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
13

切粘液囊肿

By xrspook @ 20:23:4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没去跑步去了医院。

跑步是会痛,但只要控制得当那程度可以降低,而且如果是有氧且时间足够长可以自动产生内吗啡的止痛剂。躺在医院的手术椅上不一样,一切都是被动的,麻药能让你疼痛暂缓但麻药过去那是要生要死。

今天去口腔科,医生说我嘴唇因为咬了几次而长出像黄豆大小的泡是粘液囊肿,有些人会自己吸收有些人不会。问我要等等还是切掉?是不是今天切?这是个门诊的小手术。一个实习生负责翻开我的嘴唇固定并止血,医生则各种切各种剪。这东西不能切破,而且切的过程中发现除了主要囊肿还有一些小病灶,所以呢,我感觉折腾了很久。躺在口腔科的椅子上主要过程中最不舒服的是头被椅子某处的硬物顶住,长期hold住一个姿势让我好痛。

关于麻药,插针进去的时候就是针头插到肉里的一点点痛,推送开始另一种痛就来了,这是注射过程不能避免的。打麻药的时候医生还没有在我脸上铺有洞的白布,所以我能清楚地看到那根很粗很大的针,我那个去,要打这么多吗?!但实际上只推进去了一点,之所以这么粗这么吓人是不是因为只有这么粗对应的针头才能满足口腔科经常要扎牙龈的需要?麻药分别打在了两处。第二点推送到后来我已经不痛没感觉了。手术过程我能感觉到剪切和拉扯,但只是感觉没有痛觉。疼痛出现在最后的缝合上。要缝4针,最后一针已经弱弱感觉到痛了。(手术已经进行约一个小时,麻药效力差不多快完了)完了以后另一个医生过来看看,说另外的缝合方式更好,于是就拆掉一针重来。最后这一发简直就是几乎完全裸来的,全程我都在痛,从几次扎针后才确定最后的位置到扯线和打结我都能清楚地感觉到痛。说很痛要大叫又不至于,但那种持续的痛让你整个人都紧绷了。十指紧扣,一条腿不自觉地就搭到了另一条腿上。在那时我想起了ADR在WWE最后的一次眉骨缝七针时双臂撑住床,双腿翘二郎腿,当时我觉得他动作好笑,但当我自己也经历了一次几乎无麻药的缝针我就理解明白他这种自然条件反射了。

面对疼痛该有什么反应就有什么反应吧,没必要强行装逼充英雄很无畏什么的。痛是人的应激反应,像个小孩那般拔一碰就会掉牙得讲半小时道理当然没必要。但痛就是痛,稍微嚷嚷很正常嘛。

IMG_20140913_100407s

←_←表情太丰富了吧!夸张得很到位嘛~

300块钱不到做了个耗时一个多小时的门诊手术,还外加几天的消炎药神马,我感觉够划算了。一周后要回去拆线。这种价格当然不能跟大二的时候在华农五山公寓小诊室做的缝合比。当时头顶划了个口子,需要缝3针。医疗费外加换药费(三次)和拆线费加起来5元,太牛逼!!!高校里的医疗补助真的很给力,有木有!

饿了,也困了。口一直处于半张开状态,超级干。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