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
6

终于沾边了

By xrspook @ 8:21:48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看的那部印度电影里面终于有说到了《摩诃婆罗多》里的东西,虽然有些情节我还不太了解,因为还没看到那个部分,但是里面的人物我还是很熟悉的,比如提到了湿婆,般度五子,怖军,黑公主等等。但实际上那些关于《摩诃婆罗多》的故事一闪而过,那是翻译者当作注释用括号写出来的。作为一个普通人,你还没看清就直接过了,作为一个正在看《摩诃婆罗多》的人,我其实也没看清,也没有立马联想到那是什么情况。这是我看《摩诃婆罗多》以来第一次在电影里看到相关的东西。对我来说一开始看《摩诃婆罗多》就是为了在以后的印度电影观看或者翻译的时候遇到这些东西不会那么彷徨。对观众来说翻译出来的那些东西就只是一个名字,他们甚至不知道其实这些人物来自于印度的史诗,但是对翻译者来说无论是名字还是其中包含的故事以及它的出处你都应该知道,否则你就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把那表达出来。区区几个字,顶多一行的注释里实在无法表达的太多,但是知道这些东西却是一种责任,起码我觉得是这样的。

我很幸运,因为我选择翻译的东西不是南印的,没有南印只是北印的话就少很多印度教的相关。《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的故事几乎都是印度教的。虽然估计在这两部史诗里并没有说清楚那就是印度教的事,而且《摩诃婆罗多》也有南印流传版和北印流传版。里面说到的种姓就说明了这是一部印度教的东西,因为从前的穆斯林没有种姓之分。但后来印度的穆斯林似乎也受到印度教的影响,也有等级之分了。印度教的种姓之分跟大梵天创造人类有关,但为什么那个神话故事就必须从那个原人的身体各部分创造出人类呢?关于人类起源这种东西,我觉得他们这样的设定是很扯淡的,这貌似纯粹只是为了统治的需要。有时我觉得他们也挺可怜,因为有这些传统思想的限制,所以低种性的他们虽然觉得很不公,但是却无法反抗。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开始逐渐淡化种姓这种东西,但是每当那些人把老祖宗搬出来的时候,跨种姓联姻总是会被诟病,就更不用说跨宗教了。这其实非常不利于人类基因的重组,因为近亲结婚总是会有很多毛病。他们想着是继续沿袭祖宗下流传下来的东西,这个思想很正常,在世界任何地方都会这样。他们祖宗留下来的东西的确有一些是很靠谱的,但同时也有一些似乎符合正法,但实际上却瞎掰的事情。照单全收绝对会有问题。相比于世界的其它国家,我觉得印度的人头上的祖宗枷锁其他人严酷得多。他们的东西你知道得越多你越是会对那个国家敬而远之,对我来说那是一个可以在远处观察研究的地方,但是要我真的去那里我会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那个地方的卫生和治安状况实在让人非常堪忧,而且因为宗教众多,一不小心你就会踩红线了,作为外国人肯定会被坑非常多钱。我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印度的这种状况会不会改变。

知道印度的事情越多,你越会感恩现在我们的国家。

2018-01
25

死了之后

By xrspook @ 14:39:24 归类于:烂日记

今晚看了一部《寻梦环游记》直接把我的眼睛哭肿了,鼻子变得完全塞住,只能用口去呼吸。里面说到如果活人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人记得你了,你就会从死人的世界里消失。如果女儿忘记了爸爸,而家里活着的人除了女儿以外都不知道有爸爸的存在,即便女儿死了,爸爸也再也不能在阴间和女儿相会,因为在女儿死去之前已经没有人怀念爸爸了,爸爸会在阴间灰飞烟灭。因为墨西哥人有这种传统思想,所以他们会在家里设灵堂,供奉他们,那么即便他们不能继续在阳间相聚也能在阴间重逢。家庭对他们来说很重要,无论在人活着的时候还是死去之后。没有家人惦记的人活着的时候落魄,死了以后也照样孤单。墨西哥是个神奇的国度,在外国人眼中有点忌讳的死亡在他们眼里有另外的见解。对中国人来说有点邪门的清明节到处都在播哀乐,从小我们就被教育不能在那些时候和场合里嘻嘻哈哈,要严肃,即便没有感情哭不出眼泪也要不能表现得太高兴。不知道香这种东西是谁发明的,如果香一开始就是被用作祭祀,用作制造气氛的话,大概那东西就是为了完全不在状态哭不出来的人来点假惺惺的泪水吧。但墨西哥人的亡灵节不一样,他们觉得那是一个大party,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就像七月初七牛郎织女在鹊桥一年一度相会一样,亡灵节对墨西哥人来说就是一年一度他们死去的亲人归来和大家团聚的日子。不恐怖、很温馨,那代表的是满满的爱,是活着的人对死去的人的思念,也是死去的人对活着的人的关怀。家人就是无论你曾经做错过什么都会包容你的那些。

世界上估计没有哪个国家的人能把死看得像墨西哥人那样。我们这些外国人理解死通常都是带有点恐怖气氛的,没有人会高兴地把死人相关的东西挂在嘴边。在中国的文化里,如果活着的时候做了坏事,死了以后就有十八层地狱等着他。在某些西方文化里,活着的时候如果做了很多善事死后就可以升天堂。地狱也好,天堂也好,都是个分类,把好人放这边,把坏人放那边,家里不可能全是好人,所以按照这个逻辑,家人就要骨肉分离了。这样真的好吗?当然,中国也有投胎转世的说法,于是生和死就不是两个状态了,情况就变成了死只是生与生之间的一个过渡。小的时候我有时会想,死了以后我会投胎做什么呢?是继续做人还是成为了其它动物?如果成为了其它动物,我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呢?从窝心的角度考虑,我还是比较喜欢墨西哥人看待死的方法。

中国人很重视家庭,印度人很重视家庭,墨西哥人也很重视家庭。我不知道印度人和墨西哥人的重视还能持续多久,反正在中国我觉得这种东西在渐渐地变得疏远、淡漠,我不希望这样,但这又的确发生在我身边,甚至在我自己身上。

我死了以后会有谁记着我呢?

2017-04
21

生来平等

By xrspook @ 8:41:43 归类于:烂日记

人生出来无论男女,都是平等的,但在后期逐渐成长过程中,二者在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上开始分化。但这种分化我觉得并不是自然造成的,而是受很多人为因素的影响,比如说传统,比如说宗教,又比如说社会上很多的既定约束。必须承认,男人跟女人的身体构成虽然还是那些材料,但材料的比例不一样。但这不代表男人就可以从事某些行业,而女人就一定不行。如果女人不能在某些行业里工作,大都是因为她们默认了不允许那么干,所以她们没经历过跟男人一样的培养训练。

这个潜规则在体育界被用得尤其多,比如说,即将上映的电影Dangal,里面就说到在印度,从前没有女性从事摔跤这项运动,因为他们觉得,这是男人的专利,但直到有一天,一个老摔跤手发现自己的女儿们非常有天分,并把她们培养成为世界冠军级别的摔跤运动员。在这其中,他们不只要克服训练上的辛苦,还有就是必须得跟社会的那些反对目光抗衡。女人就只能早早地嫁掉、在家里相夫教子吗?女人就不能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吗?尤其是在那些从前大家都认为只属于男人的领域!另一个实例是大名鼎鼎的波士顿马拉松。这项马拉松创立之初是不允许女性参加的,而改变这个历史的是有一次,一位女性在没有号码牌,没有正式被批准参与的情况下,蹭跑完成了42.195公里。多年以后,另外一位女性,以巧妙的方式,成功报名波士顿马拉松并完赛。当时绝大部分男性和各方机构都认为,女性在生理上并不能应对如此长的距离,根据全美业余体育联合会的规定,妇女路跑比赛的最长距离不得超过1.5英里。但实际上呢,这两位女性都证明了那些所谓的假设都是错误的。那位第一次拿号码牌跑完波士顿马拉松的女性在过程中差点就完成不了,倒并不是因为她的跑步能力不足,而是因为路上有其他男人要阻止她正常比赛。

在这里,我不想谈什么女权男权的问题,我只是想表达,即使我们生来都是平等的,为什么就必须得划定界限谁可以做什么谁不可以。但我也知道,公平这种事从来就不存在。比如说,别人生来就在一个亿万富豪的家庭,但是你却生在一个每个月都得为温饱而挣扎的家庭。从起点开始,这已经不公平了。

看到现在的小孩都那么聪明以后,我妈感叹,从前她觉得她小时候穷人家的孩子读书比富人家的差,现在她知道为什么了。这有主观的因素,也有客观的因素。客观的因素是富人家的孩子营养比较到位,但穷人家的孩子能填饱肚子已经很了不起了。营养到位自然智力和身体发育得就比较好,但现在这种差异即便存在,也没有从前那么明显了,因为无论在大城市还是小农村,中国的贫困人口正在快速地减少。温饱基本已经不成问题,至于营养摄入方面,即便还是有差异,但相比过去已经缩小非常多。如果说从前客观上的因素影响比较大的话,大概现在主观上的因素反而比较突出。如果没有找到学习的目标和理由,即便你是富人的孩子也不能怎样。

科学家在制造机器人的时候,会特别地给它们设定一个性别吗?这完全没有必要啊!所以机器人完成的工作,也是不分性别的。为什么当人成为造物主的时候可以这样,但是人自己本身却不这样呢?这是当局者迷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之前不知道怎么就定下的规定实际上是不合理的,我们可以选择继续忍受,遵循那个传统,也可以用事实证明那是谬论,打破那个所谓法则。

2016-04
5

过节的邪门

By xrspook @ 17:39:22 归类于:烂日记

从前,老一辈人的人会说,每到大时大节,老人家就容易生病,甚至非常有可能因此而去世,从前我觉得,这是封建迷信,但当你一次又一次经历过这种事后,你觉得,那不只是邪门那么简单。我第一次遇到那种事是在某一年的重阳节,那时大概我读高中,当时外公有老人痴呆,完全由外婆照顾,但某段时间外婆说她很不舒服会头晕,或者是累什么的。后来去医院院检查,发现外婆其它指标都很好,但心率特别低,即便是用药以及上了仪器还是很低,所以,医生的建议是去装一个心脏起搏器,但快到重阳节了,到处都在放假,医生也忙不开,所以不能马上排期。因为口服药已经不能解决问题。这种状况是如果病人一旦心率过缓到一定程度心脏就会停止跳动,所以必须24小时监护。那年重阳节前,外婆住进了医院,妈妈说有天晚上,外婆的心率低到只有二十几三十几?即便那是在已经用药的情况下,那天晚上大家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但过了那天,过了重阳节,外婆的心率又恢复正常了,虽然还是偏低,但不至于低到非常夸张的程度。当然了,后来起搏器肯定是有装的,而且在几年前又换了一台,因为第一次装的那台电量已经不足,起搏器大概10年就要换一次。外婆的第一台心脏起搏器用了很久,因为当时外婆病的心脏并不需要时刻都要由起搏器去辅助跳动,但现在,外婆的心脏几乎每时每刻都要靠心脏起搏器的帮助。

除了重阳节,还有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春节,都是非常要命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已经开始有点忌讳。这些大节日那可不是有几天休息日可以去哪里玩或者去哪个商场到处逛剁手的时候。每到这些节日前,当妈妈突然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都会突然有种不安的预感。外公是在我高三的那年春节期间去世的。外公走的那天是年初十,还没到正月十五,所以还在过年期间。虽然当时外公糟糕的状况,大家都会预料到有会发生这种事。因为那年特别冷,外公一直喜欢坐在房间靠门口的位置一直坐着不动。那年我要备战高考,所以除了团年饭,几乎都只是宅在家里。据说,春节的前几天很冷,然后当妈妈和妈妈的姐妹们发现外公不正常的时候,外公已经几乎冻僵了,他们开始开电暖炉之类的东西给他加热保暖之类,但实际上,那已经是快结束的先兆,外公的肺一直都不好,跟我妈一样长期气管炎鼻炎之类。大概是因为这么又冷了一下,所以就引起了肺炎。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也是有点残忍的,为什么外公病成那样不把他往医院送呢,但大家都知道,把他送医院只不过是在烧钱,在辛苦老人家也在辛苦家里人。外公在那一场病之前,也已经病倒过好几次,情况比那严重很多。最后的那次,反而比较平静安详。什么胡言乱语,什么大小便失禁,那些事情遇到过一次你就不想再见第二回了。常人都说,当时家人不把外公送医院的做法有点残忍,但实际上,对他来说,那是一种解脱,他再也不需要活在他自己的梦里了,他再也不需要在做白日梦的时候或者在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才见到他的家人朋友了。

为什么会说起大节日和老人家,生病的问题?因为,前几年的中秋节前,外婆整了那么一回,而就在前几天,清明节前,外婆又整了一回,万试万灵,你不信邪也不行,所以每到大时大节,妈妈和她的姐妹们都会非常小心。

小时候大节日对我来说,就是吃喝玩乐,一大帮人聚在一起吃喝玩乐,但现在,大节日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责任,要多加N份小心。大概跟我年龄差不多的人无需担心这种事,而这就是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无法改变,这就是我的生活。

2013-02
21

我愿意为你们再死N回

By xrspook @ 16:23:52 归类于:烂日记

执着会让你所向披靡~

2013-02-21_talesofmaskedmen00

2013-02-21_talesofmaskedmen01

2013-02-21_talesofmaskedmen02

2013-02-21_talesofmaskedmen03

2013-02-21_talesofmaskedmen04

2013-02-21_talesofmaskedmen05

2013-02-21_talesofmaskedmen06

2013-02-21_talesofmaskedmen07

2013-01-05,第一次听说有个叫做Tales of Mased Men的墨摔纪录片,就在那天晚上,我看了一个它的低质量完整版,非常喜欢。

2013-01-07,我和修了王一平从iTunes上购买并录制了高清的Tales of Masked Men。

2013-01-15,开始抄写iTunes卡拉OK字幕和内嵌英字幕。

2013-01-17,开始用PopSub处理时间轴,在此之前,我纠结过是先翻译还是先做时间轴,结论是——先做时间轴。

2013-01-24,开始翻译。

2013-01-27,开始用Aegisub继续调时间轴。

2013-02-01,开始逐步用各种威逼利诱的方法让水中落叶,Single以及KaceyKim帮我做翻译和校对。

2013-02-03,xrspook完成了独自能看懂部分的全部翻译。

2013-02-08,把所有校对、翻译、时间轴都完成了,把字幕扔给修了王一平压制。

2013-02-17,修了王一平把压好的片子还我,却发现了各种不如意的地方。

2013-02-18,开始研究avs,MeGUI等压制的种种。

2013-02-21,凌晨02:18:41,终于完成了Tales of Masked Men 720p的压制!并在早上把资源发布到19977摔迷之家DESTINY IS REAL

Tales of Masked Men的中文化工作宣告完成。从初次认识到最终fulfilled一共用了47天!我不必你们强,我弱爆了,否则我不需要用10个小时抄写,10个小时做时间轴,10个小时翻译,10个小时调节压片。不过我有比你们一般人都坚定的信念罢了。

我觉得我要把Tales of Masked Men中文化的时候,Alberto Del Rio还不是WWE的WHC,幸好,在我完成任务的时候他还是WHC!第一次看这个纪录片的时候我甚至没想到他会在影片中以绿白红服装的面具摔角手形式出现。是ADR把我领进lucha libre这个世界的,不过这次疯狂,真心不是为了他。我喜欢lucha libre我也喜欢摔角,我觉得如果我可以做一点单纯、正面、乐观向上的宣传的话,我会很自豪。因为摔角不只是血腥暴力筋肉男!我的观点不能改变所有人的看法,但如果凭借我的努力会哪怕让他们了解多那么一点点,我就觉得做这件事有意义了。

有种东西或许叫做命中注定,因为2013-02-21是Alberto Del Rio的爸爸、墨西哥传奇面具摔角手Dos Caras 62岁的生日,我的这么一份给全球华人摔迷的大礼居然恰好就在他老人家生日的这天放出。无论你信不信,我觉得这是一种缘分。我有缘知道了ADR的存在,我有缘知道了墨摔的存在,我有缘能在墨摔传播推广上出一分力。

谢谢一直以来支持过xrspook干这种疯癫事的所有人,没有你们鼓励和帮助就没有今天真的成事了的xrspook!

我累了,真的,今天早上我是差不多凌晨3点才睡的,早上继续8:30正常上班,所以上班做的第一个工作我基本每句话都写错字了。

如果可以重来,我还会选择做这个墨摔纪录片的中文化工作吗?SI SI SI

为了他死去活来的纪录片《墨西哥摔角手的故事》在此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