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8

从蚊子讲起

By xrspook @ 8:52:58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正在晾衣服突然觉得脚底有点痒,当我把衣服晾完以后发现阳台低空的地板有一只蚊子,于是我一个泰山压顶,就把它压在地上,也说不准有没有把它拍死,反正我是把它捡起来了,然后再到厕所里拿个纸巾把它捏得肢体分离,最后丢到马桶里冲走。这里要说的重点不是我有多么的暴力,而是一直以来我妈都说我没有脚弓,说我是扁平足,但显然,通过这件事就证明了我不是扁平足。因为如果我正常站立的时候脚弓和地面没有一定的缝隙,蚊子就不可能钻得进去,而且准确来说,这空隙还不小,因为显然蚊子不是爬进去的,而是飞进去的。飞进去的蚊子再小,怎么也需要个0.5厘米以上的空间吧,但显然这也不会太大,因为如果蚊子能宽敞地飞进去,大概我就不会觉得脚底痒了。不过说来也奇怪。我有那么多皮肤裸露在外,为什么它偏要选择我的脚底去叮呢?

如果是那种凶狠的伊蚊,估计它会狠狠地撞在我某条血管附近。那些传播登革热或者其它严重疾病的伊蚊盯人的方式非常霸道,因为虽然它们个头小,但是它们的马力十足,飞行速度相当快。要用眼睛盯着他们的飞行路线尚且不容易。就更不用说当你发现它们,去拿了个电蚊拍过来,蚊子已经无影无踪。有些时候如果光线不好,即便你已经觉得自己已经盯住蚊子了,但实际上还是会让伊蚊在你眼皮底下小时。也大概是因为它们觉得自己的武器非常强大,所以它们找你的方式也是撞上来的,而不像其它蚊子那样小心翼翼地选择对象,无声无息地开始吸血,然后静悄悄地飞走。伊蚊飞行马力充足,所以它们来得快也跑得快,依仗着快的优势或许它们觉得即便撞在对象身上,对象有感觉了它们也可以在对象反应过来之前安全溜走。的确,很多时候它们的确这般做到了。正常情况下,如果蚊子趴在你身上,只要你稍微一动,蚊子就会自动飞走,飞走之前甚至还没开始在你身上吸血。跟伊蚊比起来,普通的蚊子就像是胆子很小一样。伊蚊是些奇怪的生物,因为即便你看到它正在叮你,你故意动了一下,但它们还居然会很淡定的继续吸血。看到蚊子当你怒火中烧,想用手拍它们的时候,的确有些时候你是拍不到的伊蚊的,但遇到那些过于淡定的,当然下场就是被毁灭了。当它们被毁灭的时候,通常你都会顺带看到自己的血。跟一般的蚊子比起来,我觉得伊蚊算是个非常好斗暴力的品种,但即便这样,人类一直以来对这个品种的蚊子还是没有什么有效的抑制措施。

随着全球气温不断升高登革热等通过蚊媒传播的疾病呈现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归根到底是人类不惜一切代价的发展导致了现在自然的报复,小小的伊蚊只是其中一个前锋而已,大将军等还在后头。当人人都说现在只能靠空调续命的时候实际情况是我们毫不留情留情地让自己的同胞暴露在无情的室外机热风之中。有多少制冷就有多少制热,因为能量必定守恒。

我的有生之年会看到自己活生生地被同胞“灭掉”吗?

2019-04
11

蚊子肆虐

By xrspook @ 9:00:48 归类于:烂日记

一个晚上在宿舍打了超过10个蚊子。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前提是阳台我一直用着纱窗,厕所的窗我已经不敢开了。还没说过50个字,我又用电蚊拍打死了5个蚊子。这也太恐怖了吧!其中有一些蚊子是被风扇打死了,也不知道那是打死了还是只是打晕了,反正风扇下面躺了几个。用了纱窗尚且这样,如果不用,真不敢想象。每次跟我们单位的人说,我们这里要定时灭蚊,那些人总会推搪,说单位的地方很大,很难做到彻底,而且即便我们做了,但我们周边的单位不做效果一样不好。做了效果不好跟直接不去做是两回事,难道真的要登革热泛滥了,他们才去重视这个问题吗?记得这个星期有一天我去保安室拿包裹的时候,我就站在门口拆,那个时候一只伊蚊直接就叮在我手背的血管上了,如果是其它蚊子,通常都是无声无息的,它走了以后你才觉得痒,但伊蚊不一样,它叮下去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感觉到异样,即便它刚叮下去,然后就被你赶走了,你还是会觉得那个地方特别痒,虽然那个包不大。相比于其它蚊子,我觉得伊蚊的运动速度特别快,而之所以它叮你的时候你会有感觉,我甚至觉得是不是它一下子就精准地撞到了你的血管上。不是它把那个吸水的管插到你的皮肤而产生感觉,而是它撞到你皮肤上产生感觉。伊蚊叮的包感觉会特别痒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看到那些黑白花纹的蚊子总会心存畏惧,之所以有这种感觉,非常有可能是因为小的时候家长会教育我们,那种有花纹的蚊子特别凶。拍死了蚊子以后有些会不留痕迹,有些只会留下淡淡的印记,但拍死伊蚊后会留下清晰的黑白花纹。难道蚊子上的那些花纹跟蝴蝶飞蛾那些类似是粉状的东西吗?在自然界中长相特别的东西通常都不好惹。比如那些颜色非常艳丽的蛙类或者蛇类,但也不排除有一些只是保护色,把自己装扮得颜色很艳丽让人感觉好像有毒,但实际上却没有。

我感觉在宿舍拍死了很多蚊子,有一部分其实是草蚊,也就是说它们的食物其实不是人的血液,而是花蜜。即便是以血为食物的蚊子也只是雌蚊子,会那些蚊子的雄性是吃花蜜的。于是我就有了个很恶心的想法,为什么现在的女性那么多不孕不育蚊子就没有这种烦恼呢?据说科学家曾经试过把雄蚊子绝育了,那么它跟雌蚊子交配就不会有后代,但貌似这些东西一直都只是停留在研究阶段,没有大范围推广使用,比如在蚊子很猖獗的地方。因为单位的蚊子非常多,所以单位的壁虎也非常多。每次有人来检查的时候,我们就得搞卫生,经常会遇到铺天盖地的壁虎屎,壁虎屎跟老鼠屎比起来,壁虎屎上面通常都有一点白色的东西,而且体积会比老鼠屎小。但万一壁虎屎那一点白色的东西被撑掉了呢?那么那个东西就非常有可能背上老鼠屎的骂名了。蚊子我们这里的人说管不了,所以我们更管不了这里的壁虎。无数次开关门的时候,我们会被刚刚爬到门上的壁虎掉下来吓一跳。也有无数的壁虎刚好爬到门框里,一关门,过了好几天甚至好几个月之后发现原来被压死了,而且成干了。

有些东西真的做不到吗?还是说他们只是没想过要去做。过于懒惰自私会有报应的!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