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21

寻味到佛山

By xrspook @ 18:38:3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跟我妈又去了佛山,又是去那个地方,本来我们的目标是去吃那里的一种甜品,但因为现在临近过年,那个卖那种甜品的那个店现在完全把重心都放在送年货上面,所以根本没做那个东西。没得吃那个,让我觉得挺失望,但我们却在那条路上的一个网红甜品店吃到让人很意外的东西。难怪那家店会变成网红店,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他们的出品,因为价格低,而且质量好。那家店只要开门,任何时候都是满座的状态。如果是到了饭点,老人小孩相对会少一点,主要都是年轻人,但不在饭点的时候,任何年龄的人你都会看到。跟其它甜品店不一样,在那里吃甜品的人往往都不仅仅吃一碗,尤其是年轻人,通常都是两份起。我和我妈合计吃了4份。那家店除了一些经典甜品以外,还有一些非常经典的存在,比如单球雪糕,比如菠萝冰。吃完以后我和我妈继续向前,到达了平时我们吃煲仔饭的那个地方。正如我所料,那家店基本可以说是我们走过的那些街道里卖年货卖得最热烈的一家。卖的人很多,买的人也很多,跟其他店比起来,那家店非常豪爽,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随便让你试吃。你把摊在那里的年货都吃一遍以后,会觉得自己已经饱了,不用吃其它东西了。其它店都只有一个小门面放他们的年货,很多卖货的只有一两个人,但那家店卖货的起码有8个人。还有一些人在那里开粉,揉面,炸年货。看到那个之前,我已经料到在过年之前,那个店会很热闹,因为我在百度的街景小车里面,翻到某一年历史街景照片时已经见过那家店的这一幕。几乎可以这么说,雅园餐厅的卖年货跟快子路一年火爆一次的写挥春是那个地方最大的特色之一。我觉得那里的老街坊没有一个不知道那里会这么热闹。

短短一条快子路,先从街头到街尾,都摆满了写挥春的摊档。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间就蹦出了那么多技艺精湛的挥春老人。当然写挥春的人不一定每个年纪都很大。公正路的一个摊档,写挥春的是一个年轻人,而快子路的另外一个摊档,写挥春的是一个中年大叔。他们感在一路都是老人家的挥春摊档那里竞争,肯定有他们存在的道理。那些经验爆棚的挥春老人根本不需要打什么广告,把自己的作品贴在柱子上、贴在墙上展示,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快子路上有一个摊档,打广告吹那个老人是清华的什么什么。显然,只有外行人的人才需要在快子路打这样的广告。那一家的确因为打广告的原因,有不少人在排队消费,但是地道的佛山人不会信那些东西。要选择在哪一个档写挥春,得靠自己的眼力,其次要看自己的荷包。正是因为满街都是写挥春的,而且绝大多数都在用金字写,所以一路都是香蕉水的味道。写挥春的老人多,买珲春的路人多,用相机记录下这一些年味风俗的摄影师也很多。我在广州从来没见过这种气势。在一年的其它时候,快子路是一条被拆得支离破碎的弯曲老街,但每年必到的春节年俗让这个地方像凤凰涅槃一般迸发活力。希望这个写挥春的快子路永远存在,但社会的发展是不可逆转的。当这条街也经过了修旧如旧的微改造,但很多新店铺引入了以后,这条快子路,还能像现在这般让人感觉时光倒流吗?

2019年的秋天开始,我和我妈去过很多次佛山,绝大多数都是去禅城区的老地方。昨天我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喜欢那里,因为那里的人说粤语,无论是买东西的人还是卖东西的人。那里的房子那里的环境就像是20年前的广州老城区。现在的广州老城区,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样子,说普通话的人比说粤语的多得多。街头巷尾卖的那些东西也再也不是熟悉的那个味道。我们的老街还在,但里面的人变了,我记忆之中那些熟悉的城市灵魂已经不复存在。

我还记得从前广州前进路凉茶铺的味道,大同饼屋蛋挞的味道,山货铺竹子的味道,还有那个在街口摆摊的挥春人。不开玩笑,这些东西全都能在现在的佛山找到。

2019-12
29

去陈村

By xrspook @ 14:53:0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跟我妈去了陈村花卉世界。那个地方我早就已经听说,但具体在哪里,我一直都不知道。导航到那个地方的话,原来从我家坐地铁过去,甚至没有到祖庙那么远,离普君北路还有两个站的桂城就可以下车了,然后转公交坐10个站过去。去过番禺,南沙,增城,从化,花都以后我觉得去佛山还是比较近的,而且相对于之前数的那些地方,佛山算比较先进,公交更多,而且城市的各种服务也比较齐全,更让我着迷的是佛山可以看到的老地方比比皆是,尤其是去到一些从前就已经比较兴旺的老地方。当然像陈村这个,估计以前一直以来都只是片农田的地方,当然也就只有自然风貌,以及近几年才突飞猛进建起来的新房子。

我觉得陈村花卉世界那个地方光是卖花的,并不太多。估计跟芳村比起来,不算很大,因为即便跟广州的迎春花市比起来,那里的也不算规模非常大,价格也不便宜,但是你却能在那里看到许多新奇的品种。因为那个地方地方大,所以经过他们精心组合出来的植物真的很漂亮。因为现在正在搞某个活动,所以那里集中展示的某些园林设计更加是漂亮到爆。理论上我们如果完全按照高德地图首推的路线,我们走的路会少一些,但是中途我们临时变卦,因为我发现了一条更便宜的路线,但那样的坏处就是我们要步行走两个公交车站。下车以后,导航路线居然让我们穿越一段碧桂园小区里的马路。走在碧桂园里,简直是让我跟我妈都惊呆了,因为那条路一边是洋房,一边是别墅。洋房的一楼是一个好大的庭院,里面亭台楼阁,各种东西都有,但让人更吃惊的是别墅的那一边。某片区域,一排过去好几家每个的院子里都有个篮球架,再走下去,每个人的院子里都有个游泳池,有些没有游泳池的,里面山山水水,假山凉亭之类的东西。简单来说就是富到了我们无法想象。走在碧桂园小区以外的红棉路上,路的两旁种的那些大型盆景树造型非常漂亮,而且每棵树一看上去就知道肯定不便宜,非常有可能一棵树就能抵不止1栋房子。都说顺德人非常有钱,光是看看这些就明白了,跟佛山禅城区里面的那些老房子没得比。一些种树的,养花的,养鱼的,随便都要比你住在所谓佛山市中心的那些人富有。当然,在见识过这些之前,我想象不到这到底有多大的差距。难怪佛山要把顺德合并的时候他们死活不情愿。其实我至今搞不懂,佛山跟顺德的地界到底在哪里,因为感觉公交车只是过了一条佛陈大桥,就从佛山桂城区到达了顺德陈村。从路线上说,我觉得那很短,但实际上从汽车的票价上来说,却突然间贵了一块钱。羊城通坐佛山的公交是打7折的,但顺德的公交却只能打8折。公交车上基本都是老年人,是那种只需要付半价票或者免票的那种,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学生。其他年轻人,一家人的,貌似昨天我都没在公交车上见到过,因为估计他们肯定有自己的车,不会选择公交。曾经有人跟我说,佛山顺德的人之所以不选择公交,是他们嫌公交车的车次太少,而且人太多。大概是因为昨天我们运气好,所以两次等车都基本没等几分钟,车就来了。

虽然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去了好几次佛山禅城区,但我觉得那个地方,还是很让我着迷。所以估计我还会继续去,因为到那个地方会莫名让我有回家的感觉,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2019-11
17

博物馆游感

By xrspook @ 19:49:38 归类于: 烂日记

近一个多月来,我跟我妈去了很多博物馆。有广州的,也有佛山的。我们仿佛把之前都没去过的博物馆一次性都有那个遍。我们去了越秀山上镇海楼的广州市博物馆,去了花城广场的广东省博物馆,去了恩宁路的粤剧艺术博物馆,去了华农里刚开的华南农业博物馆。今天,我们去了陈家祠。在佛山,我们去了祖庙以及里面的佛山博物馆。我们去了梁园,那里是佛山禅城区的一个博物馆。我们也去了普君北路地铁站出来的黄氏公祠,那里是广东省粤剧博物馆。我们几乎把路过的博物馆都看了一遍,无论是收费的还是免费的。从完全不去博物馆,变成了每个周末都变成了博物馆一日游,这个变化真的很大。在游这些博物馆的时候我发现,游园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外地人,又或者他们不是外地人,他们来广州已经生活工作多年,但因为他们的普通话太标准,所以我实在不知道他们是哪里人。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是,他们没有说我们这里的方言。为什么在游览博物馆的时候很少听到本地的方言呢?难道本地人就不去博物馆吗?

我妈说她从来没有去过陈家祠,我跟她不一样,之前我去过陈家祠,但我记得当时去那里的时候里面空荡荡,几乎没有人,也没有什么展品。现在的陈家祠里摆满了各种民间艺术品。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收你10块钱的门票。因为里面摆放的东西都很精致名贵,所以每个展厅他们都需要一个或者以上的工作人员紧盯着游人。陈家祠提供了一个非常神奇的免费服务,只要完成预约,你也有耐心等待,他们能给你提供免费的讲解。陈家祠里除了编制内的工作人员以外,还有不少志愿者维持秩序。在很多广州游的线路里面,陈家祠都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景点,所以我感觉今天在陈家祠里遇到的游人比我之前在任何一个广州市内博物馆里遇到的都要多,而且显然,他们是旅游团性质的。

相对而言,我觉得在广东省博物馆里面遇到的小观众特别多,尤其是在自然科学展厅。有一些小观众甚至才刚刚学会走路。家长们不得不推着婴儿车。我不明白,为什么年龄这么小的观众工作人员也允许他们入场,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他们就会放声大哭了。这不是我的杞人忧天,而是我真的在展厅里见过好几回这种事。当然,也不乏有一些小孩在展厅里追逐打闹。华农的华南农业博物馆展品和参观者是分隔开的,但是这只是在正常情况下,只要熊孩子一撒野,而他们的父母又任由其乱来,甚至搭一把手的话,展品的命运就堪忧了。回想对比一下就会发现,广东省博物馆自然展厅里面的东西绝大多数都被放在玻璃墙里面,但是华农的玻璃墙只起到了半人高,所以就会出现一些家长抱着熊孩子伸手进去的场景。想想都觉得这非常的触目惊心,无论华农有多雄厚的资源储备,都肯定比不上熊孩子的破坏速度。孩子在搞破坏,家长不去制止,他们甚至帮助孩子搞破坏,这种事情真的很恐怖。为了杜绝类似的事件发生,陈家祠里的工作人员把所有参观者都盯得死死的。你只是把食物拿出来,还没开始吃,他们就会马上上前制止你,告诉你这里不准进食。

不是所有参观者都是规矩的,起码在中国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这样。所以呢,博物馆只能做好保护自己的各种措施了。

2019-10
30

一试难忘的煲仔饭

By xrspook @ 19:31:32 归类于: 烂日记

连续两个星期,我跟我妈都去了佛山,连续两个星期我们都到了一个地方去吃饭。因为在那里吃过一次煲仔饭之后,我妈欲罢不能,但这个星期过去的时候,我们差点就错过,而且彷徨了。上个星期我们到的那间餐厅的时候天已全黑。大概是下午6:30的样子。因为我们从祖庙出来,已经接近6:00,而且我们没有目的,只是随性而走,祖庙是6:00关门的。进入这家餐厅吃饭,纯粹是因为偶然,因为我妈看到里面有个中华名小吃的牌子。那是一家老牌的小餐厅,店员的年纪都已经不年轻,而且他们清一色穿着白衬衫。广州从前的小餐厅,店员都会穿着清一色的白衬衫,虽然实际上,那并不完全是一个款式的。上个星期之所以到那家店里吃饭,完全是因为我和我妈早就已经饿了,但是却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餐馆,祖庙附近的确有很多吃的,但是,那些都不合我妈的口味。我们在这家店门口看到的首先是粥和肠粉之类的东西,我向店里张望,发现海报上还有煲仔饭,于是我们就进去了。在柜台那里,我们继续翻看菜单。店员让我们先坐下了再慢慢看。菜单上有一列是煲仔饭的,其余的地方是碟头饭炖汤,还有拉肠粥之类的东西。在他们门口的外卖窗口还有馒头、包子、沙琪玛之类的东西。仔细看一看,其实这是一家炖汤店,但貌似他们没有把炖汤当作招牌,而通常把炖汤跟碟头饭合并在一起,做成套餐卖。

很久以前,吃饭这种事,即便是到一个普通的面馆,都是先吃后付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调过来了,而我们也一直把先付后食当成理所当然。这家店居然是先吃后付的。下单的时候,他们并不需要给厨房写纸,他们会拿着一个就像点心卡之类的东西过来,然后在你点的那个餐后的价钱那里画个圈。那张像点心卡的东西上面全部都是各类价格。所以那张纸的唯一用途就是结帐的时候一目了然。我活了30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点餐的。从前的小餐馆,或许有一张有价钱的小票给你,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张点餐单上面全部都是待画圈圈的价格。我妈要了一个牛腩饭,我要了一个冬菇滑鸡饭。过了一阵,厨房就说鸡已经没了,所以我改成了窝蛋牛肉饭。这两个煲仔饭上来的时候,惊艳啊!因为上面的料非常足,而且是足得让人有点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用了上好材料以及非常恰当的烹煮方式,下面的饭做得刚刚好,有饭焦但不烧焦,上面的肉让你非常有满足感。那两个饭我们等了很久,估计是等我们下单可,他们才开始放米下锅开始煮。过去好长一段时间,吃牛腩的时候别人给你坑腩,但那家的煲仔饭用的居然是白腩。我妈感慨地说,从前外婆还自己去买菜的时候,她经常会买白腩回来自己煮。外婆喜欢吃白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通常外面卖的牛腩粉全部都变成了肉肉的坑腩,外婆的牙也越来越不好,所以吃得越来越少。云吞面和牛腩粉比起来我更喜欢后者,不知道是不是受外婆的影响。我跟我妈说,如果外婆还在的话,她会非常喜欢吃这个煲仔饭,但如果要外婆挑的话,估计她会选腰润煲仔饭,因为我知道外婆很喜欢吃猪腰和猪肝。我那个窝蛋牛肉饭上来的时候我震惊了,因为上面排满了厚切的牛肉。没有花巧的酱汁,但是嫩度刚刚好,和鸡蛋配在一起,实在太完美了。我们两个饭加起来,还不到50块钱。即便是在家里自己做,用上上等的材料,以现在的物价,也起码要30块钱以上。

正因为有了上个星期的美好回忆,所以我们这个星期又去了。因为我妈想早点回广州,所以我们很早就去那里,到达店面的时候大概是下午4:30。让人惊讶的是那家店居然关着门,门上没有写任何公告,上面也没有写营业时间,难道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像这条快子路上其他店那样要关门了?这家店的那栋建筑是一个文物,不过文物归文物,快子路上丢空成危楼的有多少栋不是文物。我们过了条马路,依依不舍地看着那家店,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妈一心就是想过来吃煲仔饭的。那个时候,我们脑子里都一片空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吃的。但过了一阵,我们看到一个开着电瓶车的女过来,把车停在了店门口。他脱下外面的风衣以后,我看到她里面那件白色衬衫工作服。我的直觉告诉我,她是来开门营业的。但我妈那时还不信,我妈觉得她或许只是过来拿点东西。我们站在对面的马路看着她把门打开,然后把特价的广告牌搬到门外,接着继续做一些开门的工作。就差那么一点点,如果那个时候我跟我妈都放弃,马上离开的话,我们就没办法再次在那里吃煲仔饭了。之前在这家店的经历已经很神奇,而这一次,到饭点才开门同样让我们觉得非常惊讶。不在营业时间的店顶多是只有几个店员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我妈说,她很久都没见过不在营业时间还真的拉闸关门的店了。这个星期。我们要了黄鳝煲仔饭和润肉煲仔饭。黄鳝饭他们居然用豆豉来调味,润肉就是猪肉和猪肝。

佛山这么大,能让我们碰上这个店,真的是运气,又或者说,他们之所以让我们感动,是一种命中注定。2015年的快子路,还被佛山列入老城的旅游路线景点,但现在的快子路,已经成为了一片死城。我不知道这家餐馆还能坚持多久,我也不知道,如果它也消失的话,我应该去哪里找到这种味道。

这家让我和我妈一再回味的店叫做“雅园餐厅(叙香店)”,地址是佛山市禅城区快子路2号(快子路、升平路、锦华路的交界,传说中的三煞位?)。

2019-10
29

外公的典故?

By xrspook @ 10:13:14 归类于: 烂日记

外公排行第五。他的大哥叫做何天祥,他叫做何济平,他还有一个七弟,名叫何炳。小时候我就觉得外公的名字很有意思,为什么会用到一个“济”字呢?我真的有一个“济公”。广州的街道很少用到这个字,大概最耳熟能详的就是那个制药企业“陈李济”。除此以外,我就想不出了。

连续两个周末去了佛山以后,我有点明白为什么是这个字,“济”字在佛山的地名里挺常见。我妈说,她对佛山的记忆源于小时候每到春节,大人们就会带着他们那帮小孩从石围塘火车站坐火车到佛山火车站,然后下车,走路去探望外公妈妈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姨妈。他们先去探望姨妈,然后去祖庙。她的姨妈住在水棚,我猜她住在汾江或者佛山水道,因为我妈记得升平路,所以从佛山火车站到祖庙他们应该是从中山桥过河的。水棚如果单靠想象,肯定会觉得那是很落后、很肮脏、很狭小的地方,但是我妈说,姨妈的水棚很大,而且很干净宽敞。还记得上个周末去佛山的时候无意中我妈跟某个当地人谈起她姨妈从前住的那个地方。那位阿姨说那个地方现在还在,而且环境很不错。外公妈妈的妹妹我肯定不可能见过,即便是我妈,也只有在她很小的时候才见过,因为她没有说过她小学以后再有什么记忆了。不知道是因为姨妈去世了,还是他们稍微长大了,不再跟着大人去拜年。

我妈小时候去过祖庙,但是她却从来没去过通济桥。佛山有座非常出名的桥,叫通济,而佛山也有一条路,名叫“同济”。何济平这个名字大概外公的爸爸当时想到的是济世和平吧。外公生于1918年,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外公的大哥比外公大起码15岁。从他们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们的父亲在那个年代的心理变化。我妈跟我说,从前外公的大哥和外公一起出去,别人都会觉得他俩不是兄弟而是父子。虽然伯公是在我出生以后才去世的,但是我对他没有一点印象,对他的了解纯粹是通过看照片。在外公的几兄弟里,我觉得虽然外公的成就不是最大的,但是他是长得最帅的。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外公有一些压抑。比如说,逢年过节他就会梦到他的兄弟姐妹,所以哪怕只是他一个,每年的重阳节,他都要去拜祭一下他的哥哥姐姐。在这方面,我觉得我跟他有点像,但我不是到了节日才会想起故人,而是当我想想起他们的时候,我就会回忆一些。

从前外公两兄弟做了个决定,把手头上的钱全部拿出来买一条船,而不是买幢房子。用现在人的思维去考虑,这显然是非常不靠谱,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房子谁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某个炸弹炸掉,又或者被某些军阀或者土匪之类的抢劫。大概因为他们小时候就一直生活在水边,所以他们觉得行船比住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更让他们安心,而且他们选择了挂靠在某个公司搞运粮。这就保证了即便在饥荒年代,只要船上有货就不会把家人饿到。那个时候,他们考虑的是怎么安稳地过日子,而不是想着如何让家族壮大发财。大概现在我所追求的生活,也是这样。

逛了广州的好些老地方,又逛了佛山的某几处地方。为什么我会觉得,佛山比广州更让我有亲切感?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