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26

微观世界

By xrspook @ 9:50:17 归类于:烂日记

上个星期我花了128块钱买了一个有60-120倍变焦的显微镜,那个东西很小,只有手掌心这么大。正常人看来,那就只是一个儿童的玩具,但我觉得那个东西相当有趣。第一眼看的时候我已经喜欢上。买个望远镜,才几十块钱的东西,我想前想后,纠结了半天。当时之所以想买望远镜,因为我想观察我家楼下那家外卖店的猫,但幸没买,因为当我有买望远镜欲望后,没过多长时间,那个店的猫就被挪走了。于是,我就没有了买望远镜的欲望。我不是天文爱好者,甚至可以这么说,我有点讨厌天文这种东西。以前明珠台播纪录片的时候,我最容易打瞌睡的就是看那些天文题材的,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不去做别的事,又或者转台。反正天文的东西播多长时间,我就几乎神游多长时间。我也不是那种喜欢拿个望远镜去偷窥人家秘密的人。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微观世界。很多微缩模型我都会看得入神,甚至看到不想离开,但我很确信自己是个手残的人。所以我只能是那些微观模型的参观爱好者,而不会成为制作者。

我是从初中开始接触显微镜的,当时用的是单目显微镜,高中用的也是单目,印象之中那些都是功能最简单的显微镜,所以显微镜不自带光源,初中的时候,对光的时候我们得靠窗外的日光。阴天的日光实在太难找了,但又不能保证上生物实验课那天一定是晴天。高中虽然和初中用的是同款显微镜,但是每个显微镜都配了一个台灯,所以对光简单很多。初中的时候我觉得我是显微镜白痴,考试的时候我根本没找到,老师要我找的那个东西。也不知道是那一次我学乖了,还是高中的时候我突然有点开窍,所以高中时期用显微镜,我觉得自己还做得可以。大学的时候,显微镜的操作我甚至可以用很溜来形容我自己。初中的时候只是观察玻璃上老师写的字母,初中观察的是某些植物的部分,到了大学,我们观察的是微生物,终于,大学的显微镜自带光源了。即便用上大学教学里普通显微镜的最高放大倍数,我们也只能看到细菌。病毒那些那么高端的东西我们肯定不能接触。当时学院也没有那么高端的实验室,让给学生观察病毒。细菌真菌放线菌我们都有玩过,相比之下,放线菌最折磨人,但因为教我们的微生物学老师非常痴迷放线菌,好段时间我也跟他做实验,所以我也不得不对放线菌有感觉。跟其它微生物混在一起的时候,放线菌很难培养得出来,所以放线菌的那个培养基必须加入抑制剂让其它微生物不好长。抑制剂是老师个人的独门配方。好长一段时间在培养放线菌的时候,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埋片培养的时候,东西总会被污染,后来发现,其实那不是我们的手法的问题,而是因为那个通风橱实在太烂了,导致环境污染严重。后来,当我们转到另外一个新的实验室的通风橱,效果好了很多。

至今我依然很怀念那些在实验室里折腾微生物的日子。要看清它们的细胞机构我们必须依靠特殊的仪器。肉眼只能大概识别出它们的菌落。那些像鼻涕一样的细菌,像毛球一样的是霉菌,还有那些非常不起眼,但却让老师非常痴狂的放线菌。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愿意继续留在那个地方,跟我的微生物打交道。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