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22

必须得比你好

By xrspook @ 9:20:41 归类于:烂日记

当别人都想着要用标准件去完成标准的事情的时候,我总会想用一些非标的东西去完成相同的事。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因为小时候我手头上的材料不足,而我又不好意思找大人要,因为我也知道他们没有。小时候我觉得工程师是一些神奇的存在,因为他们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可以整出一些让我很惊奇的东西,但是我爸不是工程师,所以我爸永远都不会给我惊喜,只会给我失望。可以不叫他老人家出马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让他帮我做事。我也不会叫我妈,因为我知道我妈一定不愿意帮我打下手。之所以不愿意把工作交给我爸,是因为我知道出来的效果一定会比我料想的糟糕很多,那绝对是意想不到的糟糕!比如小学的那些手工劳动作业,有些可能因为我的时间太紧迫了做不了,所以他就搭把手,让我中午去睡觉,他帮我完成,但午睡过后,当我起来以后,那个东西真的有些恶心到我了。又比如有一次美术作业是做一个风筝。风筝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我比较在行的是画上面的图案,但是风筝的骨架需要削竹片,然后支撑起来,这个我做不了,所以我爸就帮我做的那个。那个风筝作业的分数很低,我也不知道是我图案画得糟糕,还是我爸做的骨架不好。所以当我可以独立完成我自己的手工作业以后,我一定不会请他老人家出马。甚至到了后来,我喜欢上了木制的立体拼图,有些部件搞下来以后组合起来的时候,尺寸不太合适,需要进行加工。即便我爸会非常主动地要帮我忙,但我绝对不会让他插手,因为我知道他会越帮越忙。从前在我的三口之家里,我妈做的活是最精细的,然后是我,最糟糕的是我爸。从前我妈非常嫌弃我我做的手工,正如我嫌弃我爸的。但现在,当我成年以后、当他们慢慢老去以后,他们不得不接受我的能力上去了,而他们已经在走下坡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加不会让我爸出手。至于我妈要做的某些事的时候,有一些她还是会亲自动手做,但另外一些,她终于愿意让我帮个忙。

现在看着我那些同事不得不为了完成老师的作业帮自己读幼儿园的孩子做各种手工作业,让我有点感慨。为什么现在的作业要比我当年的难那么多呢?我们从前的劳动的课程通常都会被某个主科占据补课去了,余下来的那些手工作业得带回家做。会告诉你一个交作业的时间,到时间了,就把做好的作业带回去排队让老师打分。为什么当年他们会觉得占用我们劳动课的时间上课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呢?为什么当年某些劳动课的作业我居然来不及完成需要我爸搭把手呢?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都是迷之存在,因为总体来说我觉得我的小学读得挺休闲的,几乎没感受过什么压迫,就更加不用说每天晚上不需要挑灯夜战努力学习到什么时候了。

如果我有一个擅长脑洞大开的爸爸,大概现在的我就不会这么容易脑洞大开了。

2017-08
28

搞不懂

By xrspook @ 19:56:50 归类于:烂日记

搞不懂我们单位的调度,为什么总喜欢把很多很多工作放在周末。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卸船。而余下的工作日可能只有一条船,可能没有船。对其它工作日来说,卸船概率只有50%,但对周末来说那一定是100%。为什么要这样呢?如果我们是一个七天无休的单位,这完全说得过去,因为根本无所谓什么工作日和周末,反正天天都有人,但实际上我们做不到这样。办公室财务以及领导们都是正常周一到周五上班,周六日休息,而业务科室比较神经,其中一个分五六和日一两个轮休,另外一个是看情况。看情况的意思就是几乎每个周末你都要加班。可能是一天,可能是两天,但接下来的工作日,你还得照常上班,所以加班时间是个正无穷的数。在这种节奏之下,人绝对会疯掉。因为除了周末加班以外,工作日也可能让你在正常上班的时间以外加班。你或许跟我说,全世界都一样。老板都是不遗余力的进行剥削的,但如果全部都这样的话,为什么要制定劳动法呢?那个幌子整出来,到底要骗谁!以前他们让我加班,我的心情会就会自然觉得不爽。就会产生一股怨气,然后做事的时候就有可能出错了。尤其是当我的领导觉得加班是你理所当然应该做的事,有些人对加班无所谓,因为他们本来就在拖时间,明明可以短时间就完成的事,拖段长时间干。当你忍无可忍的时候,你自然就会帮他做。现在如果这个时间拖长到可以拿加班费,那更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这种人,但实际上,在读书的时候,的确就有这种同学。有些家长拿自己的孩子没办法,实在忍无可忍,于是直接自己亲自出马,帮他们做作业。这听上去很荒唐,但的确在我身边发生过。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我同学的妈妈因为想带她儿子晚上去逛街,但是儿子的作业没做完,于是她就自己动手帮他做。其实那个儿子我的同学非常聪明,但是却遇到了这样的妈妈,挺无语的。妈妈之所以帮做作业,是因为儿子第二天没作业交,会被老师责备。她为什么要每天晚上都带着儿子去逛街?到底逛街有什么让她着迷,每天都去呢?而且还非得带着儿子一起去。。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妈那么喜欢带我去逛上下九。当时对我来说逛上下九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到外面吃。我们最经常去的地方是大快活。现在我们常去的那家店已经不复存在了,具体在哪个位置我也已经记不清。除了大快活以外,我还记得通常如果我不是正在生病,他们会给我买一个甜筒,那种十块钱一个的单球甜筒。还有就是在荔湾广场门前摆摊的风行牛奶那里喝酸奶。从前跟着我妈去逛街,唯一的好处就是有好吃的,至于其它项目,什么看衣服看鞋子看包包之类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向来觉得那些很烦。相比于其他家长来说,我妈在那方面耗的时间已经算比较短了。还记得从前每个周六的傍晚,我就盼着出门去上下九。我们已经很多年都没去那个地方了,现在再去,也实在没什么可以让我着迷的。不想在那里吃些什么,也没什么想买的东西。所以如果还去那个地方,纯粹是一种念旧。90年代初很流行的灯光夜市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超大型的购物广场。时代变了,消费观念变了,但现在还有那种为了带着儿子去逛街,而为他做作业的妈妈吗?

这篇东西真扯远了……

2017-02
6

沉迷纪录片

By xrspook @ 11:00:38 归类于:烂日记

想想都觉得很疯狂,前天我用在睡觉的时间超过十个小时,但昨天我的睡觉时间才六个小时多一点。即便如此,我也并不觉得今天起来的时候太痛苦,甚至在闹钟响之前我就已经自然醒了。这绝对出乎我的意料。跟之前好几个晚上一样,昨晚我也有做梦。梦中的细节,跟之前有点不一样。之前好些天,我梦里的主题都跟建筑有关,但昨天的梦,却跟学校有关。老师布置的作业,即便纯粹只是抄答案,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中有个搞笑,老师要求我们写作文,然后把作文,拿去给一些编辑修改。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拿去给编辑修改的文章,是用复写纸誊写的,字迹模糊。我自己的那篇文章,被改得乱七八糟,只有65分,但评价却是优。同样莫名其妙的是我同学的那一篇,编辑叫她把某件事写详细,但那根本就不是我同学文章的重点。所以最终我们得出结论:那些评语简直是神经病。关于一开始说到的那个作业,本来我想提早一点做,但我却记得那个练习册我放在某个地方,但那时正在放假,我拿不到,所以,想快点开始做也不行。梦中老师责怪我们,练习册上面的东西我们应该按照学习的进度自觉完成,实际上我们没有,到老师催促我们的时候,才疯狂地把那些东西都补回来,所以才弄得很痛苦。清醒的时候我不觉得自己是那种到最后时刻才补作业的人。在梦中那种必须赶时间补作业的感觉让人非常不好。

今天早上回单位,我们科室十几个人里面有三个女的,只有我一个上班,平时我可以搭我两个同事的顺风车,所以今天早上我就得另找别人了。但这也是件好事,因为平时,她们一个人搭车的地点我得硬生生走一个公交车站,另外一个则是很晚才开车走人,恶果是可能到达单位的时候几乎迟到。虽然昨晚睡的时间比之前少了很多,但今天在车上我居然没睡着,一路都是醒着的。和平时不一样,今天走的是沿江高速,所以路上的时间又短了一些。

回到办公室,搞完了一大堆的东西,发现居然还没到8点半。通常来说,春节之前和春节之后的一大段时间,都会处于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因为领导要开会,天天开,可能要足足开一个星期。今天早上我没有什么确切的事要做,所以干脆搞卫生去,首先,把办公室的地拖了,然后把称量室的地也拖了。放假的时候在家里除了睡觉就是看电视的纪录频道,一个春节下来,我把纪录频道的电视号码都记住了。看得最多的是,上海卫视的纪录频道,是88,北京卫视的是90。金鹰卫视的是91,CCTV-9,也就是中央电视台的纪录频道是35。我看得最多的是上海的纪录频道,其中看得最多的是他们关于西藏,名叫《第三极》的纪录片。北京的纪录频道主要以说历史为主,我的兴趣不大,金鹰卫视的纪录频道,主要以旅游为主,但是那些看上去更像是在卖广告,没有深度。至于中央电视台纪录片频道的东西,比较广泛,很难说清到底是什么,但简单来说,关于科技原理本身的说得很少。几个纪录频道的特点是大概每十五分钟就会卖一次广告。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可以接受上海纪录频道的广告。上海纪录频道的节目有科技的,有人文的,有历史的,几乎涵盖所有方面,而他们的节目单不会让你有那种随便拼凑起来的感觉,他们有属于自己自行制作的纪录片,在卖广告的时候,主要都是在做他们自己纪录片的广告宣传,而不是插播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北京上海都有记录频道,为什么广州没有呢?其实,广州或者说广东电视台们自身一年也制作了不少纪录片,但是他们却没有放在一个特定的频道播放,这是为什么呢?

把放假的时候发呆的时间,工作日都用在清醒上面,突然间觉得时间多了很多。

2017-02
4

薄荷选择苦难症

By xrspook @ 20:51:43 归类于:烂日记

人是会变的,比如说我想都没想到自己会打算买种子种薄荷。

这是今天早上起来,我突然冒出来的奇怪念头:与其去买薄荷叶做薄荷茶不如自己种出新鲜的。但实际上关注薄荷叶这种东西不是今天早上我才神经病想出来的,昨天我已经在看一些薄荷相关的东西。而这一些,又起源于,某一天晚上我想起要买柠檬片泡茶,然后发现薄荷叶都很贵。但其实那不算非常贵,因为叶子晒干以后很轻。

还记得初中的时候同学把我带到她家,她在一盆东西里摘了一片让我尝尝,那是我第一次吃新鲜的薄荷叶。有点辛辣,但显然那就是薄荷。

昨天我才知道,薄荷有很多品种。我当然不知道当年同学家的那盆是什么品种的薄荷。因为连具体某个品种的薄荷叶子味道是什么样的,我都完全不知道!理论上那些东西,可能,都可以用来吃,但是,大部分人只会吃少数几个品种的薄荷。比如说食用薄荷,好像就是指柠檬薄荷。但据说,柠檬薄荷的味道,不像薄荷反而像柠檬。那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我要种柠檬薄荷,而不直接种柠檬草呢!可以肯定的是留兰香薄荷就是我们一直所熟知的那种薄荷味道,因为牙膏和口香糖里面的那个味就是从那里提取出来的。除了这两种,还有什么胡椒薄荷,香水薄荷,夏薄荷,猫薄荷等等。因为薄荷的种类很多,于是我又陷入了选择困难症。在淘宝之前,我只想能不能从某个实体店买一包种子回来拿去种。现在看来,我又得烦恼,我得买哪一种薄荷种子?

但其实,买什么薄荷种子只是我烦恼的第一步,怎么把种子种下去,让它存活,又是另外一个烦恼事。在看淘宝买家的评论之前,我就没想过种子种下去发芽率会很低。因为我做过小麦发芽率,那些东西的发芽率是很高。放在湿润的滤纸的培养皿里面,大概两三天就会发芽,而且如果小麦新鲜发芽率会达到80%以上。稻谷的发芽比小麦来得更快,而且发芽率也更高。要让我回想起什么时候播种种过什么就只有幼儿园的某次。那一次我们种的是花生。已经忘记了我们用的是什么工具种花生。还记得种完以后。我们班一个当时比较博学的小男生说用沙洗手,然后再用水洗掉,手会很干净。当时我当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原因,但是他知道这条规律,我已经觉得很神。种花生的那天我记得。但往后我们的花生,有没有真的发起来,我就没有印象了。当时我们只是在幼儿园的某个花坛里种花生。老师没有要求我们,做什么种植日记,也没有要求我们每天都去观察一下看有没有新进展。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现在,估计种发生这种事会变成幼儿园孩子的家庭作业,然后要求每天都要观察,孩子口述家长记录种植日记,甚至还得拍照片之类。当年,我们玩的各种相比于现在的家庭作业显得很开放很随意。但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我们觉得那是一种快乐,而不是一种被强迫下来的负担。现在幼儿园或者小学的各种家庭作业,实际上烦恼的并不是小孩而是他们的家长。和小孩一同成长是好事,但问题是很多家庭作业布置下来,小孩根本没办法独自完成,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明白其中的很多道理,而那些东西即便家长也不能很好地掌握,所以最终那个作业为难的是谁呢?

回到薄荷的话题上,如果要买薄荷,只能买一个品种,我应该买柠檬薄荷,还是留兰香薄荷呢?如果有买二送一,我买了柠檬薄荷,和留兰香薄荷以后,第三种薄荷我应该选哪个呢?女人的选择困难症,真的让人很头痛。

2016-07
18

清单控

By xrspook @ 13:14:5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看到这么个标题“大神们都是清单控”。我觉得这太对了,虽然我不是大神,但我完全理解这个神韵所在。无论那个清单是白纸黑字写出来的,是app管理智能模式的,还是那只是在人们脑子里的一个虚拟货。实体的也好,摸不着看不到的也好,做所有事之前其实都应该有个确切的流程控制思路。

有些事情,规划个大概就可以了,但有些东西你必须精确到每一分钟。把时间耗在做计划上并不能保证你一定就可以万无一失,但起码如果真的用心去规划过实际上就等于你在大脑里把事情都过了一遍,到真的去做的时候就不至于非常茫然不知所措毫无准备了。自主地去当清单控是一回事,被别人逼迫地去用清单模式交作业是另一回事。我实在太叛逆,很多时候别人强迫我去做的时候我一万个不情愿,虽然最终肯定不会随便草草收场,但在怎么真的展开、把精力放进去这个问题上往往会周璇很长时间。至于我自己的要做的清单,几年前我都仍未体会到其中的重要性,但后来我慢慢通过自己制定合理的计划,然后按部就班地去实施,最终的结果符合我的预期目标,完成时间也都在我的计划范围内,过程一切顺利,即便不是全部都一帆风顺起码大体都靠谱。任务被KO掉的成就感非常好,而我觉得这得归功于清单模式的正确实施。因为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你自然而然地就想继续下去有第二次第三次,在一次又一次的规划后你越发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什么是强项和弱项,在哪里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去重点对待。清单不只是把流程要求的东西都罗列出来,个人的清单需要做到因地制宜、抽象事物具体化才能达到最佳效果。而要做到标准的东西完全适配于具体个体这就需要对整体布局的熟悉了解,也需要对个体的具体特征清楚明白。

长期跑步在灵与肉方面都让我长进了。在肉方面的长进,那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在灵方面的长进是不知不觉的,那已经通过不断重复的长期运作让我养成了习惯。我清楚自己的跑步状态,什么心率在什么环境下跑什么配速,跑多少距离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在不同的环境变化下我可能会出现什么状况,还有如何应对一些可预知或不可预知的伤病。我实在太享受那种完全控制事情发展的女王感了,以至于你必然一定会迷恋并成为清单控。

小学的时候我一直都体会不到预习和复习的必要性。我知道要做作业,老师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家长觉得我是马虎应付,但我自己并不那么觉得。做作业是必须要完成的,否则就要挨批。预习和复习相比于本子上可以验证的作业显然就很虚,做了跟没做无法考证,我说我做了,你难以证明我没做。要交上去的作业避无可避,但存在严重检查漏洞的预习和复习却可以省掉,我怎么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呢!从前妈妈让我去复习,我15分钟就说完事了,她一定会嚷嚷半天再让我继续复习。我不知道该怎么复习,什么是重点,我到底记住了什么,很难入脑的是哪些。简而言之,我对自己的状况不了解。我只是流水帐一样把教科书的字都过一遍,再过一遍,甚至再重复过N遍。如果当时老师和家长教会了我预习和复习的目的性和针对性,估计我就不会那么迷茫,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了。一个对自己不了解,对事情的发展完全没有整体感的人不会觉得清单控是件大好事,反而,他们会觉得那只是个负担。

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大神,所以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能为列清单这种事大拍手掌。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