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
3

好奇心

By xrspook @ 22:37:28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我们一家三口坐地铁去了南沙,最远去到南沙客运港。今天我和我妈两个人坐地铁去了佛山,最后出地铁的地方是澜石。两个人出行感觉轻松很多,因为如果还有我爸,得考虑吃饭,也得考虑不走那么多路。跟我妈在一起的话,就只需要考虑吃饭。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饭这个都不考虑了,因为随便去一个什么地方买些吃的就可以。平时我选择最多的是便利店,尤其是全家,但貌似今天去的那片地方,大都只有喜士多。不过实际上我和我妈早上8点多吃过早餐以后再次有食物进肚子已经是下午4点多回到广州走出珠影沃尔玛的时候了。这样居然都没有低血糖或感觉不适!

从澜石出来,我们坐了几站公交去了石湾。石湾到底要去哪里?我根本不知道。在那里有个叫做南风古灶的东西,据说是名胜景点,但好像一直都没找到。误打误撞的我们去了那个景点旁边,然后也去了正门被佛山地铁2号线完全围蔽起来施工的石湾公园。貌似我们下车的那个公交站就叫做石湾公园。在下车之前,路过某些有点破烂的房子,巷子那里写的是石湾公仔街。从澜石上公交到石湾公园几个站的路上,我不断地看到各式老建筑,有老宿舍也有老厂房。那些东西让我很着迷。越是破烂越是老的东西,越会让我有无限遐想,但前提是那些东西不是死物,而是仍有人在那里生活或工作。在今天之前,我没有研究过,到底要怎么玩石湾那片区域,但实际上我跟我妈今天却无意之中把那里大部分走完了。该走的走过了,没走的是因为我们觉得没必要走。走了一大圈以后才发现,原来那个名胜古迹南风古灶,就在我们旁边,但是却要收20块钱的门票。于是我们就没进去了,因为感觉那只是一个很小的地方,而且已经被商业化得很严重。如果要看老东西,走进那里附近的街道全部都是,但让我觉得有点可惜的是那些旧房子里很多已经没人住了,只是丢空在那里。门是锁住的,我只能从窗户那里张望里面的情况。狭小的巷子,几米就得拐弯,这些东西很吸引我。相比于自然风光,我更喜欢人文风光,而且前提是那并不只是一个古迹,你只能通过那里的图画或者文字去了解那曾经的情况。我需要里面有人,哪怕他不会给我介绍他家的情况。随便在人家门口或窗前张望是不礼貌的,但我却有非常强烈的好奇心。就像出去旅游一样,如果某个民居让你大大方方地进去参观,我总会觉得商业化的味道太浓,很假,但是通过那些偷偷摸摸的张望所感受到的却很不一样。

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很着迷高中时候因为要做某个课件,所以一天之内去了两个同学的家。那都在老城区,一个在光塔路,一个在广州图书馆旁边。他们住的那些老房子都是我梦寐以求想进去看看什么情况,但却一直没去过的。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我小的时候生活在公租房或者妈妈单位的宿舍。长大以后住的是单位买了商品房,然后分给职工的房子。相对于他们来说,估计我们只能被称之为穷人,因为直到福利分房之前,我们的名下都没有自己的房产,而显然,他们在市中心住的那些房子都是他们自有的,虽然外表已经很破败,里面也好不到哪里去。

社会上有各式各样的人,就有各式各样的房子。那些建筑和环境述说着那些人的故事,这些东西我觉得自己永远都知道得不够多。

2018-08
20

梦里跑步

By xrspook @ 10:27:33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会很惊讶自己为什么做梦的时候会梦见那么多神奇的建筑,他们大多很古旧,是中西合璧的,也说不上那到底是什么风格,简单来说就是很复杂。那些显然都不是高端科技型的,不是科技馆里天马行空的那种,那些东西估计是我曾经见过加各种想象出来的。梦里我不只设计出了房子的外观,连内部都一并想出来了,但其实相比于外观,内部我见识得比较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走在广州老城区的老街巷总是各种好奇遐想,虽然习惯不好,但我总喜欢往别人家里张望。我很想知道里面的人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房子在旧城改造中慢慢消失。从前我还有一些亲戚住在那些老房子里,但他们年纪都大了,因为城市发展的需要而拆迁到了别的地方。我的脑子里经常萦绕着那些旧物。梦里不只有旧物,还有老人,甚至还有看门的汪星人。比如说昨晚的梦里我就知道某个破房子那里有个汪星人,但穿过破房子是最快的捷径,我试图碰碰运气,但离房子还有超过5米,汪星人就已经出来“迎客”了。那是一只大土狗,虽然它没有吠我,但光是那眼神就已经足够凶了,所以我只好老老实实地不走捷径。

梦里的跑步很奇怪,虽然那是跑步但感觉一点都不像跑步。有时梦里跑步轻松地就“飞”起来了,就像脚下装了弹簧一样一步就能老远,但昨天梦里的跑步却感觉我的步子貌似无论如何都迈不大,跑不快,简直郁闷透顶。别人都一溜烟似的不见人了,但我还在那里磨蹭。怎么区别梦里跑步和实际跑步呢?梦里跑步心肺完全不受考验,跑得快也好,跑得慢也好,心肺都没有压力,但清醒的时候跑步我永远都是心肺比身体其它部位的肌肉先累,让我觉得不想跑的永远都是心肺。看来我一直都只是个跑渣。到底哪些大神级的高手长跑时心肺是不是通常不是他们最容易到达极限的地方,如果真是那样,他们就只需想办法跑得更快,而且在更快的水平上提升身体各处的乳酸阀门。大神们的最大摄氧量肯定是惊人的,他们的肺活量呢?

不知道今年广马的抽签结果什么时候出来,现在我居然希望自己抽不中,因为今年我完全不在状态。今年抽不中,估计往后我也不会有什么冲动去报名马拉松了。黄埔马拉松不想去,但如果广州有女子马拉松呢?还记得一开始接触长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跑步之余要进行交叉训练,但激烈身体对抗性的除外,现在我总算有点懂了。跑步和篮球的确是矛盾的,因为篮球不确定的身体对抗性特征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中招了。现在我需要重新找到的是跑步的欲望。以前到底是什么推动我跑起来的呢?

今年的天气很怪异,我的懒惰也很横行。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