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
15

我们在自取灭亡

By xrspook @ 8:22:28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疫情在冬季来临之后越发严峻,那些飙升的数字以及各地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爆发的确诊的确让人挺心惊肉跳,但我觉得好像我现在没有一年之前那么慌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年我会慌,为什么在家里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会脑子里只有那个东西,现在国内说不准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会出现确诊,而国外的确诊数字纯粹只是一个破记录的玩意,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新冠病毒变异。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人类都没有攻克新冠病毒,怎么可能不变异呢?病毒相对于细菌来说,是比较简单的东西,也正是因为它简单。所以复制起来就会更快。速度更快出错的几率会更高。有些出错是往好的那方面发展的,而有些则是自取灭亡。好的那方面发展,显然会越来越好,人类你就加把劲地慌吧,这是自然的选择。很久很久以前,古人已经总结出了那一条“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人类一直都只是从疫苗的方面思考去围堵这个东西呢,难道就没有一个像青霉素那样,征服细菌感染的药物吗?当然我也明白,细菌跟病毒完全是两回事。一直以来,由病毒引起的感冒我们只能通过自身的抵抗力战胜那个东西。如果是细菌感染,我们有抗生素,但是如果是病毒感染,一直以来,我们几乎都是无解的,只能对症治疗。

我真觉得这个新冠病毒挺厉害,因为它比人类还要博爱,它跨越了所有地域所有人种,甚至可以说跨越了大部分生物。人会被感染是显而易见的,灵长类黑猩猩也会被感染,其它哺乳类,比如说老虎狮子,或者宠物类的猫猫狗狗也会被感染。一个什么样的病毒才可以做到如此的博爱呢?如果让我说的话,那个除了是上帝以外真没有其他了。如果说那个是上帝的话,它实际上已经给了人类很多时间。足足一年的时间,人类不是自诩自己的科技已经很不错了吗?但人类这一年做了什么呢?在抗击新冠疫情上,不知道做了什么,但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上却做了很多。比如什么种族歧视,民众和警察和政府闹矛盾,明明没有问题却要勾起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贸易纷争,又或者是为了领导人的选举互相拆台故意制造爆点的,还有就是无中生有故意挑起战争的。这里我也就不提那些不知道为什么引起的山林大火,不知道为什么山林大火就是控制不住,然后不断地烧。而且还不只是一个地方在烧。到底是新冠疫情把人类搞得水深火热,还是我们自己做的孽。从大局来说,人类2020年的主要敌人是新冠病毒,但实际上呢,在很多人的眼里,新冠病毒只是每天新闻里必露脸,必被主持人提到的某个东西。甚至我会觉得,有人已经觉得新冠病毒的数字就像是每个新闻里最后必然会出现的天气预报一样,习以为常了。不过有时晴天,数字少一点,有时狂风暴雨,数字很恐怖,但这东西要不在这里糟糕一点,要不在那里糟糕一点,又或者是全体都很糟糕。

未来是什么?愿望是什么?如果情况还这般恶劣的话,我觉得活下去已经很不容易了。

2020-08
4

末日来了吗

By xrspook @ 10:16:16 归类于: 烂日记

出生以来,我从未经历过饥荒的日子,我自己没经历过,也没听说过身边的人有这样的经历,但现在联合国居然发出了这样的警告。如果连吃饭都没办法保证,打仗是必然的。今年真的是一个风不调雨不顺的年。新冠疫情一波接一波,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世卫组织称即便有了疫苗,这个新冠疫情还会影响人类十几年。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十几年不过是一个区区小数,但是对我们这些小个体而言,十几年意味着很长时间。十几年都不能像从前那样自由,十几年都得戴着口罩,想想都觉得非常疯狂。即便中国、欧洲,、美洲一些发达的国家研制出了疫苗,但是,世界上还有非常多的地方疫苗到达不了的,就更不用说即便是发达国家内部,也会有一些非常不和谐的声音,死活不肯注射疫苗。人类的自由是被谁剥夺的呢?是那些口里说着要争取自由,实际上在毁掉大家快乐生活的人。

新冠疫情还没结束,新加坡的登革热已经开始疯狂。登革热这种东西,在热带国家再普遍不过了,但是今年的登革热跟往年不一样,传播能力大幅提升,所以连新加坡这种这么发达的东南亚国家,也中招了。试想一下,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或者印度的话,那得多恐怖。新冠通过呼吸道传染,登革热通过血液传染,再加上如果水不干净的话,再来一个月疟疾。因为蝗虫的灾害粮食失收,又因为洪水的关系,仅存的粮食被泡坏。人类可以不死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我不知道这些疯狂的事情为什么会在2020年突然爆发。同样突然爆发的还有美国以及某些欧洲国家对中国企业的抵制,以及对中国的抹黑。以前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现在我突然意识到那些白人是不是觉得世界却是他们的?应该完全由他们主宰?但现在事情原来不是这么回事。所以他们开始编造各种童话,想继续只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他们的世界有多美妙呢?可以明显看到的是,他们的发展现在已经后劲不足了。仅仅是维持GDP的增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这是因为他们本来基础就好,但是他们的社会真的那么美好吗?为什么中国不会发生的事在他们那里老是此起彼伏,而且有颠覆社会的趋势呢?有时,我真的搞不懂他们的价值观,为什么必须得自己主宰一切呢?世界霸主是谁根本不重要,现在对全人类来说,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为什么今年我们会遭受到这些报应呢?

以前我真没想过这么一个问题,人类会在什么时候灭亡。但现在看来,如果今年我们处理不好这些东西,能熬过这场浩劫活下来的人可能不多。鬼知道我们这代人会不会真的经历世界末日这种事。以前只是人与人之间斗,现在我们真正的敌人是我们种下的那些祸根。不作死,就不会死。

2020-07
12

人类进化了什么

By xrspook @ 17:16:2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突然意识到,一代比一代强理论上是必然是,因为这是进化导致的那些不强的基因在进化历程中被淘汰掉了,而那些最好的基因会被保留下来,起码动物界是这样的。人类是不是这样我不敢保证,但从体育纪录来说,符合这样的规律。为什么那些记录会被一次又一次打破,其中一方面,是因为训练越来越系统,其次,我觉得很大程度上是人类基因在那方面进化了。

现在我们总有那么一些感受,现在的孩子要比从前的聪明。他们摄入的食物营养要比从前好,受到的教育我不能说一定好于从前,但显然很多方面已经进行了优化。如果从前的人也能有现在孩子的那些营养摄入,他们能像现在的孩子这么聪明吗?我不敢保证。我觉得现在的孩子一定程度上,只要他们生下来,一部分基因已经存在了。情况就像从前的人不具备这个能力,要写一个自定义函数,然后需要的时候调用,而现在的人,其实他们的工具库里已经有了,只需要做一个声明就可以引用。又或者,其实已经不需要引用了,只需要把默认的开关从false改为true。这种方便、这种优势是前人无法想象的,但是,有得必有失。这方面的东西变成了系统默认,但是系统只能这么大,所以必须得放弃另外一些东西。

或许以后某一天,我们会研究人类发展过程中基因的优胜劣汰具体体现在哪里。让我们失去了什么,又增加了什么,或许我们真的应该要想一想,这到底是不是我们期待的进化方向?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我们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如果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我们要怎么纠正回来?

西方社会正在经历的那些东西,有人称之为是西方世界的文化大革命。我觉得这个称呼实在太接地气了。对中国人来说,我们会死活不让这种东西发生第二遍。我没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西方社会现在之所以干这种事,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在中国的大地上曾经有过的文化大革命。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正在做的那种东西是在否定历史。用现在人的目光去批判历史,这是没有意义的。他们应该做的是把握现在,不让不合理的事情在未来继续发生。他们现在这种稀奇古怪推倒各种历史雕像行为好像是小朋友在发脾气,随意毁坏东西。把雕像推倒或者毁掉难道就能让那个东西从历史上抹掉吗?这种做法根本就是掩耳盗铃。因为那个东西的存在,所以告诫他们,曾经他们遭受过不平等待遇,那是错误、不可以接受的。那些雕像告诫他们,不能再让那种历史再次发生。我实在不知道西方人的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他们觉得我们是井底之蛙,我们觉得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从前,我的世界观不是这样的,但是这个2020我仿佛看清了一些东西,也懒得去理会另外一些东西。

平平安安地活着,原来也很不容易。

2020-05
18

笑话

By xrspook @ 11:00:18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上班路上,我又看到了一堆穿校服的学生。是不是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噩梦的学期,到夏天才开始上课。5月下旬开始上课,7月无论如何都放暑假了。所以这个学期就只有两个月,想想都觉得相当恐怖,但更恐怖的我觉得是那些初三高三的孩子,当然也包括那些小学六年级的。如果不自觉的话,要想通过考试,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难了。不只是学生很难,成年热人也很难。世界各地的人也都不容易。这个新冠病毒实在太牛逼。它把人类封印了起来,虽然总的来说死亡率不算非常高。那是因为传染性非常强,所以即便还没被感染,或者已经被感染过的,还是得藏起来。人类过去几千年都无所畏惧。尤其是近百年。这几十年人类简直得用肆无忌惮去形容。相比于动物的灭绝,人类的死亡率其实已经算很低了。人死的时候,我们会说什么人道主义,我们把动物逼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它们的感受?很多时候,我们都不是迫不得已才杀它们、伤害它们、抢占它们的家园。有时只是因为我们闲得无聊,觉得那很好玩,觉得那很好吃,又或者那些动物身上有宝贝。无数的觉得,让那些动物被无辜地滥杀。新冠病毒我觉得让地球上的动物,除了人类以外的动物,终于能喘一口气。

对人类来说,新冠病毒是恶魔,对其它动物来说。如果它们也相信神佛,我觉得它们一定会认为新冠病毒是神派来的使者,为的是拯救他们。

一个国家,应该由谁去领导?之前我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其它国家的领导人是怎么上去的。但当我认识了特朗普,尤其是见识过特朗普政府处理新冠疫情以后。我觉得让纯粹的商人当国家领导人绝对是个悲惨的。对人类来说,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们居然仍旧一切向钱看。他们关心的只有自己的选票。他们关心的只有别人觉得自己的政职如何。当自己的确没有做什么大事,甚至已经闯出大祸以后,就通过造谣、煽动民众来打压对手。他们从前做生意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为什么现在要改变策略呢?又或者说,这些做法就是他们的杀手锏,怎么可能丢弃!但实际上,管理一个国家,在某些非常特殊的时候,有些东西比钱还要珍贵,比如说生命。自己赚不了钱,也不让别人赚,这种心理非常恶心。我不知道,美国历任总统,尤其是已经去世了的那些,泉下有知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感觉?当一个国家领导人连民众的性命都不顾,觉得人命就是在一些数字,可以随意篡改,可以随心所欲改成自己喜欢的形式的时候,这个国家怎么可能还有救?!人民怎么可以仍然选这种人管理自己的国家?!当一个国家领导人经常口出狂言而又无人可遮拦,这是相当恐怖的。更恐怖的是那个领导人还完全漠视科学,只靠自己的“商业头脑”做决定!美国人有那么多,偏偏选了个脱口秀的佼佼者上去当总统,这本来就很呵呵,而现在,貌似就是他们承担后果的时候。生命无take two,靠篡改数据和甩锅改变了不了死人的事实。这可不是一个电视节目,不喜欢看就可以随时转台的啊!

人类不团结是毁灭的根源。

2020-02
1

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By xrspook @ 15:04:4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任何生物都遵循“物竞天择,优胜劣汰”,无论那是人类,还是病毒。当年的非典,来势汹汹,张牙舞脚,特点鲜明,而且就像开挂了一样很快就让人出现重症,出现死亡。几乎可以这么说,打了人类一个措手不及,但也正是因为当年的非典病毒特征太明显了,中招的人很快就会被发现,然后被隔离起来,所以虽然中招的人病得很重,但是传播却没有现在这个新冠这么广。如果我们从病毒的角度,而不是从人类的角度考虑,病毒会不会因为那一次学乖了呢?既然那个东西首先是存活在其它物种身上,然后经过一些变异和中间宿主才最终侵犯人类,显然,就他们的开拓创新能力而言,实在比守株待兔的人类好多了。人类通常不会没事找事去研究动物身上的毛病,更不用说研究一些非常见动物身上的毛病。如果病毒也懂得大数据,它们一定知道这个世界上让他们最容易存活繁殖开来的宿主一定是人类,是人类的步步紧逼让它们原来的宿主不得不和人类发生聚集。再往另外一个方向考虑,人类的生存发展已经导致了世界上无数物种灭绝,那些本该只是在那些物种上寄生繁殖的病毒凭什么也要因此随之而消亡呢。人类想生存下去,病毒也一样。

据说,这个新冠病毒在-60℃的情况下,相当稳定,但56℃ 30分钟就可以让它灭亡。跟其它细菌类的微生物相比起来,这个病毒的敏感性实在太糟糕了。因为其它细菌很多你都非得用高温高压一段时间才能把它灭掉。还记得从前做微生物实验的时候,所有的器具以及培养基都必须灭菌,湿热灭菌需要半个小时,干热灭菌需要三个小时。新冠在低温的环境下非常稳定,但是在高温的环境下却很容易完蛋,这个东西貌似很弱爆,但是这个生存条件却几乎就是地球上绝大多数生命也都是用的。我很想知道一个数据,新冠在-60℃的时候仍然很稳定,但是如果温度继续降低呢?到达绝对零度的时候,这个东西仍这么顽强不会死去吗?如果把人体冷冻封存起来,我们最低能达到的温度是多少呢?大概现在把人体冻起来,然后等到往后医学发达了再解冻救活仍停留在科幻的层面吧。

如果病毒要生存下去的话,它就必须依赖宿主。这让我想起了学习微生物的时候,病毒那个像外星登陆车的结构。它必须依赖宿主给予他材料,它才可以不断繁殖,但是,当宿主挂掉了以后,它也就没办法再扩张了。所以理论上它不应该那么容易让宿主挂掉。微生物和人类共存是很普遍的事,人的体内就有很多微生物,但是那些东西都已经有了我们自己免疫系统的绿卡。如果某一天,这个新冠也进化到骗取了免疫系统的绿卡,同时也在人的体内有限度地做恶,人类还会穷凶极恶地要把它们干掉吗?

人类干掉了天花,控制了鼠疫,霍乱也不再是个问题。从过去的最终结果看来,是人类笑到了最后,但问题是在成功之前,人类付出了多少的代价?!从前的那些代价,我们只能从史料里面得知,而这一次,我们肯定有人要成为后人活着的代价。

不知道会是谁,但那个人类,或者说那些人类,必定不会因为新冠而挂掉,并且把优良的基因传递下去。因为这是自然的法则!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