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16

RUN NOTE

By xrspook @ 19:02:04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日 2017-07-16 17:10
平均心率151,最高心率179,平均配速603。我不能把配速提上去起码我可以把心率降下来,这是我今天的策略。彩云天气说今天跑步的时候会下雨,我纠结了半天还是去了,但1K多就遇到豆大的雨,暂避了几分钟,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不会理会继续跑。消除乳酸堆积的最佳方法是持续训练。今天不跑,又不知道要晒网多少天了,没有10K可以接受,但不跑不行。实验证明今天跑的感觉比昨天好,起码最后结束的时候没有想吐了。#xrspook未行够#

2017-02
5

莫名累

By xrspook @ 19:13:15 归类于:烂日记

我的春节假期今天结束,一共十六天。在这十六天里,我一共跑了七次,合计101K,其中五次13K,两次18K。在正常的时候,我会隔天跑一发,但其间却连续有三天,我一丁点都没跑。这些跑步给我的感觉是一次比一次吃力,尤其进入第二个星期以后。第一个星期跑的时候心情挺愉快,但到了第二个星期,心理和生理反应出来的东西都让我非常不想跑。疲劳的酸痛发生在跑步过程中和跑步之后。我的心率数据证明了我的确跑得挺吃力。正是因为心率提高了不少,所以才会让我的乳酸堆积越来越严重。一开始我的平均心率只有150左右,但假期结束今天的最后一发平均心率已经飙升至157左右,虽然这样的平均心率数据并不是我整个假期里最高的。工作以后的春节假期,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长。从前的春节假期,除了跑步,我另外的运动是在家里做各种HIIT。而今年因为广州的共享单车满大街都是,所以在不跑步的天里,骑单车成了我唯一的运动方式。

虽然骑单车跑步主要调动的肌肉群不一样,尤其是我跑的只是慢跑,但你的确能感受到未恢复。尤其是在初六那天我骑了合计89分钟的单车其中两次穿过琶洲大桥后。跟之前某一天一次性骑行了82分钟不一样,那次我只是走走停停,但是89分钟那天,几乎都是骑行时间。从琶洲大桥的南面骑行到琶洲大桥的北面,那种感觉简直让人太崩溃。坐汽车的时候你绝对不会有那种感受。你觉得那大概跟其它桥一样,桥的最高点,应该位于江面中心。但实际上,琶洲大桥并不是这么回事,从南到北那是一个漫长的斜坡,差不多到北岸琶洲大桥的最高点才算结束。骑着单车过那个坡,那种感觉是可能走路会比骑行快,但是骑行却比走路辛苦很多。我骑过坡度比那更大的,但距离远没那么远的斜坡。想死的心都有了。在那个条件下,我觉得跑步应该比骑行感觉好一点。跑步和骑行通过斜坡我觉得最大的区别是跑步首先让你崩溃的可能是心肺系统,你觉得快喘不过气了,接着你才会感觉到腿部的乳酸堆积,但相比于呼吸,乳酸堆积你还能挺住。骑行刚刚相反,在呼吸远没到极限的时候,大腿已经开始酸得不行,那种感觉逼迫着你慢下来。如果过那个地方,我骑的不是一部共享单车,而是一部可变速的单车,估计我会把齿轮调小,让踏频高一点,大概就没那么痛苦了吧。因为跑步也有这个法门,上坡的时候,步距减少小,步频增大,同时呼吸要更深。踩着共享单车,骑在琶洲大桥的斜面上,让我生不如死,双腿觉得已经死了,但是我的呼吸还在继续,我还活着,那是在活着受罪。我的朋友跟我说,她上到琶洲大桥,开始骑没两步她就知道,完蛋了,肯定很困难,所以她选择的是推车。下桥的时候她告诉我,遇到这种情况,推车要比死撑骑上去舒服。她选择推车,因为她是在骑车,是在选择一种出行方式,而我那种死撑,完全是把那当作一种运动,在健身。要她骑上那个坡,不是不行,但是何必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痛苦呢!所以当那天下午,我从琶洲大桥的北面,往南面骑的时候,上坡的那一段我选择推车。在几乎上到了坡顶以后,我才开始骑行。尽管如此,完了以后,我仍觉得双腿不是我自己的,到第二天跑13K的时候,我一路都能感觉到那种弱弱的不对劲。骑行造成的酸痛感跟平时做的各种力量训练不一样。力量训练造成的乳酸堆积只是某个部位的。不会让我的心肺系统感觉到疲惫需要休息。

因为我有一定的心肺基础,所以才会在骑行的时候遇到上坡我可以调整呼吸让自己可以继续下去,另一方面,因为力量训练曾让我感受过的那种酸痛,我知道自己可以挺住,支撑度过某个可能存在的极点。城市道路的坡我都知道自己能上去,让我忌讳的其实是下坡,所以每一次选车的时候,我都会花时间测试刹车设备上。无论下什么坡,我都会控制速度。于是这就会出现个奇怪的现象,上坡的时候,我经常各种超越,但下坡的时候,我可能是最慢的那个。

恍恍惚惚了很多天的假期终于结束,明天开始无休止的工作日又将无情袭来了。

2016-10
27

那酸爽

By xrspook @ 7:29:06 归类于:烂日记

每次高强度训练后第二天早上,我都会被大腿的酸痛叫醒,有时甚至半夜都能感觉到,那种感觉让人觉得既痛苦又实在。高强度训练对我来说可能是间歇跑,可能是节奏跑,可能是长距离,某些变速跑也会造成那样的恶果。那种痛不是拉伤,而是疲劳,因为我实在说不出到底是哪一个点在痛,而且疼痛不是非常剧烈的,而是模糊一大片。但为什么每一次都是那个位置?难道就没有一个强化那个位置的方法吗?如果说那种疼痛出于乳酸积累,为什么身体的其它部位就没有那个地方积累得那么严重呢?!其实到现在我还没搞清,肌肉微撕裂和乳酸积累的痛到底有何区别?我对自己的身体还不够了解,我需要学习的还有非常多。或者你会说,现在我需要的是一个靠谱的被咨询者,或者我应该找个私教。我觉得自己去探索那个原因是种乐趣,又或者说是因为我太抠门、脸皮吃太薄太懒惰。在某些事情上,我的脸皮厚得很,我不在乎跟人家吵架,必要的时候我觉得打架也是可以的。但有些时候,我却胆小如鼠,通常那种情况发生在那些我觉得不必要的事情上。和别人沟通,尤其面对陌生人的时候,能少说一句就是一句。人生对我来说得分清轻重缓急,不能对所有人都是滔滔不绝话痨的样子。我觉得有意义的,我会为此掏心掏肺,不顾一切,但我觉得,不重要的,我甚至连,半点心思都不会放在上面。于是这就造成了在些方面,我是白痴中的白痴,但在某些方面我却是专业优秀。但话说回来,我专业优秀的领域通常都小众非主流。别人觉得我肯定会懂得东西,有可能我一点都不懂,比如说买什么牌子的高跟鞋或者如何化妆。但我却可以,非常流利地给你推荐如何挑选适合你的跑鞋。还有建议你跑步的时候得注意什么着装及必要装备等细节。

还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班里兴起玩五子棋。那是我们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带起的风潮。我的五子棋水平属于一般般不算太糟糕。当时班主任给我的评价是,我有领导者的气场,但能力却未到火候。这主要体现在我行棋的时候在非必须时我不会去做封堵,而会建立我自己的领地。但有些人的风格是一直都战战兢兢地尽一切办法不让对手五子连上。跟踢足球或者其它竞技体育运动一样,好的进攻就是最佳防守。大概当年,老师说我火候未到是因为我没有把进攻和防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而是按照我喜欢的那种方式去发展。这么多年以后,从大体上来说,我没有变,但从细节上来说,我的目标比从前更明确。执行方式也更加具体靠谱。所有事情都不是拍脑袋拍出来的。逻辑关系已经扎根于我的血脉之中,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虽然我仍然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但有些时候,因为逻辑的关系,我只能把自己柔弱感性放一边,虽然那很残忍,不过呢,残忍不残忍,是看最终结果的,违反逻辑做出来的事,最终还是要碰壁。我对围棋一窍不通,但是我知道围棋有一路非常重要的技法:以退为进。我们不可能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做到非常优秀、无懈可击,因为人生有限,你不可能把精力投放在所有地方。如果在一个方面精通了,实际上,你就已经拿到了通向成功的钥匙,那把钥匙可以开其它门,但当然得需要一些变通和改进。我不想跟别人争什么抢什么,但起码,在我自己努力的路上,你不要堵着我不让我去干。

我非常幸运,起码到现在为止,我想做的事,我的父母和家人都没有拦住我。通常他们不会很直接地支持鼓励我,而通常把那些都做在后面,渗透在普通生活中。这种让人不知不觉的爱才是真的爱。

归档:2016-10-27 哈(B)

2016-10-26_stamp01

2016-10-26_stamp02

2016-10-26_stamp03

2016-10-26_stamp04

2016-09
13

手机手

By xrspook @ 8:10:13 归类于:烂日记

近期莫名觉得右手拇指有点痛。那个痛点在手指跟手掌交接的关节位。之前从没试过这种事,显然这不是鼠标手,因为用鼠标我几乎用不到拇指.我平常用的都是最普通的鼠标。在拇指部分没有特殊按钮。如果这是跟我的习惯有关,只能是因为我点智能手机的频率过高了,而右手拇指又是点屏幕最经常用到的手指之一。但为什么左手就没问题,但右手却觉得痛呢?在完成这篇blog的时候,我发现如果要在智能手机上进行各种修改通常我用的都是右手,只有在敲虚拟键盘的时候,我才会左右开弓一起来。当然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我的右手拇指会歇菜。但这也存在另外一个可能性,因为近期工作量非常大,所以我每天都长时间拿着个镊子。拿镊子跟拿笔不一样,因为笔是硬的,没有弹性的,但镊子操控就必须,不停地抓紧再放松。每天我都要挑很多个样品的杂质和不完善粒,这些东西要通过镊子一个一个挑出来,只是一份50g的杂质,尚且有可能让我重复夹起放松这个操作超过五百遍。更不用说如果我一天要做十几二十个样品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状态。从工作时间算来,我的右手拇指拿镊子的时间要比我玩智能手机的时间多得多。工作无法避免,但智能手机下一次玩的时候,我就得考虑不使用拇指,而且用食指去点,因为食指去点的时候,手指处在一个伸直的状态,关节不受力,但如果用拇指去点的话,拇指处在一个弯曲的状态,虽然短时间你感受不到那有什么伤害,但日积月累下来问题自然会显现。

昨晚跑了一发间歇跑,距离是770米,我需要在343内完成。实际上我五次下来的平均值344。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我再努力一下,我能做到都在343以内。因为这个星期的工作日有限,所以今晚我还得跑一发,今晚我要跑节奏跑,速度需要控制在每公里516以内。我能做到吗?我能hold这个速度4K或以上吗?昨晚我的间歇跑平均心率为90%最大心率。今天的节奏跑,要做到这个配速,我应该至少把心率控制在168或以上。一开始的时候可能162就足够了,但是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估计要一直保持这样的配速到最后我的心率会在90%甚至以上。昨晚770米的间歇跑还没有给我带来明显的肌肉酸痛感,而今天的节奏跑,因为持续时间长,所以酸痛感应该会袭来。如何直面酸痛?估计是我今天必须面对的。背靠背的间歇跑和节奏跑显然是一个挺疯狂的决定,因为虽然现在身体还没有感觉特别大的异样,但昨天的间歇跑肯定已经在我体内产生了某些乳酸之类的东西。在今天的开跑阶段估计那些东西,还会折磨我一段时间。还记得十几岁的时候遇到酸痛,我会用一些药物去缓解,比如说扶他林。但现在我几乎不用药物,而使用运动过后的拉伸按摩之类去缓解。如果这些工作我都做到位了,真的可以乳酸的影响降低到一定的程度,降低到人能忍受的程度,或者几乎感觉。因为几乎没做过什么大重量的力量训练,所以我觉得我的酸痛都主要来自于乳酸积累而不是肌肉微撕裂。肌肉的微撕裂你只能通过时间去修复,但乳酸堆积你可以通过其它排除酸的方式把那消化掉。用运动本身去消化乳酸,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冲刺跑我能达标,间歇跑我也差点达标,节奏跑,我仍能成功吗?如果节奏跑也OK,我觉得半马要在两小时内完成非常有希望。

2016-06
14

对抗酸痛

By xrspook @ 12:41:17 归类于:烂日记

消除运动伤痛最好的方法是运动本身,这是我长期以来的经验所得。在力量训练或者各种跳操之后的酸痛大都来自于乳酸积累或者肌肉微撕裂。如果你做的是跳操,如果你做的力量训练只是小重量多次数,那么绝大多数情况在你没有发生什么拉伤扭伤的情况下,你的问题只是乳酸积累。乳酸积累是件好事,也是件坏事。坏事是因为,有可能那种伤痛会让你坐立不安,任何一种姿势都让你有想死的感觉。甚至每做一个动作,别人都以为你是哪里伤到了。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进行训练的话,身体会掉调动起体内的乳酸,无论是哪个部位的,只要运动持续一段时间,酸痛自然会减轻甚至消失,那不完全是肾上腺素和内吗啡起的作用。因为相比于糖原蛋白质和脂肪,身体更容易转化乳酸产生能量,满足你的运动需要。所以就存在这么一种运动方法,在前一天进行高强度的间歇训练,第二天紧接着来一场轻松跑或者是短距离的或者是长距离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搭配。后者并非是因为要凑距离凑步数或者凑消耗量而存在。中低强度有氧的目的在于加快血液循环,加速乳酸消耗。不过相比于轻松跑,我觉得乳酸消耗更有效的方法可能是游泳。所以如果条件允许,是否可以在上午进行高强度间歇跑,然后下午或者晚上进行游泳。当然了,这些跑也可以换成其他它跳操或者力量训练。于是我也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AK在美国秘密减肥训练期间要上午进行各种山地自行车、登山或者力量训练之类,然后下午去游泳。对他来说,除了用他自己的运动自体消耗以外,还可以寻求药物和理疗师的帮助,但对我们这些普通路人甲来说,显然我们不可能长期负担得起这个全套服务。

我们可以在任意时间在场地让自己做某些让自己累成狗的运动,但我们却不能随时随地找到一个必须借助外力才能让我们,乳酸得到很好化解的方式。所以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在各种按摩上做尝试。泡沫柱是一个神器,虽然,在上面滚动的时候,如果你本来那里那个地方已经乳酸堆积有可能会让你痛得眼泪都冒出来,但那种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在按摩中后段,你马上会感觉松了很多。在按摩结束的第二天你会感觉,状态完全不一样了。这种用短时间的更痛换取往后的舒适,我觉得很值。因为泡沫柱的滚动大多需要压上整个身体的重量,所以效果很明显且不会过度。千百年来人类都通过自体重量进行训练,其危险程度比现在崇拜机械低得多。我现在也在用手持式的按摩棒。那是一条钢棍上面套了一堆可转动骨骼状的凹凸不平的硬塑料,通过在肌肉上滚动,实现按摩的效果。擀面棍也能做到,但是显然,擀面棍的滚动没那么顺畅。而因为按摩棒上面显著的凹凸感,更能模拟人的手势,进行各种掐。因为按摩棒是要靠手去施压制造外力,所以效果没有自体重量在泡沫轴上滚动来得那么高效。按摩棒的好处在于,针对一些,泡沫柱用不了的小肌群能够很好的覆盖。但跟用泡沫柱一样,按摩棒也是用更猛烈的方式,用短时间的痛苦换来往后的轻松。人不可能不付出代价就从痛苦中解脱开来,这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运动狂人,不可能把所有酸痛问题都留给药物解决,因为可能到了最后,你就不是运动狂人,而是嗑药狂人了。

运动以拉伸和放松的方式收尾是一个很好的习惯。让紧绷的肌肉重新放松,能非常好地避免肌肉紧张收缩痉挛而产生各种问题。

在变得更好的路上,永远都有新问题,但总会有更好的对策等待你去发现。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