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
20

老字号小店还在

By xrspook @ 23:11:18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疫情这三年我一直在等待着某个机会说出行再也不需要报备,也不需要做核酸了,不需要因为去过某些地方,我要进行某些隔离。那么我也就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我最想去的地方,应该说我最想回访的地方是佛山禅城区。我惦记着那里的老房子,也惦记着那里的美食,又或者说是老字号,又或者说是之前我在那里吃过东西的地方。

终于放开了,终于不需要报备了,终于不需要因为你去过某些地方要被隔离了,所以春节假期的第一天我就去了佛山。幸好我去的是年二十七,所以到处都很热闹,同时哪里都还没关门。让我发下心头大石的是我心心念念的那些老字号都在,而且完全看不出受疫情影响的样子,他们还是老样子,为什么可以这么厉害呢?老字号的小食店都在,那些说不准是什么的眼镜店或者钟表店居然也都在,让我很震惊。东莞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但从广州的情况看来,小店死了一轮又一轮。以前是小店的地方,现在早就已经可能贴着正在招租,又或者直接换了个老板。为什么会有这种差距呢?大概的就是网红消费跟传统老字号的区别。当然,我去的那些老字号可能就历史上算起来不算太老,但起码人家也有几十年历史。现在我看到广州街头关掉一轮又一轮的,通常是那些这几年雨后春笋般爆发出来的奶茶店,还有一些零食店,又或者是一些做小本生意的各种小店。总的来说,那些经营了几十年的店,通常都屹立不倒。几十年的店为什么他还在,而别人都倒了,显然有他的道理。只要还能堂食,只要还能外卖,他们就可以生存下去。广州的小食店绝大多数都有外卖功能,但是我去佛山吃的那几个小店。我没见过他们准备好打包,外卖小哥在他们那里停留,没有专门用来放外卖的桌子。难道佛山的外卖业务并没有广州这么普遍吗?作为老广州人,其实我也不怎么习惯外卖,如果要去吃的话我会换个衣服然后下去,我不会躺在床上操作手机,然后等待外卖上门。首先是因为我抠门,因为还得付配送费这种东西。其次某些食物如果通过外卖就不是那个感觉了,比如说我们经常去吃的那家煲仔饭。煲仔饭的那个饭焦是必须用勺子挖出来才有感觉的,外卖的盒子怎么能吃出煲仔饭的韵味呢?如果吃的是蒸饭,或许还凑合着,但是再大冷天如果只用普通的饭盒蒸饭,送到的时候已经凉了。如果那是一家专门做外卖的小店,或许他们会做一些保温措施,但是如果那是一家主打经营堂食的店,他们真不会在那里花任何心思。煲仔饭做外卖显然不划算,也很难做到的,所以我们去吃饭的时候,有个食客说突然间想吃煲仔饭,于是就过来了。为什么老字号依然存在?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大家已经习惯了那个味道,很好那一口,去那里吃并不会在乎价格怎么样,而是觉得那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不会眼花缭乱,不会选择困难症,直接穿上衣服就往那个地方奔,甚至不需要看菜牌有什么东西。老街坊老字号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人情味,也是一种信任。街坊不想老子好倒掉,因为那就是他们的日常需要,老字号如果能撑下去也舍会不得丢弃那一帮多年来的捧场客。

真希望那些老字号能一代一代地传下去,起码在我有生之年都依然活着。

2023-01
6

想放假了

By xrspook @ 8:51:29 归类于: 烂日记

回家的时间一天天临近,回家要做些什么呢?有很多事情想做,但好像时间根本不够。首先要必须要做的是配个眼镜,但我感觉周六配眼镜,周日那个眼镜没那么快做出来。好像也要去剪头发,但是除了后面有一点不好看以外,现在头发的长度暂时还不需要修剪。尤其是前面的刘海,后脑勺的部分我看不到,管不了那么多,但起码没到那种让我觉得很厌恶的长度。接下来就是吃喝玩乐之类。新冠这三年。好像没去过佛山但印象之中好像我是我跟我妈戴着口罩之后去过一次佛山,但具体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新年之前。因为我还记得过年之前我们只去过一次佛山,而那一年,回家之后我好像病了一场。那一年我们一家人逛了好几个花市,但也正是那一年,我们完全没有戴口罩去人员非常密集的地方。还在被窝里的时候,我就刷到了武汉封城的消息。实际上当时我没有羊,只是幻羊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年春节我发过烧,虽然很快就过了。为什么会在那个那么尴尬的时候感冒发烧呢?所以我还记得那一年在佛山我们买了很多传统的过年食品回家,但实际上没吃多少,因为没有胃口吃,那些东西很多都是油炸的,所以放到有点变味就直接丢掉了,挺可惜的。三年没去佛山了,不知道那些让我魂牵梦绕的传统小店还在不在,我希望他们都还在,但最后一次去的时候,好像他们的经营已经变得有些困难了。

我想去佛山,我也想去海珠湿地,上一次去海珠湿地的时候,我还得给门票,现在我可以拿着献血的A证免费进去了。献血的A证在很多地方都明确了不用给门票之后我几乎就没怎么用过。尤其是刚刚过去的三个月,我几乎没搭过公交,其他人也没搭多少,因为有段时间强化疫情防控,路上根本没有公交。

当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羊的时候。我真这么觉得,早羊找超生。这样的话,我就可以过一个安稳的年。选择12月26日发烧,我感觉老天爷这个掐得挺准的。如果再往后几天的话,月报年报还有一大堆数据处理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的情况是到月底的时候我已经稍微缓过了来,虽然依然带着各种症状,那起码我的脑子是清醒的。虽然准确来说即便在最糟糕的那一两天,我的脑子都是清醒的,不过自带了各种疼痛而已,比如闪电的头痛。月报年报这种东西。在哪里都得做,问题只是在单位的宿舍、单位的办公室,还是家里。对我来说都一个样,这些都是我的活儿。

现在新冠过去了,月报年报也都过去了,基本可以这么说,2022年收尾的东西,我要完成的部分已经基本上全部结束了。所以现在的我就只是在这里等待最后两个星期,然后过年。我有年假,我也想早点走人,但问题是工作还没干完,还得周一周四报进度,这直接把我拖死了。如果不是周四还要报进度这个恶心的东西。周一报完进度,我就直接走人了。我的假期允许我这么操作,但是我的工作不允许我这么挥霍。为什么总公司的人不早点放假走人呢?一直挺在那里有什么意思?当然,如果领导也早早走人的话,我也没有必要继续挺到周四,因为领导的名字已经没办法再签上去了。

我的心已经开始放假了。

2021-02
3

快过年了

By xrspook @ 9:19:55 归类于: 烂日记

马上就要过年了,年休假我都已经走完流程了,前4后3,所以2月6号开始休假到2月22号上班,中间一共有16天。之所以是16天,因为春节假期7天,我放了7个年休假进去,再加头尾两个周末。如果是平时,大家一定会觉得我大概要去哪里玩,但今年哪里都不能去。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单位就要求报行程卡这种东西,所以到了某个地方就不能再去别的地方,比如我回了广州就不能去其它地方,哪怕只是搭地铁去佛山。因为在行程卡上肯定会显示出佛山。其它地方我倒没有想过要去,但是说到过年,无论是吃的还是看的,我都想去佛山。过年之前。那里的老店肯定在街头卖年货,是自家做的年货。筷子路那家我跟我妈从前好几次去吃煲仔饭的店肯定又会在店铺外面搭起炉灶,卖他们家新鲜出炉的东西。那条筷子路肯定又会有很多大师在那里手写春联。虽然平时那条路静悄悄的,但是从街道上贴的那些红纸就能感受到过年之前那里的热闹。我不知道那条路的手写春联习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能一直保持至今很不容易。去年我去见识过了,但或许今年那里再也不让这么搞了,虽然其实相比于花市。那里聚集的人不算多,跟岭南新天地比起来,那里根本是冷冷清清。我在那里找到了某些穿越时空般的过年味道,这种感觉在广州我从未感受过。

手写挥春这种事,对我来说,一直都有个情结。因为在我小时候前进路外婆家的楼下,有个人长期在某个店铺门口写挥春,为什么那个店铺一直不开门,那个人又一直在那里写呢?我不知道。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某次写暑假做作业的时候,我不知道“乖”字该怎么写,问外公,外公也不知道,所以他就到楼下问那个写珲春的人该怎么写。显然那时我还是低年级,因为提笔忘字这种事大多数时候只会在低年级的时候发生到高年级,通常如果不会写那个字,就直接换一个了。在暑假作业里得写乖这个字比较奇怪。所以我已经记不起当时为什么要写这个字。如果是在家里,可能我会直接问我爸,我爸会立马告诉我,他是我的人肉字典。如果遇上我妈,她会直接叫我查字典。只有外公,才会把我这个问题放在心里,然后马上去请教别人。外公只读过几年小学,但在家里,所有要写字的地方都是他的笔迹。虽然我爸是大学中文系毕业,但是我不觉得外公比他差多少。虽然我从来没见过外公写文章,但是外公的算盘打得很好。小时候我会看着外公打算盘,那个时候,他绝对不会允许我骚扰他,我只能在一边看着。在外公的抽屉里,有一个太阳能的卡西欧计算器。我会偷偷拿来玩。那个东西,真的用的是太阳能,因为把太阳能板遮住,就不显示了,但是那个东西也很脆弱,如果光线不够,上面的数字会若隐若现。虽然有计算器,但外公一直用的都是算盘,至于他在算什么帐,至今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他算的数不需要记下来呢,如果他记下来,是记到哪里呢?为什么我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过年是什么?过年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所以现在为了控制疫情,尽量不要那些家在外省的人回家,可想而知这有多痛苦。

2020-10
18

广州的老城区

By xrspook @ 20:46:34 归类于: 烂日记

走在广州的街头,各种建筑都有,新老交替。有西关大屋,有竹筒屋,有小别墅,有六七十年代的宿舍,有八九十年代的石米宿舍,也有数不清有多少层楼的电梯新楼。广州就是在这样的地方,这些房子几乎可以说以随机的方式分布在老城区。骑楼旁边是一栋宿舍,过了几米可能就是某个高层的商品房小区。为什么居然可以这么零散呢?这种事情在广州市中心以外的地方很少出现。城中村里成片都是农民宅基地建的房子。在广州核心区域以外更多看到成片的是厂房成片的宿舍,厂房可能搬走了,或者被征用了,已经消失,所以会变成现在的高层住宅小区,而成片的老宿舍还在。那些房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被拆迁、改造掉,实在太难说了。西关那一片,理论上都是西关大屋、竹筒屋或者骑楼的地方现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遇到一片空地,是个工地,或者已经建成了某个高层住宅小区。

这种随机的风格跟佛山禅城区市中心的很不一样。在他们那里,老城就是老城,有可能老房子跟老宿舍混搭在一起,但几率很低,新城通常是一大片的,都是某个风格的,不会骑楼跟新住宅区混搭在一起,每隔十几米或者几十米就换一个风格。这是不是因为广州的改造远比他们早呢?我不知道从前的佛山有没有像广州这样有那么一大片的骑楼街区,但从前几天习大大到汕头,汕头视频介绍的那些街区,广州的骑楼又只是汕头那个地方的凤毛麟角。不知道为什么广州的旧城改造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某些钉子户的存在吗?还是说开发商收了一片地就起一片房子,至于旁边那些收不了,也建不了,没办法,只能这样。

在各种时代各种建筑之间穿插行走,会让人觉得有点穿越时空。那些破破烂烂、墙体发霉,甚至楼顶已经长满了很多植物的老房子还有人住吗?住在那里的会是些什么样的人呢?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呢?今天走在东华东路上,我看到某一个老房子的二楼有个人正站在窗前。那条路的数目很茂盛,所以即便是白天,整条马路,都是有点昏暗的。那人的家里没开灯,在我看来,她就站在黑暗之中,看不清身后到底有些什么,让我莫名觉得有鬼片的恐怖。每次走在那些老城区,每次遇到某个开了门的门口,我都会向里面张望,看到那些歪斜的木楼梯,我都会有无限的遐想。有些房子,不仅仅是歪斜的木楼梯,而且那个木楼梯还很长,深处漆黑一片,像无底洞一样。从前和现在,住在这些屋子里的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呢?他们是租下这个房子,还是根本就是这个房子的房东呢?每个老建筑,我都想知道它背后的故事。我觉得,我对房子的构造没多大爱好,是某个老建筑背后的老故事让我着迷。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富人的故事不感兴趣,但是对穷人的故事却无限好奇。

2020-08
23

偶遇真正的玉冰烧

By xrspook @ 18:15:56 归类于: 烂日记

南风古灶需要门票,但我觉得相比于祖庙来说,南风古灶的门票好像有点不值那个价。现在的祖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庙,那是一个博物馆群。祖庙里面有一个博物馆,祖庙旁边也建了一栋房子,同样也是一个博物馆。祖庙里的博物馆,还不只是一个地方,现在庙里又多了一个咏春的博物馆。

之前我不知道,南风古灶附近有一个叫做岭南酒文化博物馆的地方。去南风古灶的公交车,会把总站定在那个地方。名字写的是酒文化博物馆括号后面有个南风古灶。由此可见,它们相差不远。那里之所以有个酒文化博物馆,肯定是因为那里是曾经的石湾酒厂。说起广东米酒,肯定会让人想到玉冰烧,之所以叫玉冰烧,是因为那个酒的制作工艺里,有一步是把肥猪肉泡在酒里,这个过程想想都觉得有点恶心,但实际上,成品的玉冰烧里面是看不到一滴油的。肥猪肉的加入,让广东米酒有了独特的豉香型白酒。从小开始,如果家里有酒的话,也就只有豉香型的了。之所以这样,大概因为我并不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如果家里很有钱,茅台五粮液之类的东西估计有,那些不是豉香型的白酒。我不知道为什么广东人喜欢豉香型这种东西。反正我不喜欢,但是在家里,无论是长辈要小喝两口,又或者是妇女在做饭烧菜,都少不了那个东西。

佛山石湾的岭南酒文化博物馆其实就是石湾酒厂的一部分。虽然大名叫做岭南酒文化博物馆,但实际上,他们打的招牌是陈太吉酒庄。相比于旁边的南风古灶,陈太吉酒庄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人气。那边要收钱,有很多人,这边不用钱,却依然几乎没有人。情况就像祖庙有很多人,但是附近的广东粤剧博物馆,也就是兆祥公园里面的一个祠堂,几乎没有人。不是说这些没有人去的博物馆就不好,广东粤剧博物馆真的很好。我觉得那个甚至要比广州永庆坊的那个还要好。陈太吉酒庄是石湾酒厂的一个参观部分。珠江啤酒也有啤酒博物馆,但珠啤的啤酒博物馆是要收费的。广州大道南的陈李济有个中药博物馆,那个博物馆虽然不用钱,但平时只接受团体预约。

参观过岭南酒文化博物馆以后,我才意识到,原来不是所有广东米酒都是玉冰烧,玉冰烧这种东西是陈太吉酒庄第三代掌门人创造出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会想到这种方法。通常来说,大家说到广东米酒肯定会想到玉冰烧,但实际上,其他的广东米酒不是玉冰烧。石湾酒厂不是所有产品都是玉冰烧,只有打着某些招牌的酒,标签上才会写是中国豉香型白酒的代表作。我们最常见的石湾酒厂的米酒或许没有这种标签。还没走到酒文化博物馆,还隔着一条街,已经能闻到大米发酵的香味,也说不准到底是哪里飘过来的,我和我妈觉得我们在路过某个放着一排排古酒缸的地方香味非常浓烈。不知道那些酒缸里面还有没有酒。我觉得即便没有酒,那些容器也一定会很香。那是清代流传下来的老酒缸,现在已经非常值钱了。

大老远跑到佛山石湾,无意之中去了石湾酒厂的博物馆,还顺带买了两瓶米酒回家。最常见的款式10块钱均一价,真的很便宜。后来我们回到岭南天地,那里也有一个石湾酒厂的铺子,同款的米酒在那里价格已经升高了,我看不清到底是三块还是五块。

以前,我不喜欢广东米酒的味道,闻着很香但喝下去不喜欢。今天我试了一下玉冰烧,感觉很好。不知道为什么,通常经过蒸馏的酒不会再有原粮的香味,但是玉冰烧却有。太神奇了!这种白酒里居然有糯米酒的味道!无论是喝下去的时候,还是事后打嗝的时候。喜欢玉冰烧是因为我喜欢糯米酒吗?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