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25

挤不出来了

By xrspook @ 8:33:30 归类于:烂日记

天天都在写东西,写到我都觉得自己有些江郎才尽的地步了。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分心去做其他事,比如看一下书,又或者是看过电影,但问题是我这么做死逼自己,一直都写各种总结,写各种报告,写各种分析,到最后我都已经不知道如何再继续榨干自己了。昨天下午我把自己的年终总结写完了。写完以后觉得字数有点多,所以今天可我可能还得砍掉一些昨天我意气用事写上去的东西。其实去年我写得比今年长,但我觉得今年的表格好像不太够用。写那么长,读的时候也麻烦,毕竟只是读一读而已,没有人会真心去看。今天我要删掉的主要是一些细节类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并不需要明摆出来。

写完今天的年终总结以后,我还有一篇国粮局直报系统的分析要写,但那个东西我实在不想花心思了。按照去年的套路,直接把数据改掉,把某些句子调整一下也就可以了,因为相对于其他的分析,我觉得那个纯粹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因为按照他们的套路出牌根本不可能整出什么我觉得很有意义的东西。有意义的东西我在其它分析里早就挖掘过、写过了。之所以还得写这篇,纯粹是完成一道手续。其实我觉得那篇分析是没必要写的,尤其是对我这种最最基层的单位。上一次的统计培训也说过,国粮局那些人没想过我们这些基层单位能写出些什么。因为我们手头上的数据就只有我们自己的,应该认真地去写这篇分析的起码得是一个地区,比如说一个市或者一个省的相关负责人。做这些事的都是公务员,而且还是相关专业毕业的高材生,他们肯定能写得出来,但是他们愿不愿意写那有是另外一回事,又或许他们只想让下面的人写上来,然后他们各种复制粘贴。虽然我知道直接这么干一点意义都没有。对他们来说,我们交上去的东西,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让我们交上去呢?他们让我们按时交数据,这个我没意见,但为什么我们也要把分析交上去呢?虽然很不愿意写那篇东西,但是工作还是得完成,那我就只好以应付的方式凑一下数。一定程度上,即便是我用来凑数的东西,通常也会比其他人好那么一点。

以前我觉得写分析之类的东西是水到渠成的事。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从原始数据的生成到最后的成文都由我亲自完成。分析和写作是最后的步骤,相对于前面的原始数据生成,后面的算是简单多了。现在情况不是这样,原始数据我需要收集汇总挖掘。的确,数据不是我生成的,但如何通过各种手段发现其中的规律就是我的工作。可以这么说,以前我从来没有非常纠结过数据背后的那些东西,但现在我手头上的数据多了,显然只是简单的罗列出来没有一点意思,但怎么才能找到我自己觉得有意思,别人也觉得有意思的东西呢?或许如果我经过专业的学习,我不会这么彷徨,但现在,有时我真的不知道该从哪些方面出发、有针对性地挖掘出某些观点。

新招聘回来的那些大学生到位以后,我真的要虚心的请教一下专业领域的他们。

2018-04
25

蓝牙适配器,很好

By xrspook @ 8:26:44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下午我到了三个快递,一个是咖啡,49块9块钱有200克的速溶咖啡,简直太划算了,当然这里所说的速溶咖啡并不是三合一的那种,而是纯咖啡。200克里面,是两个100克的各一瓶,其中一瓶同款的我正在喝,感觉不错。另外两个快递是跟蓝牙相关的,一个是挂耳式的蓝牙耳机,另外一个是,USB的蓝牙适配器。让我有点期待的是那个蓝牙耳机,虽然我知道大概也就那样子。对戴眼镜的我来说,还是有点带不稳,不戴眼镜的时候会好一点,戴眼镜的时候比较麻烦。要先戴耳机再戴眼镜,反过来基本上是没任何办法。那个东西的漏音情况比我想象中的严重,10厘米范围之内听得清清楚楚,如果有30厘米的距离,可能会听不到,但说不准非常安静的时候会怎么样。但那个东西如果只是用在办公室,挂在一个别人看不到的一个耳朵上肯定没有问题。单侧的蓝牙耳机存在的另外一个问题是长期这样听,听力会受损。所以这也就只能用音量和不时轮换两个耳朵来避免了。让我喜出望外的是那个蓝牙适配器,虽然上面只写着4.0,实际上是兼容4.1的。卖蓝牙适配器的说,在Win10以下的系统使用是需要安装驱动程序的,但实际上当我把适配器插到Win7的电脑驱动就自动装上了。连接不同的蓝牙程序驱动不一样,插耳机的它会安装耳机驱动,连手机的它会安装手机驱动,而并不是一下子全家桶帮你全部装上去,至于安装那个驱动要多大的空间,我没有研究过了。他们后台是什么运作的用户不必知道,我们只要确保我们希望连上的蓝牙设备都可以连接上就可以了。现在我有两个蓝牙耳机,都是4.1的,有一台手机,也是4.1的。4.1的东西连上这个写着4.0的蓝牙适配器没有任何难度。传送音乐感觉还行,但是如果要从手机里传个文件回电脑真的很慢。一个才500K的音频文件传了好多秒钟,估计有十秒以上。第一次当我手机把文件传给电脑的时候,没有打开那个接收界面,文件还真传送不成功。其实为什么他们就不可以像手机一样,当别人有东西传过来就弹出一个界面,然后让你继续操作呢。不过之所以不这样,大概是因为弹窗会让人觉得很烦,也容易被各种杀毒软件禁止掉。用过一次觉得好用以后我觉得这个蓝牙适配器家里也要买一个。老式电脑里面没有配置蓝牙,也就只能用这种方法补救了,新的电脑里没有这种烦恼,但显然,即便是新的台式机,也很少具备这种功能。但实际上无线蓝牙的操作已经很普遍了。或者是手机或者是耳机,又或者是鼠标键盘,甚至有些电视遥控器也是蓝牙的,就更不用说其它的体感设备。

昨天上午9点多又被叫去开会了,然后我领了一个本不该是我的任务。然后大概从十点多开始,我就一直专注做那个东西,除了吃午饭以外。中午也没有休息,一直干做到下午五点多,总算是完工了。掐指一算,那也不过是六个多小时而已。对我来说,这六个小多小时是连续作战的,也都主要在工作时间完成,但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就要12个小时,18个小时,甚至一两天。当我专注做这件事的时候,我可以目空身边的一切。一开始我并不觉得这件事有多复杂,但实际上这件事也不简单,尤其是当你开始了以后,你就会慢慢意识到其中的很多东西必须得展开。当你展开得太多了以后,有时你就会忽略了,一些你之前有考虑过的东西。所以在完成比较大型任务的时候,最好还是一开始就用思维导图理清思路,免得某些细节写着写着就忘记了。昨天分配任务的时候我就说过。如果这是我做,我当天就可以把东西交出来,的确我做到了。匪夷所思的执行力不是人人都有。羡慕嫉妒也没有用,因为不是在任何问题上我都愿意这般。

跟我合作是很愉快的,前提是我愿意跟你合作。

2017-06
26

落枕了

By xrspook @ 8:27:3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醒来发现落枕了。想死的心都有,光是一个转身动作就已经够折磨人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至今都没想明白。落枕到底是什么问题?唯一有可能的就是昨天晚上看了三个小时的电影,其间我曾经觉得有点凉,但是却没有穿衣服或披上什么被子之类的。我落枕那边脖子的正好是昨晚吹空调的那一边。昨天破天荒的十点之前我就回去睡觉了,算上晾衣服的时间以及折腾一下手机。最迟的睡觉时间不超过10:15。所以到今天早上为止,我终于近期某天的睡眠时间超过了八个小时。但实际上小米手环说我的深度睡眠时间其实并不好。我个人觉得还行,不就是晚上做了个比较刺激的梦。也说不清那到底是好梦还是坏梦,反正总体感觉还是挺爽的。今早醒来以后,梦的内容彻底不记得了,大概这也跟我落枕有关。毕竟发生了这种事,人的注意力就不得不落在那里。

昨天加班一天,但实际上工作半天就已经完成了。下午的半天是想干嘛就干嘛的节奏,但是也要防止突然间又会送样过来。最终突发事件没有出现。但即便如此,单位的网络非常糟糕,所以我也不能有什么作为。快接近四点的时候,我开始去刻橡皮章,最终刻了两个。第二个橡皮章算上描图和雕刻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半小时。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觉得这需要劳逸结合,既然第一个比较复杂,第二个就不能再继续耗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了。但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打算刻两个。但既然时间有剩余,我又力所能及,为什么不刻呢?

橡皮章刻完了,电影也看完了,其它需要网络畅通才能做的事没有完成。总的来说,昨天过得还可以。如果昨天不是加班,而是呆在家里,估计我会把下午的很多时间都拿去睡觉。显然能做完的事就没有自己独自在单位那么多。因为在家里我还会看看电视,但在单位看电视的时间完全省掉了。这种生活也不好说到底像是个学生,还是像是个工作的人。学生时代还有测验考试那种事,但工作后测验考试变得非常少。跟学生的作业一样,工作也是既来之则安之的东西。你没办法预测到底有多少,到底有多难,反正过来的你都得做完。过这样的日子,人生的确不会觉得很沉闷。但是如果一辈子都这样,是不是就会缺少点什么?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不觉得孤独。而且我会让自己过得很充实,但问题是人不可能一直都一个人活着。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家里,我都习惯过一个人的生活,虽然家里还有爸妈。爸妈有一天还是会离开我的,到那个时候就变成一到周末,无论是加班还是在家里,我都是一个人,没什么区别。所以当年轻人都在热衷于买房买车旅游等等的时候。我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毕竟如果那些东西都拥有了,那又怎样呢?偌大的一个房子,但只有我一个人。到我老的时候还不如选择个老人院之类的,卫生也懒得搞。既然一个人开车得忍受塞车以及找车位的痛苦。我还不如和其他人一起去用公共交通工具。我一个人独处的私密时间已经够多了,没必要再制造其它机会让我有更多的那些时间。

人静下心来的时候就会想到一些平时没有留意的东西。但不代表这些想法都不重要。再乐观的人也会有悲观的一面。

2017-05
17

重大任务

By xrspook @ 8:57:26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接到了一个任务,对我来说那非常的荣幸,但同时也非常高难度。因为那是一个翻译任务,要翻译的是一部电影,那部电影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而且非常有意义。很多人都已经看过或者即将去看。所以电影院里翻译出的那个版本肯定已经深入人心,即便是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虽然已经去电影院看了六次,但我还是觉得没看够。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他们的翻译很好。即便是第六次刷的时候我还是没有找出什么毛病。看得越多,体会其中的奥妙越多。开始的时候我是不接受这个任务的,因为我跟朋友说我已经去电影院看了很多遍,所以他们的字幕已经刻在我脑子里了,无论如何都去除不掉,所以如果再让我翻译,我会非常不自觉就把那个版本带出来。但又因为我的记忆力非常有限,我从来都不可以一字不差地把看过的东西复述出来,除非那个东西我背过很多遍。于是非常容易就出现一个四不像的状态,不完全是我自己的语言,但是又有点电影院字幕的意味。要彻底摆脱这个,翻译的时候我就只能看英文原版,我不能看任何的中文版本。但是又有这么个问题,现在能看到的中文版本要比英文版本时间轴要准,而且内容要多很多,比如英文版本只有50行,但中文版本已经超过60行,并不是因为他们一句话分开两句说,而是因为英文版本的根本就缺了一些词句。现在拿到的字幕版本并不是官方最终的,因为电影的DVD或蓝光至今还没出。而网络上流传最为清晰的HD版本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但显然那已经是我们看到最佳版本了。

在没有开始翻译之前,我觉得我会自然而然地把电影院的台词搬出来,实际上却不然。虽然已经把电影的官方中文字幕版本看过了非常多遍,但是当我独自面对英文字幕的时候,我还是会很自然的用我的方式表达出来。那种感觉显然跟官方的有区别。

现在我进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因为现在得到的英文字幕版本并不完整,所以我就只能修改中文字幕版本的,但只是修改而不是从外语翻译过来非常容易就会落入一个别人思路的陷阱。最终如果字幕发出来,翻译的应该写谁呢?准确来说,我只是一个校对的。但现在拿到的中文字幕版本甚至不知道最初的译者是谁。

因为这部电影现在已经火得一踏糊涂,所以当真正的高清版本出来之后,肯定所有字幕组都会争着去翻译。从竞争角度看来,我这次是自找麻烦了,而且是非常大的麻烦。但实际上我只是在做我非常想做的事而已。对其他字幕组来说,那是因为电影非常火热,所以他们不能放弃这个烫手的山芋,但对我来说这是对一部我非常喜欢的电影致敬。在电影院上映之前已经有人把枪版翻译出来并发到网络上到处流传,据说这是狂热粉丝做的。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这样真的好吗?狂热粉丝是个人崇拜,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这种个人崇拜已经达到了伤害偶像的地步了。的确,你的翻译你的制作耗费了非常多的时间和心血,而且你没有因此拿到一分钱,那完全是你的无私奉献。但是肯定会有很多人在看过枪版以后就不再去电影院了,或者被枪版的劣质音效和画质毁了三观反感了。于是到头来这是为了争取他个人的名气还是真的钟爱他的偶像呢?有些事情我们可以私底下做,但有些东西做了以后不能张扬。这种默默低调的做法可能跟现在年轻人的习惯背离,但是有些时候你必须只能这么干。现在已经不是枪打出头鸟的时代了,但是要当出头鸟,也得分清是好是坏。一腔热情,同时又头脑发热,我真说不清这是不是弊大于利。

这个周末我还想去电影院七刷八刷,但直到星期三早上,广州周末的排片还是很少,而且相对而言票价挺高。纠结啊~

2017-04
24

清明节收官

By xrspook @ 21:28:17 归类于:烂日记

死人这种东西,见多了,也就那么回事,昨天终于完成了我清明节最后一次祭祀任务。据说昨天是清明拜祭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不知道其它地方的风俗是什么样的,反正,我妈这边说清明节意味着祭祀活动可以开始,往后的一个月都适宜拜祭。如果要年轻人,特别是上学或者工作的都参加,这些活动就只能放在周末,一个月只有四个周末。以今年为例,其中一个周末我要加班,但偏偏那个周末他们去没有安排,而余下的三个都排满了。对我来说,清明节真的不只是拜祭一场那么简单,因为老一辈的亲戚年纪都大了,一个挨一个去世很正常。有外公那一辈的,也有妈妈这一辈的。因为城市的人口已经非常多,无论是生的人还是死人,所以不可能都集中在一个地方存放,于是就出现了有很多拜祭地点需要去跑这么一个痛苦的事实。我的爷爷奶奶放在银河公墓对面的广州火葬场,我外公放在新塘的中华永久墓园,我舅父放在番禺的眉山寺。你或许会问,为什么不能一天搞定。一天把这些地方都跑完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其中参加的人不一样,唯一相同的只有我一家三口都必须得去。如果只需顾及我们三个人的时间,大概我们可以用一个周末,一天半的时间把所有点都跑完,但显然不是这回事,因为人多的时候可能会超过三十人,要让所有人都腾出时间,显然很早以前就需要做计划了。也正是因为很早以前就做了计划,所以,即便突然知道某天可能某个墓园人少,但是我们也无法改变行程。

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觉得清明节去拜山是件很好玩的事。但年复一年干这些事,从我懂事开始这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虽然只是一年一次,但如果你把那个当作是负担,也会觉得很烦。去拜祭我爷爷奶奶的时候,基本上我们一家三口会选一个避开高峰的时间。所以总体来说比较顺畅,无论是来回的路上,还是拜祭的过程。但其它两个地方就没办法把握了。

有时我会想,就是为了在那里烧一炷香,顶多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为什么要这般折腾呢?烧香这种事,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从环保的角度考虑,为什么一定要烧香呢?但换一个角度想,一年你就在一个拜祭的地方呆几个小时而已。即便三个地方的时间都累加起来,还是不到24小时。那不过是一年365或者366天分之一而已,为什么连这个时间都不愿意拿出来?我觉得,烧香不烧香,在哪里烧香,不过是个形式。如果先人真的活在你心里,清醒的时候你或许在聊天之中会谈到那个人。在睡着的时候,你甚至会梦见他。这些都比烧香什么实在多了。生前你不好好对待他,死了以后,烧再多的东西,都只是徒劳,那不是对先人的孝敬,而是炫耀给活着的人看而已。

文革的时候破四旧,把那些什么神主牌呀,骨灰之类的全部没收了。所以,在中国的大城市里,我外公或者爷爷之前那一辈的东西基本上不复存在。但现在,显然已经不会再做这种事,对我们来说,或者对我们的后代来说,先人留下的东西只会是越来越多。强迫后人怀缅那些曾曾曾曾曾祖父有什么意义呢?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