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
1

月末发牢骚

By xrspook @ 17:26:47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到月末我就会莫名紧张,因为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大部分东西实际上都不是我们的主业,但我们却绝大多数时候都被耗时在那个上面。每天晚上11点甚至12点才结束战斗,才可以结算一天的东西是常态,到了月末,这个时间就要成倍加上去。以至于如果一个月末日是一个工作日,尤其是周一到周四,就意味着估计那天晚上我没有凌晨2点都不能睡觉,因为数据实在太多。或许你会说,为什么我不能提前做一些呢?别说我预测不到,连开单的那些人都不知道自己当天有多少业务,上午跟你说可能没了,但是下午5点之后委托单又排山倒海地过来。开单开到晚上10点,才不管你那天到底能不能做完,反正开完单就拉倒。这种作业模式实在是太疯狂,我可以容忍白天又或者晚上10点之前猛搞,但是到快要睡觉的时候踩一下刹车不行吗?月末的时候稍微不要这么疯狂不行吗?但是对他们来说,周末也好,月末也好,也都只是个数字而已,跟他们无关,他们在车轮作战,我在以一抵百。“以一敌百”个词不是在开玩笑,因为做这个事的就我一个人,但是整条作业线有上百号人。

这种神经病的生活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从4月开始就这么疯狂。有段时间,每天晚上12点之前一点点才算是停止了作业又或者说不是停止,是暂停了作业,然后12点之后再继续开工。好长一段时间我根本没法做到12点之前睡觉。当时我感觉非常痛苦,但是长期被这么折磨下来,好像我已经有点习惯了。我试过10点多的时候去睡觉,然后快12点的时候起来,结果发现半睡半醒的脑袋完全不听使唤,根本没办法完成这些精细的工作。所以也就只能一直扛到把工作做完为止。如果这些只是条件反射的事情,我不带脑子也可以做,但显然这些不是。

昨天就是一个月末,我停止了昨天晚上的运动计划,选择了吃完晚饭之后多散步一些时间,然后早点回去洗澡,接着早点回到办公室,准备战斗。之所以这样,除了因为昨天的作业尤其多以外,还因为今天是七一建党节,早上8点活动就开始了,这意味着只要不是现场作业人员全部人都要准时去看电视。8点就开始意味着这估计包含了庄严的升旗仪式。而那个活动估计不持续个4个小时是无论如何不会结束的。这就意味着一整个早上都没了,如果我不在前一天晚上把第2天的事情都干完,只有半天时间,我怎么可能干得完?!

其实那些东西都不复杂,但是很多不复杂的东西堆砌起来就很要命,这是非常耗费时间的,哪怕我收集数据是批量式的,但批量收集完以后,还得逐个核对不同人不同款式的输出。这又回到了一开始说的那个点,数据多不要紧,但是如果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哪些可以分段结束,我也可以提前做,但显然不行,很多东西全部都得堆到最后一刻才有结果,让我非常崩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成了一个有计划的人,但现在这种作业模式让我的计划根本没办法存在。

我还能扛多久?

2021-04
26

16个仓

By xrspook @ 8:40:3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破了个记录,单位一共有16个仓发生作业,之前的记录是14个仓。一下子就把这个极限提升了两个仓,有点牛逼。对某些单位来说,他们甚至没有16个仓这么多,而我们一天就要搞16个仓,虽然有些仓可能量不大,只有一两台车。车船作业全部都在加起来才138。之所以所以有这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集装箱卸货。如果我们做的不是集装箱卸货,而是集装箱装货的话,估计作业的量会少很多,但是作业的时间会更长。

现在我不奢望晚上11点前能做到全部都结束,我只希望在我需要查看系统数据的时候,我不需要翻四五个表才能找全我要的东西,因为我要把握的是现在正在作业的量以及即将作业的量,那些全部都是变动的数据,当我查完四五个表,数据肯定已经不再一样了,当我查到最后一个表的时候,第一个表的数据已经发生变化。于是当我急着要知道结果的时候,实际上我根本无法知道结果。

我一直都觉得浪潮做出来的系统很垃圾,但一定程度上为什么会这么垃圾呢?为什么他们给我们这个方案我们就要接受呢,理论上是有一个界面可以反映东西,但是那个界面居然把所有数据都汇总在一起,而且是以图标的方式显示,这到底是给谁看的呢?纯粹给领导看的吗?反正不是给我看,因为某些细节、我想要的东西根本看不出来。大概领导不会看那个界面,谁会看那个界面呢?大概只有那些完全不懂行的客人。我只想知道那个流程是什么,但是看到那个图标,我还得进行联想,然后才能得出那是一个什么流程,这是在给小学生猜谜语吗?我不知道这种思路是我们提出的,还是浪潮的人蹦出来的想法,反正我觉得非常反人类。昨天我就给我们这里的程序员下了个定制查询的需求,有了那些数据,我就可以通过一个表得出我想要的所有,不仅仅是我想要的,任何人想要、多大的颗粒度,都可以做到。还记得大概一两年前他们找我写数据中心的技术需求,基本上我是用数据透视表的思维去想象的,但跟现在比起来,那时我的透视表示为或许还差那么一点点。我非常肯定的是,那时候那帮人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数据透视表是什么呢?我给你所有要素,你可以根据你的需要的维度得到不同的结果,但是浪潮那帮人只会在一个大屏里面做既定的模式。一个是活动的,一个是写死的,这是根本的区别,还有一个是写死的东西没有任何颗粒度可言,颗粒度完全被固定下来,我怎么可能挖掘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呢?又或者他们觉得如果我想在数据里找出某些东西,我就不应该是在那个板面里找,而是应该通过其他途径,但数据无法导出,我可以用什么途径去找我想要的东西呢?图形表达出来的东西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数据没办法查询得到,这样的系统还要来干嘛?

每次当我不得不在好几个表里面兜兜转转查询的时候我都会无数次诅咒浪潮。

2021-04
15

搞疯了

By xrspook @ 9:35:37 归类于: 烂日记

晚上8点半的时候我看到还有39台车在作业中,到晚上11点的时候还有10台。有些车好像是晚上8点多也就放进去了,但是到11点多还没出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一个晚上装30多台车好像挺简单的。但是这只是感觉上很简单,因为每一台车都不能超载,所以装多的那些还得回去卸掉,装少了,哪怕是1吨以内,司机都会赖着不走。六轴车最大的限重是49吨。作为一个国企,说不准什么时候路政就会过来查,什么时候就会过来处罚,如果处罚次数多了,还不仅仅是处罚这么简单,所以我们不得不控制好这个量。但是,为了要控制好这个量,一个晚上装30多台车居然变得好困难。

从开单人的角度考虑,开单开到晚上9点很正常。理论上我们的现场作业是晚上11点结束的,除非需要通宵作业,比如说卸船的时候,但如果只是卸车的话,11点就应该结束,但是到11点的时候,如果还有11辆车在作业中,12点之前能结束全部已经算了不起了。但这又是谁的问题呢?为什么一个晚上搞40多台车都这么困难。如果客户知道我们的开单只在当天有效,如果过了12点开单会作废,而晚上9点过后就不会有人开单的话,他们还会下午5点过后才发一大堆的委托过来吗?一方面在说要给客户最好的服务,但实际上我们所做的不过是不断地增加人手,不断地延长大家的工作时间,而实际上效率也就那样。从前的效率之所以高,因为很多时候超载都是行规,那些车之所以晚上才来,大概也有点那个意思,但是可能他们没有意识到我们这里抓得很严,无论你早上来还是晚上来,都不可能为你装超,这是为了保护司机,也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如果客户下午5点才发100台车的委托过来,即便委托过来了,司机的车不过来依旧不会开单,而我们晚上的开单只做到晚上9点,而且每天晚上从5点过后的开单量就只限50台,这样的话。就估计能保证晚上我们外面的马路不会塞货车,我们里面的装货也可以以一个正常的秩序进行,同时现场作业的人大概也可以不用12点才下班了。之所以会有这种感同身受,是因为我永远是那个只能等到作业全部结束才能做数据汇总的人,他们什么时候下班我就要比他们更晚下班,制定规则也是在保护我自己。又或者说某一天单位决定既然不能一个班踩到底,既然客户喜欢晚上来,所以我们的作业时间就变成了白班和晚班,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非常有可能他们就会把晚上装货的时间延长道凌晨两三点。但无论是不是延长到凌晨两三点,如果我们设置门槛,提货的车辆的开单当天有效,哪怕我最后开单时间是晚上11点,一个小时之内依然无法完成提货,所以大概用不到凌晨两三点所有车辆的作业就会结束。每当说起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总会说别人的港口,别人的码头都那样。但是人家有多少人,你又有多少人呢,人家有多少业务,你有多少业务呢,人家一年的吞吐量上千万吨是很正常的,因为人家有很多个泊位,但是你只有一个5万吨的泊位,千吨级的泊位虽然你的岸线很长,但能用的也就只有一个。有些港口甚至周六日不开单,所以即便你船到了还是装卸不了。既然他们可以这样,为什么每天晚上我们车辆的开单不能定到8点。所有规则都不由我们自己决定、完全由客户说了算,这个游戏根本没法玩。

要听取别人的意见,但也一定要有自己的立场。

2020-10
10

当年,为什么

By xrspook @ 10:20:34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哪里看来这么一个评价,中国的程序员在实用技术上的开发是一流的,但美国的程序员在基础理论上的研究生一流的。可能原话不是这么表述,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我也是一个专注于使用技术上的人。我没有一个确切精通的东西,但要做到精通某个东西其实已经是一个很高的境界了,显然起码暂时来说我不是那种人。我会偏向于用某些思路去解决问题,但当某些思路是在不能解决某些问题的时候我的脑洞会再次打开,慢慢地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之所以有这种转变,是因为我发现别的东西在解决某个问题的时候更加靠谱好使。所以,总的来说我并不局限于只用某个工具解决问题。

大学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学C语言而不学习其它编程语言。大概理工科的学生都要学习编程语言这种东西吧,不知道学设计的要不要呢?反正农学和经管的好像不用。至今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非得在我们的大学课程里安排这么一个必修课。学计算机的学生也必须学C语言吗?还是说他们学的是其它?又或者他么是在学了C语言以后再学其它?为什么我搞不懂必须学C语言最根本的在于C语言必须在DOS下执行,还得先编译再运行。除了在软件里写码以外,我最经常用的写码工具是Windows自带最传统的记事本,要不干脆不在电脑上写,直接在草稿纸上写。如果当时已经流行像VSCode那样的编辑器,大概我就不用走那么多弯路了。编辑器能够提醒你语法有否出错,即便语法不错,程序能不能运行最根本的是整体的思路。跟python比起来,C语言的语法更为严谨,之前没有声明过的东西不能用,花括号这种东西必不可少。后来我明白到大概当年要求我们必须学习C语言不是要我们真的懂得用那个东西搞出些什么,而是让我们对编程思维这种东西有所了解。因为是在DOS这种环境下运行,学习的时候就自然不会带入太多额外的脑洞,让东西写着写着就跑偏到别的事情上。如果当年学习的是python,大概我的很多同学就不会觉得编程语言除了用来应付考试就一无是处了。编程能快准狠地解决我们平时遇到的很多问题,但体会到这个又是过了好多年后的事了。话说回来,如果一开始就让我们知道那么多,是不是好事呢?

有时我挺庆幸我读书的时候网络远没有现在发达,起码智能手机还没有。没有随手拿来的智能手机就不会有假期拍照和录小视频的作业,同时也没有每天限定多长时间得在某个app上完成某些作业的任务。对成年人来说,游戏是消遣,对孩子来说,手机app完成作业是学校作业的无限延伸。从前,离开学校就算解放了,但现在,因为有app的约束,哪里都是天眼的管辖范围。app上的数据家长在看,老师在看,虽然其实完全遵照那个去做实际上也不会太难,但哪个孩子没有叛逆心。手边没有智能设备,的确让我的从前少了很多照片和视频记录,但也正是因为从前的照片都在胶卷上,需要晒到相纸上,重新掏出实物让人更容易触摸到从前,岁月的颜色和味道都留在了那里。

我的人生让我有了我去选择的权利,而不只是成为别人想我成为的那个。

2020-01
2

再三校对

By xrspook @ 10:39:27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洗过澡后,干了些单位的事,算是非常顺利了。因为我完全没有遇到阻力就完成了,所以在晚上11点之前我已经收工。我大概是晚上9点多开始干的,虽然做的事很简单。但是也耗了一些时间。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我之前一直没犯错误的话,事情就应该这么简单。但实际上有些事件,是很难说清的。最后出来的结果和理论上最乐观的结果一致,我觉得这算是比较走运了。

还记得,不知道从哪一次统计分析开始,我觉得校对完以后我就会把那丢给一个从前我做字幕的时候专门做审核兼压制的朋友。最近的几次,不知道是他很久没有做了,还是看得没那么仔细了,又或者是我的纠错能力提升了。连续两次,他都没有找出毛病。把稿子交上去之前,我要普通检查两三遍,用讯飞语记朗读检查起码两三遍,最后我或许会把稿子打印出来,再读一遍,又或者我看着电子版读一遍。我总觉得把稿子打印出来,朗读检查会发现一些之前我完全没料到的事。我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审稿的,反正如果要我做这种事,肯定效率会非常低。对我来说,经常一个下午,用讯飞语记校对两遍以后,整个下午就没了。一开始的一两次校对总会很花时间,后面的那些的确速度上去了,但是某些小瑕疵还是会让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为什么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就对自己的毕业论文又或者是平时的作业,又或者是测验考试老师布置的作文的时候,我从来都不这样呢?如果我能在作文上这样,我也能在其他科目上这样,估计我的学习成绩会很不错。但话说回来,如果一辈子都能这么认真的话,我觉得这个人实在太神奇了。毕竟如果不是写一篇很长的统计分析,我不会把稿子校对一遍又一遍。可以肯定的是,单位里的其他人也不这么做。不是因为他们写的时候已经很严谨,又或者是他们校对一两次以后效果一定很好,而是因为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他们的确没有我认真,因为他们总觉得把稿子交上去以后,领导还会批改,而却我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了。我觉得,需要修改的东西应该完全就在我这里结束,别人收到的是一个我觉得已经完美的成品。毕竟现在我们已经不是小学生了,不是做完作业以后都得给家长检查一下,然后交给老师,若老师发现什么问题,责怪的不是写作业的那个,而是检查作业的那种。同样的道理,把一篇东西交上去给领导的时候,其实不应该抱着把领导也拖进水的心理,虽然那篇东西不完全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去了单位。当一个我顺从的领导会很省心,首先,他不需要因为我的工作而操心,而且我还会想更多,于是他其它工作也会更轻松。要做到这点,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你信任我,其次是你值得我的信任。如果那是一个我根本不信任或者我很鄙视的人的话,我绝对不会为他劳心劳力。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只是为人民币服务,但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纯粹是为某些人服务。

有些人穷其一生,或许都掌握不到认真和专注。对我来说,很久以前,我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但是我却不会在任何地方随意使用,因为我总觉得这个东西在每个人的一生里都是有限额的。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