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
17

两月经

By xrspook @ 11:46:35 归类于:烂日记

如果现在的基础体温高温期不是幻觉的话,大概还有10多天我的大姨妈就会到来,上一次大姨妈和这次大姨妈间隔了几乎60天,对我来说,这不是月经,是两月经了好吗。前两次1.5月经,现在更加是变成了2,这让人非常无语。这种状况几年前我去看中医的时候,我长期看的那个医生早已告知我,她早已预料到会这般,所以她跟我说如果月经周期变成两个月甚至几个月都可以接受,只要还是规律就好。对医生来说病人月经不调他们总有办法,临时的也好,长久的也好,但说到根本那是病人体质的问题,造成这种体质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当时每次她都跟我说赶快结婚生孩子吧!其它话她不会每次都说,但这句100%会提到。这意味着到底什么时候中药对我来说不再起作用是可预测到的,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像中年女人那般更年期绝经是很有可能的,至于这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医生并没有确切地给我一个底线心理准备。这让我想起现代人滥用抗生素,于是到真的有需要用的时候即便是最牛叉的万古霉素(大二读《食品微生物学》的时候老师说万古霉素是当时最厉害的抗生素了,现在有没有更厉害的没考究过)也对你无效时,你就只能等死。

月经这种事是一个激素动态平衡,不同时期激素状况各不相同。各种性激素的降低升高形成了规律性的月经。任何事做绝了都没有好结果,不运动会月经失调,运动过度也会,但总的来说,我觉得不运动引起的月经失调概率要比运动过度造成的月经失调概率低。因为女性专业运动员发生这个问题很普遍。运气好的话,降低训练和比赛强度,或者说退役后就会自动恢复正常,但运气不好的话那就会成为永远都痛。没有这种烦恼的人,她们会“羡慕”地觉得月经不来非常的爽,估计要让她们真切体会到月经不来会造成很多不愉快问题得等到她们更年期亲自遇到的时候。月经失调这种事不是我独享的,好几年前医生就在慨叹为什么现在年轻女性遇到这种事越来越多了,显然那种爆发性数量增长已经让医生们明显地感受到了。我至今没见过关于月经失调的医学数据统计,如果真的有这么个报告的话,估计近10年间那个跃变会很震惊。到底为什么会这样?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长期以来已经让男女比例失调越发严重,外加男性女性化趋势明显,女性不孕的概率也在增高,简而言之这是人类趋向于衰亡的节奏。我们这代人可能看不到这种最终结果,但就像把两个食指弯曲保持相对不接触,无论你多么努力只要时间足够长,手指会自己贴起来,这不是什么魔法诅咒,这是符合科学的必然趋势,因为为了保持那个姿势你用力了,而那个力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手指贴起来。想延迟退休多么的不好,想退休之后干些什么,不如把精力用在过好每一天上面。亚健康一旦形成离疾病就不远了。“治未病”是一个非常牛叉的中医观点,但如果真能做到为什么从前就没有一个百岁神人被记入史册?中国高人在炼丹长寿,外国高人在炼金延年,无论吹得多么的天下无敌,最后还是被时间狠狠地扇巴掌了。

能正常地过好日子已经足够让人感到幸福的了。

2016-05
25

痛·觉

By xrspook @ 13:30:42 归类于:烂日记

痛谁都不喜欢,哪怕是刚出生的婴儿,遇到不舒服的时候虽然不懂得用语言表达,但也会大哭让大人们知道TA感觉不好。痛一直都是让人免遭巨大伤害的警示,试问如果我向你肚子打一拳你不觉得痛的话,那么非常有可能你会被乱拳打死,肚子里的神马内脏啊都破裂烂掉而你却完全没感觉。人的痛觉真是老天非常伟大的作品。如果像机器那样,即便传动皮带被磨掉皮了甚至磨断了都无感的话,要人死亡真的比掐断一根牙签还容易。人类非常复杂,而这些复杂之所以可以持续进化是因为我们能够以较好的方式活比较长的时间,我们得非常感谢疼痛的存在。

根据这几年的经验,我如果没有乳房胀痛的话,大姨妈就别想来了。胀痛意味着稳定的高温期即将/已经到来,跟基础体温会因为上火、炎症等原因假象偏高不同,乳房胀痛那种事只要是确切发生了,在大姨妈到来之前基本上是不会停止的。从前我很烦这个,虽然只要你不压碰之类几乎无感,但凭什么女人就要在大姨妈来之前遭这种罪呢!

每次跑步如果穿的衣服不合适腋下都会擦伤,每次18K装水壶的跑步腰包总要在我的侧腰或后腰留下磨擦出来印记,或许是血痕或许是直接割出口子,每次长距离跑步结束后右脚跟都能明显地感觉到疲劳和压痛感…… 坚持做一件事要为其付出的代价真不小,钱是一回事,时间和精力是一回事,对我来说,痛也是跑步的代价之一。正因为痛的存在才让我真切地感受到跑步真的是我的一个常用标签,那扎根在我的生活之中。跟大姨妈之前的乳房胀痛不同,胀痛是自然发生无法避免的(通过某些按摩能缓解,但既然那是一个大姨妈信号的话,我高兴还来不及,也就没必要把有感的东西刻意弄为无感了),但跑步遭的罪我完全可以不去承受,因为没有人拿枪指着我的脑袋强迫我非跑不可。

还有各种各样workout后续带来的乳酸积累或者肌肉微撕裂导致的痛…… 可以这么说,任何一个沉迷运动、把运动这种事严肃对待的人都必定是个能和疼痛和睦共处的人。并不是因为那些人的忍耐力都超强或者感觉神经非常迟钝,只是大家都心领神会no pain no gain。这其中是靠什么忍耐的呢?或许是坚定的目标信念,或许是运动到一定程度自体产生的各种肾上腺素、内吗啡,那是纯天然的镇痛剂,人类与生俱来就能合成,但前提是身体必须被逼迫到一定程度才会有特殊信号指令产生出那些东西。有人通过吸食或注射某些东西达到某些状态,但对运动迷来说,把自己的身体推向某个高度自然就会得到某些“奖赏”。永动机是不可能的,能量一定守恒,所以要得到什么必须得等价交换付出代价。

钱是这个社会进行等价交换的一个媒介,但如果没有实体付出,光靠中间介质钱永远都买不到传说中的另外那个实体。钱通常来说是万能的,但在这个问题上,它显得很无能。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