错误肯定是因为她对这项体育娱乐一点都不了解。她不清楚最基本的规则,也不怎么关注这项运动,甚至可能她连一场摔角比赛或者节目都没看过。她到了那个杂志社,领导分配给她这项工作,于是她就做了。幸好,他们最终出版并把杂志寄给我的时候这个错误改过来了,是她上头改的。也正是因为那个上头,小编才会找到我,可能那个领导已经关注我一段时间了,他在这方面肯定有点懂。最底层的材料是正确的,但是加过程出错了,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也可能发生在其它地方。

现在的人真累啊,看了消息以后还得多一层判断,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这真的程度有多少?

2015-11
21

自控

By xrspook @ 12:59:11 归类于:烂日记

为什么跑步就是为了马拉松呢?让别人有这种错觉也不能说我没有责任。我的身材,我跑18K的着装,我的跑姿,我跑的路线都会让人想歪。全身上下我就只差一个比赛的号码布了。今天,当我折返跑到琶洲的某个公交车站时,一个正在车展做拉伸的人问我:“是跑广马吗?”我刷的就路过他了,清脆地回答:“不是。”然后他再继续来了句:“加油!”他问我问题的时候我没有开小差,我远远就看到了他在拉伸,所以跑到他身边的时候我特意绕开了。跑过了以后我觉得如果是广马怎么会跑在单车径上呢!如果是广马肯定是跑阅江路的机动车道,今天不但没封路,路上还有很多车,因为今天琶洲车展。接着我意识到可能他的意思是我要准备参加广马,我的回答也没错,因为我RP不好,没有被抽中。对于马拉松这种事,路跑多了我看得很开。那件事不只是拼实力也要拼运气RP,但我的RP一向都很一般,我能强求些什么。坚持跑步都可以把我跑伤我实在不需要在比赛里拿证据让别人我觉得我是跑者。信也好,不信也好,我的痛我知道,至于证书奖牌纪念品什么的都没有运动产生的痛那么让人刻骨铭心且意义重大。多年以后,我当然不会主动跟别人说跑步让我有过这样那样的问题,困难磨难之类不是用来吓唬人的,更加不是用来炫耀的,那是每个人成长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学费。痊愈之后,我们会变得更强!但真的可以痊愈吗?跑步跑多了出现了一些累积出来的毛病,渐渐地我学会与之共处,对我来说,从来都有问题,问题只是麻烦点和没那么麻烦。我有努力过用各种方式强化自己,但有时我会怀疑我真的有痊愈那天吗?我到底为了什么而跑步呢?从前是为了减肥,然后是虚荣心,到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日常任务,一个习惯。为了健康而受伤当然是神经病,但若是因为习惯而付出我觉得可以理解,为兴趣付出是很正常的。

我不是跑偏太远太严重才停止返回的人,因为我一直都持续关注自己的状态。虽然觉得不舒服,但那都还是在可接受的范围。虽然和正常的时候相比会没那么感觉良好,但跟别人横向比较的话,我的只是小case而已。我是一点点不正常就开始纠结,然后着手研究的人,但我不会因此而停步,更加不会因此而后悔并终止,因为我确信自己没做错,只是做的方法有点问题需要改进。在这个问题上,我对自己很有信心,但别人如何,是否也像我这般我就真说不准了。那些明明没什么问题就嚷嚷得要生要死,而且还一直吹自己是很能扛的人我最反感。承认自己的软弱和畏惧这没什么,但只是嘴硬实际上表现出来的却是各种怕死会让我打心里觉得想吐。我怕死,但我不嘴硬,我更加不会主动在别人面前各种诉说,你若硬要偷窥我在blog和围脖上的各种自我解剖吐槽纠结除外。

我相信自己,我也应该相信AK。他是个非常成熟老道的人,责任心超强,而且脑子非常好使,擅长于各种规划和实施,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要怎么做,他不是那种稀里糊涂拿自己去随意冒险的人。有挑战和刺激人生才好玩,但那是可控前提下的,如果明知自己不OK,他不会去冒险。他的责任心决定了他不会让关心他的人担惊受怕。当然了,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他的底线会大大超过别人觉得的极限,正是因为他的这种作风,才让我们每次都可以很安心、很期待。超越自我估计是他的人生信条之一。

今天想去剪头发,前面的刘海都遮住其中一个眼睛了,但不知道那个师傅有没有上班……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