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
14

还是个孩子

By xrspook @ 22:52:5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下午花了接近三个小时睡觉,今天晚上花了接近三个小时收拾衣柜,所有事情都不简单。所以理论上这篇blog,应该下午完成,实际上开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多,我该睡觉了。下午回家,换身衣服就开始睡觉,睡到晚上爸爸叫我起来吃饭。这种日子真好。一直以来都这样,但我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能过多久。肯定到了某个时候,情况就变成我下午回来换身衣服去睡觉,但到我醒来的时候天已黑,屋里静悄悄,肚子饿了,但是还得自己去做吃的,或者像现在年轻人流行的那样,叫个外卖。爸爸妈妈不可能陪我一辈子。到了某个时候,有可能我必须做饭给他们。再到某个时候,我连做饭给他们的机会都没有了。对其他跟我年龄相仿的人来说,他们不会想到这个,因为他们的爸妈估计比我的年轻十岁甚至以上。上班的最后一天,我拿着假单给领导签名的时候,他顺便问了一句,我的爸妈有没有60岁。我告诉他,我妈已经70我爸已经75了,他给我一个惊讶的表情。大概他的爸妈也不比我的大多少岁而已。为什么在工作的时候,我的思路会跟我的同龄人有所不同,这是家庭原因造成的。我在考虑的是我们那些领导可能还没开始考虑的问题。我没有结婚生孩子,当然就没有如何维系家庭,以及把孩子拉扯大的烦恼。我的烦恼在于怎么才能更好地珍惜余下的时间,但我也知道,在这个珍惜之中,我也会慢慢老去。当他们真的离开我的时候,可能我已经人到中年,身边没有伴侣,也没有子女,孤身一人。有时他们想说服我找个伴,原因就是怕我那个时候一个人太可怜了。

孤独这种东西,从我们降生到世上就一直得面对。尤其是对我们这些独生子女而言。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一个人,但我们也可以选择和伙伴们在一起。但说到自在的话,还是一个人比较好。虽然一个人的时候可能并不是真的只是一个人,比如说一个人呆在家里的时候可能网上正在跟好几个人一起聊天。网络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尤其是当你交到了一些你只要找他们,他们总会在你帮助答应你的朋友。我很幸运,我真的交到这种朋友。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在网上交这种朋友并不难,但近几年我发现随着遇到的网友年龄越来越低,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也越来越难了。曾经有段时间,网络就是我的绝大部分,但现在比例有所降低,甚至降低到不到50%。电脑上我有很多东西都没学会没掌握,生活中也一样。

昨天我学习了一些缝纫机的基础操作。原因是要把新买回来的三块布各缝一圈,以免散口。从我懂事以来,我就知道家里有缝纫机,但那从来都是妈妈的战场,但我也知道,其实爸爸也会。但一直以来,他们都没有主动教我,我也没有主动让他们教我。家里的大小事之中,我觉得那个对我来说最神秘。因为小的时候,我从来都只有看,而没有动手的机会。昨天缝的那几道线,有些弯弯曲曲的,简直不堪入目,之所以这样,其中一个原因是那些布有一点点弹性,如果我不在出布的方位轻轻拉扯,那么完了以后,还得把布全部捋直。如果有更多的试手机会,我一定会做得更好。家里的是老款的脚踏式缝纫机,所以一开始的那一下要用手带动,然后用脚顺着那个趋势继续。更多的练习以后,我肯定可以变得收放自如,但显然昨天的实操并不能让我真的新手毕业。没有人强迫我必须得学会这个,但我觉得我应该学会,因为这个很有用,而且很有趣。当爸妈都不在的时候,我不应该让缝纫机变成家里的摆设,或者搬家的时候直接当垃圾扔掉。那逢纫机记录着我童年满满的回忆,也算是时代的一个重要标志吧。

明天就除夕了,时间过得飞快。

2017-04
9

未知前路

By xrspook @ 8:11:3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的两个网友告诉了我一些内幕消息。这些之中,唯有一个是相当烂的。那简直把我们当作是傻瓜中的傻瓜。我觉得我们都被欺骗感情了,而且还欺骗了连续好几个月。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印度电影。到底印度电影跟他们有什么仇。那个东西会让那部印度电影在中国大陆永远都成为一个笑话。除了那个以外,其它都是好消息,其它都是很让人放心的。其中让我觉得,最安心的是我终于决定把那份估计送不到米叔手上的礼物该送给谁。现在就只等明天回到单位,把顺丰叫过来,然后把快递送出去。至于其它的东西,我也预料到肯定会发生,不过是什么时候而已。当非主流的业余们被主流收编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我不知道。现在我还没办法预料到吃到底是利还是弊比较大。好消息是最好的版本终于能够堂堂正正。那些随便应付完成工作,甚至连工作都没有完成好,只是随意胡扯一番的,可以不再辣我们的眼睛。我们会因为这个变故而改变初心吗?在这个问题上,最好的通常都不会被摆上桌子,因为有太多的关系,和这样那样的腐败。任何东西牵扯到钱都会变味。还有一个就是被收编以后,那些,平时我们只是随手做的事,可能就不能那么随便了,做完以后,还得去申请,可能还要审批,最终才出来的那个东西有可能被N多人看过修改过,已经不是一开始的那个模样。从前,我们那些自发的兴趣非常容易被这些手续和关系抹杀掉。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们觉得这很有趣也很有意义。但如果东西不按照我们的思路、不按照我们的特色去发展,意义何在?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在为人民服务,但突然间跳出来说,我们在为人民币服务,所以,上面的人怎么说怎么改你都不能有半点的反抗。如果要我选择人民币与自由,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人民币是生活的必需品,所以赚得够活就可以了,但生活真正让我觉得幸福快乐的是自由。我也知道,这种自由是有限度的,随着社会的发展,条条框框被树立得越来越多,理论上,自由度远远没有一开始,空白的时候那么宽广。

兴趣也能赚钱,那是件非常好的事,但是,这其中会不会有一些隐藏的危机呢?

这么多年来,回首自己的互联网生活,我发现自己结交的朋友并不算很多。如果把我放在一堆陌生人里面,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莫名厌恶。我还是比较习惯,一对一地交朋友。正是因为朋友不多,所以我都可以很交心。而之所以主动地跟他们搭讪,很多时候,是因为我已经久仰他们的能力。一个人怎么才会对你有好处?首先第一点是他有你希望的那种能力,其次是他愿意帮助你。很庆幸,我交的朋友大多都能满足我的要求。之所以这样,因为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他们都已经被我精挑细选过才最终下手。但实际上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对他们只是崇拜,完全没有想过要他们为我做些什么。我不是那种轻易就提出要求找了别人帮忙的人。但在一些很特殊的时候,我实在忍无可忍、无计可施、不得不找别人帮忙。但往往就是那个时候,我刚找人帮忙了,我就找到了问题解决的方法。很多时候都这样,经常让我觉得非常烦恼。

希望前路会更好。

2013-08
17

互联网,10年,为了2个人

By xrspook @ 23:49:00 归类于:烂日记

又是那个熟悉的味道,又是一个夏天,2003年的夏天是互联网把我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时开始我首次有种high到晚上睡不着觉的感觉。那种躺在床上也恋恋不舍的感觉,那种有无限多个为什么想去探索的欲望。过了好久好久,直到现在,那种探索的欲望对我来说都未曾减退过。

10年了,已经10年了。在这10年里我为2个人疯过。一个可以说是过去了,一个还在持续中。无独有偶,都是到了大概3年的时候出了些状况。具体是什么,就没必要说了,但那只是感觉上的失落,实际上他俩在正经事(工作)上从未让我有任何的不满。都是毋庸置疑的优秀,要不我也不会疯,但说真的,在开始疯的时候我可真没理睬过他们到底优秀得如何,只是凭直觉,我觉得我有兴趣,我觉得那里有我觉得正能量的东西,于是我就扑上去了。随着各种研究的深入,最后我觉得我在发散杂七杂八方面学到的东西比单纯的疯狂要多得多。

还记得从前用Flashget批量方式下载图片,用各种流媒体软件抓取各种流媒体.asf,.rm什么的,哈哈哈,当时.rmvb还没流行呢。当时当我疯狂地把某个网站几万张的照片下载回来后,我是多么的骄傲兴奋!或许也是从那次开始,命中注定我就成为了收集狂。我疯狂地下载各种图片、视频,至于文字类的,我用的是直接转载或翻译。毋庸置疑地,我是一个收集狂,当收集狂遇到小硬盘这很悲惨,所以为了这个两个疯子,我刻录的CD光盘不下300个。如果可以重来,我还会这么神经质么?但如果我不曾如此神经质,我将后悔、错过很多!

我不是生来就是代码狂,我不是一开始就沉迷于网站前端设计,如果我不曾疯狂,或许我只是会在BSP用默认模板。我不会从Blogger用到BlogBus用到WordPress并同时使用diandian。我更加不会自己写正则php用于快速提取我需要的资料。

如果10年前我没有接触互联网,如果10年里我没有为2个人疯狂过,xrspook不会是现在的xrspook,我甚至会像从前那样不知道我自己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他们让我理性思考,他们让我开脑洞,他们让我在不知不觉中孤单地与时俱进。

我想看完这周的SD赶紧写摔角统计报告,因为我想赶紧写信,那种憋在心里,得控制住自己不组织语言发泄出来的感觉很难受。

我不后悔我疯了10年,因为在这10年里,我学会了或许一个female一辈子都学不完,一个male听闻之后要瞠目结舌的东西。我牺牲了,但我觉得我赚了更多。

2012-01
17

X关键词

By xrspook @ 17:15:27 归类于:烂日记

下午做了个围脖关键词的测试,我的结果如下:

这挺准的!

这是对我近期200条围脖做的分析。最大的关键词是“互联网”跟“图片”,这太对了!较大的有“惊悚”、“blog”、“生活”、“镜头”、“健康”、“马尔克斯”、“真相”、“统计”、“动作”以及“大腿”。我那个去!为啥会有“大腿”????想了半天,这肯定是因为前几天我发了一系列的Enzuigiri GIF,而我之所以要发那些图是因为我要证明做那个动作基本上都必须靠手掌拍大腿制造音效。所以啊,那个词就上榜了……在我的关键词里还有“老麦”,这个让我惊讶!可能这个关键词是不涵盖外语的,否则“WWE”、“RS”和“Alberto Del Rio”必须的上榜!

@小莫看了我的关键词后,说出了这xrspook版的马尔克斯体:

许多年之后,面对wwe,x将会回想起,网络带他去见识adr的那个遥远的晚上

THIS!一定会这样的!现在我已经弱弱地有这个感受了。不知道看摔这个兴趣到底能持续多久,但可以非常肯定地说ADR绝对是我做摔迷这个人生经历里浓重的一笔。我可不要当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但谁说那句话就必须的是上校独享的呢。

我从来不是一呼百应的人,从前不是,往后也应该不会是。要活在浪尖上太辛苦了,按照别人的意思改变自己也不是我的作风。我不会被大多数的你们所爱,但懂我的人会大大地发现我的好。珍惜这个仍在坚持特立独行的xrspook吧。

太性格不是好事,但如果对比无性格,我宁愿自己太性格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