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
29

极简

By xrspook @ 13:46:57 归类于:烂日记

是什么让我下定决心要去改变?能让自己坚定走下去的不可能是别人,只能是你自己。只有自己觉得我得改变,我非改不可了人才可能真的变身成功。小时候,动画片里总有拿着个什么徽章手杖之类的东西然后就从普通少年变成开挂少年的。小屁孩时的我(我不是个例外,估计所有小屁孩都喜欢开挂后的那个神状态)会随着剧情发展,主角的变身成功打鸡血兴奋起来,但实际上,人要真的变身靠那么些工具怎么可能就OK了呢。从量变到质变非常漫长。从长发飘飘到剃成光头只是个几分钟到十几分钟的过程,但要从光头开始重新长出长发,没有个一年半载怎么可能!

我们大多数人为开挂而兴奋,但有些人则选择从光芒万丈退回到极简模式。动漫世界里,我认识的角色之中,紫龙是个代表人物。在圣斗士动漫中,要变得更强更厉害当然得革新换代圣衣,青铜白银黄金到神圣衣,一个比一个高级,一个比一个华丽复杂一个比一个穿上去后裸露在外的皮肤少。紫龙是个傻子,每当被对手激将法说他牛叉是因为他有质量好的圣衣、他在依赖圣衣活命的时候他就会主动地把圣衣脱掉(但为什么从来脱掉的都只是上半身呢???圣衣脱掉也就算了,穿在圣衣里面的汗衫呢?怎么也没了???唯一的解释是他有暴露癖!!!),傻乎乎地向别人证明他打不死靠的不是圣衣而是他的能力和勇气。紫龙是个神经病,我一直都这么觉得,这人太不冷静了,别人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圣衣能随圣斗士小宇宙的爆发而变得更强大,可能是防御能力更好了,可能是增强攻击力。紫龙的这般选择是头脑发热,但换个角度,我们为什么就一定得借助工具时刻以最强状态迎敌呢?

这个夏天,周六晨跑18K的时候,我经常会在广州大桥以西的滨江路沿江河边看到某个穿人字拖跑步的男跑者。第一次看到时候,我呆了,他怎么就可以跑得那么的自然?!他跑得厉害,他的拖鞋也厉害!这可不是偶尔发生一次而已,几乎每次在那段路我都会遇到他穿人字拖那般整。从身材、肤色和着装看来,他是个专业的,但专业的穿这般跑,在那个时间在那个地点跑,真心艺高人胆大!前两天,在那段路晨跑的时候我又遇到了他,他长什么样我从来没留意,但他的身材和跑姿就是他的身份证,即便这次他没穿人字拖而穿了一双貌似亚瑟士。人字拖也好,亚瑟士也好,他总是跑得那么轻盈自在,你几乎连汗都看不到。但反观路上的很多其他跑者,空顶帽啦、太阳镜啦、各种压缩装备啦、护膝啦、髌骨带啦、越野水袋啦、装手机用的臂包/腰包啦…… 越是高手就越不需要那许多,什么都不需要,把人拉出去有足够的时间就可以跑起来了。从人字拖到亚瑟士,说明他的确就是个专业户,但大多数时候他选择以极简的形式跑路。我呢,是个很婆妈的人,我担心考虑需要带的东西很多,虽然我已经尽量减少自己带的杂物,但还是会存在一部分,一些我觉得不能再剔除的。我无法做到人字拖大哥那般潇洒,但我会尽量让自己不那么累赘。神一般的跑鞋,神一般的压缩装备,神一般的智能设备,如果你不滚到室外开动起来,再怎么神都只是神马浮云。

昨晚我没跑步,因为这个月实在跑太多了,今晚是这个月的最后1发。

2014-05
25

谁的错

By xrspook @ 17:19:07 归类于:烂日记

在我跑步时,我在想什么呢?

从前某次,我在想石头和ADR,但随着对WWE的完全放任,ADR已经远去了,我居然可以容忍自己好几天都不对DIR做一次更新,可更新的时候也好,几乎没什么更新的时候也好,比如说周末,挤挤时间会有的,但我宁愿一整个下午拿来睡觉,睡个4小时都不用来更新,哪怕,今天是ADR的生日。貌似我这种做法叫做报复,报复他在WWE越来越没存在感,做为一个拉丁顶级居然不进WWE POWER25的排名。他在放任自流什么我不得而知,但从身材装束发型以及在公司安排签名日时他给摔迷的热情和表情看来,他就在放任自流。又或许,他不过在做一些我也在做的事——只是在用对得起薪水的劳动去工作,仅此而已,其它的不再发挥主观能动性。我貌似我不能怪他,但我不怪他怪谁呢?!你在吊儿郎当我继续认认真真我觉得这是在浪费我的精力啊啊啊。

所以,现在跑步的时候我甚少会想到ADR了。至于石头,在生命的某个阶段,她是我最重要的人,但不得不说地域上的远离,她有她的新生活,我们不可能一直都保持非常亲密的状态。

今天下午我本打算去正佳广场的亚瑟士门店碰碰运气做个脚型测试。四月中旬,当我的Nike+到达1000K的时候我去过一次,但那时他们的机器拿去修了,具体什么时候才能拿回来他们没有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今天是五月里非常少有的一个晴天,我想出去走走。但今天我发现了我很烦的那个东西又来了,只停掉了12天而已,又来了,那个量那个颜色我甚至都无法判断那是不是叫真的来了。个把星期前我已经立下规矩,大姨妈的前两天停止一切HIIT或跑步,只做瑜伽/拉伸/力量训练之类。但如果我根本无法确定这叫不叫大姨妈来了呢?从基础体温看来,这完全就没道理,除了这几天我的确在狂冒痘痘在做梦(热气的表现)以外。体内的感受那就更飘渺了,分泌物留下的量和颜色尚且若有若无,身体又怎么可能感受得出它们出来时的那种澎湃感呢?完全没感觉就意味着完全无法准备和提前让路去休息。昨天我跑了个24.6K,今天我做了合计约1小时的HIIT和普拉提,都是剧烈运动…… 我不是故意的,但这种错又铸成了……我完全就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本打算去正佳瞧瞧,运气好测个脚型,运气不好就再到太古汇之类的走走,然后在大下午在冼村花城汇猎德那边再转转的,但貌似那些在烈日下的闲逛又是一种错,所以,我就直接躺床上睡觉,一睡就是好几个小时。我不辛苦我一切都很好很舒服,却被迫要做神马休息,有种莫名的憋屈。

不是人人减肥都能成功,不是人人减肥都真的减掉脂肪让体脂完美地下降,于是,也不是每个女人的体脂都会降到15%以下。如果我的性别不是女,那该多好!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