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9

RUN NOTE

By xrspook @ 21:01:54 归类于:RUN NOTE

平均心率155,最高心率174,平均配速641。一直有事情惦记在心上,所以最终我选择为把工作都搞定了再出门跑步,已经早上930了!跑到广州塔下,封路封得乱七八糟,所以我放弃了向东跑到琶洲大桥折返而选择了向西到人民桥折返。感觉这实在太漫长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为何今天心率出现了好几处无数据,这是FR235的问题还是Rhythm+的问题呢?#xrspook未行够#

2017-06
10

RUN NOTE

By xrspook @ 21:55:29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六 2017-06-10 07:02
平均心率158,最高心率175,平均配速620。遇到真正的封路一处,害怕第二次封路又一处,今天跑得折腾啊,我不得不改变平时的路线绕了2回。平时是折返琶洲大桥,今天是折返人民桥。跟跑阅江路珠江琶醍以东的单车径比起来,江湾桥到人民桥那一段江边人行道太折腾了。老人很多,骑车很多,码头柴油废气很多…… #xrspook未行够#

2017-06
10

死撑18K

By xrspook @ 21:42:20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终于跟我妈说了,领导跟我约谈让我换岗的事。我觉得她的想法跟我有点类似。这样的决定意味着我这辈子可能永远都不会回到检验,所以要成为检验方面的高级工程师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这的确有点可惜,但如果我不当高级工程师,我可以当高级统计师。无论在哪个方面,只要我肯下苦功,我肯定能做到。这是毋庸置疑的。只是我想不想那么干。我不觉得自己的智商比别人高多少,我也不觉得自己曾经上过的学校有多么的了不起。我只是非常普通的一个人。对现在的我来说,我最大的特质是认真起来,的确会呈现出一种貌似战无不胜的状态。但前提是某件事真的让我上心去认真。因为有认真,因为有毅力,后面的事自然会水到渠成。随机应变也是从前面衍生出来的技能。为了达成某件事,我会用尽所有方法,但我不会不择手段。方向是对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否则以后的一切都只是在浪费时间。因为我即将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是别人无法想象的,所以在开始之前就做好预判非常重要。但显然有些时候做这个决定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有些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做到的,实际上却在我能力范围以外,甚至违反了真理。要想避免这种判断错误,就需要经验的积累,从以前犯过的错误中吸取教训。正是因为这样我非常需要在失败中成长。失败是必经之路,我不能找捷径绕过它。

高级工程师也好,高级统计师也好,都只是个头衔。如果真正拥有了学习的能力,而且有健康的身体去支撑完成,有过人的毅力去坚持下去。基本上如果能做到这些,那人还说做不到,纯粹只是一个敷衍你的借口。

上周我打算这个周六的18K早上6点之前就开跑,但实际上今天的靠跑时间也拖到了7点以后。具体的开跑时间和上周没差多少分钟。因为有了上周精疲力竭的经历,所以今天一开始的时候我故意放慢了速度。但是封路的变卦让我不得不又走上了另外一条不归路。上几周已经试过一次珠江琶醍以东的阅江路的一段被警察封住了,但上一次只是封了从东向西的车道。但今天的阅江路无论是从东向西还是从西向东的车道完全被封闭了。如果彻底不跑那一段的话,我的18K将缩短成为12K,显然这样我就很难达成这个月的跑量了。于是那个时候我的打算是跑到人民桥站再折返,估计就刚好了。今天我也真是这么干的。但让我料想不到的是跑到过了广州大桥,在向中大北门进发的时候,我看到江边人行道有非常多的铁马,无论是中大北门的这一边还是二沙岛的那一边,又或者是海印桥上都有大量的大型活动的布置,天知道今天珠江又要举行什么活动。从前我就试过跑到中大北门的时候有封路,但因为我的身材和我的着装太有迷惑性,他们以为我是龙舟赛的运动员,所以我混进去了,接着又穿插了出来,那纯粹是运气。如果今天再来一次,估计我就不会那么好彩,所以跑了一段,看到江边有路通向滨江路,我就赶紧绕了出去。从过了下渡路没多远的地方,我就从跑珠江边改为跑滨江路,一直跑到过了珠江泳场的那个斜坡才又回到了江边的人行道。跑到平时终止的地方,我真的很想停下来,但那个时候才12K多一点。我一直在努力让自己继续跑下去。要跑到15K,因为15K以上对我来说才是长距离,接着我又把目标定为人民桥,跑到人民桥无论到不到15K我也可以停下来了,接着踩车回去。原来没跑到人民桥就已经到15K。到人民桥折返的时候,我又跟自己说只剩下3K就到18K了,要跑回去。我的计划是理论上应该跑到纺织码头就足够18K,但实际上最后佳明FR235提示18K的时候已经非常接近江湾桥脚公交站旁边的红绿灯。我还是坚持跑完了,虽然从12K开始我就有强烈不想再跑下去的念头。不是呼吸太辛苦,也不是身体的某个部位太痛,但是那种不想再跑的欲望每几百米就会骚扰我一下。我非常明白这是为什么,因为跟上周一样,我的汗都出得非常猛烈,那个时候我脱水了,再跑下去,估计就是抽筋和中暑的节奏。所以为了能跑下去,我不断地跟自己说要慢慢来。理论上,当自己的身体觉得不想再跑的时候,我不应该再死撑,但是正是因为有一次又一次这样死去活来的经历才让我在生活的其它时候有更强大的战斗力。

我从来都不跟别人说我非常能撑,实际上我很怕痛,但有些时候我展现出来的那一面的确有点不可思议。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