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29

这是进化的取舍吗?

By xrspook @ 15:36:1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听说了河南有这么一个新冠病例:某个女孩从武汉回到老家。家里的5个人都确诊了新冠,但是她却毫无症状。这个消息发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说这个女孩检测结果是阴性还是阳性。如果是阴性的话,这个女孩就是一个超级抗体,但如果她是阳性的话,大家肯定会觉得她就像当年的伤寒玛丽。伤寒玛丽这个词,我也是昨天晚上看到那条消息后才去查找的。

伤寒玛丽是一个神人,她是一个爱尔兰人,到了美国工作。一开始当的是佣人,后来当了厨师。她把很多人染病,且出现了一些死亡病例以后,才开始被别人怀疑,觉得她不妥。当时的人没法接受这个事实,一个健康的人怎么会伤寒,怎么还会传染别人?如果你硬说一个健康的人传染了别人,显然你就在污蔑她。不过事实胜于雄辩,最终,大家的确证明了玛丽携带伤寒病毒,但是她自己不发病,但会传染别人。伤寒玛丽一辈子只能被隔离在一个岛上的玻璃屋里。据说,医生科学家能用尽一切手段,想杀死她体内的伤寒病毒,结果都无功而返。最终她好像是死于肺炎的。之后,医生对她进行了解剖,在她体内的某个器官里,居然还有活着的伤寒病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她的机体可以跟伤寒病毒和平相处呢?这是一个谜之存在。当我跟我妈谈起这个伤寒玛丽的时候,她马上跟我说,之前我表哥家养的那条比格犬也是这样的例子。他自己不发病,但是他却可以传播病毒,于是表哥家里新买回来的两条小狗都被他的病菌给搞死了。试过两次之后,表哥再也没有在家里养小狗,于是,那条比格犬只能孤独终老。我记得从前老哥貌似也说过,如果那些小狗能完成几次疫苗注射,是可以不受感染的,但人算不如天算,在完成几次疫苗之前,小狗就中招了。

伤寒玛丽的病毒为什么不能被治疗伤寒的药物杀死,这个让我很着迷。如果那个从前的病例放到现在,我们的科学家能找到原因和解决办法吗?或许要解开这个谜团,我们必须追溯伤寒玛丽之前经历的事情,她的家族史,还有她从曾经生活过的环境。现在这个河南女孩,她之所以不染病,有些人说是因为她的体质好,而确诊感染的人通常年龄都比较大,身体也没她好。

疫苗、抗体这些东西我一窍不通。为什么有些人没事,有些人却中招,这种行与不行到底差别在哪里?这个东西我很想知道。艾滋病是一种非常恐怖的东西,但是那个病毒离开了人体之后,其实很脆弱,也正是因为这样,艾滋病毒只能通过某些特定的途径才能传播。今天的新闻已经说,新冠的感染病例已经超过了当年的非典。虽然现在的治愈病例还不多,但从死亡病例的数字上来看,其实这个新冠状病毒的致使能力不算太强,而且通常死亡病例都发生在一些本身就有基础病的患者身上。

新冠状病毒之所以有这个名字,是因为这是首次被人类发现的,但是首次被发现和已经存在了很久是两种完全不排斥的事情。我们之所以会被感染、造成肺炎、造成死亡、造成恐慌,可能与那个病毒突然牛逼了没有关系,而是因为我们集体都变弱了。回想十几二十年前,社会上哪有那么多过敏反应?再看看那些卫生状况不太好的国家,对他们来说过敏症状几乎是不存在的。到底是我们哪些东西变弱了,让病毒可以乘虚而入呢?人类不可能所有东西都变得更强,在进化的路上,某些部分变厉害了,意味着人类肯定丢弃了某些我们的祖先觉得没有必要存在的东西。在进化的路上,知道自己哪里变得更好了哪里倒退了都很重要。

在哪里倒退了这个问题上,我们真的有答案吗?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