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
7

又到高考时

By xrspook @ 7:22:58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今年高考的第一天,全社会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个非常重要的事件上面。大概恢复高考这么多年来,这一直都是大家挥之不去的重要大事。今年的高考被称为最严高考,其中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作弊会入刑。为什么高考作弊就要入刑,而其它考试,什么事都没有呢!为什么要做这般区别对待?!作弊其实是一种很严重的事,那是在欺骗自己也在欺骗别人,得到一些自己不应该得到的事,作弊跟贿赂一样,应该狠狠打击。但作弊这种事,由来已久,而且这不只是中国特色,其它国家,也都一直存在这个问题。在反腐倡廉抓得非常紧的现在,作弊这种事,其实也应该零容忍,无论是大考还是小考,哪怕是在老师平时上课时的听写测验,作弊也不应该被姑息容忍。曾经有些人跟我说,她觉得作弊对某些人来说是必须的,不作弊,他就过不了了。有这种事吗?如果他不作弊就过不了某门考试的话,只能说他的程度还没还没到,他需要在上一层次继续学习。既然他不能把握现在的东西,继续让他读上面的东西,难道他就能反而把握得到吗?对某些人来说,作弊就是一个常态,一个跟吃饭睡觉没什么两样的事。这让我觉得非常厌恶。

高考其实跟千千万万的其他考试没什么区别,拿到份卷子,在上面拼命写。上面有自己会做的也有不会做的,有非常擅长的也有非常没底的。唯一的区别是高考的卷子质量特别好,你写的那笔可能也是你写过的笔里最好写之一。不同的结果是很多人都觉得高考就决定了人的一生,往后能上什么大学,非常重要。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并不是这么认为的。现在的人从幼儿园开始,什么都觉得非常重要,必须要读名校,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哪一个是不重要?!只要有钱只能办的事,什么都是重要的。这么看来对他们来说一直都很重要,大学当然也不例外。但其实,上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往后的就业和前程,没有非常直接的关系,因为工作的时候,学校神马,专业神马,只是一个敲门砖,你进去以后,你出自哪里根本就不重要,除非,你要靠那个学校的名气去博取某些东西。人应该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靠攀什么关系去实现目标的不是吗?在工作中,我觉得那些出自一个一个地方的人老是在称兄道弟,听上去很亲切,实际上,没有一点意义,因为最后,判定你的不是你跟那个人的关系曾经如何,而是你实际的工作能力,到底怎么样。在分分分的社会,高考并不是一个休止符,永远结束了。社会大学,每时每刻都需要拼搏,所以读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RP好不好,能不能遇到一些能真正让你走上正路的好老师。那种事可遇不可求,在最好的学校,可能没有找到一个最适合你的老师。在一个不怎么样的学校里,可能只要那个老师跟你一拍即合,你的人生将就此永远改变。大学是一个让你学会自强自律的地方,如果你学不到这两点,哪怕那是地球上最好高等的学府最出名的专业,对你来说,也是白搭。你只不过是跟一堆学霸一起挣扎了很多年,痛苦了很多个小时而已。不是学霸,却偏要争当学霸,但无论如何都达不到学霸的要求,这是相当痛苦的事。

作为一个高考过来人,回过头来看高考,那不过是一个小case而已,只是人生千千万万个大坎之中的其中一个。那很重要,但光是高考这回事并不会完全决定人的一生。

2016-05
24

不想沉沦

By xrspook @ 7:08:59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昨天晚上睡了很长时间。这可能跟我自己无关而跟我室友,她很晚才回来,然后洗澡吃东西洗衣服之类。一开始我还能听到她正在做什么,但后来我完全睡着了。跟一般年轻人不一样,我觉得如果我不早睡,我就会死,尤其是如果晚上在11点之前还没睡觉的话,长期下去问题就会大。但对小年轻来说,半夜一两点还不睡觉,太普通正常了。不只是十几二十岁的人,三四十岁的人也会那样。我曾经也那么干。大半夜接近12点才开始跟网友聊天,然后聊到凌晨一两点,最终是怎么结束的?对方睡着了。我觉得那边半天没说话,所以我也去睡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种挥霍。长夜漫漫,但该睡觉的时间就应该拿来睡觉,而不是到该睡觉的时候还非常兴奋,无论如何睡不着。与其说我近期想早睡,不如说近期我一直都很想睡觉,任何时候都那样。这不是什么好兆头,我懂的。

我工作的单位,从外人看来是一个正经的单位。但时间长了,作为内行人,自然知道其中的猫腻,我在做不正当的事的时间比我做正当的事的时间还要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正当的事不应该做,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他们老在考验我准则的底线。他们一直都是那么干的,已经麻木了,已经习以为常了。跟流氓没什么区别。流氓觉得TA干的事没什么大不了很普通,但外人看来,那就是在耍流氓。自身的天平已经偏颇,没什么公平正义可言。我无数次在想,我不想跟这帮人同流合污。但光是想没有任何作用,如果我真的不跟他们干这种事的话,唯有离开这个单位。但如果离开了这个地方的话,我该去哪里?我该去做些什么呢?原来我一直都没有准备好。跟刚毕业时的感觉差不多,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干到怎么个程度。有些人觉得,一辈子平平稳稳就可以了,浑浑噩噩也无所谓。但我并不这么觉得,就像某部电影里说的一样,人不在于有多么长寿,而在于生活有多么精彩。我不在乎当一瞬间的流星,起码也璀璨过。到老的时候才后悔,自己曾经没有努力过,没有坚持过,没有实现过什么愿望,那是很悲惨。难道老的时候,发现自己一辈子都和别人关系很好,跟所有人都和睦共处就是个值得骄傲的地方,别人也许这么觉得,但我不这么认为的。有碰撞有火花,才会有更深一层的升华。没有宇宙大爆炸,就没有往后很多新世界的诞生。大概因为我是一个坐不住的人吧!所以我不能满足于安逸的普通。我是一个性情火爆的人我从来不掩饰这一点。当然,在陌生人面前,我是一个很沉默寡言的人。当然也就不会主动制造些什么矛盾来获得刺激。

昨天有段时间,很闲很无聊,所以我在想怎么才可以,给小米手环作弊。这种事之前我也试验过,但不成功,比如说我把米粒绑在降落数值仪的振荡器上,那东西几秒之内会振荡40次。很猛很暴力。但因为太猛,而且,位移变化的不是很大所以小米手环没反应,然后我又试图把小米手环,放往复振荡器上,但还是因为幅度太小而没反应。单摆是肯定可以让小米手环计步的。某宝上就有卖专门为手机刷步设计的通电的单摆设备。我甚至一边走一边在想,通过电磁感应,我可以让单摆在通过某个点的时候,因为正负极的原因,产生一个动力,那么跟那个单摆就永远都不会停下。后台,我突然想起了塑料的扇子。那个扇叶很有弹性,那个振幅应该能让小米手环计步。我把米粒,用透明胶贴在扇子上,扇风的时候,果然小米手环计步了。手摇扇子显然很低端,所以我又把扇子,固定在往复振荡器上。然后,刷步神器就此诞生。我为什么要这么整啊?纯粹是为了好玩,纯粹是为了让在我脑子里深处的那些物理起到一些作用。力学是我学得最糟糕的,但电学我自感还不错。那是因为曾经我在那里,投入过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有视频有真相。

今天是个晴天,但灰蒙蒙的一片,没有风,空气流动性相当差。

2015-06
26

公选课里的电影神马

By xrspook @ 12:46:20 归类于:烂日记

爸爸妈妈从来都没有特意要求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他们甚至没有告诉我什么才是好人。我一直都只是在模仿,模仿家人,模仿同学,模仿老师,模仿偶像。这里列出的模仿当然不是完全照抄,我讨厌搬书照抄!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我发现自己和一些人的某些想法很类似,虽然从地域上说我们相隔千里,从时间上说,我们根本不是一个时代,从民族、语言和文化上说,我们无论如何扯不上任何关系。

interculture communication,我记得大学我的公选课里有这么一门,当时觉得这个标题挺逗趣,外加当时外国语学院开设的公选课我最喜欢的那门不知道什么翻译必须大三以上才能报,而且名额非常容易被秒杀。大三之前我就把该完成的公选课学分完成了,大二的我也就不如玩玩那个。课程的很多内容和细节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有一次老师给我们播《最后的武士》,哇哇哇,一发不可收拾!那部电影挺长,下课时间到了,还没播完,我们可以选择离开,也可以选择继续看。大多数的人都没走,其它课程下课的的学生看到我们在爽也进来一起看。我的那门课本来人就不少,百余人的教室是几乎满座的,下课后教室里更加是人满为患,位置不够了,有些人在过道上坐着/站着/蹲着看。Tom Cruise的号召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厉害!因为某些场景你会听到不知道教室哪里发出的女生尖叫-_-|||。想都没想过这门课老师会让我们看电影,因为我们当时有另外一门公选课大概叫做“电影鉴赏与***”,虽然用的是能容下300余人的大课室,虽然那门课每个学习都会开2个时段,但报名的学生还是会把名额相当容易地秒杀干净,简直就是拼RP的节奏!我的RP向来不怎么样,所以我没报上。没报上或许是件好事,我还记得他们的考试是当场看某电影的一部分然后写文章分析什么的,完全是从很技术的角度,根本不是小妹妹被帅哥帅了一脸花痴神经病的那种切入点。我报上了那门课的同学上课大都只是把注意力放在剧情本身方面,老师解说的听不到啊听不到~ 所以,最后时刻,他们真的很难挖出一些什么技术的东西来一二三四。于是呢,就害苦了我们这些没报上的了,我们在宿舍时刻准备着接收他们看电影的内容,然后在互联网上搜索,把专业影评之类以短信方式发回给他们。当时木有流量的亲!完全靠短信!幸好还有一些网站是可以从电脑上发短信到手机,多少条以内免费。所以我们提前就注册了N个帐号,他们交上去的东西怎么说也得千余字,想想就知道我们这些幕后技术党得多么努力地把文章拆分成每段100字不到的东西发过去。发是发了,但短信收发会有延迟,他们收到短信的顺序不一定就是我们发出去的那个,于是,他们又得以大侦探般的思路重组内容。折腾啊!我们这些幕后工作组把可以发出去的免费短信条数都搞定以后就大功告成了~ 但他们回来后却告诉我们,他们有些人一条都没收到,有些人只收到了几条,有些人收到的顺序是乱七八糟的。这不能怪我们啊,怪通信运行商呗~ 在那个300多号人的课室里,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在干这种事,短信塞车太正常了。那门本来貌似很简单的课程,报了那个的他们最后的成绩都不算很好,大多是70、80的样子,根本没有90以上的。我的《跨文化交际》公选课好像是90分以上,具体多少不记得了。我上的那门课,教室里跟我同一个学院的同届学生只有零星几个,但他们去上电影那门公选课的时候光是同班的就有好几个,更加不用说同个学院同届的会有多少。还记得,《霸王别姬》是他们上完那门课以后力荐给我们这些没上的。那电影真的是棒到掉渣了!!!要知道,他们的老师分了好几次课才分析完《霸王别姬》呢!

回想起从前,大一大二那些忙翻了的日子还真有趣。大家都乱哄哄地为各种课程奔波,但说是说忙,却总能找出些发白日梦和偷懒的时间。青春无敌啊!

原来,那都是快10年前的事了……

2015-04
2

畸形心态

By xrspook @ 20:01:13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听到了一个我觉得非常奇葩的说法——学校发现学生作弊(大学),会取消学生的学位证,同学们认为学校这样太严格了。到底什么是严格什么是不严格?能考进某个大学(不是买学位靠关系之类)就说明你有这个能力进入到这个学校学习并跟上,或许不同的人跟上进度所需要动用的精力非常不同,有些人考试前几个小时看看书就能轻松考高分,有些人得辛苦好几天甚至好几周才能保证自己能通过某门需要考试的科目。读过大学的我表示,其实要不合格得补考重修挺难的,如果你曾经用心去干。我的同学的确有的需要补考或重修,甚至有些重修一次还不行还得多次重修,但最终他们还是过了啊,全班都拿到学位证了啊。不合格就不合格,既然你选择了吊儿郎当、风花雪月,但自己又不是那种神级的绝顶聪明。不合格后补考和重修不会让你丢掉学位证(多次发生这种事,而且累计超过多少学分貌似会),但作弊且被发现可以让你直接玩完。我完全不相信那种不作弊就过不了某门课的鬼话。这就好像作弊是唯一的途径,太搞笑了不是嘛。大学本科理论上是4年完成的,有些专业需要读5年,比如说华工的建筑系以及医学院。但如果自己真的能力有问题,多来个一两年才毕业这有什么问题?放不下“留级”的面子,也不怕作弊被抓,就是要铤而走险地顶风作案,我彻底不明白这些人到底脑子里想的是什么。首先,态度有问题,根本就没有把作弊当作是不应该做、是可耻的事;其次,对自己的能力估计有问题,为什么觉得不作弊就无法通过考试;第三,我觉得说白了就是投机取巧,想偷工减料、蒙混过关。对自己都不负责,有资格说学校按规定办事“太严格”?不明白,完全不理解他们那种到底什么心态。如果某个老师是上课不负责任,迟到早退经常很苛刻地要求学生做一些超乎他们能力以外的事,或者说讲课的质量超烂,用词不准口音不正,讲授的东西不代表学科的尖端先进,甚至会闹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显然错误的论调,这种老师做得不够好,学生可以讨厌不喜欢TA,但如果因为老师在考试的时候严格监督、正直指出学生作弊而被怨恨,我觉得这绝对不是老师的问题,是学生的问题!情况就跟老师布置了作业,但你不去做,明天老师第二天批评的时候你给出的理由是同桌作业做完了却没给我抄,这是理由吗!

为什么这个单位的很多来自某个学校的同志做事风格会那么的让我不齿,我总算明白了。他们那里的风气就那样,我懂的。颠倒黑白、得过且过横行之下,你还能正身不和他们同流合污吗?

今天很大风,超级大风,一大早开始东西就被吹得呼呼叫,中午睡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耳边只剩下风声。今天中午我比平时晚睡,比平时早醒,这到底是为什么?同样让我不解的是胸部的胀痛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但基础体温却一直只保持在低温期,这又是为什么?更加让我不解的是连续2个早上我都是被饿醒的,饿到了快要吐那种状态,真心极端奇怪!我睡觉的时候明明就没有感觉到我很饿啊!如果睡觉之前我已经很饿了我一定会先找些什么东西吃的,但第二天早上起来怎么会饿到那种程度呢?于是,两天早上我都只能一口蜂蜜和700mL的水灌下去,总算稍微解决了燃眉之急。吃同样多的东西,前几天午饭后我会感觉到肚子略撑,但这两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却会感到饿得发疯?神经病一样体感,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昨晚躺在床上,我突然有个念头,是不是因为身体构造的问题所以女性几乎不可能像男性那样练出非常分明的人鱼线呢?记忆之中,男性能看到人鱼线的一抓一大把,但女的,我几乎没怎么看到过。为了验证我的这个想法,今早起来后我真心地去搜索了一把图片。能看出腹内外斜肌合并展示出人鱼线的女性的确有,但只能用凤毛麟角去形容,即便死那些健美型的女运动员,手臂大腿胸腹都练得很夸张的女性,人鱼线居然还是不明显!OMG,太让我震惊了!人鱼线的下腹部两条斜线显然需要很低的体脂含量才能显露,下腹部的肌肉相比上腹部来说太难搞了。人鱼线上部两条接近水平的线主要通过腹部表层的腹外斜肌体现,而腹外斜肌组要通过twist类的动作出来练。基本上,那些腹外斜肌很劲爆的女性照片我见过的很少很少,但男性的挺多,难道正如练腹外斜肌的忠告里说那玩意练太猛了腰部会变粗,所以大家都不去搞?有那么扯淡的吗???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让女性的腹内外斜肌的锻炼效果不如男性呢???练得不够狠我觉得不是主要原因,因为不可能没有练得相当狠的疯子。难道是因为女性天生会在那个位置堆积脂肪???于是描述人鱼线的时候通常会以“男性的”为开头,而通常不会忽略掉性别这个重要因素。

明天回家,然后清明假期3天,但估计连续3天要去3场祭祀,哎~

归档:2015-04-02 乱斗。

2015-04-02_stamp01

2015-04-02_stamp02

2015-04-02_stamp03

2015-04-02_stamp04

2010-05
31

可耻啊

By xrspook @ 22:09:0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二零壹零年五月的最后一天,更是我无线网卡能使用的最后一天(算自然月的)。各位亲朋好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xrspook又要玩失踪了,但请相信我还活着,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虽然日子会有点郁闷。

晚上去吃了河南很有名的烩面,在老师介绍的那个叫“裕丰园”的烩面馆。四两,听上去很多,但实际上是可以搞定的。果然很好,非常有劲道,咬劲十足,那个羊汤也很好,跟工大里面的无法比,吃过那里的烩面大概再也不想在工大里吃面了。

今天米象小峰继续他的害虫课,下午上了检验课,还是觉得,这里的老师,特别是女老师主观性很强。以前已经见识过这个教检验的张老师,在粮油质量检验员的职业资格培训时。忘不了那些日子。广东,或者说南方的和北方的不一样,一个全国技能竞赛,我们只是随手拿来,派个人而已,但这里的人却要严阵以待,要封闭式培训,要请老师,要练习接近一个月。或许,他们有这个资本,但我们没有。365天里300以上是有进出业务,没有的时候保管日常工作密锣紧鼓。我们不是为荣誉竞赛而生的,经济效益和各类业务才是我们的主业。

2010年5月27日下午,我们一行人在另一个张老师的带领下去了郑州的东郊粮库参观,我们用的教室借给了学生考试。结果,第二天早上开门进去的时候我们惊呆了。

满地满抽屉的小纸条,桌面上密密麻麻的字。不用多说,那天下午考的那么肯定是储粮害虫学,太恐怖了!!!!从没见过如此壮观的场景,而且,这是普遍性的。小纸条里文字的细小紧密程度很高,起码是八号甚至以下的字。这种作弊方法,对我来说只发生在小学时代,而且当时只是零星小数几个人做坏事,但这里,全体作弊。老师,监考的人干嘛的呢?如果要故意放过这帮作弊的人,他们何苦抄、制作得那么辛苦,直接把书拿出来抄好了。还不单作弊,作弊完以后还不把桌面的罪证擦掉,不把作弊的纸条偷偷地扔掉,而是满地面满抽屉地随手处理,堪称一绝!我们一行人大多是各直属库的主任或科长,无形中,我们只能得出一个招,在招这里的人之前要来个考试。既然学校的考试不能考出水平,我们就只能自己动手了。

不得不说,干这种事的丢尽了这个学校的面子,也丢尽了当代大学生的面子。但听说,其实这种事很普遍,还记得,在SCAU,每个教室都有摄像头,每门考试都有起码3个监考老师,每到考试之前,学校各处都会挂起红色的作弊举报电话横幅。既然学生自己不自觉,就得靠各类型的监督使考试公平公正。不知道其他人怎样,反正我没偷偷摸摸做过那种事。对我来说,那是不可理解+不可原谅的。不会就不会,认好了,白卷都比那个好,还故意花时间制作好专门作弊的纸条而不认认真真复习,那个简直可耻。造假无处不在,包括这个号称小社会的大学校园。

学生和老师同流合污,很好,很强大!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