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
20

还是个新手

By xrspook @ 10:07:57 归类于:烂日记

这个星期每个工作日晚上我都不得不背着电脑回宿舍,因为到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单位的作业还没有结束,有可能是车的作业没结束,也有可能是船的,反正一整天的数出不来。为了在早上吃完早餐上班的第一时间我就可以带这数据去收集磅单,我必须在那之前就要有前一天的所有数据。以前单位的食堂在办公楼旁边的时候,我一大早先去办公室整理数据,完了以后再去吃早餐,但现在的饭堂。变成了在宿舍旁边。如果一大早我先去办公室然后再折回饭堂吃早餐接着再去办公室,这样实在太折腾。于是每个晚上我只好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从办公室拿回宿舍,第2天再把那背回办公室。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在宿舍也能办公。

这个星期某天早上起来我发现宿舍没电了,空调没电,插座没电,照明也没有,但是走廊的灯是亮的,WiFi也是好的。幸好我用的是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用电池),如果我在宿舍用的是台式机的话,显然我就无法工作了,而且幸好走廊还有电,WiFi还能正常运作,所以我依然可以进入单位的系统。

在参加工作之前,我几乎没用过笔记本电脑。仅有的几次接触,只是在高中老师要求我们上讲台用PPT讲课的时候,除此以外我接触的电脑都是台式机。因为跟用使用台式机的频率比起来,笔记本电脑用得很少,而不同的笔记本电脑键盘的分布又有所不同,所以即便是最简单的文字输入,在笔记本电脑上我也会出现偶尔卡机。相比于文字输入,最让我卡机的是数字输入,如果只是输入法的数字输入还好,但如果是一串数字的输入,我就很烦恼,因为一直以来我最习惯的方式是用台式机完整键盘里的小键盘,又或者是办公用的大版面计算器。如果用那两个东西的话,我右手的多个手指可以在上面飞舞,但如果你要我在笔记本电脑上用两只手按那一行数字,我经常得想半天。或者其实我直接不去想,看着数字点下去就好,但这样的话在输入密码之类的东西的时候就很不安全。

以前我做的不是统计,所以要在笔记本电脑上输入数字的几率不高。以前最让我烦恼的是用手指在触摸板上实现鼠标的功能。我一直都觉得能准确定位的那些人非常神。其实回想当年,我们从什么都不懂到真的能熟练的操作鼠标也花了好长时间去练习。那些练习可能是在不知不觉中玩Windows自带的游戏的时候。纸牌、当空接龙等,我和我妈都耗费了很多时光在那里。现在我妈仍会玩纸牌,但我已经好久都不碰那东西了。我甚至不知道在Win10系统上还有没有那个经典的游戏,又或者那个经典的游戏的界面是否已经改变。如果没有当年的小游戏俄罗斯方块,大概我对键盘的上下左右键不会像现在这般顺手。在电脑上玩小游戏俄罗斯方块和我小时候那种手持式游戏机好很多。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从前那个游戏机的质量不如现在的键盘,而且小时候打游戏的时候,我总是很激动,第三是因为我玩的那个游戏机是我妈在地摊上买的二手货。小时候我做梦也想得到一个任天堂的游戏机,但我知道那很贵,我从来都不好意思开口找父母要。当我长大了,我完全买得起的时候,我却对那些东西没兴趣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端午节的前后,电视机里正在直播着珠江上的龙舟赛事。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妈突然兴起,在外婆家楼下的地摊给我买了一个二手的俄罗斯方块游戏机……

2017-11
10

不打游戏

By xrspook @ 9:47:15 归类于:烂日记

我是个几乎完全不打游戏的人,所以下面说的话,可能有点偏颇。一开始的时候之所以不打游戏是因为没有游戏可以让我打,在电子游戏非常流行的时候,我家里没有电子游戏机,哪怕是手持式的,后来有一天妈妈从地摊买了一个手持式的俄罗斯方块,于是我家算是有了游戏机。那个东西是二手的。我记得那一天大概是端午节,因为拿到游戏机的那一天,电视正在直播划龙船。业精于勤,这句话非常正确,因为在俄罗斯方块上我耗费了不少时间,所以,直到现在相对于其它游戏,俄罗斯方块我也是偏强的。虽然那个游戏机里也有贪食蛇,但我玩得最多的还是最普通形状经典的俄罗斯方块。

当人人都在玩超级玛丽以及魂斗罗的时候,我家没有。我表哥家里有,表姐家里也有,通常去他们那里我只是看着他们玩。打游戏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时间会消磨得非常快的事情,但实际上我并没有上什么瘾。大概是因为我技术太差,所以我还不曾在上面得到过什么成就感。打游戏的时候,我会想为什么设计的那个人要这般为难我呢?就像我很讨厌考试一样,那也是程序固定下来的东西。我喜欢自己去创造,而不喜欢只是活在别人的既定模式里。所以我更喜欢去做一些比较自由的事情。小学生的时候,画画也好,弹琴也好,乱七八糟地把各种东西拼凑DIY也好。别人把时间丢在游戏里,我没有。后来,有了电脑,我的电脑里也几乎没有游戏。除了一开始的时候会有一些小游戏,但后来就只剩下Windows自带的纸牌。纸牌这种东西,我妈玩得比我多、比我疯狂。还记得,好长一段时间,我妈都会用我的电脑玩纸牌。每天晚上,我已经睡觉了,她还继续在我房间里玩纸牌。后来她也终于有了她自己的电脑,所以她不在我这边玩了。

还是孩子的时候,我没有沉迷游戏,现在也一样。我的手机里一个游戏都没有。一开始的时候有过游戏,那纯粹是贪图新鲜,那是一个音乐节拍类的游戏。和现在的人一有闲暇就会打开个手机玩游戏不一样,我没有这个嗜好。当别人有空就打开手机看视频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个习惯。现在,我手机里打开得最多的是那些购物的app以及各种地图类,比如说高德地图,又或者摩拜。生活中有很多东西可以让我们自由发挥,如果把所有时间都耗在了别人既定的程序里,我觉得这是在浪费人生,比如一有闲暇就打游戏或者看视频。打游戏我不知道用脑的程度有多高,但是如果你习惯了,那不过是一个条件反射的过程。至于看视频,那完全是脑子几乎处在准静止状态的。别人看视频的时候,我更热衷于自己做视频。这样会耗费更多的精力,也要学习很多,但是我觉得很有成就感,而不像只是看视频那样,那些东西只是过眼云烟,看完以后都不知道自己看了什么。

人与人不一样,我不能说我做的东西、我的习惯就一定正确,有些时候我还是免不了会觉得别人这么干是不对的。我也知道自己的这种心态不正常,所以绝大多数时候当我还处在理性的时候,我会让自己忽略那些我看不惯的东西。如果没有视频也没有游戏,大概中国会有非常多的人下岗。不过或许那样我们的网络就会不会那么拥挤和瘫痪了

我不打游戏,但我不能让别人也不这么做。

2013-02
7

游戏白痴的独白

By xrspook @ 23:41:51 归类于:烂日记

无论什么情况都坚持做某事,有时那真不是为了好玩也不是为了什么记录,那只是一个习惯。当然,能创造奇迹,那最好,但如果不行,其实也毫无所谓。昨晚开始玩脸书上的Diamond Dash,发狂一般,因为我真的很久很久都没有在电脑上玩过游戏了。

我长在红白机的年代,但红白机风靡一时的时候我家没有红白机。就如我家在录像机、VCD流行的年代也几乎是一片空白一样。我是个游戏白痴,不是一般的白痴!每当玩动作类游戏的时候我会不一般的动作夸张,夸张没用,我夸张,我控制那玩意不夸张没有意义。我长在俄罗斯方块电子游戏机的年代,大概是小学3年级的时候妈在地摊给我买了一个,但实际上她玩的时间和我玩的时间差不多。不能说我是最好的,但经过一定的练习,我不比我妈差。最后,那个游戏机是被按坏的,碳晶傻瓜了,按键失灵了。为什么呢?因为之前我已经说过,这是一个地摊货,应该是二手的游戏机。当时流行的是任天堂!我从来就没要求过我妈给我来一个,我从来都不觉得那是我必须拥有的。对游戏,我一开始就是抱无所谓的态度。

多年以后有了电脑,我用键盘玩起了俄罗斯方块,用上下左右键操控。我可以打到最高的第十级,在最快的速度下不会马上挂。俄罗斯方块是没有尽头的,我从来就没玩到过分数满表爆机。但如果我能hold住最高的速度不挂,你还想我怎么着呢?

大三的夏天开始我控过一段时间的水晶连连看,那是因为我妈在玩,所以我也玩。一开始我连第一级都过不了,但后来,我可以全部通关,虽然不是百发百中一定成功。

但从未有一个游戏会像我现在玩的Diamond Dash让我感觉我不是在跟系统较劲,我是在感恩那些给我机会的人。如果我在游戏,我就要做到最好,脑子里什么都别想,没有顾虑没有懊恼只是单纯的条件反射。11级后再也没有免费牛逼的道具了,所以也就是说11级后你就可以挂靴不干了。但当你觉得你玩下去是因为有人在给你机会呢?你会愿意继续傻逼下去,因为那不过是60秒的游戏。

我并不是要表现我有多牛逼,再高的分数再高的等级又怎样。有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继续下去。

但肯定,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因为你们给我那些看似微不足道的鼓励。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