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
13

爱上孔明锁

By xrspook @ 17:27:33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的梦比较神奇。我和我高中的一个同学都到一个企业,那个企业的雇员有我初中的老师。这两个都是从前我非常信任的人。他们有智商,也很勤奋,跟我的关系不错。终于,我们都到了一个干事的企业,为的是把事情做好,而不是为了其它目的。那个地方的待遇怎么样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地方的环境很好。但至于那是一家什么企业,我至今没想明白。之所以有这样的梦,大概是因为理想和现实相差太远。过去十年我的遭遇让我对好的企业心存向往。只要我不肯放弃现在的安逸,我就永远都实现不了那些愿望。如果我不肯放手,我就根本没有资格在那里评头论足,而只能默默地忍受现状。于是,这些东西的实现方式大概就只能在我的梦里。

上个周日中午去海底捞的时候,服务员送每桌小朋友一个小礼物。我们那一桌要的是孔明锁。我第一次玩那种东西,觉得很神奇。但实际上你说我完全没碰过,那又不是。因为我记得很早以前,就有一种钥匙扣,由五颜六色的塑料块组成。如果拆开,那只是普通的塑料块,但如果拼起来,那就是一个圆球。把那东西拼起来,靠的是每一个塑料块之间的巧妙结合,各种搭接锁死,就像中国古代的那些建筑物,不需要用钉子或者胶水,就能建得很稳当,所以孔明锁又叫做鲁班锁。第一次见那种钥匙扣的时候,可能我只是在读幼儿园或者小学。与这个类似的,还有一个叫七巧板的东西。这些小东西,虽然看上去都很简单,但实际上要靠自己的力量,不看说明书玩起来,非常地烧脑。上个星期在海底捞玩的是塑料的孔明锁。只有两个,一个是笼中取宝,一个是三通锁。我们那一桌五个人,其中四个大人一个小孩。能按照说明书,拆散了再重新装上回去的人只有我。有些人看着说明书折腾过,却没有组装成功,有些人直接没碰过玩具和说明书。其实,小孩从服务员那里接过玩具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很心动。直到大人们都没有真的把东西拼回去,我才主动把说明书和所有塑料块要了过来。最终,三通锁和笼中取宝都被我复原了。觉得这个很神奇的就只有小孩。大人们大概觉得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也一定可以做到。而我这般专心致志在吃饭的时候折腾那个东西显然有点奇怪。我觉得,这不只是小孩的玩具,对大人来说,也很有挑战性。如果大人不是亲自动过手,整个世界对他们来说都很简单。我是看着说明书才最终把那东西还原的,但那套玩具的说明书很简陋。虽然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看说明书的能力还不错。但我成功地把实物和说明书对上号却花了不少时间。玩过那一个以后,我对这孔明锁很感兴趣。所以昨天,我突发奇想要给我表哥的儿子买一套。但搜索过才知道,原来孔明锁博大精深,有各种类型。一开始我默认要买的是塑料的。但显然网上木头的要比塑料的品种多很多,但问题是木头的都不是模具定做出来。所以每块木头都存在一定的误差,这种东西只要有误差,就会有松动。所以非常有可能,即便你拼凑出来了,也是颤颤巍巍要散架的样子。实物没看到,光看图片就有那种感觉。所以最终,我还是买了一套十个塑料的。并不是因为那个价格最便宜,而是因为用作入门,还是用比较紧凑的塑料比较好。我已经很久都没给表哥的孩子们买玩具了。显然这一次,我送出的是一套烧脑货。玩这个过程是一种非常规的逻辑学习。

人如果不思考,跟咸鱼有什么差别?

2016-07
11

这是个陷阱吧

By xrspook @ 13:23:11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不知道那篇该死的《个人专业技术工作报告》自己是怎么写完的,但总算,昨天用了大概2个小时我基本搞定了。这篇东西对我来说难度在于我写之前实在是想不出自己哪里有合要求且很突出的闪光点,但写着写着,也不管是不是擦边球,反正都写上。“思想政治”方面那段话是我度娘回来的,那些一套一套的各种围绕拥护之类的固定搭配术语我一窍不通,copy回来那段我觉得非常的高大上,那段话非常有条理,用词非常精准到位,是那种标准的你看完可以完全不需要从中吸收什么的类型。对ZZ敏感的人或许还能从中提取出个一二三四点,但对我来说,那些都是华丽没鸟用内容。对我来说,写这些以最流行语言表决心的东西纯粹是用来意思一下凑字数的。最后一段“努力方向”我也是度娘回来的,相比于之前的“思想政治”,最后的部分显得简炼清爽很多,基本可以说是鸡血文,看的时候头头是道,看完以后可以过目即焚。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是写专业工作和业绩的部分。专业这东西,对外行人来说是天书,对内行人来说是套路。所以文章主体部分的专业内容我觉得无非就是把这些年来做的项目做介绍,然后把那些项目发表的科技论文和技术规范全部罗列一下,然后把项目的成果再吹一吹。光是罗列一篇论文就得写发表时间、发表刊物、论文标题,属于第几作者,这对东西没有个50字+包不住,把第一作者和第二作者的都列一下,300字就这么出来了。项目介绍其实就是科技论文的前言,给别人说明白那到底是什么玩意,为什么要研究,研究有什么意义。至于项目的成果,当然就是说项目达到了什么目标,发现了什么问题,得出了什么经验和结论。理论上来说成果部分是应该用来罗列这个项目得到了什么奖项,有什么实际的经济效益或社会效益的,但显然,这9年来做的工作根本就没有被摆到那个层次,所以成果吹的时候当然没办法做到那么理直气壮像罗列论文般顺手拿来。

一个研发人员,尤其是某某科研机构的研发人员,申请工程师的时候肯定要比一个企业的普通检验员简单非常多。这并不意味着普通检验员的能力和做过的事就要比某研发人员低端。问题只是在某某科研机构工作几乎手头上所有活儿都是有来头了,那是神马神马项目,由什么什么资金支持,因为是行内人,所以在评奖的时候还会受到各种互相关照的待遇。但企业的普通检验员就不一样了,因为研究经费是企业内部支出的,即便有成果且效果明显,工作效率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在企业内部推广使用了,那也都只是企业内部的事。没有在社会上晒,也不能随便晒,因为那是内部机密。企业检验员研究项目的经费不需要到政府那里申请,研究出来的成果没必要拿去各种评奖,甚至晒出来就是泄漏天机了,这样一来怎么会拿到什么奖项呢!因为没晒,政府及行业协会等官方机构也难以对研究成果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给出一个确切的肯定。这盘棋真大,评工程师对企业员工来说就像是个陷阱,尤其当你在企业之中的“岗位”是“检验”而不是“研发”的时候。

再不想面对的事始终要去面对。

2014-06
13

体育在天朝

By xrspook @ 13:12:52 归类于:烂日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待,还是等待,就像库切某本很有名的小说名一样《等待野蛮人》,恰逢,我等待的就是野蛮人!野蛮人跟文明人的区别是什么?知识,以及运用知识的能力。没有知识你就不会明白到运用知识的重要性,不知道运用知识的重要性你怎么会有获取更多知识的欲望呢?在某些单位,你或许要削尖脑袋绞尽脑汁去竞争去爬得更高,但在我现在工作的这种国有单位,如果你不找点事干一下,任由愚昧无知落后不可理喻之风把你完全侵蚀掉的话那只是毕业等退休退休等老死的节奏。不能说国有企业里就没有优秀的人才,但进入到国有企业的路上某些条件比你是否优秀重要得多,所以,你懂我意思了吧?!于是,如果你是一个不竞争不向上不拼命就觉得不痛快的人,不要试图到国有单位,那里没有让你最能展翅翱翔酣畅淋漓的环境。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跑步的行列,十几二十的年轻人不少,更多的是三四十岁的人,他们通常有一定基础,无论是经济基础还是家庭基础。他们很多都已经是单位主管级人物,即便不是,也起码工作稳定,收入可观,不为一日三餐发愁的类型。跑步不只是某个社会阶层的运动,跑步本身不分肤色年龄性别国籍贫富,但什么现在却有这么一个略聚集的现象呢?试问如果你连住房吃饭都只是仅仅能凑合过去的话你的闲暇是不是通常在考虑如何赚更多的钱让生活好过点呢?如果你一天拼死拼活汗流浃背风里来雨里去奔波劳碌,即便你收入不低,你觉得你有挤出时间规律跑步且有精力长期玩好这个运动吗?外国人或许可以,因为他们在家里或去健身房锻炼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普通平常,那是人家积累了好多好多年的习惯,孩子从小就看着大人参加各种运动,甚至还只是在走路蹒跚还不会说一句完整的话的时候就跟着爸爸去健身房玩。对他们来说,健身房就像是一个大人的游乐场,那里没有太多小盆友,却有很多很多新奇好玩虽然TA还暂时不能玩的东西。

但天朝呢?每天晚上准时煲电视剧那估计是风雨不改的吧!每天上学同学们的话题首先通常是某某某动画片/电视剧昨晚怎么怎么了。体育和其它文化课一样只是为了考试,为了得到一个分数,而且体育还没有其它科目那么苛刻,因为升学神马很少和体育成绩直接挂钩。体育在绝大多数由晚上准时煲电视剧的家长养大的孩子中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糊弄一下就好的科目,跟快乐神马跟健康神马完全搭不上边。我想玩!我要玩好!那几乎是天方夜谭。在英语的固定搭配里很多运动的动词都是play,玩!舒心!快乐!过瘾!那些纯粹为了某们体育考试不至于不及格甚至有些觉得不及格也没关系的孩子心目中他们能feel到吗?!!!

说着说着我就扯远了,其实我的本意不是横眉冷对这些天朝体育事实的……

回到正题,很多中年跑者是某某单位的高管,但你有听说过某跑者是某公务员头头吗?比如说市长省长主席之类的?他们当然会上跑步的新闻,但不是以运动员的方式,而是作为发令员或颁奖嘉宾。我不是要说明公务员里在跑步的很少,我只是想说安逸的环境下或许他们没有意识到适量的有氧运动是多么的重要!起码比那些竞争激烈的企业高管意识到的少。跑步神马不是为了要完成某项业绩,不是要赢得某个比赛因此获得某个头衔或某份奖金,不是很违心地让看上去不需要减肥却不得不披上我要减肥的口号的外皮去执行领导的指示……跑步不是行政指令,更不是法律法规,你或许捞不到你觉得很有用的好处却要先付出一大笔开销。你为什么还要去跑呢?

只是因为你有你的信仰,想跑就跑。

2012-03
6

总有坚强的理由

By xrspook @ 19:33:5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知道ADR回归擂台摔角的好消息,我对今天的Raw抱有期待,但昨天我也说了这么一句话“好消息可能并不一定像看上去的那么好,但起码,能让人兴奋一下嘛。”,虽然,今天早上Raw开始之前我发了这么篇东西,但几率到底有多大我实在心里有数,我总是把乐观一面show出来罢了。把纠结留给自己,把希望推给别人,这是我绝大多数时候在干的事。

好吧,今天ADR没有出现,但我却用了一个Raw再多一点的时间完成了13篇阅读理解!在不淡定中寻找淡定,化悲愤为力量神马的我最在行了。其实呢,上面那句言重了,我不过是靠阅读理解转移注意力而已,那么我就不用纠结在怎么某人还没出现的死循环里了。

今天我没有穿白色的Power Lucha,但穿了白色的ADR DIY。

下午,一整个下午都不容得我去胡思乱想。一直在玩颜色。罗维朋比色计一直在测定各种颜色的数据。谢谢老天爷,给我了一个忙得不可开交的下午。脑子在分辨到底这需要黄色/红色/蓝色,眼睛在高压下工作着。从天亮做到天黑。不服输,不认输,不可能输!所以别抱怨了,无论什么颜色,总能调出来的,就开你有没有那个技术和毅力,当然啦,如果你技术到位,毅力没那么好也无所谓,但如果你技术不到家,又要达到同样的效果,那么必须有蛮牛一般的性子。初中的时候我输给了单目无固定光源显微镜,高中的时候我跟单目固定光源显微镜打成平手,大学的时候我跟各种双目显微镜成为了朋友。所以,晕镜?NO WAY。人不能老犯同样的错误,我不会输给那些东西的,我曾经下过决心。

晚上吃完饭,看到指纹打卡机上方的墙壁上多了这么几个字:

估计这就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了,应该是我们单位的核心价值观,或者说口号。

包容、理性、自信、自强。

这四个方面我“包容”稍微弱一点,其它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生活中总有让你坚强的理由,无论是自己的兴趣上还是你逃不掉的工作上。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