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
19

打钉

By xrspook @ 16:52:4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把《摔跤吧!爸爸》和《印度暴徒》的两张签名海报都放到了新买的黑色相框里。相框很便宜,两个加起来才32块钱不到,这是两个A3大小的相框,这么大又这么便宜,质量肯定一般般。正面总的来说还过得去,但问题是背面,尤其是用来挂起来的装置显得非常不靠谱。送的那些挂钉感觉还可以,但是相框上那个用来挂的铁片显然感觉非常柔弱,跟我在宜家家私买的那些相框的那个固定装置的质量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因为那个东西软绵绵,所以我觉得只靠一个根本不足以承受得了根本不算很重的相框。因为一个做不到,所以我也就只能平行打两组钉,但家里没有平衡尺,所以我就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打。最终呢,还是有一点点歪,这是不能避免的。

那些钉,我打在书柜门的木框架上。好长一段时间,我家里都没打过钉,我妈不允许我打钉,但后来,在木柜上打钉或上螺丝变得越来越多。我妈实在管不了我干这个了。现在那两张海报正挂在我床脚上方书柜门的最上处。的确,黑色框显得庄重,但也有点那个的意思。相比于之前我已经挂在衣柜门上的白色相框,那两个黑色相对而言看上去没那么文艺,同时也有点怪怪的感觉。

昨晚的两个相框虽然我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装上去,但现在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太稳当。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是我去找一些免钉胶回来,贴在相框的边上,然后直接贴在书柜门,这样无论如何都不会掉下来。文艺一点的做法是我用某些东西代替,现在,那是个非常柔弱的相框悬挂铁片,但用什么东西替代那个,暂时我还没想好,估计得去搜索一下。

因为悬挂的钉我打得很高,所以昨晚第一次在那个地方打钉的时候我很痛苦。感觉敲了很多下才终于把钉敲进去,而且还没能做到让钉子和塑料齐平。但当我打到第四组的时候,显然我已经能做得又快又好。因为我已经能把握住那个力度,一开始的时候我在担心书柜门上的玻璃会不会因为震动太大出状况。但到最后一组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忧虑。每一下下锤子都能明显地看到钉子又往木头里钻。所以感觉到第四组的时候,只需几下就就能把东西装好。那个塑料的装置上有三根钉,钉钉角度是不一样的,所以实际上要把那三个都打到木头里,实际上锤子不应该垂直于那个装置动力,而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分别打三根钉子。之所以第一组钉我打得那么痛苦,是因为我是垂直用力的,当我打第四组的时候,我知道三根钉子我得在三个不同的倾斜角度用力。这种事情做过一次以后显然我就有经验了。于是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第一次打的时候我打到手酸,进度也很慢,但到第四次到时候情况完全改变。其实如果只要我细心一点,在打钉子之前,先观察一下那个装置再动手,可能前面三组我就不需要走弯路了。从小到大,其实我也没看过别人打过多少钉。我尤其没见过别人打我昨天用来挂相框的那种钉。所以,最后我能在几分钟之内发现规律且掌握技巧,已经算很可以了。

第一次真好玩。

2017-08
25

烦他

By xrspook @ 10:09:48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做了个挺奇怪的梦,其中有一点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爸动了我房间里的书柜,把最上的那层改变了,加进了几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把我之前放在那里的一套米兰·昆德拉,不知道弄哪里去了。去问我爸,我爸肯定会说,他没有动过,他没有丢过任何东西,肯定都在家里。但是我们找遍他放其他书籍的地方,都没找到我的那一套,米兰·昆德拉,然后我就在那里哭闹。我妈就在一旁更我爸说,你为什么要动她的东西。后来,我爸跟我说,如果说真的不见了,重新买一套不就得了,然后我告诉他,已经没办法买到了,因为那套书是十多年以前买的,现在即便能买到那个版本,都不是那一版的了,当时买的可能是第一版第一次印刷,但现在再买,肯定不是。纸质图书,对我来说,除了用来看以外,还是用来收藏的,那些版本的信息非常重要。可以肯定,我爸把那些放在我书柜上的几箱又是盗版书。记忆之中自我懂事以来,我爸除了汉语言文字方面的书以及字典以外,其他文学类的,就没有买过正版书,他都是从街边拉的小车上面买的。还记得刚入门的时候,我看的金庸武侠小说是从表哥那里借回来的,那些都是正版书,但后来,我们不再借书了,因为爸爸从地摊那里买回了盗版的金庸全集,那几本书像词典一样厚,里面的字非常小,页边距很窄,拿着看非常费劲。我觉得那几本书根本不是用来看的,而是像字典一样,用来查阅的。但对我爸来说,这样的版式才划算,外面那些正版书有很多留白,他觉得那很浪费。在买书这个问题上,我和我爸价值观很不一样。我觉得非买正版书不可,哪怕那很贵,哪怕有些时候我暂时买不起,那是对版权方的尊重,另一方面,正版书让人看着很舒服啊。

现在我爸几乎不买书了,也不去图书馆借书,因为他有了智能手机这个神器,他的手机实际上不是用来交流打电话之类的,他的手机完全是用来当电子书。每天他都会花很多时间把手机上的某些文章的某些段落摘抄下来,除此以外,他还会拿的那个东西看新闻之类的。我之所以要把他的红米2A换掉,其中一个原因是那台手机非常慢。连开个微信,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卡得死机了,而另外一个原因是那台手机的屏幕的右侧已经出现了一条坏点。所以,那个星期日用过用那台手机以后,接下来的工作日我就给他重新买了一台红米NOTE 4X。之前那部红米手机以我爸的使用频率,每天至少充一次电,但现在这部是,三天才充一次。屏幕更大了,充电的次数反而更少了,因为我选择这台机的时候,就特意选了个4100毫安的大电池。因为我知道,我爸使用频率高,虽然他不是用来打游戏或者上网,而是用来阅读。其他人或许会说,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给我爸买个平板呢?因为用过小米平板以后,我就知道平板上面的应用很多会闪退,但如果使用在手机上,却不出现这种现象。虽然小米平板曾经号称是最好用的安卓平板系统,但至今仍会存在这种问题,所以不如直接买一个大屏手机。手机屏幕要够大,电池容量要够大,同时闪存也要大,因为我爸习惯开很多很多东西不关掉。手机本身的内存不需要很大,虽然他下的app不少,但实际上他在手机上保存的其他东西不多,没有视频没有图片没有音乐,也没有其它大块头的东西。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自己从来都不了解我爸,我也不想去了解,但在为他挑选手机方面我还是有一点心得的。为什么要选这个的原因我不会跟他说。我只需要最终结果,觉得好用就行。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都会问,为什么我居然会有个这样的爸爸?但这个问题是没有结果的,因为是他选择了我,而不是我主动选择他。

2013-09
8

诡异的脑洞

By xrspook @ 23:59:45 归类于:烂日记

为了验证一个友谊,我用一天的时间看完了9个小时的魔戒三部曲;为了验证一个科学事实,我用一天的时间看完了6.5小时的黑客帝国三部曲。我就是这么变态神经质的人!I WANT TO BELIEVE. 但在我亲自验证之前,我不会去believe or try to believe。其实我是挺喜欢日本漫画和美国影视作品表达的内容的,因为他们会在不知不觉中show出一些我从前不清楚不了解的东西,科学也好、哲学也好、人性也好。那是一个探索和学习的过程,这种感觉和天朝影视作品的纯粹笑破肚皮和找认同感不同。他们并不强迫你必须相信什么,但看过以后你就会知道。但天朝的呢?我经常会问一句“为什么非如此不可?!”

我对魔戒无爱,正如我对黑客也兴趣不大。大概我有大片嫌弃症吧,我更喜欢电锯惊魂肿么破,如果要和朋友一起重看,我还是首推电锯惊魂系列!或者我是天生烦厌那种“救世主”式的调调吧,魔戒和黑客都有救世主……

黑客帝国嘛,我是想体验那种真理以外的真理的东西。上上个星期单位的读书活动里,有个同事介绍了一本很科学的书,具体名字嘛,太绕口完全记不住,但他举的那个例子就是黑客帝国里的那种数理逻辑以外的真理。那个同事是个神级的人,上一次读书活动他给我们讲的是相对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我还是有点困惑那种东西为什么会存在,但不得不说某些正确但不可预知存在是的确有可能的。

这几天晚上我一直在做梦,做各种各样的梦,他们的共同点是每一个都不是无关痛痒忘记就忘记的类型。比如说今天中午的梦就是我家阳台,我爸爸的书柜完全不见了,阳台的确更阳光更宽敞了,但那就代表着爸爸的存在,他的过去和他的现在!我哭了好久!!!不知道谁跟我说,爸爸不在,他的东西也弄掉也无所谓,不是无所谓的,这非常有所谓!!!!!!!!

至于前天晚上我的梦就更离奇。我梦见被追杀(进击看多了),后门我们终于堵住了,前门又来,但这次我们人数较少,魔手伸进来了,于是我右手拿着美工刀各种割,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左臂一直被某些东西掐。最后,我们没能扛住,女妖怪进来了,但她的身高却和我们差不多,我拿着美工刀和她周旋,试图切下后颈部分,未果,根本只留下浅浅的血痕,而且会自动愈合(这分明就是进击)!我威胁说她再过来就挖她眼睛了,她直接不反抗,让我挖。我真动手了,但眼睛没挖成,因为我再用力美工刀就要折弯断掉的节奏了,我放弃…… 她没有进一步攻击我,我也没有进一步攻击她,身边的人不知道哪里去了。不知道为什么,之后我们成了朋友。她攻进来的时候本来是一丝不挂的,但却不知道神马时候穿上了衣服。她说她有自动愈合功能,但我却不可以,那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左臂是一列掐的指甲印,whatever,那个过一阵子就会自己好,死不了,但她却有点内疚。我们晚上一起去某个地方,路过的某条路只有2车道,左边殡仪馆,右边坟场,我还唠叨这种地方还居然不装路灯,吓死人。最后她说口渴,我们在街边士多选了2瓶果粒橙(我还是那么的优柔寡断,纯粹the same作出的选择),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因为我醒了。这玩意很离奇,但其实一点都不离奇,其实就是我近期看的电影和我遇到的一些事情的一个融合反映。so,所以看上去挺恐怖诡异,但实际上结局是温情平和。MB的,如果做梦时我是聪明的话我就不会用美工刀攻击,我会用小黄笔刀攻击,那个钢更锋利呢,说不定能割下一块后颈或挖出一个眼睛!小黄可是在半米左右的地方刀头向下落地都可以毫发无损的,但可怜的美工刀在九洋垫板上切个350g牛卡明信片都会弯曲…… 不过起码,我在梦里脑补的女人还只是切不进去,还没到进击那个女巨人那样有晶体硬化的技能。←是你的脑洞update信息太慢了吧~

在写这篇blog的期间,听说摔跤重回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怀抱了,SISISI!!!!!!!!!

已经凌晨了,TIME TO GO TO SLEEP~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