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16

不是我的榜样

By xrspook @ 18:30:52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我们总会被告知要以学习成绩好的人为榜样。那个人可以是你的同学,可以是你的亲戚,又或者是你家长的朋友的孩子,于是即便我们自己目空一切,我们的家长老师也不会让我们闲着。有时是我们主动拿自己跟别人比,有时是我们的家长老师之类的强行拿我们跟别人比。比较这种东西永远都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的状态。现在回过头来,我真心不觉得当年那些学习成绩很好的人人生就一直美满幸福。当然那些成绩不好的,后续的日子比较郁闷,我也见识过。

还记得某一年奔丧完了以后,吃饭的时候,我的一个叔公跟我说要向我的某某亲戚学习,因为到那个时候为止,她是整个家族里学习成绩最好的,从小学开始,她就可以把语文书里每一篇课文背下来。她的高考成绩是广州的前几名,那个成绩理论上可以去清华北大,但她只是去了中大,在大学那几年她的成绩一直是她那个系的第1名。入学的时候,她不是理科的第1名,但去了个文科的第1名,后续的学习中,那个文科的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中大毕业以后,她去了香港科技大学读博士。完了以后去了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学当老师。

直到她去香港读博士,我觉得她的人生很正常,但是当她去了新加坡并入籍定居在那里以后,我觉得怪怪的。35岁以后才结婚生孩子,因为她实在太强势,所以很难找到一个比她更厉害的男人当老公。在某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她认识了现在的另一半。当时除了她自己以外,家人朋友都不觉得这样的结合是件好事。两人的经济条件、学历情况,以及家庭背景相差太远。当时家人极力反对,但是,她还是结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她的家人都觉得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所有人都不满意这个女婿。因为她有稳定的收入,而且还不低,所以她一个人就能撑起那个家,虽然也算不上轻松,因为她的老公是个好吃懒做的人,而且在新加坡那种地方,以他找工作不容易,不是没有工作,是某些他干不来,他干得来的,他不愿意去做。

顺理成章地她定居在新加坡了,每年回来几次。她有个哥哥,没去什么地方,仍然在广州,从前学习成绩也很好。基本上也可以这么说,这是一对绝顶聪明的兄妹。他们的学习成绩非常好,他们的人际关系也处理得很得当,但是在照顾家庭方面,我觉得他们做得远远不够。小时候因为工作原因和家庭原因,他们经常被父母寄托在亲戚家里住,因为那样的话上学会方便一点。他们的爸妈是工作狂人也是终生的专家学者,什么劳模先进的头衔非常多,但偏偏在这种标兵模范的家庭里,我感觉少了一些真正的温暖。因为人总是各自做自己的事,分散各地。现在两个老人年纪大了,经常出现各种毛病,最先知道的不是子女,帮父母解决那些问题的通常也不是他们的一对子女。他们家有钱,在社会上有地位,被无数人尊重崇拜,但实际上,如果要让我以他们为榜样,我做不到。因为我不觉得他们这种状态很好。有时我甚至觉得,他们很可怜。

好与坏或许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我们不能以自己的观点判断别人到底好还是不好,但起码我们可以选择以我们觉得好的方式活下去。

2019-01
6

干架

By xrspook @ 23:45:06 归类于:烂日记

有些人总喜欢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但是,想象力真的是因为贫穷而不如别人吗?如果你根本不觉得自己很穷,你有梦想,你想创造些什么,你对某些东西有非常强烈的兴趣。你确定你的想象力就一定不如那些比你有钱的吗?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我表哥跟一些亲戚吵起来了。一开始我没有插话,但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他们在公开场合用一些歪论来评判现在社会的一些政策。我之所以有这个看法,是因为他们完全只是从自身的角度出发。在他们眼里,他觉得自己穷,所以在竭尽所能的为自己争取些什么。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只是一个挣扎,因为靠争取你永远都达不到中等水平,更别说富有。因为你看问题的角度已经错了,所以当然你注定一辈子都这样。从他们说话的口气里,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们不满意现在的社会现实,宁愿倒回到几十年前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他们看不出这个社会的好,这就是个问题,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表现出这种愤世嫉俗。我不知道一直都生活在这种心理状态之下的人怎么会快乐,他们到底是通过什么获取快乐的。难道就因为赢过了别人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比如说多年以前,一个正值壮年的男性长辈跟一个只是读小学的小妹妹掰手腕赢了。又或者是当他已经步入老年的时候,跑步居然可以比一个30多岁的年轻妹子跑得快而沾沾自喜。赢我一个人没什么,有本事你去找世界纪录去拼。他甚至不可能拼得过他的同龄人。当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就非常不喜欢我的这个亲戚,但我一直都没说。我不知道他的智商有多高,但我知道他的情商有问题,而我自己的情商也有问题,因为我居然会因为他这样的人而生气,虽然我知道生这样的气一点用都没有。在我冷静的时候,不跟他说话。他或许会找我聊,但我会躲得远远的。因为他的话题永远都是通过对比,显得自己比较厉害,或者是挑刺社会上的各种现象以及上级的管理很有问题。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会莫名产生一种怨气,显然,这对身体不好。

我是个压不住自己火气的人,所以我非常容易就会跟别人吵架,但对我来说,我不会无端端跟一个陌生人吵架。在吵架之前,我肯定已经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在我觉得忍无可忍的时候,我才会出动。今天,大概我就到达了这种地步,所以我火山爆发了。都一把年纪的人了,都活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他们就没感觉到这个社会在进步呢?大概也是因为他们一直都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接受新事物,不与时俱进。这只会让他们一辈子都活得低人一等。

15年前去世的外公是我的榜样,刚刚去世的外婆也是我的榜样,但显然,我的某些亲戚不是。对我来说,他们是一些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2017-02
1

跑修

By xrspook @ 17:40:16 归类于:烂日记

前两天,我的某个亲戚兴奋地问我,跑二十公里每公里要跑多少分钟?我轻描淡写地回答他:六分钟。实际上我可以跑得更快,但我没有作更多的解释,因为情况大概就这样。如果你现在让我当兔子,大概我能跑出这个配速,前提是我感觉良好,没有特别的不适。他问我的时候没用专业术语配速所以我也没没有很仔细的回答他是600。通常这样问我的人都想用他们的速度跟我比,从而得知他们比我优秀还是我比他们好。但这有意义吗?通常我不怎么喜欢回答这个问题。跑步这种事,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简单是因为那不过就是一条腿落在另一条腿前面,然后如此循环。但如果复杂,也可以弄得非常复杂,比如说,配速是多少?距离是多少?用时是多少?爬坡的时候是多少?步距是多少?间歇跑是多少?节奏跑是多少?冲刺能力是多少?最大摄氧量是多少?等等等等。以上说的这一堆,其实最终应该回到了最原始的跑量是多少?每周练习跑步的次数是多少?但这些都比不上最经典的那个问题,你为什么跑?你的目的是什么?当然,不会有人要把自己跑残作为目的。但多人随性而跑,高兴的时候就跑多点,而且那个多实际上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这跟自残没什么区别。没有人一开始就什么都懂,但是如果只顾自己嗨,而不去学习,最终受害的还是自己。问我问题的人是我舅舅,刚完全退休没多久。因为退休了,所以他终于有时间做点自己的事,而不需要一整天都只为养家糊口而忙。从他问问题的语气我就知道,他是一个新手中的新手,因为老行家绝对不会说出那种话。他说,如果要跑五公里,那轻而易举,他单脚跳都能完成。但是要跑二十公里,对他来说还非常有难度,他只完成过两次,可以肯定,两次足以让他觉得那个距离很遥远很痛苦。因为,不用多说,我已经能猜出那些二十公里是他某一次兴奋而那么干的。因为天气好,所以想多跑跑,然后盲目制定了二十公里的任务。他问我,跑二十公里每公里的速度是多少的时候,他并没有先报出自己的成绩如何,最后也没有直接告诉我。他问我那是不是匀速跑的,我告诉他,那是一个平均速度,如果我是在状态正常的时候跑,我的后半程一定会比前半程快。总体而言,全程都处在一个相当匀速的状态。不用多说,他的肯定是前面跑得很快,有段时间撞墙了,所以到后半程,可能是跑跑走走。后来我无意中听到他跟某些人聊天的时候说起他跑二十公里每公里的时间需要七分多钟。

我没有把二十公里当作一个里程碑,但对我来说,二十公里那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而已。我还没开始全程跑步之前,我周末的快走路程就超过了二十公里。但全程跑步以后,我发现二十公里以上的距离,有点太过了,尤其是每一周要进行一次这样长距离的拉练我的身体无办法支撑。所以后来我那条二十公里以上的线路,改成了现在的常规十八公里。我最长的跑步距离是24公里,全程都是跑没有停下来。虽然,我能连续跑二十公里,但是我却没有把三十公里四十公里甚至百公里当做我新的里程碑。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看重的是积累,当你已经接近跑过七千公里以后,你所看到的世界将非常不一样。因为你会明白到,你的目标不是某一次突破了某个极限距离,而是希望能一直健康地跑下去。每一次都能感受其中的快乐,而不是每一次都硬逼着自己下地狱。

我不喜欢在亲戚面前当老师。以我现在所知道的东西,我的确可能可以教会他们一些东西,但我不想那么干。正如之前我单位的某个同事问我为什么不开个跑群,号召大家一起跑。如果你想跑,有没有跑群,你都会开始。我不想做那个领导者。或许到了某个时候,我会改变主意,但是现在我还不想那么干。

跑步对我来说是一种科学的修炼过程,其中的很多东西我还没能征服,所以那很神圣。

2017-01
11

他们的路

By xrspook @ 8:41:57 归类于:烂日记

以前我从未发现过这样的规律,原来冬至以后虽然白天的时间长了,但实际上天亮得更晚。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可能是因为我懒,所以早上才不愿意起床,但后来我发现,这是生物钟的作用,跟我懒不懒没有关系。因为我们单位有很多麻雀,所以天亮的时候它们就会像闹钟一样,把你叫醒。夏天的时候可能六点或者五点钟,它们就已经在叫了,但现在,没有6:50,甚至七点它们是不会叫的。于是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平时,我610最后一个闹钟以后,我再眯个十分钟就起床,但现在,我却要眯二十分钟都不想起床。外面天色一片昏暗,让你根本就没有起床的欲望。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大概可以用智能家居的方式,比如说610的闹钟以后,过十分钟,房间里的灯,自动慢慢变亮。随着环境的改变,人也会渐渐清醒。显然这不是我想出来的点子,因为据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外国人已经是这么干的了。那是智能的自动模式,还有一个就是用手动的模式,比如说闹钟响了以后,把床头的台灯点亮,照着你估计就没睡得那么痛快,但当然,台灯照亮的地方还不够多,亮度还不够强,所以可能还不足以把你照醒。

昨晚做梦,脑子里都是我大姨妈那一家人。重点尤其是我表姐的一对儿女。但其实我跟那两个小孩一点都不熟,甚至我不能记清楚他们是长什么样的。因为实际上一年我们都不见上一面。但为什么昨天我做的那个梦全部都是他们呢?大概是因为昨天中午散步和昨天下班前聊天的时候,都说到他们那一家。是他们的经历让我明白到,别人希望你做的那些事,不一定就是最适合你的。教授级高级职称又怎么样?即便是国家的特级教师、广东省的劳模、各种头衔下的专家,那又怎么样?他们真的是为共产党奉献了一辈子,最后得来的是什么?不愁吃不愁穿,这是肯定的。他们是非常优秀的共产党员,但我觉得他们并不是非常称职的父母。可能正是因为觉得自己的父母没做到位,所以我表哥才选择了不生孩子。因为他说,既然我没有时间好好的抚养他,我为什么要生他出来?我大姨妈的一对儿女,几乎是由亲戚们抚养大的。通常来说,自己的孩子不是自己一手一脚养大,这很正常。但通常那一代人到孙子那一辈,就再也逃不掉抚养孩子了。但实际上呢,这一家人连孙子这一辈都逃掉了,因为表哥选择了不生孩子,表姐的一对儿女是她自己一个人在新加坡养。为什么我会说她是一个人呢?并不是她老公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而是那个男人,有跟没有没有区别。有了,反而是种累赘。人的一生要怎么走,都有一个定值。时间就那么多,精力就那么多,你要选择用在哪里,最终决定你所得到的结果。我没有高大上的情操,所以,我不觉得,那样很光荣。当然,当年他们那么干也是被迫的,因为家里有一大堆的兄弟姐妹,如果,他们不早早出去赚钱,而且赚足够多的钱,根本没办法维持生计。这是时代所逼。但让我觉得不能接受的是在退休之前忙得要死也就算了,退休以后工作还源源不断,甚至有些时候比退休之前还要忙。这大概就是专家的代价。即便是休息在家里,也有可能得接待连绵不断地一拨又一拨的客人。想想都觉得很烦。那是他们的选择,但我不喜欢那样。如果要我试图重复他们的路,不如让我一头撞死算了。当然我也没有那么高的境界可以走出他们的路。

用钱,用关系,买不到爱。

2016-12
25

不在乎和在乎

By xrspook @ 21:13:28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不喜欢参加家庭聚会,尤其是我爸爸那边的。以前爸爸那边的亲戚一年就只见那么一次(工作以后我直接不去了),就是过年拜年那一次,然后一年余下的364或者365天,我们连电话都不会往来。妈妈这边的亲戚稍微好一点,可能一年见面的次数会有两次或者以上。对那些老人家来说,见一次就是少一次。但是如果一年只见那么一次,而且见面时间一个小时都不到。他们在我的生命中跟路人甲没有任何区别。我跟公交站卖早点的摊档的那个老板见面的机会比见我的亲戚还要多。所以如果那个摊档老板有一天在该开门的时候却大门紧闭,我会疑问他为什么不开门。但如果我的亲戚出了什么状况,我却一概不知。有时我真的觉得,所谓亲戚关系,不过只是个头衔。如果感情没有发展起来,怎么说都是白搭。那些所谓的亲戚关系,从我们生下来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固定存在。好还是不好,完全不由我们决定。但在人生后续的很长时间里,我们会主动跟陌生人建立关系,哪怕那种关系不是相互的而只是单方面的。

今晚我为了不去我亲戚的八十大寿,我说了个谎,说今晚我有同学聚会。但实际上,我就只是从家里溜达到珠影,然后再溜达回来。我本打算在那个商圈里随便找家店吃点什么,但转了一圈,没有任何一家能打起我的食欲,虽然我已经饿了。最随便的选择是去吃个面或者吃个炒饭之类的,但我并没有很强烈的欲望,为什么我要给那么多钱只是个面或吃个饭呢?为什么我不回家自己煮。商家的那些面看上去盐很多油很多辣椒很多,简单来说就是重口味。但我也知道回到家我不会开锅,因为只要我动过那些东西,我就会露马脚。所以我真的不明白,那些一年365天一天三顿都吃外卖的人,到底有什么好吃?有什么可以吸引他们?吃饭吃面没兴趣吃面包或者蒸包子也没兴趣。你简直可以说我患了厌食症。但是如果你把我请到家里,我实际上又可以吃一大堆。我真的不喜欢在外面吃。口味是一个因素,钱是另外一个因素。

最后我回家吃了三片嘉顿面包,一片芝士,一大杯牛奶,一点点番茄酱,以及一个野苹果。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真的饱了,反正没有饿的感觉就算完事。如果要在超市买点什么,估计我只会买一大块鸡胸肉,然后回家直接丢水里煮熟,不买鸡胸肉的话,可能会买一片猪里脊,但是那个东西比较难挑选,我还是比较擅长鸡胸肉。如果有一大块鸡胸肉,面包我就只需吃一片,连苹果也可以省了。去超市的时候我买了两样东西,一盒夹心饼干以及一袋洗手液,那都不是我的,那都是为外婆买的。外婆是零食控,家里的饼干去得相当快,速度简直得用非所思去形容。所以过一段时间就得给她买饼干。她喜欢甜食,所以她最喜欢的是夹心饼干。如果我按照她那么吃法,我肯定会成为大胖子,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消化能力可以那么强,一天之内可以吃掉三个多月饼,而且还一点事都没有。她越能吃,精神就越好。虽然她吃下很多东西,但却不会像我们发胖。有时我真的很搞不懂,她体内的新陈代谢到底是怎么运作的,真心让人羡慕嫉妒恨。我自己不怎么吃饼干,一个星期就吃一回,星期五下午下班之前,吃一块消化饼,因为那天晚上不知道几点才能到家吃晚饭。但我却经常逛各超市的饼干区,因为我要为外婆做准备。饼干的种类我要知道,饼干的价格我要了解,只有这样才能及时出手。

今天上午跑的15K,感到莫名的累。跑的时候以及跑完以后,感觉都不是很好。貌似身体已经从病态中恢复过来了,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