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
30

一样的奉献

By xrspook @ 17:01:1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早上花了接近三个小时从单位回家。回家以后看了一集GA,然后睡了个午觉。余下来的时间都是用在校对《忠肝义胆》的字幕上。也总算完成了我第二次校对吧。首先我要把字幕的翻译全部过一遍,然后第一次校对,第一次校对室看字幕在时间轴里对不对得上号。字幕这种东西跟一般的翻译不一样,你必须严格控制字数。因为如果翻译得太长,但是那里的时间间隔太短,看字幕的人根本来不及,单纯只是做文字的翻译没有这个烦恼。当然,如果做的是听译,而且是同声传译,肯定也会遇到这个问题。这些年做字幕下来让我在翻译的时候不再像一开始那样那么紧张,脑子不像对付高考那样小心翼翼了。现在我觉得自己挺自由。有些时候是看着英文发挥想象力,有些时候是看着中文发挥想象力,具体就是把长句缩短,把短句变长,又或者用更直白,而不是文绉绉的方式把东西表达出来。从前考语文的时候我都没这么认真过。因为字幕这种东西本大都是人物的对白。如果是在一部电影里的话,那就是角色对话。除非角色是一个诗人或者文人之类,否则,不可能那么文绉绉。另外一个需要考虑的是角色的身份,如果那是一个小混混,你就不能把他的话搞得太文雅。插入一些介乎于粗话之间的俗语也是应该的。我不想在我的字幕里面加入过多方言。因为别人加入这些的时候,我也会很反感,比如说有些人很喜欢加入儿化音。我尽量让自己不加入方言,但有些时候,方言是我与生俱来的,我加了也不知道!在这个自省的问题上,我还需要花些力气。

下午睡醒了就在那里做字幕,晚上睡觉之前也在那里做,所以即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我还在做字幕,不过问题只是我觉得这句话有问题,我把时间轴调整过了,但梦里还是没反应。过后我才意识到,哦,原来是自己在做梦。

今天早上跟往常有点不一样,我用了个很早的闹钟起来吃早餐,本来应该吃完以后再睡一阵,然后去跑步。但我睡不着。所以干脆把blog搞定了,余下的时间,继续做我的字幕。因为我实在不喜欢把工作撂在那里,我的计划是明天之前把这个字幕作业交上去,希望他们能在五一假期之内把片子压出来。那么也就算是我送给大家的五一礼物了。

经常会有人问我,做字幕有没有报酬。显然是没有的。因为这纯粹是我的业余爱好,大概如果真的要让我专业地去做字幕,我就会撒手不干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些专业的单位也不会要我,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科生,紧紧过了六级考试而已,而且还不是优秀。在理论和技巧上,我肯定不如那些英语专业的人,但是在实战经验上,,在结合实际情况的考虑上,我未必就比他们差。对他们来说,做字幕是一份工作,要去完成任务,然后拿薪水,但对我来说,做字幕是一个责任,没人会用分数去衡量我,但显然我对自己的要求从来不低。每次我都希望自己能做到最好,哪怕那个最好对别人来说不过是一般般而已。

献血肯定是一种奉献,对我来说,做字幕也一样。

2016-05
2

不幸

By xrspook @ 12:15:31 归类于:烂日记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去献血是在害苦给我扎针的护士,我的血管不算细,但在我手臂中央的血管光靠看看不出来,得用摸才找得准,这会让经验不怎么丰富的小护士很抓狂。护士紧张,我也很紧张,因为一旦她说那不好弄要扎我手臂两侧的能看清但却较细血流较慢的我通常会死得很惨。扎中间如果护士不sure也会有扎太深导致戳到神经或者戳穿血管的风险。戳到神经那是刹那感受到麻痹电击,戳穿血管则会没血出,血流慢或者事后肿出个包或青紫一大片。昨天护士算是比较轻易地就找到了我中央的血管,但貌似还是扎太深了,所以扎进去一阵以后她要来一个轻微抽出的调整动作。扎的时候我肾上腺素飙升,人很兴奋,过程不痛。通常来说她们会给你一张针口贴,在半小时后去掉弹性绷带时贴上,我通常会自备一发止血贴,因为那片针口贴在我大汗的时候通常贴不稳。昨天不知为何给了我两张,我心里暗爽。但谁知我是贴完了两张针口贴后(全红了,不得不换掉)居然还在渗血。下午3点多献完血,到晚上8点多洗澡后撕开止血贴居然还会冒,服了!我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最后,在用碘伏消毒后我再次贴上止血贴,然后从冰箱里拿出软包装的番茄酱(本来我想拿纸盒1L装的牛奶)放置在针口处5-10分钟,才终于止住了。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这有可能跟血管戳穿有关,也有可能跟拔针后的弹性绷带加压包扎不当有关。记得有一次在广百中怡,那天很多人,有个穿着义工服装的大叔在指挥教导大家该怎么在拔针后按压止血。因为人多,护士根本忙不过来,所以在拔针的时候没有帮忙绑弹性绷带的护士。那个义工很有经验,他说只要正确按压针口10-15分钟,就可以把血止住,无需绑弹性绷带,直接贴上防感染的针口贴就可以了。的确那样!那是我觉得血止得最快的一次。显然,拔针后按压的位置和按压的力度跟止血效果有很大关系。那一次好像是在夏天,往后几年我献血的日子几乎都是在下雨天,而且雨下得还不小,因为只有那样我才不去跑步而有时间去做那种事。我去的时候人很少,每次都不用等,但献血的椅子上一直都会有人而已。昨天没下雨,天气我感觉还不错,但为什么人那么少就不得而知了,大概是因为即便是五一劳动节献血也没有什么双份礼物或特别送些什么的赚头吧。我觉得近几年去献血的人少了,或者这是我的错觉,因为我总是选一些低峰时段。都下午3点多了,昨天有一个护士才开始吃午饭。

2016-05-02_bd

我一直觉得男的血管通常会比女的好扎很多,实际上护士也是这么说的,但显然这事没有绝对。我一直觉得瘦子或者有肌肉感的人血管会比胖子好扎很多,但昨天我亲眼看到的事还真的让我大开眼界。有个男的上来,护士问他有没有喝酒,他说昨晚有喝,但喝得不多,为了安全起见,他先扎了个手指。扎手指除了验血型以外还能在献血车上快速验什么呢?喝酒影响不影响也能辨别出来?当那个男的坐上献血的椅子,他马上自报:“我的血管比较细。”因为他坐上的是右臂献血的椅子,所以护士给他的右臂扎上止血带就开始摸,摸了半天摸不出来。然后让他换左臂,还是不行。回到右臂,扎上止血带各种揉、拍,效果不明显。我觉得应该没辙的时候,护士问他:“你之前扎过旁边的血管吗?可以扎那里吗?”那男的说没试过,可以试试。被扎的、扎人的和我这看客都觉得莫名紧张,针头进去了,血顺利快速流出来,大家都松了一大口气。那位大叔中等身材,手臂略有肌肉感,但为什么他的血管这么难找,他自己无奈地说:“大概是我少锻炼吧。”看到这么折腾的经历以后,我觉得我之前的十来次算是很幸运了,虽然对我来说,不幸的事通常发生在扎针和拔针之后……

今天是五一假期最后一天了,每天都扔进去几个小时做面包做馒头做酸奶,时间过得超级快。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