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
29

我也不想熬夜

By xrspook @ 8:54:51 归类于: 烂日记

晚上10点30回到办公室,工作要折腾到晚上11点30才算结束,搞完正经事以后去洗了个杯子,回到宿舍晾了个衣服,坐下来以后已经11点50。语记才刚开始,但我已经又困又累,想到语记之后还有平板支撑和俯卧撑,刹那间觉得如果现在可以直接让我躺下睡觉,我可以秒睡着,但显然我还不可以,就像我明明知道单位的东西要折腾到很晚,但我还得扛到那个时候,我还不能不清醒。

前天晚上很屌丝,10点不到半几乎所有作业都结束了,唯独装船的。通常来说11点就应该结束,但实际上那条船晚上9点30过后才开始装。到11点的时候,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因为如果装船要11点停的话,11点之前某个时间就会停止,但是那条船过了11点还在装。我每过几分钟去看一下那个数量,然后我知道了他们是要把那条船彻底装完了才结束。那条船要装1100吨,理论上如果装得足够快,的确可以在凌晨12点之前结束,最终他们也做到了,在12前点前的5分钟结束。但结束这种事他们没有通知我,我只有不断地在那里刷系统,凭我的感觉判断他们什么时候结束。

10点多我就已经在碎碎念那帮小子到底什么时候才结束,11点的时候,我继续碎碎念,虽然我知道那个结束时间肯定不会比12点少多少,但我依然在碎碎念。因为除了碎碎念,我还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因为12点过后他们依然要装船,为什么要纠结着把这条船在12点之前搞完呢?理论上11点就结束战斗实际上就像放屁一样。12点之前跟12点之后彻底是两种不一样的东西,因为跨天了。如果是其它时间段的话,无论你怎么折腾,你甚至可以往后拖延几个小时,但12点这条门槛不能逾越。他们在离12点不到5分钟的时候结束,于是剩下给我可以刷系统的时间就只有5分钟,如果我不能在5分钟里完成所有的话,我将需要进行一个比较复杂的流程才能获得我想要的东西。这一次还好,我还有5分钟上,一次我只有不到20秒。那完全是一个秒杀的节奏!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最后一条记录。我也很牛逼,在4分钟之内就结束了战斗。但那些在操作装船的人最终给出结果已经是第2天的凌晨,00:04。如果我真的等到他们的结果报出才去做的话,没有个15分钟以上是无论如何做不完的,所以这也正是我跟他们的区别。在这些卡脖子的问题上,我必须得超前,否则的话,折腾的人依然是我自己。

上周五去体检,这一次的体检结果很神奇。比如说血液的指标和尿液的指标,几个小时之内结果就出来了。无论是非常普通的血常规还是另外一些听上去比较高大上的血液指标都很快出来了。从前要看到那些指标结果唯有等我们钱都交完了,领到纸质报告的时候才能看到,而这一次广州健康通直接通过微信推送过来。我的异常指标里面有一个偏低的项目。稍微度娘了一下原因,第一条结果就是过度熬夜。如果要我不熬夜,可以给我配置一个夜班统计人员。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和生产班组对应上一个白班一个夜班。哪怕夜班的人跟白班的人需要过一段时间就交换一下,但那起码不用一年365天都是我一个去熬夜。

的确,我对很多东西都会莫名地会感到有兴趣,你甚至可以称之为乱七八糟。我在那些东西上面拼命是我惯常做法。但与此同时我也非常在乎我的工作,所以在工作上我也非常拼命,但是这种拼命不会换来更高的收入,或者升职之类的东西,所以我会开发更多乱七八糟的兴趣,去转移这种糟糕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的怨气。

2021-07
24

走路回家

By xrspook @ 12:05:2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单位体检,但实际上一开始安排我的时间是前天,但前天是一个星期四,需要报进度,所以我就主动跟办公室的人说,我要换到星期五。星期四他们默认把不是党员的都安排去体检了,如果都安排去体检,那谁报进度呢?那只能找个党员去报。报进度这种事情必须得干,而且是在早上10点之前。如果去体检的话,根本就没办法做到。因为这个进度是一个入库进度,可能需要付款,所以不能拖,而且明明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原因导致可能报进度推迟,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把这个解决掉呢?需要做的仅仅是把我挪到星期五而已。办公室做这个安排的时候完全没有询问过我们个人的工作。从工作方面考虑,我是需要星期五再去的,从个人方面考虑,如果我星期五上午去体检,下午我就不再折腾回单位,然后下班之后再回家了,尤其当我知道了他们那些党员之所以安排星期五才去体检,是因为他们打算体检完下午去党员活动。既然你们有这样的安排,既然你们打算下午做党员活动,那我下午请半天假回家也是很正常的操作。为什么他们不星期四去呢?是因为他们其中的好多人都住在广州。你们可以为你们着想,我也得为我自己着想。

最终我是昨天去去体检的,体检完以后我野心勃勃地要走路回家。从体检的医院走路回家大概10公里多一点,我走了接近两个半小时,昨天体检的人不算非常多,但是医生的人手不够,尤其是抽血那里,以前起码有6个医生一起抽,但昨天就只有3个。据说某些医生已经去支援中山了,所以人手不够。让人郁闷的还有胸透的那台机子坏掉了,所以明明胸透是一个很快就能搞定的项目,结果却折腾了好久。所有项目检完以后已经超过10点30,我早就已经饿得不成人形了。体检是自带早餐券的,早餐有一个鸡蛋,一个馒头和一盒牛奶。那些男的不喜欢,直接拿了就放在那里。馒头我不会吃了,但是我把他们的鸡蛋吃掉,所以昨天的早餐我吃了一个馒头,三个鸡蛋,两盒牛奶。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早餐配置,所以在回家的路上,我才完全没有欲望要找吃的。一开始出发没多久,我的确可以随便就找到吃的,但是那个时候我很饱。到后来。可能有点饿了,但更多的我感觉是口渴。顶着大太阳,中午接近11点出发,下午不到1点30到家。没有太阳镜,没有遮阳帽,穿的是普通的工裤没有一点弹性,还得背着个包。因为背包不是户外或者运动型的,所以那个带子会刮到我的手臂,所以我只能把那绑在胸前,这就意味着当我想把包拿下来的时候折腾,虽然在离开医院的时候,我打了一杯水,但因为拿得很困难,所以一路上我都没喝。

10公里对跑步的我来说只是一个很小的数目。但是在盛夏,在起码34℃以上的高温的正午,穿着普通的装备走个10公里,感觉我被晒到有点不成人形了。要命的不是距离,是持续时间,还有就是中间我没有进行补水。

回到家以后我依然没怎么吃东西,因为感觉吃不下。水喝了超过1L,但依然没有尿,所以我到底缺水缺到什么程度呢?但是我却没有中暑的感觉。洗完澡以后竟然即便对着风扇吹,依然还是觉得很热,依然在不停地冒汗,所以我只能躲到房间里开一下空调,让身体的核心温度降下去。

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我还打算走这么远吗?又或者说我还打算在这种天气之下的正午折腾这么久吗?大概只有神经病才会做这种事,但我依然会。

2021-06
6

不能去添乱

By xrspook @ 9:53:26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去年武汉在解封之前,全城的人民一共做了多少次核酸,反正我是连续两周都各做了一次。接下来这个频率我可觉得会一直保持,可能得一个月?广州的核酸检测从一开始只是某个区域到一整个行政区,再到好几个行政区,最后到现在广州所有行政区。海珠区到昨天为止,已经全域做了第2次核酸。至于一开始发现新冠确诊病例的龙津路某小区,他们到底做了多少次核酸就不知道了。同样不知道的还有现在芳村区的两个高风险地区,除了完全禁止人员外出以外,他们是不是每天都要做核酸?不做核酸,无法排查,要等一个一个无症状变成有症状,治疗的时机就延误了,你根本不知道那些无症状到底去过哪里。所以核酸检测的范围只能不断扩大。核酸检测范围扩大以后,会进而发现更多的无症状感染者。这就像一个好像根本停不下来的死循环。离广州发现的第一例本土新冠确诊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流调的人员一直都非常努力,但至今都没有一个确切源头的说法。也正是因为源头没找到,所以才会有各种各样的恐慌。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即便源头抓到了,现在我们做的那些事依然还是要坚持去做,因为从源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多时间,发生了很多人员的流动。

上周五早上同事就转发了一个截图过来,说广州的某个医院的护士在发热门诊确诊新冠。那个护士在几个月前已经完成接种了两针新冠疫苗接种,都是北京生物的。一个普通人接确诊和一个护士确诊完全是两回事。那个发热门诊离我们理论上下周将要去体检的那个医院直线距离不到300米。星期五晚上,单位的人居然还继续拉了个体检群,计划下周去体检。我马上那个就吐槽了,为什么我们非得去添乱呢?如果那家医院就是那么牛,不让我们改期的话我们不去那个医院不行吗?又或者是我们直接放弃今年的体检也可以啊。体检机构这么多,为什么要吊死在这棵树上?广州的很多体检机构,尤其是社区类的,已经全面停止。因为现在工作的重心是做核酸检测,做完核酸检测,这一波过去了以后,工作重点是接种疫苗。体检这种东西任何时候都可以,只要找个靠谱的体检中心,在东莞、在广州都一样。现在广州都已经如此水深火热了,为什么还要把我们的人拉去那里?!在那里体检完以后,我们所有人的穗康码肯定会变黄。我们回到了东莞,广州疾控的人就头痛了,东莞疾控的人也很头痛。我们为什么非得制造这个麻烦呢?而且那个体检我们只是约了,一分钱都没交,反悔是绝对可以的。从我们的角度考虑,我们只是在做普通的事,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但从大局的层面考虑,现在真的不适合去广州做这件事。我吐槽了一大轮以后,又过了一两个小时。负责人宣布了体检暂缓,具体时间另外通知(我不是和负责人吐槽)。

表面上我们是一些暴风雨以外的人,但是我们的亲戚朋友全部都在暴风圈里,我们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这个周末我依然没回家,下周就端午节了,感觉下周也很悬。

2020-08
6

打磨眼镜框

By xrspook @ 9:56:1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不知道为什么什么都不想干,这里说的不想干是工作以外的事。什么东西都不想开始,但实际上现在如果我要干,剩下的就只有x2them的project了。其它东西我基本没有动过,不想看python教学视频,又或者是我根本没想过要看教学视频。什么都不想做的时候是最容易跑偏的,因为这意味着我会不知道因为什么突如其来的事而耗费一整个晚上,的确,昨晚发生了这种事。

昨天上午体检,体检的过程还是老样子,但体检之前的进入比较技巧。昨天去体检的除了我们还有南方电网的人。我们30多个,不知道他们多少个。无论是体检的还是一般看病的,医院没开始上班之前一律都得排队在门口等。体检那条队伍前面放着个扫二维码填资料的牌子,但那个东西已经水湿,里面的二维码大多数人都扫不出来。在门口维持秩序的保安不给你解释要怎么干,只是叫你去排队,清楚流程的医生护士一个都没有,没有个可供询问的人。牌子也没有说体检的必须都得登记。这样的管理实在太糟糕,体检的人不在门口空旷处完成好登记,到屋里那个窄窄的通道里再扎堆填写,他们到底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呢?!大多数人扫码扫不出来,但还是有扫出来的人,所以我让扫出来的人把链接分享到体检群,这样一来我们就占了先机。填的那份问卷是问卷星的。南方电网有起码10个以上的人排在我们前面,但到了入门前的登记检查全部都卡住了,于是反而是我们的人先进入到体检中心。二维码登记这没问题,但他们怎么就不看看他们的二维码到底行不行呢?!旁边一般看病的需要出示的是穗康码或者粤康码,那个是防水打印的,一点问题没有,但体检这边只是用普通A4纸打印,那个牌子长期放在室外日晒雨淋,已经褪色模糊。除了一个二维码就没有其它说明,不像一般就诊那样除了要你扫码以外还有明确的就医流程。省人民医院惠福分院,我们年年都在那里体检,每次去那里体检都会遇到络绎不绝的人,永远我们都要和其它单位的人一起体检,可见,接待团体体检是他们的工作常态。常态工作都可以安排得如此随意,实在不知道他们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还记得他们早餐区分餐的那个阿姨非常有礼貌,以前一直都是她,但昨天却换了一个人,连最后的亲切感也没有了……

体检完回到单位后,快到午饭时间了,我先回宿舍洗了个澡,把身上的衣服全部换掉。最后我随手拿酒精喷了一下塑料眼镜框。喷的时候没问题,昨天晚上我才突然发现喷过酒精的地方全部发白了。本来枣红色的眼镜框变成了白色,我那个去!这显然是塑料老化啊!我的眼镜框之前就发白,但从来没有发白到这种程度,也从来没试过发白的面积这么大。接着,我拿起前几周买回来的古玩打磨海绵沾水打磨。那个海绵一面是600目,另一面是10000目,600目是用来打磨的,10000目是用来抛光的。打磨效果非常好!但前提是得仔细打磨,不能只打磨一部分其它部分不弄。海绵买回来我是用来对付我那磨砂面老化粘手的便携音箱的,但没在那个东西上面用过,我反而先在眼镜框上开光了。

于是呢,一整个晚上我都用在了打磨眼镜框上……

2019-07
25

控制

By xrspook @ 10:28:59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年一到体检最让我忐忑的地方就是憋尿。因为我通常都是个说不准什么时候要上厕所的人,因为晚上运动不知道什么时候水就喝多了,于是可能半夜要上个厕所。前晚我就是半夜2:00多接近3:00的时候上厕所。虽然我觉得自己在睡觉之前已经尽量少喝,而且也先上了厕所再睡觉,但还是免不了会发生这种事。若是平时,有尿意了就上厕所,再正常不过,但因为昨天要体检。所以当我上厕所的时候还得纠结我要不要把那泡尿全部都放出来。仅仅是上个厕所而已,我也得算到早上8:00多体检的时候还有多少个小时,我能不能存够到足够多的尿。5个小时虽然有点少,但估计也可以。所以我就彻底的把半夜接近3:00的那泡尿全部放完。到昨天早上8:00多接近9:00做B超的时候,我的膀胱的确刚好充盈了。还没到那种非上厕所不可的状态,但是足够完成子宫部分的B超。还记得刚刚工作的那几年,我完全没考虑过这种问题,所以每到照B超的时候我都很头痛,因为我是那种喝很多水都不能很快排泄出来的人。所以虽然可能已经喝到想吐,但是还是没有尿意。于是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早上起床上厕所的时候我就不把尿全部尿完。通常起床的时候肯定会有尿意,正常情况下,我们肯定会把那些都排干净,但如果早上6:00多起床的时候把尿都排干净,期间不喝水也不进食,到早上9:00的时候,无论如何达不到B超膀胱充盈的要求。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做的,反正过去好几年,体检的那天早上起床我都是那种只尿一半甚至1/3,让尿液稍微减少,到达那种你可以不上厕所,但是按压之下能感觉到东西存在的状态。据说有些人没办法做到这个,大概是因为他们的括约肌控制得不好吧。有尿却不一次放完,要分多次完成,人类显然不是高手,最厉害的是那些要到处留下体味的动物,比如犬科或者猫科动物。那些每到一条电灯柱就尿几滴的汪星人是专家中的战斗机。它们做这种高端事情的时候完全不需要思考,很自然就做出来了,但是对我来说,这种东西如果不主观意识控制根本没法做到。幸好控制撒尿这种事我只会在体检的时候错,而我通常一年只体检一次。人人都说憋尿不好,但是为了图方便,为了不到现场才开始存尿,我只能这样。但其实总的来说,我这种也不算憋尿,因为我把尿量下降到某个阈值以下,在那种状态下我是没有尿意的,既然没有尿意,何谓憋尿呢?

在我分享这个之前,貌似我从来没有听别人在我面前分享过这样的经验。或者其实是有人分享过的,只不过我没有神经质地搜索这样的资料。据说有些孕妇在生育完以后某个部位的控制能力就不如从前了,所以她们会发生不同程度的失禁。大概我主观控制尿量的那个开关就是她们肌肉力量薄弱的重要环节吧。但要我说清楚具体是哪个地方,我倒没办法指明。

人体是一个相当玄妙的东西。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